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利重返前三,机会来了

500

文|内幕君

2012年,保利凭借1017亿元合约销售额,成为全国第二家千亿房企。

当年的销售榜单上,保利仅次于万科,位列老二。

但从那之后,保利再没进过前三,2015年连前五的位置都没保住。

眼看着「恒万碧」三分天下,后起之秀一个比一个秀,本家兄弟中海虽然规模不算能打,好歹有个「利润之王」的江湖称号,保利觉得自己需要点什么了。

2017年春天,保利地产(现保利发展)掌门人宋广菊,在公司业绩会上隆重宣布:

保利要重回行业前三。

时间是两三年内。

从那时候开始,保利就有了点什么。

想起《少林足球》那句台词:做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狗蛋很确定地说,那叫有了梦想。

1

2017年过完,各大房企的销售额又创下新高,千亿房企的数量达17家。

「恒万碧」都破了5000亿。

尽管保利的销售额(流量,下同)首次突破3000亿,来到3150亿,同比提升近1000亿,和前三还是隔着遥远的两个身位。

与此同时,融创逆袭到了行业前四:3620亿的销售额,同比2016年飙升了2100亿。

不说前三,和第四之间,保利也落后近600个小目标。

大家就觉得,“两三年重回前三”似乎不怎么现实。

喊出“重回前三”的第二年春天,宋广菊在保利地产股东大会上也坦言,这是一个奋斗目标,并表示:

“人只要有梦想,总会实现的”。

对于未来的房地产市场,宋广菊相信,那将是一个销售量峰值时代、一个大象起舞时代。

也的确是这样的。

2018年到2020年,在调控和疫情不利影响下,全国商品房销售额仍然年年新高,从逼近15万亿到突破17万亿。

百强房企,特别是头部房企的市场集中度,也一再提升。大象起舞并且是群舞。

狗蛋他二姨年轻时跳操,跳起广场舞,动作到位度不在话下,但每次去村口跟铁柱二婶子PK,她都占不到便宜。

人家以前学过钢管舞,动作灵活得多,也大胆得多。

为抢个C位,保利除常规扩张,还尝试了收购兼并整合:并购中航地产,差点接手天房,借着保利集团整合地产业务,虎视保利置业,可惜没能并表其几百亿销售额。

就像二姨,保利把跳操本领都使唤了出来,还是neng不过跳钢管舞的。

2

2018年,保利销售额过4000亿,人家恒大超5000亿了,万科超6000亿了,碧桂园超7000亿了,老四融创也稳定高出保利五六百亿。

隔壁老铁们实在太猛。

后来,保利就把实现梦想的时间拉长了:

从两三年到三五年。

2020年,第四个年头,保利的全口径销售额破5000亿,但它抬头发现,碧万恒都超7000亿了。

带着没能冲三的小遗憾,宋广菊退休。她的继任者刘平经常被媒体问:

重回前三还是不是保利的目标?

刘平不说是,也不说不是,他说“保利与前三房企的差距确实存在,但保利要继续保持在第一方阵的地位,不会放任这种差距继续增大”。

嘴上已经没有那么执着了。

但刘总相信,保利住宅业务的天花板是可以到1-1.5万亿的。

孙宏斌在年初曾说,未来三年,至少出现三家万亿房企。如果老孙的预言成真,保利未来三年内至少得再造5家千亿房企,才能挤到前三了。

这比让目前的韩国成功发射火箭还难。

不过狗蛋说,老孙的预言有时候差得很远。

最近,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密集下调房企评级,10月18日一天,穆迪批发式下调了至少7家房企的评级,涉及主体信用评级、债券信用评级等。

他们判断,未来半年到一年内,那些房企的合约销售额将下降,流动性有所削弱。

市场比年初更悲观。

明天和意外,有时候你押不中哪个先来。

3

而让保利没想到的是,不念叨重回前三,反而机会来了。

四天前,恒大召开复工复产专题会,许家印宣布了三条重要的决定,有两条能让保利看见冲三的曙光:

恒大没有预售过的项目或楼栋,今后全部改为现房销售;

十年内由房地产业转向新能源汽车产业,地产销售规模压缩到2000亿。

相当于拦路虎走了一头。就算恒大“活下去”,也要掉出前三。

以后,地产行业不会再出中国首富了,定格四五年的「碧万恒融」格局,很快就要被改写了。

我们又要见证地产行业的很多历史。

根据克而瑞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总土储货值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碧桂园、保利、融创和绿地,均超过2万亿。

其中,保利货值25085亿,和第一的碧桂园只差30亿。按权益货值计算,保利也高居前三。

今年1-9月,保利新增的土储货值,不论全口径还是权益,都排在前二。

宋广菊2017年说“两三年内重返前三”,综合来看,这句话放到现在说更合适。

狗蛋判断,接下去的四巨头格局,大概率会经历这样的演变:

碧万保融、万碧保中。

会有越来越多过去躺得比较平的房企,惊雷过后坐起来,发现自己的排名靠前了。

1992年的第九届欧洲足球锦标赛,开赛前南斯拉夫因为政治原因无法参加,没打进决赛圈的丹麦临时捡了个名额,却意外爆冷夺冠。

跳操的狗蛋她二姨,努力了那么久,广场舞技还是不如跳钢管的炫,但是大汇演选角那天:

那些人都没来。

这就是丹麦童话吧。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