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子跳车:真正的善良,是体谅弱者内心的恐惧

作者|    老雾

来源|    雾满拦江

(01)

上半年,湖南长沙有个姑娘,找货拉拉平台租车搬家,途中跳车身亡,引起舆论强烈关注。

近日,又发生一起类似事件。

但这一次,跳车后侥幸残存的姑娘,竟沦为舆论所指,公众同情天平移向养家不易的司机。

可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02)

第一阶段:当事人叙述。

杭州高女士述称:她打了辆网约车,上车后司机企图跟她搭讪——注意这个措词,企图跟她搭讪——她没有搭理。随后她发现司机不按导航走,两次更改路线。高女士说她越想越怕,就跳了车。

落地翻滚,左臂骨折。

摔很惨。

500

高女士称,她找网约车公司讨说法,对方却让她去做精神检查。

第二阶段,网约车公司回应。

一是根据车上录音,司机并没有搭讪乘客,过程中双方无争吵无异响,全程语音交流很少。

二是司机偏航,是选择了一条刚刚开通的新路,并告之了乘客。

三是乘客跳车之前,与司机无争执,也没有责令司机停车。

四是乘客跳车后,司机有报警。

五是调查期间,公司将垫付乘客的医疗费用。

以上五条,总结起来就是“双方沟通不畅引起乘客误解”。

第三阶段,乘客称公司多种捏造“事实”。

这一次,乘客回避了司机“企图搭讪”或“搭讪”的说法,而是认为:

一是司机不按导航走,并没有征询乘客意见,也没有解释。

二是报警人并不是司机。

三是警方没有对事件定性。

四是平台并没有替她支付医疗费。

五是平台不给她看录像不给她听录音。

第四阶段:警方通报。

一是乘客上车,行驶至第一个路口时,司机偏航,经乘客提醒车子掉头并按导航行驶。

二是司机行至第二个路口时,再次不按导航走,但这条路线是上午刚开的,所以司机走得蛮有道理。所以这一次乘客再次要求按导航走,司机果断拒绝。

然后乘客就跳了车。

三是司机停车报警。

——警方通报,高女士顿时惨了。第一次她说司机“企图搭讪”而实际上没有,第二次她说报警的不是司机,但警方说是,这样她在公众眼里,似乎就成为一个“造谣妹”。

但其实,她的叙述没有任何错误——单说报警人究竟是不是司机,其实是个多选项。很明显,当时报警的人,不止是司机,救助她的人也报了警。她对救助者印象深刻,没有注意到司机报警,所以才会认为报警的不是司机。

500

我认可警方对事件所采取的绝对性客观态度,但绝对不支持由此而导出来的任何观点。

或结论。

(03)

所有人,似乎生活在同一个世界。

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应该一样。

但其实并不是。

第一个,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

曾有几枚IT男,矢志创业。

挑了个偏僻省钱地方,开了家公司。

然后感觉公司形象不佳,需要个妹子做前台。

上网招聘,不久来了个妹子面试。

那天妹子进来,面试官感觉有点凉,就对另几个兄弟说:把卷帘门拉下来。

OK,站起几个兄弟,哗啦啦落下卷帘门。

正要面试,却突听一声瘆人的呜嗷……急抬头,只见面前的妹子,瘫软如泥哭成狗,脸上的精致妆早就哭哗啦了。

众IT男惊呆:为啥呀?好端端的妹子你哭啥呀?

你说为啥?

事后IT男才醒过神来,他们的公司,本来位置就偏,光线还阴暗,聚集着一群面目古怪,眼神冰冷,秃顶格子衫的可怕男人。娇柔妹子走进来,这伙可怕的怪人立即哗啦啦落下卷帘门,你说这伙人想干啥? 

