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中国雾霾,何以成韩国人放不下的怨念?

“中国佬真让人讨厌”

从本周一开始,(12月17日),韩国大部分地区连续多日被雾霾笼罩,空气质量明显下降。而紧接着,韩媒的“中国元凶论”便纷至沓来。

500

在相关报道中,韩媒无一例外地将矛头指向中国,标题也呈千篇一律之势:“中国雾霾来袭,微颗粒物浓度上涨”、“源自中国的雾霾猖狂肆虐,全国空气质量变差”、“国立环境科学院预报:由于中国雾霾流入,这两天韩国空气质量堪忧”、“又是中国雾霾,出门记得戴口罩”…… 

这种风格的韩媒报道,在过去数年间屡见不鲜,而韩媒之所以认定中国就是“雾霾元凶”,根据很简单,每到冬天刮西北风时,中国雾霾将乘风流入韩国,导致韩国大部分地区的空气质量受到影响变差。

今年3月20日,韩国SBS电视台等多家主流媒体轮番报道“重磅消息”称,韩国研究机构已搜集到了“雾霾来自中国”的直接证据:春节期间中国燃放的爆竹成分,随风飘到韩国,致使韩国空气质量下降。

报道称,2017年度春节(1月28日)期间,中国各地因燃放爆竹致使105个城市空气质量变为“重度污染”。而当年1月30日,韩国大部分地区也被雾霾笼罩。

500

当时,研究组主要分析了韩国空气污染物中的钾(K+)和左旋葡聚糖(Levoglucosan),前者是燃放爆竹时主要产生的物质,后者是燃烧木材或农作物时主要产生的物质。结果发现,1月30日韩国空气中的钾浓度暴增至2.02㎍/㎥,为平时的7.5倍,而左旋葡聚糖的浓度则与平时无大差别。

这说明,当时造成韩国雾霾天气的主要“元凶”是爆竹燃放产生的钾,也就是说“雾霾确实是来自中国”。而2018年春节,幸亏西北风没有刮至韩国,避免了春节期间再度出现雾霾天气。

受韩媒引导和舆论导向影响,“雾霾=来自中国”的意识已在韩国根深蒂固,各种埋怨和指责中国的声音随处可见。每当韩媒报道“雾霾”相关的新闻时,就不难在跟帖中看到韩国网友各种对中国不满和吐槽的声音,比如“中国佬真让人讨厌”、“要向中国索赔”、“要向中国提出严正抗议”等等。

甚至,人们开始跑到总统府青瓦台请愿。

今年3月底,有人发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网站的一篇“请政府就空气质量恶化问题,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让中国关闭山东半岛的工厂”的请愿,在短短5天内吸引20多万韩国民众支持。

请愿书称,中国为了改善北京空气质量,把一些工厂转移到了离韩国比较近的山东半岛。

但韩国媒体随后调查发现,工厂迁移目的地并非山东半岛,而且山东半岛的雾霾浓度从2013年开始便呈现下降趋势。虽然有这样的澄清报道,但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不实消息在韩国依然流传甚广。

500

按照相关要求,青瓦台气候环境秘书官于5月16日就情愿做出答复称:“将动员所有外交、政治手段致力于雾霾治理,比如让治霾问题成为中韩领导人会谈上的讨论议题等。至于向中国索赔,没有相关的国际法依据以及具体证据资料。”

此外,一些韩国民间团体就雾霾问题向韩国法院起诉韩国和中国政府,赔偿每个韩国人300万韩元。2017年4月,韩国环境财团理事长崔烈等91人将中韩政府起诉至韩国法院,控告中国政府“未履行治污义务”,涉嫌违反国际规范;而韩国政府则“长期未查明雾霾根源,未履行保护国民安全的义务”。

该案第一次庭审于今年10月12日举行,当天只有原告和韩国政府辩护人到庭,未见另一个被告中国政府的代表。

据受理此案的首尔中央地法表示,按照韩中相关条约,已向中国发出传单,但始终未得到答复,中方有没有收到传单也未知。因此无法针对中国政府进行相关判决。

据悉,法院宣布12月7日举行该案第二次庭审,但目前刀妹从韩媒报道中无法查到相关的新闻,第二次庭审是否如期举行也不得而知。

真是西北风的锅?

那么,韩国雾霾究竟是不是中国的“锅”呢?

其实早在2015年,韩国YTN电视台邀请专家谈雾霾问题时,就指出造成韩国雾霾的因素,内部原因大于外部原因。他们也指出,韩国媒体只知道盯着外部因素不放,导致“中国是雾霾元凶”的错误舆论形成和传播,应对此进行反省。

500

2015年12月15日播出的YTN电视台“Issue & media”新闻栏目中,作为嘉宾受访的韩国成均馆大学新闻系教授、韩国公共媒体研究所研究员李庚乐博士指出,目前所有的研究结果显示,造成韩国雾霾的因素中,源自中国的因素仅占30-40%,最多时也不超过50%。意即,剩下的50-70%都是韩国国内产生的雾霾。

