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有朝一日,中国人不再那么在乎外媒和外国人的态度,不以洋喜不以洋悲

美媒挖坑提问「如何看待中国侵犯人权」,蔡崇信有力回击,如何评价这段采访?

相关报道:《被美媒套路“如何看待中国侵犯人权”,阿里巴巴副主席蔡崇信不上钩

我希望有朝一日,中国能够从西方媒体的刁难式采访中保护本国公民,如果要这么做,他们必须仔细斟酌是否能够承担的起其中的政治后果。

我希望有朝一日,洋人夸中国时,中国人能漠然以对,洋人贬中国时,中国人同样漠然以对,他们的悲喜不会对我们产生影响,他们的好恶不会让我们改辙易弦。

我希望有朝一日,中国人能够拥有对世事万物一套独立而完整的评价体系,形成中国自己的社会解释能力,对于洋人的赞美或者抨击,能够抱持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式的态度。

我希望有朝一日,中国人在评价一件事情或者决定是否要做一件事情时,国际观瞻不再是主导性甚至是决定性的评价标准,中国人不再那么在乎外国媒体乃至于外国人的态度,不以洋喜不以洋悲。

我希望有朝一日,中国人能够塑造他们的行为,而不是由他们来塑造中国人的行为,他们的悲喜不再让我们高兴或者沮丧,但我们的悲喜可以让他们高兴或者沮丧。

我特别讨厌这么一种剧情,即:中国人在面临洋人的结构性压迫和系统性刁难时,不再需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从种种困境中努力寻找对方的漏洞,抓住其中的空隙,趁着对方的不备,突围而出,展现了自己的智慧,偶尔还能赢得对方的尊重。

我认为,面临洋人的结构性压迫和系统性刁难时,唯一正确的做法是把桌子给掀了,再砸对面脸上,对方要么和中国人在一个平等的环境下说事,要么就得准备好承担后果。

不能总是对方出题,我们做题,然后我们还为自己成功解决了故意刁难的难题而沾沾自喜,这毫无疑问是在鼓励对方下次把题出的更难,正确态度是: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给我出题?

对于个人来说,待人和善是一种处世哲学,一个无害化的个人在有序的社会中是较为有利的,但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无害化是自取灭亡之道,因为国际社会是一个无政府社会,展现自己安全无害,只能让其他人变本加厉,不能把群体的行为准则视作个体行为准则的简单放大,个人无害化,或许可以八面玲珑,国家无害化,那结果就是阿猫阿狗都可以来咬你一口。

《叶问》里,叶问和打死了洪师傅的龙卷风决斗,赛场裁判明显偏袒龙卷风,眼看着龙卷风陷入劣势,故意叫停比赛,并对停赛时龙卷风的偷袭行为不闻不问,在看到龙卷风被击倒后,中途禁止叶问用腿,迫使他只能用拳迎敌,最后他仅用拳就击败了对手,电影里观众在欢呼,我只觉得悲凉。

不要和我说什么那是拳击赛,不让用腿是对的,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清楚?龙卷风被踢倒后才中途要求用腿?

还有《霍元甲》,霍元甲被人下了毒,和日本人对决,最后凭借着自己的武德,以死赢得了日本人的尊重。

这种用命换来的怜悯式尊重,我看不要也罢。

我觉得中国人不需要日本人的尊重,中国人需要的是日本人的畏惧和服从,就像他们对美国人那样。

面对对方的出题式刁难时,正确做法是《夺宝奇兵》中印第安纳·琼斯和阿拉伯黑衣剑客对决时,对方把刀舞的水泼不进,印第安纳·琼斯看呆了,然后掏出枪来一枪击倒对方。

不是说中国人见谁都得掏枪,但是在国家层面,面对刁难式出题时,这才是正确态度。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