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如何看上半年经济成绩单?下半年会怎样?

2021年上半年经济有哪些亮点?

刘元春:2021年上半年经济走势符合预期,有三个亮点:

第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效显著,特别是工业增加值增速较快,比疫情前2019年的状态还要好。

第二是外资外贸呈现十分强劲的支撑作用,这展示了中国在世界制造业中的弹性和韧性。

第三是在疫情期间,中国高新技术加速发展,对中国经济新动能和结构优化产生了超预期的推动作用。

第四,从二季度经济数据来看,我们整个经济复苏的步伐在补短板上取得了长足进步,特别是受疫情冲击比较大的餐饮服务、旅游服务,还有一些制造业、投资业,基本上已经和疫情前相差不多。所以从这几大因素来看,中国经济形势总体向好,结构在持续优化,中国在上半年交出了一张很好的答卷。

下半年经济前景怎么样?

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

刘元春:我认为下半年经济由于基数因素同比会回落,但是从环比增速来看,会保持相对稳健的状况。因此如果不考虑疫情出现较大变化,那么下半年中国经济会为“十四五”的全面布局创造很好的环境,为“十四五”一些重点项目的实施打下很好基础,这是总体的状况,但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应引起重视。第一,从需求侧来讲,虽然目前短板已经开始明显补齐,但是还存在需求相对疲软的现象。特别是消费趋势,可能在下半年并不像想象中的,可以呈现出持续加速的状态。

第二,大宗商品价格上扬对一些上游行业会带来明显的成本冲击,因此对于一些行业的持续复苏会带来影响,特别是对于原材料投入密集型的中小企业。

第三,中小企业受到结构性问题冲击,复苏还不是很稳定,企业的就业吸纳能力还具有一定脆弱性,未来如何在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中小企业的常态化运行,需要重点关注。

第四,特定人群的就业问题,一个是16-24岁青年人口,6月份16至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达到15.4%,这个数据相对较高。另一个群体是农民工,近年来外出务工的农民数量有所减少,这两个群体的就业质量、就业增长的状况依然需要高度关注。

第五,一些地方国有企业面临债务风险,因此要高度关注地方政府、地方国企、地方中小金融机构以及投融资平台,这四者资金链循环的状况。

第六由于全球疫情的不确定性,同时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强劲,海外经济形势和政策变化会影响我们内部的宏观经济稳定。所以目前来看,下半年经济形势虽然有进一步加固稳中向好的态势,但是也面临一些问题,原来面临的一些传统结构性问题可能会重返,同时再加上疫情带来的一些结构性变化,可能会出现叠加效应。

激活内需市场,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

刘元春:激活内需市场首先需要好的战略,这个战略要从深层次的长效机制上进行管理。

一是要提高居民的收入,这需要在收入分配上做文章,改变目前居民收入占GDP比重过低的局面。

二要进一步完善营商环境,拓宽企业投资的空间和深度,特别对民营企业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为拓展民营企业的投资预期、投资空间和投资收益进行服务。

三是要切实增加消费供给,在供给侧上发力。四是对国民经济内部循环的一些短板堵点进行全面调整,把国民内部循环的成本真正降下来,降低成本和负担。过去在疫情的冲击下,扩内需要依靠短期的刺激,在未来高质量发展阶段,扩内需必须依靠结构性改革,依靠在供需两端发力的战略久久为功,不能仅仅依据短期的刺激来达到目的。

央行在年中宣布降准对下半年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元春:我认为,降准是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后的常规流动性操作。我国的存款准备金率较高,这样的情况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我们要保证流动性的顺差,对存款准备金进行调整,央行降准无疑是很常规的一项措施。

第二,降准是为“十四五”规划创造一个宽松的流动性环境。从目前整个宏观经济的运行来看,我国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这一定位非常恰当。财政政策的很多措施需要依靠货币政策积极配合。下半年将有很多事关全局的工程项目和战略部署有待全面布局和推动,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需要降准这样一种货币政策来配合进行。

此外从货币政策的节奏来看,下半年有众多“十四五”重大项目等待上马,那M2的增速保持在8.5%-9%的区间也很正常。然而要达到这种状况,高水平的存款准备金,反而会对流动性产生一些约束。因此,从布局“十四五”战略的角度来看,我们完全可以对政策进行一些微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为了进一步夯实经济复苏基础,为今年末明年初可能遇到的一些外部不确定性冲击打下基础。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