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鹰有多神秘?它就坐在你头顶的树上休息!

  上上周五的晚上,我们在十三陵林场夜巡,继遇到一条玉斑锦蛇后,又见到一只灰林鸮,它在树枝上行走,憨态可掬。

  没怎么见过猫头鹰的我,小小崔,觉得运气简直好到爆,开心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灰林鸮啊!

  回来后,好学的大鹅随手一查,发现人家灰林鸮,其实是一个广布种呢。

  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样对猫头鹰的印象是好神秘,但仔细想想这可能是由于它们的夜行性,使得我们见到猫头鹰的频率不高,这才让它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今天就让爱鸟的又土又皮的土皮同学,给我们大家讲讲分布排行榜名列前茅的猫头鹰们。

500

  我们在十三陵看到的灰林鸮 ©巧巧

  ,也就是猫头鹰,大多昼伏夜出,所以平时不易见到。

  猫头鹰和其它鸟类一样也生活在各种山原旷野、丛林溪涧中,并没有想象中的神秘。

  我国有三十多种猫头鹰,小的只有拳头大,大的能干掉大鹅。

  这些形形色色的猫头鹰中,有一些种类分布广泛、数量众多,甚至有可能与我们朝夕相见(真)。

  我国分布最广的猫头鹰无疑是雕鸮,这种大个头的猫头鹰见于大陆所有省份,不过它们喜欢无人的旷野。

500

  雕鸮喜欢无人的旷野 ©土皮

  和雕鸮一样,纵纹腹小鸮也在各种旷野中安家,有的还扎根城市,但它们的分布只限于北方。

  灰林鸮也分布广泛,但它们需要森林,尤其是山地森林。

  小一些的红角鸮(即东方角鸮)就对生境不那么挑剔了,各种树林环境都可以,在城市公园也能繁殖兴旺。

  以上是我国分布较广的几种猫头鹰,对它们多一些了解,或许有助于我们更好地领略自然之美,甚至在必要的时候施以援手。

  No.1

  暗夜大魔王——雕鸮

  雕鸮(Bubo bubo)几乎是现存最大的鸮,体长58–71cm体重1.55-4.2kg

500

  雕鸮几乎是现存体型最大的鸮 ©土皮

  在荒野中匆匆相遇时,常被人们描述为“半人高的猫头鹰”。飞远时,宽大的双翼也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只觉得十分巨大。

