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地铁为什么没有能够及时停运?

南山林雪萍5分钟前 来自 HUAWEI Mate30 Pro 5G突如其来的极端情况,极限思维是很难达到的决策高地。而事后看,都是诸葛亮,都是技术面。@于三羊鲜声500

一些朋友觉得:看雨下这么大,地铁就该停运啊。

这是不理解:决策是一种困难的技术

首先:我们是后验的知道,在一小时内降雨200;作为当时的决策系统来说,无法预判一个远远超出常规的大雨会持续多久。

一般经验而言,这样级别的超大豪雨不会持续一个小时。

第二:在超大豪雨出现的第几分钟,决策系统应该做出疏散的决定呢?一看到超大豪雨就疏散?这显然是不对的。第五分钟?第八分钟?

这是一个控制论的问题:从期望优化为目标的常态决策,什么时候应该切换到以最小化最大损失为目标鲁棒决策——这里的应该本身,应该也是鲁棒的。

要知道,决策下达,还要配套正在行驶车辆的应急调度。

第三,即便现在的决策系统中,已经有了上述工程化决策体系。还要看到:工程化决策体系是和以多级负责制组合的人机决策体。

多级、多人的决策制度,是日常分散风险的常规制度设计。但它一定带来会削弱应急响应决策的敏捷度。

决策系统切换为鲁棒优化,不仅意味着技术调整,还要意味着多级、多人的常态决策体制,要立刻转化为应急决策体制。

这种能力建设,更是困难和长时间的。

总之:这次从出现在还到开始系统响应,从郑州到应急部调度,已经反应足够快。

如果要再快,需要的是技术进步。

在技术约束下要求追责,基本上等同于汉朝出现灾变时杀了丞相以示负政治责任

收起全文d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