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战事:放下星巴克执念,奈雪抢跑上市,喜茶估值600亿

“3点几,饮茶先啦。”

野蛮生长近十年,饮茶梗爆火一个月之后,新式茶饮终于与股市渐行渐近。

6月18日,奈雪的茶在港交所启动公开招股,招股价区间为每股17.20港元至19.80港元。预计奈雪的茶将于6月30日正式登陆港交所,届时奈雪的茶将正式成为“全球茶饮第一股”。

就在奈雪上市前夕,投资界(ID:pedaily2012)今日报道称喜茶又融资了,估值达到破天荒的600亿元。并且,此次融资份额争抢很激烈,“新股东一个也没能挤进来。”

500

2021年盛夏,四十出头的赵林将带着奈雪的茶敲响港交所大门,收获孵化了9年的果实。

九年前,本着成家的赵林结识了彭心。

那一年,一直忙于事业并小有成就的赵林参加相亲活动。刚刚辞职的美女彭心并无心相亲,主要是想“钓”个合伙人。

相亲局稀里糊涂变成“创业会”。彭心带来了整套商业计划书,问这问那,没完没了。

男青年赵林索性甩出一句话:你想做好店,只有一个办法,做我女朋友。没想到彭心马上回复:可以啊!

三个月后,两人闪婚,他们后来真的开了一家茶店。店名来自彭心网名“奈雪”。

彭心以“相亲”之名“钓”到合伙人的那年5月,90后大专生聂云宸已经开了一家名为皇茶的奶茶店。不过,效果并不十分如意。

在此以前,聂云宸开过手机店。电商崛起之后,他不得不重新寻找新的创业方向。抱着“开奶茶店门槛不高又可大可小”的想法,聂云宸创立了皇茶。

随后的一年多,聂云宸在江门陆续开了3家门店,还在隔壁中山市有了店面。

与大部分档口小老板一样,聂云宸一人身兼数职,从门店装修、菜单设计到饮品研发。然而,这似乎并没有感动上天。最糟糕的时候,店铺一天只有20元营业额。

聂云宸开始意识到,产品质量和价格是王道,但是没有口碑传播的助力,到哪里都是从零开始。

2015年,皇茶终于凭借产品口碑开始小有名气,直营店先后走进惠州、广州、深圳。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山寨版皇茶。假冒最盛行的时候,在全国可以找到上千家“皇茶”门店。

2016年2月26日,为了与山寨门店划清界线,聂云宸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放弃皇茶品牌,斥资70万买下喜茶商标。于是,原有的皇茶品牌全面升级为喜茶。

聂云宸在遭遇山寨危机之时,“奈雪”彭心开始开店,只不过起初瞄准的就是一线城市市场。

2015年11月,奈雪的茶以33天开三家店的速度迅速闯入深圳市场。快速开店的同时宣传当然不能落后,“奈雪的茶合影自拍会红”的活动成为当月深圳人社交热议话题。

那年底,喜茶也在深圳海岸城开了首店。只是,当时开在卓越世纪的奈雪和开在海岸城的喜茶尚不能相提并论。

但是,它们终将相遇。正如王菲所唱的,“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500

2018年,一则朋友圈截图终于还是让原本一起赚大钱的喜茶和奈雪正面相遇。

事情是这样的:彭心在朋友圈直接点名喜茶创始人聂云辰,“怒怼”喜茶抄袭。聂云辰在底下直接回怼。双方就“市场竞争”“抄袭”“创新”三个词的理解你来我往展开辩驳。截图传到微博之后,迅速成为了当周热门话题。

作为奶茶界最火的两大品牌,喜茶和奈雪同样源起广东,又在上海打响名号,成为行业翘楚。

事实上,喜茶和奈雪的茶在门店选址上早已是“近身肉搏”。

根据DT财经观察,截至2018年,以喜茶作为参照对比来看,在上海,喜茶有1/4的服务覆盖区域与奈雪的茶重合。在深圳,这个数字高达70%。在深圳海岸城那条号称“网红茶饮一条街”的路上,喜茶和奈雪的茶的门店,仅仅相距132米。

