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想象的三年,他摸到了全能动画人的极限

500

  作者/彼方

  排版/芋头

  “所以,梦想是需要去呵护和捍卫的。”

  去年11月,一部讲述一名少女寻找族人和父亲的经历的动画短片——《原石奇传前传——歌莉娅》(以下简称《歌莉娅》)在B站上线了。

  发布不到两周,《歌莉娅》就凭借其出众的制作水平以及极高的话题度,迅速斩获了40多万的点击。随后,在B站旨在扶持动画新人的“小宇宙新星计划”大赛当中,这部作品还一路披荆斩棘,摘得了铜奖的殊荣。

500

  “他一个人就是一支制作团队!”

  “这就是‘六边形战士’吗?”

  除了称赞本片极高的完成度,《歌莉娅》的弹幕和评论当中,也不乏上面这样的评论——这部作品最令人感到惊讶的地方,就在于它的作者一风尘不仅严格遵照了日式商业二维动画的制作流程,还包揽了除声音制作外,几乎所有的制作环节。

500

500

  在二维动画制作已经高度团队化、体系化的今天,选择制作这样一部作品,并为之付出数年的努力,无疑是非常令人感到惊讶的。

  带着对这部的作品的好奇,学术趴联系到了一风尘,请他和我们分享这部作品的制作经历。

  《原石奇传前传——歌莉娅》正片

  然而,虽然因为情况特殊,我们对该片的制作难度已经抱有了一定的预期,但在实际采访的过程当中,我们依旧被一风尘的经历深深地震惊了——

  如果我们从头梳理《歌莉娅》诞生的经历,就会发现这部作品的出现不仅关乎一风尘个人的努力,也同样与时代大潮里动画行业的种种偶然与必然息息相关。缺少其中任何的一个因素,它都无法如约来到观众的面前。

  而从一个更广泛的角度上来说,一风尘的经历虽然独特,但却也意外地非常典型。在这个行业里挥洒青春和汗水的动画人们,也不难在他的身上找到自己过去的影子。

  这篇专访,就让我们随着一风尘的讲述,来了解一下这部耗费近三年时间的个人作品背后,究竟有着怎样令人动容的前世今生。

  一、“那时候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做动画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和许多其他90后的观众一样,一风尘和动画结缘的种子,远在他开始制作动画之前就已经埋下了——曾经在电视动画时代熠熠生辉的《光能勇士》《神龙斗士》等日本动画,都曾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500

  《光能使者》

  但与许多动画爱好者不同的是,他比很多人都更早地意识到了做动画的艰辛:因为亲戚们的建议,从小学就凭着兴趣开始画画的一风尘,在中考后选择了入读一所中专的动漫设计专业。

  “当时接触到过一些科普,最开始是说一秒要24张,每一张都要画,我也看了一些教科书,包括学校也会讲一点点,但是不会讲特别多,比如会教走马灯是怎么做成的之类的(知识)...所以那时候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做动画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500

  走马灯

  熟悉国内动画教育情况的朋友或许了解,在国内,入读动画的相关专业,却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够直接接触到动画制作的核心内容——不少动画院校在二维动画的教学方面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缺漏,其教授的内容有时与产业内制作现场的要求也相去甚远。

  一风尘告诉我们,他所在的中专虽然会开设一些和动画有关的课程,但教授的内容却都“比较粗浅和基础”,他也因此没能成体系地了解到动画制作的相关知识。

500

  2015年时一风尘的插画作品

  而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风尘入读中专的一年又三个月后——

  这一天,学校通知将要参加全省范围的中专技能竞赛,而动画制作恰巧也是其中的一项。为此,学校专门组织了一批对动画制作比较了解的教师,并开始逐一教授团队成员一些动画制作的基础。

  “那个时候才有了一些专门教Flash或者说传统动画的老师,在课程的基础上再让学生去深究,最后慢慢做成片子...当时课程每天都开设在放学后,也就是晚上五点多到七八点,所以最后能留下的人就慢慢变少了。加上这个课程还需要做出一点成绩,所以那时候(我)并没有想怎么样留到最后,就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学了。”

