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社会ACG电影

喂,你凭什么打差评?

本文来源:电影通缉令 作者:小满

因为你烂啊。

豆瓣“又”被告了。

这一次,是因为爱奇艺不满网友诋毁综艺《奇妙的食光》。

500

上一次豆瓣被推上风口浪尖,还是因为毕志飞的大作:《纯洁心灵之逐梦演艺圈》。

《逐梦演艺圈》上映后喜迎豆瓣2.0分,被称为“史上最低分烂片”,上映4天后就宣布撤档。

500

在《爱情公寓》的神助攻下,《逐梦演艺圈》的评分已经有所回升

随后不久,电影出品方向豆瓣发出交涉函,引发舆论风波,史称“杰出青年导演十二年心血被豆瓣一天毁了”事件。

虽然观看《纯洁心灵之逐梦演艺圈》是一场终身难忘的残酷身心体验,但毕志飞还是为中国电影发展做出了他应有的贡献,创造了一种新的营销方式:“碰瓷营销”

 500

原本一个籍籍无名的N流电影,可以迅速被全国人民知晓其名响,并在国产烂片青史上千古留名,试问何人能轻易做到?

纵使刘镇伟王晶努力多年,可能都难以望其项背。

500

自从毕志飞创造的碰瓷营销,被学术界真正重视起来后,不仅得到了“权威专家们”的关注,而且还在市场上得到广泛传播,用以造福烂片。

又如最近上映的电影《冰封侠:时空行者,片方官撕甄子丹“戏霸”等失德举止,引发网友关注,随后被甄子丹撰以长文回怼,片方官微迅速删博。

500

此番举动虽然引发了公众的关注,但烂片终究是烂片,票房依旧毫无起色。

500

虽然不知爱奇艺此次状告豆瓣,其实际所求为何,但微博底下的几份热(guang)评(gao),却颇有意思:

500

当资本家们“维权”的意识越来越强,手段越来越硬时,公众的话语自由,也就变得越来越少。

正如政治哲学家汉娜·阿伦特 ( Hannah Arendt) 所言,一张公共桌子摆放在围它而坐的人们中间,这张公共桌子具有双重功能: 既能让他们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又能把他们聚拢起来,也就是既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

而豆瓣,就是那张桌子。

当一场圆桌讨论中发出不和谐的声音时,资本暴力便要去控诉摆放这张桌子的人,当然,这亦是对公众自由的一种恐吓与警告。

在泛政治化的语境下,人们习惯将电影评分与文化民主想象,建构起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豆瓣去中心化、去权威化的狂欢特质,恰好迎合了公众的这种民主想象,参与评分使他们成为电影舆论的共同生产者,也让他们有机会参与这场虚构的权力游戏。

500

电影《爱情公寓》豆瓣短评

2016年末,豆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站在了舆论舞台的中央。

年末的三部贺岁商业巨作,《长城》、《摆渡人》与 《铁道飞虎》均遭遇豆瓣评分的滑铁卢,其中,《摆渡人》在首映还未终场时,就收获了千余个一星评价。

500

此后,有媒体刊文指出,豆瓣网站潜藏水军,有组织、有预谋的为国产电影刷低分,而猫眼网站中专家评分脱离大众,评分过低,二者的恶意差评伤害电影产业。

一枚小小差评,竟能伤害到庞然的中国电影产业,事态发展到如此地步,快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喉舌之战。

500

电影《长城》豆瓣短评

一时间,自媒体、商业媒体、官方媒体纷纷发表看法。

在媒体机构的批判文章中,都提到了以技术手段人为影响并更改网络评分的方法,除雇佣 “水军”人肉刷分之外,更运用危害网络安全的 “撞库” “肉鸡”等黑客手段盗取、操纵网络用户,以改变评分。

在一片混乱之中,《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度量》,网友回应:“(你家别的平台)不是这个论调啊”,公号君义正言辞的回答:“以此为准!”

一场质疑的喧嚣,最终以开明,包容的姿态宣告结束。

500

根据2016年《消费者报道》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83%的消费者会在观影前参考影片评分,而超过96%的消费者表示,观影意愿会受到评分高低的影响。

在信息化时代的进程中,纸刊的专业学术性影评逐渐失势,取而代之的是媒体解读和大众评论,当商业媒体逐渐被资本所腐蚀,缺乏公信力时,市场自发性的大众评论,便更能代表观众的真实表达。

500

电影《冰封侠:时空行者》豆瓣短评

在当下的中国电影网络评分系统中,猫眼和淘票票等售票平台评分的区分度较低,质量平平的商业类型片,往往都能拿到7至8的高分,因此对观影人群的实际参考价值不大,而国际权威的IMDB,其用户评分又很少涉及中国电影。

于是,瓣评分,便成了大众观影决策的重要依据,也是出品方“碰瓷”的集中火力区。

当我们纵观电影史,将不难发现,影片或“差评”有其特殊的重要性。

比如,在一定程度上,新浪潮运动就是由巴赞等人的电影批评所催生的,而西安电影制片的中国西部片系列,也是受电影理论家钟惦棐的直接启发而产生的。

500

关于豆瓣评分的种种怪谈,其实是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

资本,是趋利而生的,而公众,又会坚决捍卫自己的话语权,是非对错的简单评判机制,委实难以直接破译这场复杂的人间游戏。

告人者,未必正义;而被告者,也未必邪恶。

500

对于心怀浮躁的资本,我们只能借用网友一句话来劝诫:“别老是想着要打好嘴仗引导舆论,为什么不踏踏实实专注作品?”

虚伪的假面终将被时间所拆下,最终低入尘埃落落无名,而像《我不是药神》这样用心打磨的作品,也终将迎来属于它的时代。

最后回到文章的标题,“你凭什么打差评?”

心理有点数了吧。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