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务省竟然请了蒋方舟,天下苦八股外宣久矣

​近日,有网友发现在日本外务省官网上公开的国际交流基金会往年审计文件中写道,中国作家蒋方舟曾获得日方邀请并资助,在东京旅居后出版了中国文学作品《东京一年》,被指疑收取资助在中国替日本做文宣。

报道:《获日方资助写书宣传日本?@蒋方舟 :是公开正常的文化交流

典型的孔子学院行为。

说实话,真要想宣传中日亲善,让深田咏美,三上悠亚,水卜樱来做形象大使效果都要好得多,别的不说,至少这么做能争取到 @李建秋 老师这种有份量的大V,这对日本的形象改善是大有裨益的。

就算你觉得这些太荤了,要注意国际观瞻,还是得素雅一点。那游戏制作人,漫画动画从业者总可以了吧?小岛秀夫,宫崎英高,神谷英树,宫本茂,还可以借机吹一波工匠精神和游戏文化。

你把宫崎骏或者尾田荣一郎请来那效果都要好得多。

甚至安倍亲自上阵效果都不会太差,毕竟安倍这个老滑头的谐星效果还是有的。

结果折腾半天出来个蒋方舟……

…………哄堂大笑了家人们

这么做既不能讲好日本故事,也不能传播好日本声音,只能加重中国社会对日本的厌恶。

也由此可证,把大笔资金投入到毫无成效,乃至于适得其反的外宣工作中是世界上的普遍常态。

这也和外宣工作的结构性矛盾有关,一方面,外宣工作的目的虽然是对外界社会推广自己,但外宣工作要过的第一关往往是官僚系统内部的自我审查,这种审查标准通常是以迎合官僚系统内部遵奉的政治规则和政治纲常为基准的,而官僚系统内部的这一套政治规则往往又因为其运行特点而脱离群众,脱离社会,脱离现实,呈现出严重的“八股化”特征。

于是就出现了各种荒腔走板的“八股式外宣”。

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八股外宣最大的特点并不是四平八稳不会出错,恰恰相反,八股外宣往往会因为粗暴生硬而产生反效果以至于闹出小范围的国际风波来。

八股外宣最大的特点是“自以为效果会很好”,而不是“四平八稳不会出错”,这是有区别的,但实际上八股外宣搞多了不仅效果很差,还会让人越来越厌恶,让事情变坏。

实际表现出来,就是美国整天推广它的联邦党人文集,日本请普京看传统摔跤,中国开孔子学院。

你看看美国大使馆微博给美国招了多少黑就明白了,但是它必须表现得美国一贯正确,因为美国一贯正确就是美国官僚系统内部最大的政治正确。

真正有效的外宣一定要荤,要生猛,比如当年尼克松请赫鲁晓夫看百老汇式的大腿舞,一堆舞娘穿着丝袜躺在舞台上朝天蹬大腿,看的赫鲁晓夫那叫一个欢快,哈哈大笑不说,秃头上还直冒汗,然后又在新闻发布会上掏出新发明的电子摄像机来录制共同声明,把赫鲁晓夫这个土鳖唬的一愣一愣的。

又是百老汇艳舞又是高科技玩意,处处戳人心尖尖。

在丝袜大腿舞和电子摄像机面前,一切社会主义的乌托邦都烟消云散了。

说的严重点,美苏意识形态之争在那一刻就已经分出胜负,经文终究斗不过基因。

今天热榜题目说为啥好莱坞越来越不好看了?很简单,好莱坞最初火起来是因为大家都能从它的电影中图一乐,炫酷特效,火爆场面,西装油头,俊男美女,超级英雄上天入地,肌肉猛男无坚不摧,辛苦了一天带上心上人在电影院里坐下来不就图一乐嘛?

结果美国现在越来越多的把八股外宣往好莱坞电影里掺砂子,一开始是往牛奶里兑三聚氰胺,现在是往三聚氰胺里兑牛奶,消费者自然是越喝越不对味,那结果就是用脚投票。

天下苦八股外宣久矣。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