  虽然条件有限,但在比赛中最终完成了一部“比较简陋”的Flash动画的一风尘,也终于借此踏出了学习动画制作的第一步。

500

  一风尘的参赛作品截图

  也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命运跟一风尘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就在他带领团队首次踏入省级比赛后不久,偶然间看到的一部动画短片,却彻底颠覆了他对动画制作的认识。

  “你看到这部片子的时候,有什么感觉?”我们问道。

  “当时我问老师,这种片子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可以学嘛。他去看了一会儿片子,说‘这些都是设计过的’,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我觉得这个作者太厉害了,我一定要向他学习,然后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建议。”

  这部短片,会是怎样的一部作品呢?

  二、“我就问他能不能加QQ”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在近年的日本动画业界,有一个新兴的原画师群体正在崭露头角。

  与以往进入艺术类学校学习,继而应聘动画公司的传统从业者不同,这一群体的原画师多在社交平台上公布自己绘制的gif动画或者短片,并以此为契机被挖角进入业内。而在其中,也不乏自学成才的能人异士。

  “兴趣使然”“草根出身”“网络发迹”“风格独特”...这群身兼如此特征的创作者们,被称为“Web系原画师”(Web系アニメーター)。

500

  日本原画师山下清悟、沓名健一二人被认为是这一群体的代表人物,图为二人所著的原画集《新的作画》


  虽然国内的二维动画行业并没有与之完全等价的概念,但有一位知名原画师的经历,却经常因此被人提及——

  2015年1月,一部名为《高温VS排斥》的个人动画被上传到了B站。

  在这部日后斩获百万点击的动画短片当中,一红一绿两个小人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世纪大对决。无论是分镜设计、打戏作画亦或是后期特效,它在很多方面都展现出了令人侧目的水准。

500

500

  《高温VS排斥》截图

  而这也让人很难想象,这部作品的作者——光学核心,竟然是一位兴趣使然、从初二开始自学动画,并最终进入动画业界的原画师。

500

  光学核心分享其动画学习的心得

  在那个爱好者上传自制动画并不流行的年代,这部横空出世的动画短片曾一度在B站掀起了一阵手绘动画的风潮。

  而被这部作品震撼的观众当中,就有当时刚参赛完不久、对日本动画的绘制手法(作画)还完全不了解的一风尘。

  “其实在看到这部动画之前也我也有关注一些做动画的业内人士。(遇到问题)也会私信一些大佬。但后来,得到回复的只有光学。他回了我,我就问他能不能加QQ,然后他说他的列表快满了,所以也算是正好加到了他。那时候我抽时间会画一些gif图,就是那种火柴人的。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给我说一些学术上的一些东西,还把我拉到了一个群里...”

500

500

  一风尘在这一时期经常在微博上@光学核心,请他来点评自己的作画片段

  获得光学核心的回复,随后被拉进了一个有着从业者和深度爱好者的小社群——一风尘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学习路径:“特效作画”*“吉成曜”*“作画MAD”...这些与作画息息相关的名字和术语,旋即闯入了他的生活之中。

  *特效作画:特效作画是指在手绘逐帧动画中,对于火焰、流体、气体、爆炸、烟尘、建筑物坍塌等特殊效果的绘制。

  *吉成曜:日本知名原画师。

  ‍

500

  ‍

  ‍知名原画师桥本敬史在《EVA‍》剧场版中绘‍‍制的爆炸‍‍‍

  “(当时)我就开始问他,他是怎么学动画的。他说他是在‘作画MAD’里面学的,我一开始不懂还问了好几遍,都是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还是那句话,然后我就开始相信了...”