500

不要嘲笑那些看似很蠢的人。

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看到的是个何等可怕的世界。

第二个,客观世界对我们影响不大,困扰我们的是主观。

王朔,大作家。

早年到了美国,听说好多中国人,都曾被非洲裔美国人抢劫过,就很担心。

有天王朔出门,走到个空旷地带,忽见前方来了枚非洲裔美国人,王朔吓呆了。他想转身逃,又怕跑不过对方,只能假装若无其事,迎面向前走。

一边走,王朔一边偏离脚尖,让自己慢慢转向。就这样走着走着,他行走方向兜了个大弧线,转向另一个方向。

但心里忐忑,害怕对方追上来。

就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悄悄回头看一下。

这一看,王朔大哥惊呆了。

——那位非洲裔美国人,竟然也是兜了个大弧线,转向另一个方向。

——也是一边快步往远方走,一边偷偷回头看。

500

王朔恍然大悟:他害怕对方,对方也害怕他——在美国,非洲裔美国人抢人的是不少,但被抢被砍的非洲裔美国人,数量更多。

他们比华人更害怕这个世界。

第三个,坏人坏事是小概率,但却具有终极否决力。

26岁的中国女留学生章莹颖,她想租房子,走出校门上了一辆黑色的车,此后彻底消失。后来凶手承认在将她诱骗上车后,虐杀毁尸的全部罪行,可是美国警方,就连这个女孩子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找不到。这就是坏事的可怕之处,只要遭遇一次,你就失去所有机会。

从概率上来说,打车遇到坏司机的情况,并不多见——但坏事权重高,不可逆转,拥有着对生命的一次性否决权。你打一万次车,遇到一万枚善良好司机,这对你的生活没有丝毫帮助,你不会因此发财也不会因此幸福。但你只要遇到一枚坏司机,此前所有的人生,全部归零。

当一个女性面对男人时,她的心里弥漫着巨大恐惧。

当一个孩子面对成年人,他的心里同样弥漫着巨大恐惧。

因为她们不能确定,你究竟是那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废物好人中的一个,还是那个万分之一的坏人。

你觉得她小题大做,却不知道她根本输不起。

第四个,理解别人的内心恐惧,是人间大善。

我认识一个妹子。

她每次打车,第一件事儿就是拿着手机问司机:大哥,你车牌多少来着?

等司机报过车牌,她就给朋友打电话:对,没错,我在车上,车牌号是多少多少,可能路上要用20分钟,途中还会经过一段偏僻地方,你多叫几个人,20分钟后我如果不到,你们就过来找我。

其实在她要去的地方,并没有人等她。

但她一定会这样说,目的只是将车厢的密闭空间打开,避免司机有不该有的想法。

她衡量男人的智力与善良,更多的是看这个男人,是否有同理心,能够认识到男人看到的世界,和女性是完全不同的。

于成年男人来说,只要他不杀人不放火,这世界就是百分百安全,但对孩子和女性,这个世界的安全性远没有那么高,很多时候她们不仅面临生命安全威胁,还有私人空间威胁,还有不堪的语言侵凌,以及强迫她们进入一个不安全世界的认知压迫。

真正的大善,是体谅女性内心的恐惧。做为男人,万不可把女性的本能恐慌,视为对自己的冒犯。比如杭州跳车高女士,证据表明跳车是个错误判断。可你又怎么知道她此前曾遭遇过什么?单从行为心理学上来说,举止慌乱的女性,此前一定曾遭遇过极为可怕的事情。如果说这一次事件,她的错误判断给司机和平台带来了困扰,但这绝不是她的本意。

500

她只是吓坏了而已。

她只是害怕。

她需要的不是嘲笑,不是挖苦,而是那些以强大自居的人,应该努力让这世界更安全,应该教会她一些更具智慧含量的办法,让她于惊恐之中,能够更优雅、更体面的保护自己。

所以今天的问题是: 

如果你上了辆感觉不安全的出租车,除了打电话,佯称有外援以警示司机,此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点击「雾满拦江」阅读原文  (ID:lwwuwuwu)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