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描述了一个真实的阿富汗么?

【本文由“印加节度使”推荐,来自《伍麦叶的熏笼精:阿富汗的未来,会像帝国主义预测的那样吗?》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好文章,点赞收藏,但是这里还是要挑一些刺:

虽然《追风筝的人》对于塔利班确实是有极为失实、带有显著目的的丑化,但是塔利班作为有代表性的极端保守伊斯兰政权,确实对儿童妇女有必然伤害。

在沙里亚法的笼罩下:

妇女不得工作。塔利班夺权前,阿富汗70%教师是女性,她们失业,教育系统只能停摆,学校关闭,儿童受教育的权利也被剥夺。

当时的喀布尔有2.5万个家庭没有男主人,妇女不能工作,这些家庭只有坐以待毙。

不幸的是,塔利班是专务打仗,并不需要女性。他们常年生活在没有女性的环境中,经年累月的洗脑,憎恨女人,“女人的脸是腐败的根源”。女性生来卑贱,只配鞭笞和殴打。

走出家门的女性不能显示出一点人类特征。胆敢露出肌肤,会被当场鞭笞。

指控通奸的女性将被用石头砸死。

塔利班“促进道德反对陋俗工作部”的负责人卡拉穆丁在接受记者拉希德采访的时候甚至说:

“如果我们不开展妇女教育,肯定会招人唾骂。不过,安全是最大的问题。此外,妇女教育需要专门的交通工具、专门的校舍和基础设施。这些东西我们一应俱缺。”

“我们之中有许多败类不知道如何与妇女礼貌相处。苏军入侵让200万同胞殒命,这都是教法缺位的恶果。”

这样的措辞看似无懈可击,但如果有人侮辱妇女,要惩罚的是败类,而不是妇女才对呀?

——《塔利班前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