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从古风到赛博朋克,这是属于追光动画的《白蛇》

系列化的开发,才能把公共IP变自主IP

  题图 / 白蛇2:青蛇劫起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500

如同年初的《新神榜:哪吒重生》一样,《白蛇2:青蛇劫起》(以下简称《白蛇2》)再度遭遇口碑两极分化。尽管在各个平台上,关于《白蛇2》人物塑造缺失、故事逻辑不通顺的负面评论比比皆是,但是它的豆瓣7.4分依然坚挺。

爆款电影的续作很难超越前作,能做到整体表现持平者也非常少。在内容表现上,续作不仅要保持前作人物的人设独特性,同时又要创新剧情。就市场需求来说,观众有了更高要求,这无疑给了续作更大的制作压力。《白蛇2》选择完全跳脱出《白蛇:缘起》的叙事线,有世界观、故事、角色的创新,这使得它在获得不少观众认可的同时,也受到其他观众的诟病。 

但是,在目前国产动画电影领域的非儿童向作品里,《白蛇》是唯一产出了续作的。把传统人物塞进新的故事,赋予其大众普遍性认知以外的全新人设,这对于拿公共IP改编电影的动画公司而言,是树立自主IP的一个重要方式。 

脱离原有框架的新设定,快速形成追光《白蛇》

白蛇与许仙这个自北宋时就有记载的民间传说,随着后世的各种改编、加工,由不同时代的创作者为其加入了各自的理解和符合时代审美的内容,这个故事也从最早的版本演变为对自由爱情的向往。

在不断的解读、改编中,青蛇的人物形象逐渐丰满,让故事的戏剧感染力更加丰富。比如《新白娘子传奇》中作为白蛇好姐妹的青蛇,在剧中拥有过一段爱而不得的感情。再如电影《青蛇》中,张曼玉演绎的外表妖娆,内在却是活得自由又随性的青蛇。

500

 

2019年上映的《白蛇:缘起》是对大众熟知的白蛇故事的创新。观众看到了白蛇和许仙的前世情缘,并且被人妖相恋、共克艰难、生离死别打动。在感情线之下,作品还探讨了人妖之间对立统一的矛盾。 

500

 

《白蛇2》有着截然不同的故事风格。主角变成青蛇,故事发生在雷峰塔镇白蛇事件后的涅槃之境修罗城。在四劫更替的修罗城中,小青要突出重围,再度回到雷峰塔救出小白。这是一个以白蛇、青蛇感情戏为基础衍生出来的新故事,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不同于传统、凸显自我与独立、更具现代感的大女主。

500

 

电影造就的末世+赛博朋克世界,以及出众的特效折服了不少观众,青白蛇CP的感情戏也令观众动容,他们给予这部极具现代气息的电影大量正面评价。

同时,也有观众对续作完全推翻了《白蛇:缘起》感情设定而不满。当看到神秘蒙面男是白蛇转世,堕入修罗城是因为她的执念是青蛇时,因《白蛇:缘起》进入影院的观众无比失望。

500

 

在ACGx看来,《白蛇2》还存在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就是青蛇人物弧光的处理不恰当。

从影片开头,青蛇被塑造为一个持有坚定信念,排除万难也要救出白蛇的人物,从头至尾都不曾改变过,这是青蛇贯穿在这个故事里的人设根本。然而电影关于她性格的变化却聚焦在对待男性的态度上,这和青蛇的执念相违背。“有力量的男性才可以依靠”到“男人不论是弱还是强,都是靠不住的”,最终引出“姐妹情”才最可靠,引发了不少男性观众反感。

从《白蛇:缘起》到《白蛇2》,白蛇的故事又有了新的解读,有了新的演绎,被赋予了适合当代的形象与个性。尽管《白蛇2》收获了两极化的评论,但是它仍旧是一部可以满足绝大部分观众需求的商业片。

国产动画电影发力重点,把公共IP变成自主IP

国内的动画电影公司热衷于将中国神话、中国传说改编为动画电影。其优势是自带热度,如白蛇、青蛇、孙悟空、哪吒这些角色的人设拥有极高辨识度,相较于原创动画电影来说降低了宣发难度。

一拥而上改编公共IP,必然会导致题材雷同,降低作品辨识度。《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后,每年总会有不少质量参差不齐的孙悟空、哪吒动画电影上映蹭前面两部作品的热度。甚至于《新神榜:哪吒重生》上映之前,还被市场认为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擦边球作品。

可以看到,针对公共IP的再度开发,其关键点在于将公共IP变成自有IP。比如迪士尼如今的公主系列,就是把全球知名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挨个改编成动画电影,公主形象则打上迪士尼的标签。再比如漫威的雷神,漫画和电影在保留北欧神话故事框架的同时,赋予其凡人的性格,塑造成漫威式的超级英雄,他也可以和美国队长、奇异博士等角色一起保卫地球。

500

 

眼下,国内动画公司也摸索出了把公共IP变成自有IP的方式,即把大众耳熟能详的角色装入新的世界观中,在一定程度保留各个角色原有关系的基础上,开启新的故事。这种剧情基本原创的改编方式,也是因为公共IP的故事对大众来说太过熟悉,大幅度改编是脱离窠臼的必需。

追光动画在将《白蛇传》《封神演义》里的角色变成追光动画自有IP的过程中,又为这些改编动画电影赋予了新的体系,即以《白蛇》系列为起点的“新传说宇宙”,和以《新神榜:哪吒重生》为起点的“新封神宇宙”。

当然,这两个“电影宇宙”各自仅有两三部作品的规划,实际上顶多只能算是个以系列电影为卖点的简化版“电影宇宙”。

成功的“电影宇宙”可以通过人气角色的联动去捧红非人气角色,从而以无限的角色和新剧情去延续世界观。这需要从一开始就进行长期内容规划,以保证形成的系列故事能够延续下去,期间也不会因为某一部作品的失利而严重影响续作开发。在作品质量起起伏伏、工业化程度不够完善的中国动画电影行业来说,“电影宇宙”其实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概念,营销意义大于其实质意义。

500

 

实际上,从《白蛇:缘起》爆红之后,《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2:青蛇劫起》两部电影皆获得了电影产业链上包括发行、品宣、衍生在内的各个公司资金、资源的支持。这使得追光动画不能再走一步看一步,必须要迅速把旗下已有电影作品迅速整合成系列,由此提升角色和作品辨识度,打上追光动画标签,逐渐形成追光动画品牌化。相较于另一家动画电影发行大厂光线影业,旗下虽有多部中国神话、传说故事的热门作品,却没法去快速形成系列化,追光动画这一步显然是走在了前面。

《白蛇2:青蛇劫起》糅合了大量当代年轻人喜爱的元素,这也是这部近乎原创剧情的电影可以以独特风格获得市场普遍认可的重要原因。若是在保留传统角色之间独特联系的基础上,继续按照这种思路走下去,追光动画或许将很快树立起自己独有的内容壁垒。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