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 | 经历一场阿富汗大挫败之后的印度,面临什么样的地缘战略选择?

点击立即阅读原文:重磅 | 经历一场阿富汗大挫败之后的印度,面临什么样的地缘战略选择?

500

导言  

美国撤离阿富汗、塔利班卷土重来,这成为印度冷战以来遭遇的最大战略挫败——原本就对印不满的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正大举战略协同,而原本与印关系尚可的俄罗斯、伊朗也因印美趋近而明显疏远印度,靠近中巴,这使莫迪政府突然陷入“地缘战略孤立”中。在极度不安中,莫迪政府是继续向美靠拢,以获得更大战略安全感,还是及时调整姿态向中俄回归,补上丢失的战略安全感?这可以说是印度当前面临的最大战略抉择,其取向可能决定印度未来几十年的战略轨迹!印国内知名战略家拉贾·莫汉这篇评论,用大量笔墨论证“上合”是一个内部充满分歧、浮于表面,且无法实质性解决阿富汗问题的松散组织,这种态度恰恰暴露出印度战略届,在印度越来越唯美国马首是瞻,且主动自绝于周边大国的情况下,已产生强烈的酸葡萄心理,亟需心理安慰。南亚研究小组特转载“武大边海”编译的文章,供读者参考。

从表面上看,即将在塔吉克斯坦杜尚别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似乎能在美国撤退和塔利班执政之后成功维护阿富汗的稳定局势。不过,别抱太大希望。尽管“政治炒作”如火如荼,但上海合作组织并未深化在中亚地区的合作。与东亚和欧洲的区域组织相比,它并不突出。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于纽约和华盛顿遭受9·11袭击的几周之前,而在20年后的现在,上合组织给出的承诺仍然浮于表面。在南亚,上海合作组织肯定比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更好。印巴分歧阻碍了南盟的定期会议,两国却正积极参与上合组织,体现了该组织的吸引力。但是,南盟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阿富汗危机为上合组织实现其区域目标提供了一个重大机遇。如果对上合组织的发起国和成员国进行分析,就会发现该组织对阿富汗的重要性似乎不言而喻。上合组织的发起国是地处东方的中国和俄罗斯,而另外几个最初加入的成员国分别是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以及哈萨克斯坦。印度和巴基斯坦在2017年成为了正式成员。除阿富汗外,伊朗、白俄罗斯和蒙古也加入了上合组织,成为了观察员国。据说伊朗正走在正式加入的轨道上。上合组织还有多个“对话伙伴”,它们包括高加索地区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以及距离更远、更靠近西方的土耳其。来自南亚的尼泊尔和斯里兰卡以及来自东南亚的柬埔寨也是上合对话伙伴。对于一个以上海命名、但聚焦中亚事务的组织来说,其成员国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预计上海合作组织还将邀请埃及、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成为对话伙伴。广纳成员会对区域组织的集体立场构成负面影响,无一例外。上海合作组织在扩大成员范围的同时,在深化机构合作方面也遇到了困难,这一点并不令人意外。

500

2020年举办上合组织成员国国家元首理事会会议时截图,图源:上海合作组织官网

在该组织中还缺少一个重要的国家,就是土库曼斯坦,它与阿富汗的边界有800公里,与伊朗的边界长达1150公里。土库曼斯坦政府的组织原则是绝对“中立”,可以把它看作是“不结盟”的一种极端形式。它拒绝加入任何地区性机构,无论是政治还是军事机构。

俄罗斯谋求在其中亚周边地区建立区域组织与其联合中印建立所谓“战略三角”,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俄罗斯-印度-中国战略论坛(后来演变为金砖五国)的目的是在全球层面上削弱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的“单极”地位,上海合作组织则旨在限制美国进入中亚。在上合组织成立之前,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组成了“上海五国”。“上海五国”组织旨在稳定这三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与中国的漫长边界,并基于中俄共同利益进一步防止美国干涉其“中亚后院”。中俄也对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及其对中亚的影响感到不安。尽管他们公开批评美国总统拜登仓促撤军,但两国实际上都对撤军行动“暗自窃喜”。美国撤军将削弱还是拉紧中俄在中亚地区的纽带?尽管中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密切,但他们在中亚的利益并不完全相同。

500

上海合作组织旗帜下的军事信任措施虽有所增加,但俄罗斯在该地区组建了自己的安全组织,名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entral Security Treaty Organisation,CSTO)。该组织不仅有亚美尼亚和白俄罗斯加入,还包含了上合组织的三个成员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俄罗斯认为自己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唯一保护者,同时也尚未准备好与中国共享这一角色。他赞成中俄安全利益上的一致性,但拒绝两国的安全“双头制”。俄罗斯似乎也不愿支持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促进贸易一体化的提议,他更倾向于自身领导下的欧亚经济联盟(EAEU)。中国既不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也没有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这是上海合作组织的区域合作薄弱的原因之一。

上海合作组织中亚成员国也各自存在分歧,并一直在努力制定集体方法来应对共同的地区安全挑战。因此,他们在塔利班问题上看法不一也就不足为奇了。

土库曼斯坦没有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它对与塔利班接触持相当开放的态度,同时也保持中立原则。一些俄罗斯分析人士认为,土库曼斯坦可能会成为防御塔利班对该地区潜在威胁的薄弱环节。乌兹别克斯坦似乎也支持与塔利班进行谨慎接触。

但考虑到塔吉克斯坦人与阿富汗塔吉克人的血缘关系,及其与潘杰希尔山谷的直接联系,塔吉克斯坦也一直在尖锐地批评阿富汗在塔利班统治下的演变。伊朗人与讲波斯语的塔吉克人有着族裔和语言上的联系,似乎也同样担心塔利班对少数民族的政策。与中俄一样,伊朗乐于见到美国人经受屈辱,并似乎对与塔利班的积极接触抱有希望。不用说,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塔利班问题上的态度截然不同。

鉴于以上分歧,上合组织不太可能拿出应对阿富汗危机的“区域性解决方案”。如今真正与阿富汗保持一致的只有中国和巴基斯坦。他们是否将推动上海合作组织与塔利班进行积极接触?其他大多数国家都对此感到担忧。

虽然上海合作组织不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区域组织,但它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外交论坛。印度在外交上追求充分利用上合组织的可能性,但对其有效性则不抱任何幻想。在本周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印度总理莫迪应该提醒其他国家领导人,上海合作组织致力于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几乎没有人会否认塔利班在过去犯下了以上罪行,如今塔利班及其导师巴基斯坦则表示,这名罪人想成为一名圣人。印度必须推动上合组织成员国的集体行动,以确保塔利班和巴基斯坦信守承诺,但很难对此充满信心。印度必须专注于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寻找共同点,而这些成员国的确与印度一样担心阿富汗问题。

本文转载自“武大边海”微信公众号2021年9月17日文章

原标题为《【专家评论】拉贾·莫汉:上合组织能成为稳定阿富汗局势的区域组织吗?》

本文来源于《印度快报》2021年9月14日文章

作者C. Raja Mohan,拉贾·莫汉,为印度著名战略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研究所(ISAS)所长,曾担任观察家基金会杰出研究员、卡内基印度中心主任、南洋理工大学和尼赫鲁大学教授等职

编译者为侯盈

本期编辑:穆祎璠 陈珏可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