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拜登击败中国献一条妙计

在中国每天新增几十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就万分紧张的同时,英国已经躺平了,美国处于半躺平状态,日本和欧洲其他国家也好不到那里去。

但是,从资本主义的逻辑看,面对新冠病毒,躺平还真的就是最优选择。至少从资本主义国家的角度看是这样的。

现代国家里面,经济其实比古代要脆弱,产业链长,牵一发动全身的概率高。对于一些发达的小国来说,可能被卡脖子几种原材料,整个经济就无法承受了。因此,经济发展的地位,比其他因素都更重要。经济循环不起来,就要有失业,就要有0元购,民众就会躁动不安,市场就要被别国抢走,社会问题就会按下葫芦浮起瓢。

而现在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其实很低,以美国为例,一天由于新冠而死的,仅仅只有400人左右。而美国有3.5亿人,要全部死完,大概要花上两千多年。

所以,西方世界只要仔细思考一下就会明白过来,其实新冠病毒有什么可怕的呢?

新冠病毒唯一的可怕之处,就是对它的在乎。至少以资本主义的运行逻辑看,是可以这样理解的。你在乎它,为了它而停工,为了它而封锁,为了它而把病人放进医院,它就会对经济产生冲击,对社会秩序产生冲击,最终影响到全社会的人,让大家都过不好。

一个国家,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完全不理睬新冠病毒:病毒检测不做、新闻媒体不提、民众不在乎、全社会装看不见,那病毒也就真的相当于不存在了,因为这个时候它对社会运行没有什么影响了。

你可能会说,会死人啊?但一个国家里面天天都在死人,你要是不特意标注这是新冠病毒死的,那就没人在意,就是一个大号流感嘛。流感也能死人,美国一年死于流感几万人,老百姓不也心安理得心平气和接受了吗?谁平常会在意这事?

你可能会说,感染了会缺工的啊?但感染不代表一定丧失劳动能力,有一部分可以继续干活,就算有得了后遗症不能干活的,辞退就是了。经济不好,想求职的人多的是,还会缺工吗?而且外国移民要来的也很多,随时可以补充劳动力。只要面对病毒完全不在乎,当没事发生的话,社会生产和国家发展并不会受到影响。

你可能会说,会因病致贫和后遗症的啊?但其实很多感染者并不需要太多治疗,表现就是感冒症状,挺一挺就过去了,然后就又是正常人了,这部分人不会对国家财政有什么冲击。另外有一些人会死掉,但既然都死了,也就不需要进一步投入医疗支出了,而且死者老人居多,反而会减轻国家财政负担。只有得了病又不去死的,才可能构成社会负担,但社会是自由竞争的,你得病丧失自己的市场竞争能力,是市场不要你,不是任何人的打击迫害,这不能怨社会。而且现在美国本来就有一大堆社会边缘人群流浪汉瘾君子了,也没见他们影响到美国社会的稳定,那么再多一点,也不会有根本性的变化。

你可能会说,老百姓会不满的啊?恰恰相反, 如果长期停工,没法挣钱养家糊口,老百姓才会不满。在一个3.5亿人口的国家里,一天死上400个人,如果媒体不主动报道的话,身处这个国家的人,根本就不会意识到有这个病毒的。美国2019年这么长时间的电子烟肺炎,也没什么感知的。如果媒体完全闭口不谈,爱好自由的西方民众主动形成默契,就没有不满,甚至感知不到病毒。这是能做到的,毕竟民众连5G信号传播病毒都能相信。

你可能会说,死的人也是命啊?但这个观点未必总是成立的,每年全世界死这么多人,都是人命,管得过来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就是生活。别说每天死400人,就是死4000人,相对于3.5亿人口的国家而言,那也是完全无足轻重的社会事件,不会影响到国家发展和社会稳定。对每个人是一座山的大事,如果放在一个国家身上,那就是一粒尘埃而已。在意这个病毒并由此实施的一系列行政手段,才会打断生产、阻碍资本流动和增殖。没错,百姓是会死一点,但白宫应该想清楚,你到底是要与百姓共天下,还是要与企业家共天下?

你可能会说,你国内病毒泛滥,在国际上会被孤立的。但这更是笑话,西方世界是地球的主宰者,只有他们孤立你的份,哪有你孤立他们的份?如果各个“自由民主国家”都联合起来,大家都装作病毒不存在,正常生活,正常生产,正常聚会,正常恋爱,正常欢笑,那不就相当于病毒不存在吗?存在就是被感知,如果一件事物大家都感知不到,那就可以等于不存在。

你可能会说,上面说的这些太冷血了,有人性吗?但这话只对有能力控制住疫情的国家有意义。如果都控制不住了也不想控制住了,那么人性对于这个状态下的社会发展并没什么作用,而经济停顿则可能让更多家庭陷入食不果腹,让“企业家”赚不到钱,满足后者的需求,其实是“更高级的人道主义”。毕竟“财富都是资本家创造的”,资本家如果赚不到钱,他就不愿意继续投资,那么靠资本家养活的工人家庭们,也就自然更加难以为继了。

而且,西方国家似乎现在还没有意识到,或者已经正在逐渐意识到:其实放纵新冠病毒在本国泛滥,对于目前的中美对抗局面而言,其实是一招好棋。

中国有十几亿人,如果都过上发达国家式的生活,西方国家肯定不会同意,会觉得自己要受到重大冲击。那该怎么击败中国呢?军事上不敢,经济上又依赖,政治上只能打嘴炮。其实这里可以靠病毒来击败中国。

中国对新冠病毒是高度敏感的,每天感染几十人这种级别,如果放在西方,那基本上可以欢呼病毒已经被控制,领导人民意爆棚要升官发财的。可在中国,每天感染几十人,卫健委主任是要下课的,民众是要不满的。可见,中西方对病毒敏感性的巨大差异,里面就隐藏着击败中国的武器。

西方可以全面躺平,对病毒不设防,让本国民众充分、全面地暴露在病毒面前。由于上面的分析可知,只要装看不见,这就对西方不会有任何有意义的负面影响。但此时,中国就会陷入可怕的局面——全世界都沦陷只有我苦苦支撑。

由于西方都躺平了,所以病毒会一直存在,且不断在西方统治下的世界其他地区快速变异,由于有几十亿人的培养皿,病毒变异会沿着希腊字母一路狂奔下去。中国研发疫苗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赶上病毒自然快速进化的速度,在全世界各种新冠衍生病毒的包围围攻下,必然会破防。

这样,西方就得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状态。病毒对自己的伤害是0,但对中国,却是消耗财力、消耗物资、困扰人民,激起民众愤怒和不满的绝好武器。而由于中国不可能在本国之外搞封城,所以病毒会源源不断涌入中国,变成看不到尽头的消耗战。

只要每天确诊人数超过3000人,中国社会舆论就会崩溃,就会回到2020年初的状态,各种作家的日记就又会在网络上流传,民众就会再次悲愤起来,暗流就会再次涌动起来,“李医生之夜”时那批喊出“平生所学,只为此刻”而后来潜伏起来的公共知识分子就又会再次活跃起来。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满就会越来越多。

而西方此时完全不受任何影响,国内安定,民众其乐融融,安居乐业,享受着低人权优势,坐等中国崩溃,从而打赢第二场冷战。

--------------

@美国驻华大使馆 ,拜登太君您看看,上面就是我给您策划的击败中国的妙计,比那个什么土鳖余X春靠谱多了。以前美国有乔治凯南的长电报,我现在这篇长微博,您看要不要国会讨论研究一下?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