不过,目前韩国媒体眼睛只盯着这30-40%的部分不放、一味埋怨中国疏于治霾。韩媒这么做,主要有两个原因。

通常情况下,韩国本土产生的雾霾浓度达不到“警告”临界点。而恰在此时,若中国也出现雾霾天,就容易让韩国的雾霾浓度蹿升并超过“警告”临界点。这好比,200毫升容量的杯子里,原本就盛有190毫升的水。若再添加30毫升,就容易溢水。而韩国媒体只将目光聚焦那30毫升的水,却忽视那原本盛在杯子里的190毫升水,一味怪到中国头上。

另一方面,媒体在相关方面的专业知识有限,无法每次准确诊脉造成雾霾的原因和源头,遂一窝蜂地人云亦云、拿中国说事。

治霾无用论

2016年6月,朴槿惠执政政府《雾霾管理特别对策》中正式提出,平时韩国雾霾的30%至50%来自国外,高浓度时60%至80%来自国外。这一数值此后被韩国一些人当作“治霾无用论”的依据。

首尔是世界上人口密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其面积仅占韩国面积的0.6%,但人口和GDP都占韩国总人口和GDP总量的50%左右。

500

这么密集的人口和交通,惯有的城市病可想而知,但当首尔市市长朴元淳亲自出面,公布包括无偿搭乘公共交通和车辆单双号运行的强力治霾措施时,却遭到韩国一些政客和专家的一致反对,他们搬出的理由就是“治霾无用论”。

这些批评首尔市政府的声音认为“主犯是中国,首尔市是在浪费税金”。

韩国“环境运动联合”负责人张宰研21日在接受《韩国经济》采访时说,首尔市的治霾措施“效果不大”,属于“浪费”,韩国雾霾很多来自中国,韩国自己采取措施有什么用?

京畿道知事南景弼在个人社交网站上发文称,首尔市民在雾霾天免费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政策,每天费用高达50亿韩元(约合3000万元人民币),希望朴市长不要推行这种“无效政策”。

然而,根据李庚乐博士的说法,截至2014年韩国机动车保有量排名世界第15。而研究表明,造成韩国首都地区雾霾天气的77%主凶就是汽车或建筑机械发动机排出的废弃。

500

此外,国际环保组织Green Peace2017年3月发布的资料显示,目前韩国使用煤炭发电的火力发电厂共有53处,其产生的微颗粒物导致每年至少1600人提前死亡。

目前,韩国是继中国、印度、日本之后,煤炭进口量排世界第4的国家,火电厂生产的电量占整体发电量的39.2%。据悉,韩国政府计划到2021年再增建24处火电厂。照此发展,每年韩国提前死亡人数将增至2800人。

500

再增建24处火电厂,也就是说,当中国努力煤改气,定下力争到2020年底前国内天然气产量达到2000亿立方米以上,从上到下付出许多代价的时候,韩国在努力“气改煤”……

呼吸共同体

日常关注韩国媒体的朋友都知道,他们是很擅长起标题的,比如2013年曾经给中国雾霾戴上的“人类历史上最严重污染”的帽子。

500

不过,韩国的有识之士也在呼吁,一味将责任推到中国、埋怨中国是很不明智的做法,这既不能解决问题,也会助长国内的对华反感情绪。要做到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解决问题,并尽到舆论监督和调查报道的媒体职责。

据《韩民族报》等多家韩国主流媒体介绍,韩国环境部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曾于2016年5月2日至6月12日在首尔奥林匹克公园联合勘测空气中的微颗粒物,并于2017年7月发表研究结果:造成雾霾的原因,韩国国内因素占52%,国外因素为48%。国外因素中,中国大陆为34%(山东22%、北京7上海5%)、朝鲜9%、其他因素为6%。

近年来,由于民众的压力,文在寅政府也开始有意引导公众舆论客观看待中国雾霾对韩国的影响。

韩国新任环境部长官最近接受采访说,韩国有关中国雾霾对韩国想象的研究远远不够,雾霾飘散过程受风向、风速、大气环境和国内因素等多重影响,中国科学界并不认同“韩国雾霾中国背锅”的观点。

韩国市政府日前指出,首尔雾霾根本性原因并非中国雾霾扩散。首尔保健环境研究院的分析结果显示,首尔11月14日空气污染颗粒浓度为52微克/立方米,可能主要源自中国飘入,但16/17和18日的空气污染颗粒浓度暴增到103、105和82微克/立方米,这几天恰恰风不大。雾霾主要是由市内汽车、供暖产生的污染物引起。

500

文在寅政府也在积极谋求与中国的合作,今年6月,中韩环境合作中心正式启动。11月,首尔市长在访华期间与北京市成立了空气质量联合研究小组。

有中国学者指出,虽然仅在环境部长框架内,中日韩三国在环境领域的合作就已将近 20 年,但过度纠缠于环境责任成为阻碍合作的根本原因。

加之一些国际安全问题,中韩国家关系出现了一定波折,特别是韩国布署 “萨德”反导系统、朝鲜半岛问题等层出不穷,各种问题的累积效应引起民众在环境问题上也产生了过激的言论。

欧美国家近几年已经注意到,中国正打赢污染治理战,从2013年到2017年,中国的雾霾浓度明显减少。

500

数据显示,中国主要城市的PM2.5浓度在过去几年间减少了30%以上,北京市、上海市的浓度都减少了35%。

中韩是一个大气影响圈下的“呼吸共同体”。的确,大家分享着同一个地球,不可能只要好处,避开坏处,与其到处找人“接锅”,不如踏实合作,把环境保护的事情真正做好。

(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