2020年3月,喜茶完成新一轮融资,高瓴资本和Coatue(蔻图资本)联合领投。估值从一年前90亿元跳跃到了160亿元。业内普遍认为这是喜茶IPO前最后一轮融资。不过自那以后,反倒是奈雪动作不断。

2020年6月,奈雪完成B轮融资。今年初,奈雪又获得C轮融资,投后估值达130亿元。

2021年2月开始,关于喜茶和奈雪的茶上市的消息又开始引起阵阵骚动。喜茶连连否认,奈雪的茶则“不予置评”。不过随后没过几天,奈雪的茶在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6月18号,奈雪终于开始招股,如愿获得“新式茶饮第一股”的美称。不承想,奈雪的茶上市前夜,喜茶冷不丁来了个“火爆”融资。估值600亿元,“新股东一个也没能挤进来。”

说来也是巧,奈雪的茶此次公开招股之后,市场对于其估值半年翻番尚且存在一些争议。根据招股资料推算,奈雪的茶此次IPO估值在295—340亿港元区间。这与奈雪的茶今年1月初完成的C轮融资时,约130亿人民币的估值涨了约一倍。

奈雪的茶抢先上市前夕,喜茶唱的这一曲,也是意味深长。

那究竟谁才是国内新式茶饮的老大呢?《21世纪经济报道》称,奈雪的茶所占有的市场份额远不及喜茶。根据灼识咨询资料,按2020年零售消费总值计,奈雪的茶在中国高端现制茶饮店市场中为第二大茶饮店品牌,市场份额为18.9%。喜茶市场份额排名第一,占据27.7%的市场份额。

 500

尽管和星巴克在客群、店铺功能等方面还有较大差别,但是外界仍然热衷于将喜茶和奈雪描述为“星巴克的挑战者”。

这种描述,或许更多是源于奈雪的初衷。创立之初,奈雪的茶定位为“茶饮界的星巴克”。

关于为什么要做“星巴克”,据说也有一个故事:

彭心在香格里拉酒店观察到一个“星巴克现象”:一个人如果手里拿着普通饮品,走到酒店门口会站下来喝完扔掉或者直接扔进垃圾桶里;如果是星巴克就不会停留,直接走入酒店。

看到这一幕,她觉得自己也要做一个像星巴克一样的茶饮品牌。

故事的真实性已无从可考,然而对标星巴克,让奈雪建立起高端茶饮第三空间的差异化品牌认知却是毋庸置疑的。

最初,奈雪店的设计稿真的像个星巴克。

彭心拿着设计图纸去征询公司90后小姑娘的建议。得到的反馈是,“光线太暗,特别像大叔谈工作的地方。”彭心恍然大悟,及时修改,这才有后来的日系设计风格。

尽管门店设计上摒弃了星巴克的“标签”,但是奈雪的茶始终保留着星巴克的痕迹,从门店第三空间到价格。

奈雪的茶第一家受关注的店是深圳华强北九方店,恰好位于星巴克楼下。

奈雪对于“茶饮界星巴克”的追求也不掩饰。比如,招股书中明确地称,“六年前,我们的创始人受到中国茶文化及全球咖啡连锁店概念启发,在中国深圳开设了第一间奈雪的茶茶饮店。”“如今,我们在中国已经运营着超过500间奈雪茶饮店,在高端现制茶饮行业竞争,向连锁咖啡品牌发起挑战。”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招股书中提到的全球连锁咖啡品牌正是星巴克。

后起之秀奈雪的“星巴克”路线,自然引起了喜茶的警觉。

和奈雪相比,除了空间略小,喜茶的门店色调似乎和星巴克更加接近。不过,对于外界打上的“星巴克”标签,喜茶似乎并不十分乐于接受。

2018年6月,著名商业刊物《经济学人》评论称:HEYTEA wants to do for tea in China what Starbucks has done for coffee。(喜茶在中国茶领域想达到的高度,是星巴克在咖啡领域已经做到的。)

对此,聂云宸曾回应,“从谦虚的角度,我们从来没有公开提过星巴克。星巴克是一个成熟的企业,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我们不可能狂妄自大地说,我们现在就是‘中国星巴克’。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做成星巴克?说不定我们可以做得比星巴克更好。”

放得下“中国星巴克”,却似乎没有放下“茶饮第一股”。执念放不下,如何万般自在。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