  雕鸮广泛分布于欧亚大陆,除了北极圈周围的冻土带、东南亚的雨林带以外的荒原,都是雕鸮的领地。

  这个物种对生境要求不严格,可以生活在荒漠地区、森林地带、4500米的高原以及湿地、峡谷,但有一点,不喜欢人为干扰。

500

  雕鸮可适应多种生境 ©土皮

  严冬时节,雕鸮就开始为新一年的繁殖做准备。夜色中,雕鸮站在领地中的高点,发出低沉的“呼~呼~”声,可以传播很远很远。这是动听的情歌,也是颇具威慑力的怒吼。

  中国民间对雕鸮的称呼大多由此产生:“恨狐”、“哼呼”等。春节回老家时,我曾听过一次雕鸮叫,当真是中气十足、颇具王者之风。

  猫头鹰都不擅长筑巢。雕鸮一般在崖壁或土坡的凹坑处繁殖,雌性趴着刨出个坑就算了事。

500

  雕鸮筑巢往往是找个地儿刨个坑了事 ©土皮

  喜欢户外的朋友在野外遇到地上的猫头鹰时,千万别想着带回去救助,因为它们的爹妈都在附近,只是太怕人,所以提前飞远了。

  雕鸮体大强健,更兼暗夜出击、飞行无声,因此可以杀死很大的动物。

  不过它们平时更喜欢中小型猎物,如鼠类、兔类、中型鸟类等,毕竟制服体型大的动物有风险。

500

  雕鸮不喜欢人为干扰的生境 ©土皮

  但大个头绝不是白长的,这一点可以反映在雕鸮辉煌的战绩中——雕鸮的食谱广得可怕,简直是无所不吃。

  从各种鹰隼到雕,再到其它鸮类,都在雕鸮的食谱上,其它鸟类就更不在话下;雕鸮还会捕食各种中型兽类,如赤狐、豪猪、河狸、獾等。

500

  雕鸮食谱广得益于其巨大的体型 ©土皮

  一句话就是,只要杀得死,就能吃得下。

  在白天,雕鸮看到人的时候一般远远就飞了。但在夜里,雕鸮就自信得多,有些胆大的竟完全无视人类的存在。

  在寂静的荒野中,它们是真正的暗夜之王。

500

  黑夜是雕鸮的战场 ©土皮

  No.2

  荒野小精灵——纵纹腹小鸮

  纵纹腹小鸮(Athene noctua)是一种小型猫头鹰,体长只有22厘米左右。它们的英文名字叫Little Owl,也就是小鸮的意思。

  小鸮全身棕黄,点缀着大大小小的白色斑点;胸腹密布深色纵纹,因此得名纵纹腹小鸮。

500

  纵纹腹小鸮因胸腹的花纹而得名 ©土皮

  这种小猫头鹰总是睁着黄色的大眼睛,机警又不失可爱,任谁看一眼都会沦陷。

  纵纹腹小鸮分布广泛,常见于欧亚大陆和北非的各种荒野中,如湿地、草滩、荒丘、乱石堆、半荒漠地带,甚至是海拔4000米的高原。

  此外,小鸮还可以生活在人类周边,如农田、果园、村庄,甚至城郊。

  但是纵纹腹小鸮的叫声既不威严、也不动听,反而有些刺耳,甚至可以说像鬼叫。

  因为体型小,所以小鸮可以钻进很多洞穴、建筑缝隙繁殖。

500

  纵纹腹小鸮在洞穴里筑巢 ©土皮

  我第一次见小鸮就是在废弃的房子上,在内蒙坐车的时候眼见一个小圆球站在烟囱上,停车时却不见了。继续上路,不远的电线杆上又站着一只小圆球,正是小鸮。

500

  电线杆上的小圆球 ©土皮

  因为个头不大,所以纵纹腹小鸮主要以各种小动物为食,在夏天大量捕捉昆虫、蜥蜴,在冬天主要抓捕小鼠。严酷的冬日里食物匮乏,小鸮也会白天外出捕猎。

  我就曾在这样的冬日里目击过一场猎杀——小鸮从很远的地方突然飞到离我很近的路边,稳、准、狠地摁住一只小鼠,然后与我对视片刻,带着猎物飞远了。

  严冬杀不死小鸮,荒野也可以很温柔。

500

  土坡上发呆的小鸮 ©土皮

  在西部干旱地区旅行时,只要留心,就常能见到小鸮。

  它们喜欢站在石头上、电线上、土坡上发呆,正午也会在灌丛下纳凉。

  这个时候就会觉得世界说不出的美好。

  No.3

  森林守护者——灰林鸮

  林鸮是一类中型猫头鹰,大多在森林中寻求庇护。

  它们的一生都在森林中度过——以林下的鼠类为食、在树洞中繁殖、在大树上栖息。

  灰林鸮(Strix nivicolum)是我国分布最广的林鸮,也是适应力最强的林鸮,主要栖息于各种中低海拔的山地森林。

  春夏之夜,常能在山区听到灰林鸮的叫声。

  华北的灰林鸮叫声悠远、空灵,又有些令人毛骨悚然。南方的灰林鸮叫声则比较简单,一般是两声紧凑的“喔~喔~”,衬得夜晚愈发宁静。