  光学核心所说的“作画MAD”,是一种依据某一特定主题,将原画师制作的镜头进行剪辑并配上音乐的集锦视频。在网络普及的如今,观看作画MAD早已成为原画师们学习作画、揣摩其他原画师风格的一种重要途径。

500

  如今在B站上已经有了大量的作画MAD

  “刚开始我最喜欢他那个片子里的特效,就是爆炸、气流、水花那些,所以一开始学得最多、练得最久的就是爆炸了。最开始看的吉成(曜)吧,还有桥本(敬史),后面看得越来越多。当时可能还是觉得吉成曜的思路最容易破解的。(对于这些视频)我很多都会选择画单张,或者是说逐帧去分析一下。就是把每一段的序列都导出来,一张一张动起来地去看。”

500

  吉成曜在《天元突破 红莲螺岩》剧场版中绘制的爆炸

  一风尘说,那段时间,除了在群里灌水聊天,当他遇到作画上的难题时,就会时不时地去找光学核心询问或是和群里的伙伴们讨论。

  在他看来,光学核心这位今日已经开始和他“商业互吹”的前辈友人,虽然本人“不一定会认”,但确实是他日式动画的启蒙老师。

500

  光学核心在《歌莉娅》评论区的留言

  “(在网上)比我厉害的人,我都可以把他们当做老师互相交流...不管别人说什么,不仅是光学一个人,包括一些业内的老师或者大佬,他们的一些话可能有时不太中听,但是你还是得听进去。”

  就这样,从素体的火柴人到日式风格的美少女,从基础的烟尘、闪光到愈加复杂的爆炸特效,一风尘循着光学核心告诉他的学习方式,开始用利用互联网这双无形的翅膀,大量吸收作画的相关知识。

  而随着了解的深入,他也开始逐步接触到了动画后期(摄影)、背景绘制等更多制作环节的技能。

500

500

  一风尘彼时的一些特效作画练习

  这些知识,为《歌莉娅》的制作埋下了最初的种子。


  三、“没有别的事情,基本上就在画原画了。”

  “ 那个时候的我其实非常迷茫,并不知道动画毕设的故事该怎么写,更不知道自己毕业了会从事什么工作。甚至后来我思考未来会走向哪里时,才发现自己其实连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都没想好。”

  《歌莉娅》的构想,来自一风尘对自己大学生活以及未来的迷茫。

  升入大专,受到知名日本动画导演新海诚的作品的影响,一风尘最初企划的毕设作品,是一部都市题材的情感类短片。也是在这部短片的实践当中,他从都市的场景入手,开始总结网上的教程,尝试自己绘制山水、森林等背景。

500

  《你的名字》是一风尘最初制作毕设的契机

  然而,虽然相比中专时期,一风尘各方面的制作水准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第一次制作个人短片,他依旧发觉自己“画得很慢,摄影也不太熟”。前前后后半年过去,一共“只做出了十个镜头”。

  而让他最受打击的,却并不是制作进度上的问题。

  “剧本给老师看了之后,然后就被批下来了。老师说‘我觉得你要看一下书’... 其实之后真的改得挺久的,但那时候也没有人教我。”

500

500

  一风尘最初制作的毕设短片镜头

  修改无用,只好推倒重来。在好好思考了一番之后,一风尘对未来的迷茫,也最终成为了新企划的一部分——《歌莉娅》讲述的,就是一位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世的少女寻找族人和父亲的故事。

  在前期的设计方面,喜欢奇幻作品的一风尘把故事的设定在了一个兽族、人族混居的世界里。这样的安排,也使得他绘制打斗场景和爆炸特效的技能有了发挥的空间。而主角莉雅的人物设计,则在造型和色彩上一共做了共计七个版本的迭代。

500

  《歌莉娅》设定图

  此外,《歌莉娅》在剧本方面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一风尘说,他最初制作《歌莉娅》时的想法很“很单纯”:他希望,自己的这部片子能像一部“旅游日记”,让女主角跟自己所处的环境进行斗争。在斗争的尽头,女主角见到自己的父亲,如愿知晓了自己的身世真相。

  少女抗争的剧本已经写好,而现实里进入动画中期制作的一风尘,也由此开始了和现实困难的斗争——

  除了老师教授的知识有限,在学校里另一个让他有些苦恼的问题,就是身边很难找到与之一起前行的同路人。

500

  “我身边做动画的同学很少,基本就是我跟老师在交流...像我们那边,(课余时间)有不少同学抬头就在打游戏,可能玩得最多的还是《英雄联盟》吧,一走过走廊,其实都看得非常清楚。”

