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编剧难题!什么样的“洗白”和“黑化”能让观众满意?

公众号:动画学术趴/babblers

500

  作者/REON

  编辑/若风

  ‍‍‍‍‍“来自自我、他人和环境的冲突既是鸿沟,也是一种激励,其关键在于通过冲突的产生——“黑化”和“洗白”来展现主人公的成长。”

  “黑化”“洗白”,是影视作品中常见的元素,角色反转所形成的“反差萌”,给观众带来了新鲜刺激的观影感受。

  在《东京食尸鬼》中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金木研经历虐待和洗脑之后性格大变,由黑发的温柔学生转变为白发的怪物,这种角色形象由正面转变为负面的过程就是“黑化”,金木研是经典的黑化角色。

500

500

  从剧作角度来看,“反转”并不应只是为让角色更受欢迎:金木研的形象并不停留于“白发”阶段,随着形象不断变化,他的内心也逐渐变得强大,最终接纳了自己身为“怪物”和“人类”的双重责任,在拯救世界后回归平凡生活。

  而由负面的形象转变为正面的过程,又被俗称为“洗白”。由黑化到洗白,金木研的多次“反转”比较直观地展现角色的成长历程。

  但在一些作品中,角色的反转稍显草率,比如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敖丙的“黑化”会让人觉得些许突兀。

500

  通常来说,角色性格的变化是塑造人物的方法之一,但是角色的反转是否意味着角色就能够真正获得成长?本文将从“自我说服”“他人说服”“环境激励”三个推动角色反转的因素,分析作品中塑造角色转变的合理性和意义。

  自我说服

  “角色在面临重大变故时产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反转”使其内心必然会产生行为和过去价值观之间的“不协调感”,所以他们对于自己的变化,要经历一个“自己说服自己”的过程。”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人能够被说服的有效的方式实质上是“自己说服自己”。比如,一些人一开始可能因“从众”而吸烟,即使接触了大量“吸烟有害健康”的信息,但为了减少自己的“吸烟行为”和“吸烟有害健康信息”之间的不协调感,逐渐形成了“自己就是喜欢吸烟”的理念,继而坚持吸烟行为。

  角色在面临重大变故时产生了巨大变化,这种“反转”使其内心必然会产生行为和过去价值观之间的“不协调感”,所以他们对于自己的变化,要经历一个“自己说服自己”的过程。

  那么,作品中是如何展现“不协调感”以及“自己说服自己”这一过程的呢?

  《罪恶王冠》讲述了在遭受病毒威胁的环境下,男主角樱满集(后简称“集”)无意间获得了特殊的能力,从一个普通的学生逐渐成为武装组织的中心成员,经历了与友人和爱人的悲欢离合之后,最终拯救世界的故事。

  集原本是一个温柔的人,但在经历了自己的好朋友小祭的死亡之后,认识到温柔并不能拯救大家,于是便“黑化”了。

500

  黑化之后的集不仅同意了之前自己并不认可的等级制度,在学园建立起自己的王国,甚至为了维护秩序,将兵刃对向过去的伙伴。

500

  剧中有很多细节展现集黑化后内心矛盾,比如他对于自己的行为充满怀疑,向女主角楪祈寻求心灵支撑,不断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来降低自己内心和行为的不协调感。

500

  女主角楪祈

500

  之后,当集的手被砍掉而失去力量之时。露出了颇耐人回味的表情,这个场景也成为该作的名场面。

500

  但在这个镜头之后,他立刻从黑化状态“清醒过来”,恢复为过去那个有些忧郁的少年。

500

  断了手的集怀揣着满腹心事独自行动,面对楪祈对他的安慰,他内心的痛苦通过泪水得到了释放。这时我们发现,集还是那个温柔的少年,并为自己的行为抱有负罪感。

  在这之后,集为了赎罪,主动吸纳了他人身上的病毒,原谅了背叛自己的友人,抱着自我牺牲的觉悟再次获得“王之力”,最终拯救了世人。

500

  ‍

  从黑化到洗白,集都是靠着楪祈的安慰来化解内心的不协调感,这整体上是符合逻辑的。

  不过笔者认为,集的反转讽刺了权力对人心的蛊惑,这个观点应当更为清晰地在角色自身的内心变化中体现。如果将楪祈当做集的一部分,这个“部分”只是充当了“安慰”的作用——楪祈并不在主人公作恶时阻止他,而是任何时候都选择“原谅”他。这也意味着集内心如何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如何从被王之力迷惑了心智的状态转为清醒的过程——自我反省、自我矛盾的部分缺失了。