  白天一般不易见到灰林鸮,它们大多紧靠着树干休息,连身上的纹路都和树皮很像。

500

  灰林鸮:我想眯会儿 ©土皮

  但在夜晚,灰林鸮会来到林中空旷的地方,寻找地面的鼠类。

  在植被茂密的山区,公路正是灰林鸮喜欢的狩猎点,它们会站在树枝上、树顶上、电线杆上、护栏上,紧盯着地面的动静。

  林下的落叶坡环境复杂且堆满了倒木石头,鼠类因此有机会四处躲避;而在空旷的路面,鼠类就只能坐以待毙。

500

  灰林鸮:谁在看我?©大猫

  在一个秋天的晚上,我们去了山里。

  周围的山是黑色的,天空布满了星星,也没有一丝风。只听见四周的林下传来各种大大小小的踩踏、翻找落叶的声音,有的很远,有的很近,大约是各种老鼠。

  那时候我就在想,猫头鹰的生活大概很轻松吧,连我都能通过声音确定老鼠的位置,何况它们。

  以我的经验来看,鼠类视力都不太好,只要不发出声音,它们甚至都不会察觉有人靠近。那么灰林鸮只需无声地飞过,伸出利爪攫住老鼠就好了。林鸮长着细长而锋利的爪,刺入老鼠身体的瞬间,老鼠就毙命了。

500

  白天灰林鸮靠着树干休息 ©土皮

  那天晚上在路上见到几次灰林鸮,也见到了在公路上奔走的小鼠。

  但是公路很危险,常有被撞死的灰林鸮躺在地上,有的已经面目全非。

  灰林鸮在树洞中繁殖,由于体型较大,只有树龄足够大的树才会有合适的树洞产生。

  可惜放眼望去,四处皆是细密的次生林,要想找棵老树并不容易。

  但树木终会成长为古老的森林,灰林鸮也将在此世代守护。

  No.4

  相知多年不相识——红角鸮

  红角鸮(Otus sunia)就是原来的东方角鸮。这是一种非常小的猫头鹰,体长17-21厘米,体重只有75-95克

  它们头上长着两只“角”,眼睛虹膜是明亮的黄色。

500

  红角鸮眼睛虹膜是明亮的黄色 ©土皮

  很多人从没见过红角鸮,却早就听过它们清脆的、哀怨的、有节奏的叫声。有的地方称它们为“王刚哥”、“黄更更”,都是拟声的叫法。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对这种夏夜独特的叫声印象深刻,但没人知道它是什么。直到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是猫头鹰,而且是那么小的猫头鹰。

500

  红角鸮体型很小 ©土皮

  红角鸮在北方是夏候鸟,见于我国多数地区。它们喜欢稀疏的林地和林缘环境,主食各种昆虫,对环境要求不严格。

  只要有成片的树林,就有足够多的昆虫;而啄木鸟凿出的树洞就非常适合它们繁殖。

  因此,红角鸮在一些树木较多的城市公园、小区和校园也能见到。

  而在郊野,东方角鸮喜欢低地平原或山脚环境,海拔一般不超过1500米。

500

  白天红角鸮也靠着树干休息 ©土皮

  白天的时候,红角鸮躲在树上休息。如果栖身处比较安全,它们会持续利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会每年都回到同一个位置。

  如果你幸运地发现了红角鸮的栖身处,很有可能每天路过的时候都能看到它们的黑影。

  树下人来人往、车流不息,谁能想到头顶不远的树杈上就坐着一只酣睡的小猫头鹰。

500

  树上坐着一只红角鸮 ©土皮

  天擦黑的时候,红角鸮开始梳理羽毛,然后呼唤伴侣,从栖身处飞走。

  红角鸮的幼鸟在树洞中成长,当绒毛还没褪去就准备外出探索。

  但城市绿地的植被过于单一,林下也缺乏交错相连的矮树和灌木,因此还不会飞的小鸟一旦掉在地上就很难回到树上。

  这时候,你只需要用手托着把它们送回树上。其它猫头鹰幼鸟同理。

  春秋往复,红角鸮也年年归来,熟悉的叫声将再次响彻夏夜。

500

  它的颜色和树皮很像 ©土皮

  猫头鹰可以离人很远,也可以很近。

  人与野生动物的关系,就应该是互不干扰。它们需要的只是自由与尊重。别的,都不需要。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