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塔与“东伊运”划清界限,阿富汗才会有希望

  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刚刚离开天津,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团便接踵而来。大国外交可谓精彩纷呈,好戏连台。

  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阿塔宗教委员会和宣传委员会负责人同行。

500

  中方已经明确了对该组织的称呼--“阿富汗塔利班”或者“阿塔”,不再用“塔利班”,以和巴基斯坦塔利班区别开来。

  以前,“塔利班”别无分号,独此一家。但在巴基斯坦塔利班出现后,两者就很容易被外界混为一谈。“巴塔”是兴起于俾路支省的一个非法武装组织,借用了“塔利班”这个名号,“塔利班”来自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英语为Taliban,意思为神学士或学生军。俾路支省那几股非法武装力量背后不是站着美国就是站着印度。所以,有必要将两者区分开。

500

  王毅在与巴拉达尔会谈中指出:阿富汗属于阿富汗人民,阿富汗的前途命运应该掌握在阿富汗人民手中。美国和北约从阿仓促撤军,实际上标志着美对阿政策的失败,阿富汗人民有了稳定和发展自己国家的重要机遇。

  阿塔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和平和解和重建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希望阿塔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高举和谈旗帜,确立和平目标,树立正面形象,奉行包容政策。各派别、各民族应团结一致,真正把“阿人主导、阿人所有”原则落到实处。

  同时王毅强调,希望阿塔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有利条件。

  巴拉达尔对有机会到访中国表示感谢,他代表阿塔再次承诺,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阿塔希望中方更多参与阿和平重建进程,在未来阿重建和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阿塔也将为营造适宜的投资环境作出自己的努力。

  “东伊运”还有一口气,但阿塔一旦腾出来手来对它们进行打击,它们就将无法在阿富汗立足,注定成为孤魂野鬼,现出炮灰原形。

  美国也看到了阿富汗局势面临的重大变化,为了给“东伊运”续命,2020年11月6日,蓬佩奥宣布撤销美国国务院将“东伊运”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决定。

  这是美国为将来阿塔可能打击“东伊运”的行动做准备,当“东伊运”被移出恐怖组织名单后,那么,对它们的围剿发生时,美国就可以带着盟友们指责这是对穆斯林的迫害,用“人权”幌子将它们保护起来。

  美国对阿塔的心态比较矛盾,它希望阿富汗未来政府是一个分权式联合政府,保住亲美势力。但美国已在阿富汗输掉了赌局,无力阻止,美国想找个冤大头替它卖力。

  布林肯今天访问新德里,他对印度外长苏杰生说,“上周,我们在阿富汗看到,塔利班正在向各地首府推进,对省会城市形成威胁,这让人深感不安。”

  言下之意,布林肯就是要以“美印合作”为诱饵,让印度去当接盘者,出钱出物援助阿富汗政府军抵挡阿塔的进攻,而印度一直想介入阿富汗局势,显示自己的大国地位和影响力。印度在二十多年来,一直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阿塔,它现在想接盘,那就不是政治问题,而是智商问题。

  阿富汗局势已经比较明朗,阿塔在美军陆续撤离后,控制的地区越来越多,将来就算是联合政府,阿塔组织也将是主导者。

  基于现实,外界对阿塔的看法也正在改变,英国已经表示,若塔利班遵守国家规则,伦敦愿意承认阿富汗塔利班。

  但阿富汗明天会怎样?关键在于阿塔掌权后的内外政策。

  能不能与“东伊运”划清界线,并给予坚决打击,这既是中国对阿塔的希望,也是中阿未来合作的重要基础。

  但就在阿塔连续承诺“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时,网上责骂阿塔,或者说它不可信,或者说它将来会敌视中国的声音反而屡屡出现。

  其实,“东伊运”是否会在阿富汗被消灭?这才是我们要关心的重点,不是吗?

  谩骂阿塔,并嘲笑中国与“恐怖组织”(阿塔从来没有安理会列为恐怖组织)接触的人,为什么会忘了“东伊运”对中国西北边境的威胁?

  早在2015年1月30日,白宫发言人艾瑞克·舒尔茨(Eric Schultz)就强调过,塔利班是武装叛乱组织(armed insurgency),不是恐怖组织。否则,美国怎么可以跟恐怖组织交换战俘?

  而“东伊运”才是货真价实的恐怖组织,那么它们跟阿塔有什么关系呢?