  相比较而言,一些作品采用了梦境、幻觉以及具象化的方式,细致描绘了角色自我说服的过程,从而让观众能够清晰地看到角色内心的矛盾变化,从而更能理解他的成长。

  (1)通过梦境和幻觉展现

  日本漫画《冰海战记》讲述了公元10世纪末期的欧洲国家之间纷争不断,主人公托尔芬探索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的故事。托尔芬为了复仇而成为一名战士。

500

  托尔芬的第一次变化,是亲眼目睹父亲的死亡之后,原本温和的少年的眼神变得可怕起来。

  “黑化”后,托尔芬多次以做梦的方式表现他内心的挣扎和变化。托尔芬梦见一家人,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父亲对他说,你不要想着报仇了。

500

  托尔芬的父亲托尔兹是一名勇猛的北欧战士,但托尔兹深刻认识到战争的残酷,并在一次战争后逃到冰岛过和平生活。托尔兹经常教导托尔芬“真正的战士是不需要剑的”,而这一理念也贯穿了托尔芬的人生。虽然托尔芬已经“黑化”,但他心里仍然记得父亲的教导。

  可梦中画面一转,托尔芬又看到了父亲万箭穿身的死亡现场。

500

  虽然托尔芬的内心感到不协调——自己所做作为和和父亲的教导是违背的,但他还是说服了自己继续复仇。

  直到仇人死去,托尔芬失去了目标,故事也进入第二阶段,托尔芬变成了一家农场的奴隶,在这个农场,他意志消沉,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500

  在这个农场,托尔芬结识朋友,获得了片刻宁静。但某一天,托尔芬和同伴发现自己种的小麦被他人挖了根。托尔芬忍不住动手打了对方一拳,在那之后,托尔芬又做梦了。

  这一次,他梦见自己挂在一片尸骸之上,悬在高处岌岌可危,差一点就葬身地狱。地狱中,有他所认识的北欧战士们,他们戎马一生,始终并未反思战争和暴力带来的灾难,因而落入深渊。

500

  如果说,在这一危机之前,托尔芬在梦中对复仇举动表现犹豫之色,是因为没有践行父亲的教导而产生的愧疚之情。在这个梦中,托尔芬自己对自身的罪孽有了深刻的察觉。

  醒来后,托尔芬决定不再使用暴力,不再伤害任何人。

500

500

  托尔芬的反转,并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他在黑化状态中内心充满纠结,失去复仇目标后,陷入空虚、茫然的状态,在经历一次“考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过去的错误所在,完成了内心真正的觉醒,也让读者直接看到了主人公乃至作品的灵魂。

  (2)具象化

  除了利用梦境、幻觉等手段,一些作品则通过具象化,让角色的自我说服显得不那么枯燥。

  《无敌破坏王》系列是围绕云妮洛普拉尔夫这一对好朋友,讲述生活在街机游戏世界的卡通人物的故事。在《无敌破坏王2》中,云妮洛普的操作导致街机的手柄损坏,街机面临被淘汰的危险,于是拉尔夫和云妮洛普为了网购一个手柄设备而进入了互联网世界。

500

  《无敌破坏王》

500

  ‍

  但在经历一番历险后,云妮洛普想要搬到一个互联网游戏中,不再回街机世界。

  拉尔夫对云妮洛普有着很强的占有欲,为了防止她搬到另一个游戏里,在她迷上的那个游戏里投放病毒。

500

  病毒提取了拉尔夫对朋友的占有欲,制造出强力的拉尔夫病毒让互联网陷入崩盘。

500

  最后,拉尔夫通过劝慰疏导“病毒拉尔夫”使对方消失了。“病毒拉尔夫”其实相当于拉尔夫自己的内心的一部分,所以这次谈话我们可以看作是拉尔夫的内心自省的过程,拉尔夫也因此获得了成长。

500

  《美食总动员》讲述了老鼠小米一直渴望成为一名厨师,偶然和在厨神的饭店打杂的小林相识,两人成为朋友,小米躲在小林的厨师帽里“操纵”小林,让他能够烹饪出美味可口的食物,帮助小林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厨师。

500

  小米将自己的内心具象化为自己最尊重的厨神精灵,厨神不断提醒着小米不要违背自己的良心,影响着小米的行为。

500

  ‍小米与自己内心具象化的厨神精灵

  在小米的帮助下,小林身为厨神儿子的身份得到曝光,但获得名利后,小林却并未认可小米给他带来的价值,两人争吵后,小米“黑化”了,决定让自己的老鼠亲人和朋友们去小林饭店的仓库中饱餐一顿。这一行为被小林发现后,两人进一步决裂,而小米自己也陷入低落情绪。

