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司索赔45亿,乌克兰会赖账吗?

执笔/李小飞刀、柳刀

近日,遭遇乌克兰方面不公平待遇的中国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公司,向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就马达西奇案仲裁庭提交了《仲裁申请书》及相关证据材料,要求乌克兰补偿超45亿美元损失。

马达西奇公司的投资纠纷已有5年多时间,至今仍未解决。在美国强力介入下,乌克兰对中方公司和人员实施制裁,将马克西奇公司国有化,使中方公司蒙受巨大损失。

中方公司向海牙上诉后,乌克兰方面放出风来:若败诉,我们赔不起。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地步,乌克兰会不会赖账,我们该怎么应对?

1

天骄航空产业投资公司在微信公众号“天骄航空动力”上以公告的形式,通报对乌克兰发起国际投资仲裁的有关进展情况。

公告说,由于乌克兰国家过去5年以来针对中国投资者的不公平待遇,以及持续实施的非法措施,致使中国投资者在乌克兰及中国国内均蒙受了重大损失。

公告强调,根据1992年10月31日生效的《乌克兰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促进和相互保护投资的协定》,中国投资者要求裁定乌克兰违反中乌双边投资协定,并向申请人充分补偿因此而造成的所有损失,金额超过45亿美元。同时,相关中国投资者不排除继续追加和补充损失申请的可能。”

公告称,该公司始终恪守法律、合规经营;坚决反对乌克兰政府偷换国家安全概念,混淆是非,将正常经贸行为政治化,滥用国家力量,无理打压中国企业的恶劣行径。公司希望善意和解,但从不畏惧任何强权,将利用一切可能的法律武器,坚决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马达西奇公司曾被称作苏联“航空工业的心脏”,致力于开发、制造、维修和维护用于飞机和直升机的燃气涡轮发动机及工业燃气涡轮机。俄罗斯传统上是该公司的大客户,但在 2014年俄乌关系恶化后,基辅禁止向俄罗斯供应产品。这让马达西奇失去了最大的销售市场,陷入困境。

500

为了避免破产,2015年4月,乌政府发布第83号决议,将马达西奇排除在乌克兰“具有战略意义的公司”清单之外。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公司以优惠的价格向马达西奇提供了一份飞机发动机的合同,并承诺向该企业投资。2016年,博古斯拉耶夫等前马达西奇公司股东与中国投资者达成一致,同意出让其持有的马达西奇公司股权,中方当年提供了1亿美元贷款。

然而,乌克兰国家安全部门突然对这笔投资表现出了“兴趣”,在马达西奇与中方公司共同表示希望在中国建立一家生产和维修发动机的工厂后,乌安全局以怀疑双方已经同意并希望将公司的资产和生产设施转移到乌克兰以外的地方为由,提起了刑事诉讼。2018年春,乌克兰法院冻结了中国公司持有的56%的股份。

中国投资者和乌克兰合作伙伴一直试图解决这个问题。2020年8月,中国公司向乌克兰反垄断委员会提交了购买马达西奇股份的申请。然而,乌克兰法院拒绝考虑该申请。

2020年1月,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签署一项总统令,冻结了中国公司的资产,限制其业务交易,禁止从乌克兰撤资,禁止证券交易,中国公司员工入境受到限制。

500

2021年3月,乌克兰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有关决议生效,强制将马达西奇收归国有。

乌克兰这么做,幕后黑手还是美国。2019 年,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访问乌克兰并与乌政府官员举行了数次会议,会上主要讨论了马达西奇公司问题。华盛顿要求基辅禁止中国公司控股这家企业,为此向泽连斯基施加强大压力,包括威胁暂停军事援助。

2020年12月,中国公司转向国际仲裁,当时提出,由于购买乌克兰公司股权的纠纷,他们蒙受的损失为35亿美元。在今年11 月提起的新诉讼中,损失金额已增至45亿美元。

作为欧盟与俄罗斯的地理交叉点,乌克兰如今已深陷东西方地缘政治竞争的旋涡之中,俄乌边境紧张的局势使它完全投入西方怀抱,抱紧美国的安全保障。同时,西方并不希望因为乌克兰而与俄罗斯发生正面冲突,北约秘书长近日明确表示,北约为成员国提供“安全保障”,但乌克兰不在此列。

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乌克兰当然不能开罪美国,同时也不能让自己陷入完全孤立的状态,不愿中乌关系变僵。就马达西奇纠纷,泽连斯基9月份曾表示,战略性国有企业应留在乌克兰,马达西奇公司也不例外,生意是生意,安全是安全。同时,中国是乌克兰第一大贸易伙伴,希望双边贸易额继续增长。

泽连斯基称,乌克兰在于中国的经济互动方面没有感受到美方压力。乌克兰在选择商业伙伴上是一个相当独立的国家。如果企业干净、开放并能在乌克兰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那么它就会有优先权。

真累啊!