  各种“东突”组织,无论是有武器的还是没武器的,都是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

  而这些企图分裂中国的妖魔鬼怪也从反华行径中得到了“报酬”,因此双方勾连在了一起。

  90年代,匪首艾山.买合苏木领导的“东伊运”曾跟“基地”组织在阿富汗有合作,而本.拉登与阿塔也有合作。虽然当时的阿塔与“东伊运”都是极端组织,但攻击的方向却是相反的,阿塔的目标是美国,而“东伊运”却是在美国暗中支持下想祸乱中国边境地区。

500

  在“基地”组织的牵线下,“东伊运”在阿富汗东北部找到了落脚点。“东伊运”的造型是头缠白布,留大胡子,胸佩“东突旗”,由300名人员组成“中国营”主动编入塔利班战斗序列(这样可以得到“基地”组织的拨款)。

  它们的训练营地设在德萨拉卡(离喀布尔25公里),完成训练后,就潜入到俄罗斯的车臣,巴控克什米尔等地充当炮灰。当然, 它们最主要目标就是渗透到中国西北部,将恐怖主义带进来。

  1997年中国加大对这些恐怖分子的打击力度后,已经在阿富汗掌权的塔利班疏远了“东伊运”,不敢再搭理它们。

  活跃于阿富汗的几个“东突”恐怖组织,在士气上濒临崩溃,气焰渐熄。

  但在1999年,它们的转机来了。北约空袭南联盟,科索沃“独立”成功,分裂了塞尔维亚(南联盟)。这对“东突”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1999年5月16日,美国政客将把“东突”头目叫到佛罗里达奥兰多市开会,跟台独合流,举起了“民主、人权”大旗。

  5月18日,“东突”报纸《新时代报》创刊;

  5月30日,“解放东突委员会”和“东突爱国阵线”密谋向国内转移;

  6月2日,“东突民族中心”与美国进行合作。

  各个恐怖组织叫嚣,“十年内,要让中国出现第二个科索沃”!

  自1997年落魄之后,短短两年时间,“东伊运”重新抬头,谁在帮助它们?

  2000年3月,“东突”成了灯塔手中干扰中国“西部大开发”政策的得力工具,不断炮制各种文宣,并得到了美国媒体的大力推送。

  2000月3月13日,美国为恐怖组织“世维会”头目斯迪克举行了听证会,恐怖分子居然成为了“受迫害者”。

  搞文宣的是一路,搞武装的“东伊运”是别一路,2000年初它与“乌伊运”(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恐怖组织)合作,企图将大批弹药向我国境内输送,路线是从吉尔吉斯斯坦的比什凯克到中吉边境的吐尔尕特口岸,被公安部门抓获。

  人算不如天算,大水冲了龙王高,911发生了。

  整个国际反恐局势大变,躲在阿富汗的“东伊运”立刻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美国完全清楚它们与“基地”的关系。

  但美国还是舍不得对它们痛下杀手,在美军占领阿富汗城市后,仍然放纵“东伊运”在中阿边境地区活动。

  这时,阿塔唯一的任务就是抗击美国侵略者,跟“东伊运”没有多少交集,但阿富汗塔利班内部派系林立,“东伊运”则游走其间。

  “东伊运”想继续作恶,唯一的希望就是阿富汗保持混乱,越乱越好。

  2014年,“东伊运”又开始在中国西北部边境活跃。11月,中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访问阿富汗,希望与阿各方共同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地区安全。

  公安部部长到国外谈反恐,这表明中国是阿富汗局势的利益攸关方,不能只有“美国优先”。

  中国安全利益必须得到维护,阿富汗各方只要愿意打击“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推进和平进程,都可以与中方接触。

500

  美国则以自己的强盗思维,认为中国要在巴达赫尚省建立军事基地,应对恐怖主义威胁,而连接中阿的“瓦罕走廊”就在该省。这里的山区是“东伊运”的主要藏身之处。

  但美国判断又错了,中国不可能以军事方式介入阿富汗,也不需要在阿富汗建立军事基地,把自己弄成阿富汗各方的敌人。

  反感阿塔,可以理解,但一些人说中国干脆自己出兵解决阿富汗境内的“东伊运”势力,则非常荒谬。

  帝国坟场,闻名世界。美国折腾了20年,结果是什么?难道他们要中国也去试试?

  美国本质上是侵略者,它永远也无法消灭阿塔,就算没有阿塔,阿富汗人也会有新的组织出来反抗美军。

  阿塔掌权后,配合中国消灭“东伊运”,不仅能促进阿富汗国内稳定,而且可以得到许多与中国合作的机会。

500

  王毅这次公开并明确地提出了这个希望,那么巴拉达尔率领的代表团都应当知道阿富汗未来发展的方向。

  阿富汗的未来就在阿富汗各方政治力量手中,而强大的中国就在边上,这是阿富汗的希望所在。

  我们必须让“东伊运”死无葬身之地!包括其它一切分裂势力!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