  一风尘说,大专的课程设置还是比较轻松的,而虽然自己在入学之初也会跟着朋友们一起玩,但是因为做毕设等原因,他在大二就“基本上不怎么碰了。”

  “当时身边也没有专门画日式的同学,而那个时候(我)也开始了解到,比如说画镜头,肯定也得要给别人一点钱或者其他之类的。”

  除了伙伴难觅,一风尘家里的情况也成为了他前进道路上的掣肘。因为存在经济困难,一风尘在制作毕设的同时,也会接取一些插画的商单来补贴家用、支付学费。大学期间,他还曾设想去日本留学学习动画,因此也报名了自费的日语班。

500

  一风尘的插画商单

  学习、毕设、生活的压力叠加在一起,即便没有什么课余消遣,他的日程也很理所当然地被塞得满满当当。

  “(一天的安排)其实整天就画一些插画,然后接点单子、挣学费,剩下一些在宿舍的时间,就在做片子...到后来,除了上课、吃饭、洗衣服、睡觉,没有别的事情,基本上就在画原画了。”进入中期的制作,日程也逐渐变得紧张起来,这样的日程也随即成为了一风尘毕业前的日常。

  所幸,一风尘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2018年的最后一天,一风尘在B站上传了他的毕设——“毕业动画短片《歌莉娅》PV”。发布仅仅数日,这部时长30秒的短片就已经获得了超过十万的点击,成千上万的观众开始在评论和弹幕里为他加油打气。

  此外,据一风尘透露,视频发布后,也有不少的动画、游戏公司联系了他。这其中,就包括他随后入职的动画公司澜映画——《歌莉娅》的PV,也成为了他正式进入动画行业的敲门砖。

500

  这一时期,一风尘也接到了来自日本的原画外包工作

500

  在今年4月澜映画制作的新番《时光代理人》当中,一风尘负责了部分分镜和原画的绘制工作

  在很多人看来,或许这样的结局就已经足以为故事画下一个完满的句号了。但一风尘心里却很明白,这部PV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正如很多人期待的那样,一风尘对于这部作品的构想,并没有止步于此。

  为了完成这部属于自己的作品,一场长达两年多的“长征”,悄然开始了。

  四、“其实,我也每天在给自己喂鸡汤。”

  “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也无法站在这个舞台上,谢谢你们,是你们成就了我。”

  在小宇宙新星计划的颁奖典礼上,除了自己的父母师长,一风尘还单独点名感谢了两位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友人。

500

  一风尘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其中一位,是上文中提到的原画师光学核心;而另一位,则是曾为《凹凸世界》《天官赐福》《灵笼》等多部热门动画制作音乐的音乐人杨秉音

  “最初找了几个音乐人,微博私信基本都不回。没他的帮助,我肯定是没办法参加这次比赛的。”

500

  杨秉音作为音乐监督参与了《歌莉娅》的制作

  一风尘如此感谢杨秉音的参与,与他在工作期间的制作《歌莉娅》的经历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可能大学的时候稍微好一点,但是在工作之后,有时觉得自己真的很累,眼睛都抬不起来的那种。”

  《歌莉娅》的PV发布后,一风尘得到了进入动画公司机会,但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制作《歌莉娅》的难度有了一丝一毫的下降。恰恰相反,面对堆积如山的制作内容,进入社会的一风尘也进一步意识到了一个严峻的事实:他现在最缺、也最珍惜的,就是一天里所剩不多的时间。

  “工作之后我一边照顾父母一边上班,我们租的房子比较远,来回就要三个小时。公司十点上班,所以我必须六七点起床、洗漱,画点自己的东西,然后去赶地铁。下班大概七点左右。八九点到家继续画到十一点、十一点半,然后睡觉。”

500

  一风尘时不时会在微博上发一些日常,“放毒”是他的爱好之一

  说起来或许一点儿也不夸张,在那段日子里,一风尘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时光就是与动画一同度过的。而人非机器,可想而知,长期处于这样的生活状态,一风尘的身心健康自然也都面临着的极大的压力。

500

  “其实,我也每天在给自己喂‘鸡汤’。”

