发力校内,科大讯飞如何讲好课后服务的故事?

500

未来,课后服务行业会有多大的想象空间?

撰 文 | 迟 磊

过去,“课后三点半”是困扰中小学的难题,形形色色的小饭桌、培训班、托管班曾充斥着中小学生的放学时光。但2017年以来,教育部积极推进课后服务工作,在解决“三点半”难题上取得了重要进展。

“双减”之后,开展课后服务成为中小学的必选项。截至去年10月,全国99%的义务教育学校都提供了课后服务,有效促进学生的学习回归校园,但部分学校仍存在机械开展、内容单一、管理松散的问题。

面对难题,社会力量给予了多元解决方案,科大讯飞就是典例,其课后服务综合解决方案已覆盖全国160多个区县的2000多所学校。科大讯飞选择切入课后服务行业,是基于怎样的优势和战略布局?未来,课后服务行业会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吗?

“有没有”转向“好不好”

追本溯源,课后服务是校内减负进入新阶段的产物。

为破除“抢跑文化”“超前教育”“无效内卷”等功利现象,营造良好的育人氛围,为中小学生减负一直是教育教学改革的重点。在“减负令”下,广东、北京等地曾经规定中小学生在校时间上限,“小学生每天在校时间不得超过6小时,中学生每天在校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初中7小时)”由此带来了“三点半”难题,孩子放学早,家长不便接,形形色色的小饭桌、培训班、托管班成为无奈之选。

针对这一难题,2015年深圳率先试点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2017年,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开展课后服务成为全国中小学的统一要求。

2021年7月,“双减”政策颁布,在加强课后服务方面,对保证服务时间、提高服务质量、拓展服务渠道等提出明确要求,做好课后服务成为中小学的必选项。以北京为例,秋季新学期,北京市教委要求全市所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做到实施范围全覆盖、时间全覆盖、服务对象全覆盖,各校要切实落实每天至少开展课后服务2小时的要求,将课后服务纳入学校整体安排中。

这些举措取得了重要进展。教育部监测显示,截至2021年10月底,课后服务基本实现全覆盖。全国14.3万所应开展课后服务的义务教育学校中,99%的学校提供了课后服务,有效促进学生的学习回归校园。而且,根据教育部直报平台摸底调查,有92.7%的学校开展了文艺、体育类的活动,88.3%的学校开展了阅读类的活动,87.3%的学校开展了科普、兴趣小组和社团活动,课后服务的吸引力显著增强。

今年,教育部对课后服务最新提出了“强保障、上水平”的新要求。由此可见,现阶段课后服务的关键已经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强不强”。

多元协同解决痛点,教育科技大有可为

虽然课后服务已经基本实现全国“全覆盖、广参与”,但仍存在不少问题,需要更多力量合力解决。北京科技教育促进会副理事长李启生认为,课后服务是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路径,提高育人质量,需要打通学校课程与社会资源,校内校外共同发力合作推进。

中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杨志坚尤其提到了教育科技的力量,他对蓝鲸教育表示:“‘双减’背景下,实施课后服务是教育部门落实惠民措施‘最后一公里’的主动担当,更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强化学校育人主阵地作用的重要路径。课后服务是一项涉及众多参与主体的系统性、规模性教育服务工程。科技赋能教育是时代趋势,在落实‘双减’、推动课后服务高质量落地方面,教育科技大有可为。”

在多元协同解决课后服务难题的趋势下,教育信息化公司作为一支重要力量进入课后服务行业。早在去年10月,科大讯飞便发布了“中小学课后服务管理平台”,覆盖机构管理、课程管理、选课排课、授课巡课、评价监管、财务管理的全场景,为各区域开展“课后三点半”服务提供综合解决方案。近日,科大讯飞披露,其课后服务综合解决方案已覆盖全国160多个区县的2000多所学校。

在科大讯飞课后服务总经理李晓枫看来,课后服务全覆盖政策实施近半年后,仍有四方面痛点等待解决。首先,家长选课仍然偏智育类,如编程课、跳绳课、硬笔书法,或许短期内会存在功利化现象;其次是客观数据的信息化技术重现,如不同区域学生的统计反馈、评价,这存在着巨大的数据处理需求;再次是学校管理负担,如课后服务的排课、老师的管理压力等,都需要信息化平台提供辅助;最后是普惠和多样化需求的平衡问题。