  ‍

  小米自己觉得自己很虚伪,不断否定自己的价值,在被捕鼠笼抓住后,厨神再次出现,厨神的安慰,让小米摆脱了低落情绪。

500

500

  这短短的对话体现了小米内心纠葛的原因——对于自我身份的困惑。厨神(自我)的激励,也让他摆脱这种困惑,直面自己的身份——一个老鼠大厨,并付诸行动去证明自己。

  相比拉尔夫的内心对话,厨神和小米的对话有些短暂,小米的转变也较为迅速,给人难免有突兀之感。

500

  《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中,卫宫士郎遇到了“未来的自己”英灵卫宫(简称“红A”),红A在获得强大的能力之后,却仍未实现自己的理想——真正的正义,他发现自己想要拯救越多的人,也意味着不可避免的牺牲,作为守护者不断执行着杀死一些人保护另一些人的任务,他对于这一循环感到痛苦,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而决定杀死卫宫士郎(过去的自己),让一切结束。

  但在和卫宫士郎的对峙中,红A最终被当年那个为了实现正义理想而无所畏惧的自己所说服。红A代表着卫宫内心的纠葛和危机——对理想究竟能否实现而感到困惑,红A的“洗白”也意味着卫宫自己对于这一问题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对自己的理想更加坚定,由此获得了成长。

  激励来自他人的说服

  有很多作品中,角色的反转往往是被人“说服”的,这也被读者戏称为“嘴遁”。

  《哪吒之魔童降世》讲述了叛逆的哪吒在经历重重考验后,逐渐认同自我身份,并最终拯救世界,获得世人认可的故事。

  剧中龙王的儿子敖丙原本和哪吒成为了好朋友,但因为肩负龙族复兴使命,同时被申公豹唆使,原本的温柔少年“黑化”了,打算毁灭陈塘镇。敖丙在被哪吒打败后,哪吒的话语让他醒悟过来,最终在哪吒面临天劫时,敖丙舍命相助,实现角色的洗白。

500

  笔者认为,能否用好“嘴遁”的关键在于,被说服的角色本身就具有转变的潜质,“嘴遁”只是一种催化剂。同时,“嘴遁”的使用也需要符合对方的性格特征。

  哪吒之所以最后能够让敖丙醒悟,并非敖丙听信其一面之词,而是敖丙自身性格温和善良且优柔寡断。哪吒从武力上打败他,让他得以从“为龙族毁灭陈塘镇”的境遇中解脱,哪吒的话语也如同指南针一样,为他指明了方向。

  敖丙的“黑化”也有充足的理由,龙族被囚禁在海底的遭遇、父亲的要求和全体龙族赋予万龙甲的巨大责任都足以促使优柔寡断的敖丙决心摧毁陈塘镇。但最终敖丙的落实这一决心时,申公豹的“嘴遁”以及描绘敖丙“不协调感”的缺失,使敖丙的转变稍显突兀。

500

500

  在申公豹的煽风点火下,敖丙面露痛苦,紧接着开始施法制造洪水。

500

  在看到哪吒之后,敖丙流露出些许羞愧和窘迫的神色,但依旧被申公豹的“别跟他废话”所迷惑。

500

  而在这之后,敖丙彻底“黑化”,在与哪吒的打斗过程中,仅仅通过偶尔的皱眉、低头这一表情展现他内心的纠结。

500

  本作对于敖丙的黑化的不协调状态的塑造主要体现在少量的刻画表情的镜头上,笔者认为这些细节还不够丰富。而申公豹的“嘴遁”也显得敖丙在后期剧情中,更像是被别人洗脑的傀儡一般——敖丙只要面露犹豫,申公豹一说话,他就立刻像是被“按了开关”一样黑化。

  此外,在观影过程中,观众很难立刻注意到这些表情细节,因此会感到敖丙黑化的突兀。

  激励来自环境

  环境的转变所形成的冲突也能够推动角色的转变。

  《黄金神威》讲述了一群人追逐遗失的阿伊努人的黄金的故事。配角谷垣源次郎出身猎户,因为复仇走上战场,但在明白自己是误会了仇人之后,对自己的人生意义感到迷茫,在遇到鹤见中尉后,鹤见给了他新的人生价值——让他继续当一名忠心的士兵。

