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理事会”各位乡亲们,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10月14日,联合国大会选举产生了18个“人权理事会”新成员,当选国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为期3年的任期。

  这是等额选举,18个候选国不存在竞争关系。

  2018年6月骂骂咧咧退群的美国,这次又重新成为了理事会成员。美国得票数为168票(共193票),名列倒数第二,非洲的厄尔特里亚是倒数第一(144票)。

500

  乡亲们,没想到吧,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正如今,这里还是我胡汉三的天下……(在左右打伞、提灯的是英国和澳大利亚)。

  美国为什么要出尔反尔把话吃回去?

  一、美国认为在它离开的三年多时间内,中国在“人权理事会”转守为攻,不断主动出击,比如批评美国针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行为、美墨边境的虐待难民问题、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滥杀无辜问题、加拿大对原住民儿童的屠杀行为……

  2020年6月19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决议,对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遇警察暴力执法死亡事件表示强烈谴责。这事对美国刺激很大,它怀疑是中国在“整它”,美国再不回来,它在人权问题上会变得十分被动,不能再给中国时间;

  二、与欧洲盟友之间的价值观裂痕越来越深,降低了自己对大西洋联盟领导能力,而东南亚、非洲的许多国家也更加靠向中国,不利于美国维持地缘政治优势。

  也就是说,美国回到“人权理事会”,目的根本不是为了人权,而是要针对中国。日内瓦智库“环球人权团体”执行董事利蒙指出“美国基本上只聚集于一件事,那就是中国”。

  其它一些联合国官员说得比较委婉,“希望美国能关注更广泛的人权问题”。

  这次当选的国家还有:贝宁、喀麦隆、厄尔特里亚、冈比亚、索马里(非洲区),印度、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卡塔尔、阿联酋(亚太区)、立陶宛、黑山(东欧区)、阿根廷、洪都拉斯、巴拉圭(拉美区)、芬兰、卢森堡(西欧区)。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总共47席,任期三年,可连任一次,每年改选三分之一成员。

  实际上,无论是特朗普政府,还是拜登政府,对人权理事会都充满了恶意,对人权更无任何诚意。

  特朗普是真小人,干脆退群,各走一边;而拜登则是伪君子,又想回来,拉帮结派。

  美国退群时,是怎么骂人权理事会的?

  2018年6月19日上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美国自即日起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蓬佩奥骂骂咧咧说这里是个虚伪自私,藏污纳垢的地方,美国盟友们背离了“共同价值观”。黑莉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已“无可救药”。

  去年美国因弗洛伊德事件受到人权理事会谴责后,蓬佩奥还连夜写了一篇文章《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虚伪性》公开发表在美国国务院官网上,此文很可能是余茂春这家伙写的。

  由于美国退群,它便失去了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又悔又气,在决议投票之前,美国指使澳大利亚这个小狗腿帮它阻止决议通过。

  澳大利亚很卖力,在辩论期间试图修改草案议题,想把美国的人权问题泛化到全球层面。不过,在其它国家努力下,针对美国的谴责声明还是通过了。

500

  接着在去年10月份,中国第五次当选理事会成员,已经退群的美国却对中国当选气得吐血,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美国对此结果感到非常失望。

  11月美国大选,民主党这边就放风称,一旦拜登获胜,美国将重返人权理事会,美国已经受不了在群外的被动局面、

  2018年,美国退群的直接起因是:成员国们一致谴责以色列军警对巴勒斯坦平民的暴力行径。

  以色列抱怨美国失去了对人权理事会的政治控制,连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盟友都支持该声明。

  因此,美国这次回到人权理事会,显然是与以色列事先协调好。

  但美国退群仅仅是因为包庇以色列的原因吗?

  并非如此,真正原因是美国无法接受人权理事会的三个原则:

  一、地域分配原则。

  二、民主投票原则。

  三、公平协商原则。

  地域分配原则,令美国无法将自己喜欢的国家(托儿)拉入理事会。

  民主投票原则,令美国失去了一票否决权,任何重大决议,都必须投票产生,而美国在国际事务中向来反对民主。

  公平协商原则,让每个国家能就人权问题平等对话,而不是由着大国居高临下指责。美国向来以“人权教师爷”、“人权灯塔”自居,它怎么可能平等对待其它国家?