李晓枫表示:“和此前校外动辄上万元的培训课程相比,校内的课后服务一定要主导普惠公益。行业内的企业必须清楚认识到课后服务行业不会有巨额的利润空间,因此更要守好初心,在普惠的前提下,通过机制创新、技术赋能等方法保障课程的丰富性和高质量,最终通过量大面广来实现企业的长期收益。”

即使面对这些难题,科大讯飞进入课后服务的决心仍然坚决。提及原因,李晓枫认为,“双减”之后,学生参加校外培训的时间减少,课后服务成为校内重要的时间环节,学生的时间恰好是教育行业最宝贵的资源。

而且,切入课后服务行业也是符合科大讯飞自身优势的特色之选。“介入课后服务领域契合科大讯飞的信息化平台优势与战略方向。内容上,讯飞在拥有部分内容体系的基础上一直主张生态合作,期望适配不同区域的课程需求。而且,配套服务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优势所在。”李晓枫表示。

四元一体,有机融合

面对痛点,科大讯飞已经有所布局。

科大讯飞副总裁王士进表示,公司构建的一站式“课后服务综合解决方案”涵盖了社会多元参与、课程资源库建设、教师高质量发展、区域高水平管理四个方面。“从社会的多元参与到课程资源库建设,再到教师围绕课程的能力提升,最后到区域更加科学的管理,这四个方面是一个有机整体。在这之下,是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技术作为底层支撑,在不断学习优秀老师的经验,进而持续迭代、沉淀、服务全国更多区域。”

在社会多元参与方面,科大讯飞利用开放式课后服务管理平台,以统一的标准进行课程管理,并将大数据贯穿课后服务全过程,让家长、学校、学生实现信息及时互动和共享。“优质的课程和老师有限,即使是发达区域的名校,也需要积极从校外引入多元课程。但不同属性的课程需要统一到学校的课后服务平台里,才方便切换使用。而在这个过程中课程管理平台将起十分重要的作用。”王士进表示。

在课程资源库建设方面,不同地区的课后服务资源丰富程度差异较大。因此科大讯飞在课后服务平台设置课程严选板块,遴选全国优质课程进入平台,使得所有区域的学校都可以享受到优质课程资源。不止分享课程资源,科大讯飞还利用先进技术帮助学校开启教学,提升课堂的沉浸感和交互感。除此之外,目前科大讯飞已与火花思维、火星科学盒、鲨鱼公园、小码王、棋本易等百家素质教育供应商开展生态合作,合作范围涉及德、智、体、美、劳五育课程近200门,并陆续上架至讯飞课后服务平台。

在教师高质量发展方面,课后服务对学校老师提出了不小的挑战,增加了许多工作量。对此,科大讯飞在普惠托管、作业辅导环节,围绕因材施教、分层作业等技术帮助老师识别学生的知识缺漏,并提供分层素材,从而进行个性化补习,提升学习效率和课堂容量。

“而且,科大讯飞前几年就已经参加到教育部人工智能知识教育成长的相关工作中。通过智慧研修平台、专家讲座、工作坊、学术论坛等形式,让老师抱团学习,进而在数字类课程的教学方面再上一个水平和台阶。”王士进表示。

在区域高水平管理方面,引入课后服务后,原来闭环管理、统筹划一的教学环境发生变化。而科大讯飞技术平台能通过智能资源分析引擎,把政府、学校、家长、学生的多元需求和各种不同类型的供给方适配到一起。而且,平台接入官方第三方企业信息数据,实现多重监控和准确预警,也能帮助区域在机构注册、审核、运营管理里面,有更多的数据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各地陆续出台课后服务政策,“公益普惠属性”屡被提及,例如,浙江明确课后服务的性质为非基本公共服务,这一方面开放了市场供给的入口,另一方面也强调课后服务应该让大多数公民以可承受价格付费享受。

可以看到,课后服务没有巨额利润空间,也不太可能让资本过度逐利,“公益普惠”将是课后服务的主基调。

与主基调一致,为推进教育普惠公平,科大讯飞还在进一步发力课后服务。2022年,科大讯飞AI教育公益基于个性化课程、课后服务专项师资培训以及课后服务综合管理平台的应用,启动了课后服务“百区千校”计划,将致力于推动乡村地区的课后服务高质量落地。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