500

  然而,一次任务失败让谷垣脱离了军团。他在乡间的打猎活动中,在阿依努族村庄的生活中,逐渐捡回了战争前的纯粹,也不再需要通过战争来证明自己,最后真正离开了鹤见军团。

  只有当两个环境之间真正产生了冲突,才能够通过冲突的解决来实现角色的成长。

  在《怪物之子》中,男主角九太在小时候与父母失散,遇到另一个世界的“涩天街”的怪物熊彻,熊彻将九太带回涩天街,教他武术,抚育他长大,但有一天,九太又回到了人间,九太开始积极地去人间学习知识,还结交了好朋友。甚至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500

  九太希望能够了解人间的知识,但熊彻却极力避免他和人间的接触,九太一气之下打算离家,熊彻非常不愿意九太离开,对九太极力劝阻,但九太觉得熊彻没有考虑他的感受,只是自顾自地对他说教,两人大吵一顿。

  当九太来到人间和自己的父亲见面后,和自己的父亲同样也起了争执。

500

  九太在分别与熊彻、父亲争吵后,他的内心出现了“空洞”。影片中,空洞是只有人心才会产生的一种能量,空洞会对怪物世界造成破坏,这也是人类世界和怪物世界之间的矛盾冲突所在,怪物世界也因此而排斥人类。

500

  九太形成空洞后,向好朋友枫倾诉内心的恐惧,在枫的陪伴下,他成功克服了内心的空洞,也停止了黑化。

500

500

  一郎彦是另一个生活在怪物世界的人类,他从小被当做怪物长大,当他渐渐注意到自己和其他怪物不一样的时候,内心产生了空洞。一郎彦的“黑化”同样也是源自对自我身份认知产生的混乱。是两个世界冲突的表现。

500

  但笔者认为,这两个不同环境的冲突并不足以激励九太或一郎彦黑化。虽然怪物世界明面上是排斥人类,但熊彻将九太带到怪物世界之时,他就并未隐藏九太的人类身份。因为怪物没有空洞,这意味着怪物是比较单纯、善良的,所以九太也没有遭到严重的欺负和歧视。

  九太或者一郎彦实际上并未面临严重的选择危机——他们都可以随时出入人间和怪物世界,所以他们仔细想想便会发现,自己是人还是怪物并不重要,因为两个世界之间实际并未有极大的矛盾。

  就连一郎彦自己,在九太因为自己是人类而被自己的弟弟“欺负”的时候,阻止了自己的弟弟,他本身对人类并未有恶意。而单纯的弟弟在之后也很快接受了九太。

500

  这样一看,九太和一郎彦的“黑化”并非真正有自我认知的困惑,而是更像是陷入了青春叛逆期。

  但为了阻止一郎彦的黑化,熊彻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自己转生成为一把刀。

500

  ‍

  一郎彦被打败之后睡上一觉,起床后好像失了忆一样,就立刻“洗白”了自己。从这一点来看,一郎彦的黑化和洗白过程并未让他有实质性的成长。

500

  ‍

  人类世界和怪物世界之间的真正的冲突——“空洞”究竟是什么?九太被枫安慰而解决了空洞,一郎彦被暴打一顿解决了空洞,到底空洞,人的黑暗情绪,要通过什么来解决呢?

  笔者认为剧中枫送给九太的红色手绳便是答案,手绳代表着人与人之间的温暖,这提醒着九太不要深陷于自我的黑暗情绪之中,而要向他人敞开心灵。随后九太将这一手绳送给了一郎彦。

  本作实质讲述的并非两个不同世界的故事,而是人与人(怪物)之间的情感故事,九太作为主人公的故事通过熊彻的献身最终得到升华,但反派一郎彦的情感危机的解决相比而言就稍显仓促了。

  结语

  经典剧作书籍罗伯特·麦基《故事》中提到,激励事件把主人公送上一条求索之路,主人公行为的结果激发了内心的、个人的或社会/环境的冲突层面上的各种对抗力量,阻挠着他的欲望,在期望和结果之间开掘出鸿沟。

  来自自我、他人和环境的冲突既是鸿沟,也是一种激励,其关键在于通过冲突的产生——“黑化”和“洗白”来展现主人公的成长。我们在一些优秀作品中,不仅能够看到的是角色“黑化”或“洗白”的直接原因和结果,更多的细节则展示着背后的深意,角色的转变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水滴石穿,层层积累的结果。

  参考文献:

  《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美)菲利普·津巴多 迈克尔·利佩 著

  《社会心理学入门:全球视角》(加拿大)詹姆斯·阿尔科克 斯坦·萨达瓦 著

  《故事》(美)罗伯特·麦基

  《救猫咪:电影编剧指南》(美)布莱克·斯奈德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