  因此,人权也好,民主也罢,对美国来说都只是政治工具,如果工具用得不顺手,说扔也就扔了。

  反过来,如果工具还有利用价值,美国则又想捡起来。什么脸面不脸面,它是从来不顾的。

  布林肯今年2月表示:“我们谦卑地请求,联合国各成员国支持美国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美国居然懂得谦卑了?布林肯是想一步到位,直接获得到理事会正式成员身份。但由于中国等成员不同意,美国才不得不“卑微”地接受了观察员身份,等待10月份转正。

  转正之后,美国明年会怎么样?还是老一套:拉山头、码人、逼人站队。

  不管美国怎么折腾,它谦卑地回来,说明美国实力在大幅度滑坡。

  特朗普、蓬佩奥他们敢退群,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认为自己手里有其它牌,可以不通过人权理事会就能打击中国。

  美国“人权”的背后秘密

  一个视人权为无物的国家,成了“人权灯塔”,这是二战之后,最可怕的宣传成果之一。

  美国及西方控制的全球人权组织多如牛毛,它们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民间NGO人权组织,如“大赦国际”(AI)、人权观察(HRW)、英国乐施会等等。

  二、官方背景的人权组织(政府间合作),如欧洲人权理事会、人权法院等等。

  由于各国文化、历史、宗教、政治、社会背景不同,对于人权自然无法取得完全共识。

  比如,这场疫情,美国死了70多万人,联邦和地方政府对他们的生命权根本不在意,而官员们并不违法;但在中国,则是生命至上,对官员有严格的问责制度。如果一个国家漠视生命权,又谈何人权?

  既然各国对人权认知存在如此大的差异,那么如何取得最广泛的人权共识?各国在人权问题上达成基本共识需要一个权威平台。

  于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出现了。

  在2006年之前,它叫人权委员会,因为信誉和专业素质都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精神,并且没有执行力,变成了一盘散沙。

  人权委员会越是无力、无信誉,美国操纵的NGO组织就越有活动空间。

  这个秘密西方国家心照不宣,但谁也不想得罪美国。

  2005年,一些联合国成员提出了新方案--以民主选举方式成立一个人权理事会。

  美国就急了,2006年4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科马克宣布,美国拒绝参加民主竞选。美利坚怎么可能跟塞尔加内、海地、文莱平起平坐?人权,你们闭嘴,听我的就好了。

  但这项提议得到了绝大多数国家支持,美国见势不妙又想出了另一招。

  当时的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博尔顿提出,美国不跟大家作对,但要允许美国拥有永久理事会成员资格,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也一样。

  美国预感到,它的人权纪录其实非常非常恶劣,如果有一天选不上,怎么收场?

  只要它说服其它四个大国也支持特权模式,那美国就得逞了。

  美国死皮赖脸找四国商量,中国不同意,这又不是安理会,还是民主选举吧。法兰西是”人权圣母“,它不怕选不上,也不同意。英国吃不消那帮英联邦小弟,尤其是印度坚决要求民主选举,英国也不支持常任方案。俄罗斯没得谈,找都不用找。

  2006年5月9日,第60届联大通过秘密投票产生了47位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中国以146票当选。人权理事会正式开张。

  但在之前对人权理事会产生方案进行投票时,全球有4个国家投了反对票。

  美国、以色列坚决反对,但美国觉得两票太寒碜,又找日本,日本人早就躲起来了。美国最后找到了帕劳和马绍尔群岛,两国惊呆了,这才凑成了四票。这说明,从人权理事会成立那一天开始,美国对它的敌意就非常之深,因为它会削弱美国手里的人权NGO力量。

  小布什政府一直拒绝参加,直到2009年奥巴马上来后,美国才提出了加群申请。

  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份所谓的“人权纪录不佳国家”清单: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古巴、苏丹、津巴布韦,有时还会出现中国、俄罗斯、玻利维亚、菲律宾、缅甸。这根本不是人权理事会认可的名单,这是美国NGO搞的,然后各国亲西方媒体进行传播,形成潜意识灌输。

  美国的”人权清单“完全是所心所欲,根据它的政治利益来制定,否则,沙特难道比古巴更有人权?

  在美国退群前,蓬佩奥的前任蒂勒森进行过最后一次努力,2017年3月,他代表美国国务院写信要求人权理事会改革,所谓改革就是让五常拥有永久席位和一票否决权,再次遭到了各国反对。

  成为常任对中国是有利,但这是为小利而失去了大义。中国与美国在人权问题上最大区别在于:中国拒绝将人权问题政治化。

  中国代表的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它们的人权因为美国的压榨和掠夺变得少之又少。1998年美国掀起亚洲金融风暴,东南亚雏妓满地,多少人拖家带口自杀,谈何人权?谁是罪魁祸首?反过来,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还要指责泰国、马来西亚侵犯人权。

  中国积极参与“人权理事会”,是为了让人权回归到人权本身,让大家有个说理的地方,帮助各国避免被“双重标准”、主权和内政被“有选择的人权”所伤害。

  人权是社会实践,不是形而上学,更不是西方的口号。

  在新冠疫情中,中国与美国到底是谁在切实保护人权?又是谁把人权挂在嘴上?如果没有中国和俄罗斯的疫苗供应,美国的疫苗就是人权绞索。

500

  蓬佩奥和布林肯说话如此颠三倒四,还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真是只要美国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胡汉三回来后,肯定会很嚣张。但胡汉三怎么死的?最后还不是被潘冬子给砍死了,该斗争的时候就绝不能手软。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