  一开始,我们还以为一风尘提到“鸡汤”,只是一种开玩笑的说法,但随着他的解释,我们却发现,他所说的其实却是真正意义上的“鸡汤”。

  制作期间,一风尘会在网上搜寻各类“励志视频”,其中大多都是一些名人演讲和哲学科普的内容。一风尘坦言,事实上从大专开始,他就会在遇到变故或者家里遇到困难的时候观看这些视频,以获取一些前进的力量。时间久了,他也逐渐养成了习惯。

500

  一风尘曾看过的一个“鸡血”视频,是州长施瓦辛格的演讲

  “我肯定有丧气的时候,有时我甚至觉得和亲戚吃个饭都会影响制作的日程安排。不过最后不论被各种因素影响多少,我还是得想办法为自己打气,去完成这个‘对自己的交代’。可能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些(内容)可能有点大道理,没什么用,但我觉得这个其实也是因人而异的。”

  在“鸡血”的陪伴之下,《歌莉娅》的制作进度也稳步地推进了下去。而与此同时,事实上自从PV发布之来,对于自己的作品,一风尘心里仍然有着一个心结。

  “那时候其实也没有想过去参加小宇宙比赛,因为自己也没条件、没资格参加这个比赛。比如音乐就是我的短板。那段时间(我)比较闭塞,音乐也都用一些国外的BGM,然而它们都是有版权的。”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对于《歌莉娅》这样依照商业流程制作的作品,缺少任何一个环节,作品本身都会显得非常不完整。而声音方面的制作,就是一风尘凭自己的力量,再难迈过去的一道坎了。

  为了解决配音的问题,一风尘先从身边下手,在学校里找到了他心目中歌莉娅理想的声音——他与隔壁班的一位配音爱好者碎碎多番打磨,而后又去微博上联络了月夜桥以及北斗企鹅小狼两位配音演员,总算完成了作品的配音工作。

500

  负责女主角歌莉娅配音的碎碎

  而配乐的制作却让他陷入了困境——如上文所说的那样,不仅身边难寻合适的人选,他在微博上也联系了大量的音乐人,却并没有人回复他的请求。

  一筹莫展之际,凭借PV进入了动画业界的一风尘,却在公司里却交上了一份好运——

  2019年末,在入职澜映画不久后,一风尘结识了澜映画的创始人Lan以及绘梦动画的创始人李豪凌。经李豪凌的介绍,杨秉音看到了《歌莉娅》的PV,并表示有兴趣为作品制作音乐。

500

  杨秉音在《歌莉娅》评论区的留言

  “从背景音乐到主题曲,我写了多个BGM要求,杨老师都能快速地准确抓住曲子风格和情绪。在主题曲写词时,我也时第一次尝试着写了两版。杨老师整合了一版作词,在完成后,我也很惊讶自己的词能都顺利用上。

  最后让刘牧老师演唱时,效果也是非常棒,没多久我自己就单曲循环了。当时动画都还没做完哈哈。那时心里就想着这是自己人生中第一首属于自己动画的歌曲,有一种十分释怀、神圣的感觉。”

500

500

  主题曲《微光彼岸》出现在全片的高潮段落

  杨秉音的参与,圆了一风尘拥有一首动画歌曲的梦想,也为《歌莉娅》这部作品拼上了拼图的最后一块。


  五、间章

  采访进行到这里,这个励志的故事似乎也到了结尾的时候。

  如序言所说,一风尘的经历,不仅与他自身的努力有关,也同样与如今动画行业的各种偶然与必然息息相关——

  作为一位出身大专的动画人,一风尘拼尽全力地制作了《歌莉娅》,并依靠异于常人的毅力和执念叩开了动画行业的大门;他虽然出身动画相关的专业,但其学习路径其实更多地继承了“闪客”时代Flash动画创作者的特质,互联网的发展赋予了他跨越自身限制的自学资源以及一群有着同样爱好的良师益友;而国内动画行业前辈友人们的守望相助,也同样成为了《歌莉娅》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500

  Web系原画师的成长路径,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曾经的Flash“闪客”时代

  然而,《歌莉娅》发布以后不久,除了收获的大量好评和鼓励,我们也注意到一风尘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些令人在意的动态 。由此,我们也对一风尘进行了一次追加的采访。