针对中方公司的起诉,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主席鲁斯兰•斯特凡丘克表示,基辅准备“充分”回应中国投资者试图弥补因乌方过错造成收购马达西奇失败而造成的损失。而律师指出,海牙仲裁法院通常会在与各国发生争端时站在投资者的一边。从法院的判例和工作逻辑来看,中国投资者胜诉的可能性非常大。

J&S合伙人康斯坦丁•叶罗欣认为,由于美国对该资产的兴趣,以及遏制中国的总体政策,并不排除美国会向法院施压,通过一个有利于乌克兰的政治决定,将乌克兰的损失降至最少。

2

如果败诉,乌克兰赔得起吗?乌克兰基辅政治研究与冲突中心主任米哈伊尔•波格列宾斯基表示,没戏

波格列宾斯基称,中方公司要求的价格非常高。乌克兰根本无法支付所需的金额。预计审判将持续很长时间,不会在一两年内完成。乌克兰人非常清楚,正是由于美国人的压力,出售公司的交易失败了。

波格列宾斯基批评乌克兰实际上已成为美国实施计划的工具,基辅除了从美国获得空洞的承诺外,什么也没有得到。乌克兰政府的战略是基于与莫斯科保持距离及与西方最大程度的走近,而不考虑由此付出的代价。乌克兰正在失去市场,并让自己陷入能源危机,而美国却没有提供真正的帮助。

500

成立于1907年的马达西奇公司曾是全球120个国家的飞机和直升机的供应商。

上世纪90年代,马达西奇被私有化,由首席执行官博格斯拉耶夫控制。本世纪初,公司的发展还充满活力,主要是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印度的订单。但在2014年后,公司急转直下。中国公司的投资曾经让马达西奇看见起死回生的希望,但如今这一希望又将破灭。

乌克兰分析中心主任亚历山大•奥赫里缅科表示,马达西奇当时只有与中国企业达成合作,才有可能希冀未来。他说:“总体上,那里可以生产一切航空发动机。我们的新技术和新飞机也在源源不断地出现。马达西奇本可以参与制造或生产21世纪的飞机,但它没有这样的运气,现在它没有了未来。”

安东诺夫认为,现在等待马达西奇的,是与安东诺夫航空公司一样的命运。安东诺夫曾是苏联航空工业的骄傲,如今,它虽然还留下一个公司的外壳,却已经近5年没有造出过1架飞机。如果未来中国转而从俄罗斯采购发动机,市场将会发生转变。

在乌克兰国内,马达西奇也成为热议话题,乌克兰网络刊物《国家》的记者对马达西奇所在地扎波罗热进行了街访。工厂老员工都不支持国有化,而其他人则更加消极地认为,国不国有化已经不重要,因为反正一切都垮了,没有资金,没有研发,只有研发新发动机才能救活厂子,而不是生产已经有40年历史,欧美国家都不需要的老发动机。

500

大家抱怨说,乌克兰不是一个独立国家。美国一声令下,让我们中断与中国的合作,我们依赖美国,所以只能按它的意志行事。

一些乌克兰专家开始幻想,能从华盛顿那里获得支付巨额赔偿金的费用。而乌克兰-中国投资俱乐部董事会成员安德烈•皮里蓬克则直接泼下一盆凉水:大国可不会支付殖民地的费用,或为殖民它国付费。

皮里蓬克称,没收中国财产是乌克兰政府愿意为华盛顿指示付出的代价。对于一个经济依赖对华出口并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过日子的国家来说,这个代价太大。让美国人来赔偿是个幻想,现在乌克兰唯一的指望是西方在法律上的支持。西方法院可以更改赔偿金额。或者以类似处理乌克兰对俄罗斯30亿美元债务争端的方式,确保无休止地拖延争端。

3

马达西奇的命运,是乌克兰的缩影。

乌克兰自然资源丰富,肥沃的“黑土带”占全世界“黑土带”总面积的40%,是世界上第三大粮食出口国,有着“欧洲粮仓”的美誉。乌克兰拥有72种矿产资源,其中沥青和优质无烟煤占苏联总储藏量的60%,克里沃罗格铁矿为苏联第二大铁矿。苏联在乌克兰建立了极为完善的工业体系,重工业与军事工业仅次于俄罗斯。可以说,乌克兰是坐在宝藏上的国家。

500

然而,独立后的乌克兰在西方怂恿下选择彻底放开私有制经济,一度形成寡头垄断,令经济迅速萎缩。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乌克兰经济雪上加霜,债务居高不下,于2020年6月一度达到了750亿美元。

动荡的地缘政治,也使得乌克兰无法安心发展经济,困难之中,乌克兰也只能“老老脸皮”一方面不断向后拖延债务,一方面四处求人,近日乌克兰国家债务管理问题政府专员尤里•布察表示,乌克兰要求欧盟提供额外的财政援助,规模将超过过去两年提供的12亿欧元。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告诉“补壹刀”,由于中方公司是起诉乌克兰这个主权国家,如果胜诉,不存在赖账一说。但美国有可能干预法庭做出不利或者仅部分有利于中方公司的判决。

张弘认为,马达西奇的生产工艺和技术对拥有通用和波音的美国来说一钱不值,但美国不希望乌克兰与中国在5G以及军工方面有任何合作。中方公司前期为马达西奇投入巨大,乌方以行政力量突然推翻合同违反商业规则。对此,中方的态度是明确的,即要求乌方依法维护中方企业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张弘认为,在俄美竞争中,乌克兰是坚决反俄的;但在中美竞争中,乌克兰不想与中国为敌,希望能从中国的发展中分一杯羹,借助中国的资金和市场刺激乌克兰经济复苏。

今年6月,中乌双方签署基础设施协议。协议签署前几天,乌克兰撤回了对一些国家呼吁联合国对所谓新疆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独立调查的联合声明的支持。今年9月,乌克兰首列发往中国的货运班列从基辅市利斯基货运站正式发车,这也是该国自1991年独立以来首次发往中国的货运班列。这些都反映出乌克兰对华关系的考量。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