  而这一段《歌莉娅》发布后的经历,事实上才让我们真正看到了这个励志故事背后,更加鲜为人知、也更为人深思的另一面。

  六、“希望喜欢歌莉娅、喜欢我的人能等着我”

  或许对于很多人而言很难想象,在拼尽全力制作了《歌莉娅》、收获了小宇宙的奖项之后,一风尘在此后的近半年时间里,在社交平台却经常“开心不起来”。

500

  让一风尘感到消沉的源头,来自观众的反馈以及他在《歌莉娅》发布后遭遇的一些事情——

  作为一部从毕设发展而来、由一人完成绝大部分制作工作的作品,《歌莉娅》虽然在制作上有着很高的完成度,但也存在着一些明显的短板。在鼓励和肯定之余,观众的反馈里也不乏批评的声音。

500

500

  部分观众的反馈

  故事、编剧、台词...大多数观众批评和建议主要集中在《歌莉娅》剧本上。一风尘愈发真切地感受到,即便有了很高的画面完成度,缺少一个足够好的故事,自己的作品依旧是难以让观众满意的。

  而如果说观众对《歌莉娅》的反馈,让一风尘意识到了自身作品的问题所在,那么作品发布后的一些经历,则更让他切实地感受到了动画创作这件事情,在业界其实更是一件非常“现实”的事情。

  “在放出后PV不久,我也被另一家媒体私信过,他们称是想等到正片出来后再进行采访,先做个邀约。而正片出来我就再也没得到任何消息,自己主动问候几次后,也依旧毫无回复。我就知道我应该被鸽了...肯定是因为我动画叫鸽莉雅(笑)。”

  说到底,因为对作品倾注了太多的心血,《歌莉娅》获得的评价和反响,仍没有达到一风尘内心的预期——这也是所有创作者都要面临的一个终极问题。

500

  面对不期而遇的批评和冷遇,这几个月以来,一风尘一直都有些纠结。情绪时不时的反复,也让他很是苦恼。

  但动画的道路还是要走下去,他也并没有因此停下前进的脚步。

  一风尘告诉我们,在作品发布以后,他已经阅读了《作家之旅》《故事》《对白》《救猫咪》等一系列的编剧书籍,也针对观众集中反映的台词设计缺陷、场景信息量少、叙事太慢等问题做了不少的归纳和总结。

  在这几个月里,学习编剧知识又逐渐成为了他工作之余的主旋律。

500

  “目前还学到的,就是想当个好编剧必须多去外面走走、观察身边的人。回想起自己之前宅的状况,真是完全不同,不过还来得及。未来我会奉上好的作品的,也希望喜欢歌莉娅、喜欢我的人能等着我!”

500

  结语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像一风尘这样拿近三年的时间打磨一部个人作品的事情实在是有些极端,不仅匪夷所思,也同样不可复制。

  但偏偏,选择付出如此这般努力的创作者,在动画这个行业里其实并不难找。就拿最近的例子来说,《雾山五行》的导演林魂《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导演饺子等人,都曾经历过一个人闷起头来创作的苦日子。

500

  从PV到正片,《雾山五行》花了六年时间

  一些创作者有幸在苦熬多年之后走到台前,但其实更多的人,即便自己的声音从未被人听到,也还是在以自己的方式默默无闻地支撑着这个行业,与后来人薪火相传、守望相助。

500

  林魂在《歌莉娅》评论区的留言

  在旁人眼里,他们或许并不“聪明”,个人的能力也终究有限。但不容否认的是,正是这样对动画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执念的创作者们,才最终撑起了中国动画行业的脊梁。一风尘是其中的一个,但绝不是唯一的一个。

  在采访的最后,我们问起了一风尘对坚持梦想的理解。在这里,就让我们用他的这段回答来结束这篇采访——

  “我觉得梦想其实非常像某种物品,很多人都喜欢把它封藏起来,但是你不能把它单纯放在某一个角落。因为如果你放了太久,当某一天你回去看、打开挤满灰尘的箱子的时候,它其实已经不在那里了,它其实是会消失的。

  所以,梦想是需要去呵护和捍卫的。”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