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不怕,你怕什么?

首先看一则新闻:

“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消息,近期,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某些人士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推出系列干扰破坏两国正常交流合作的举措。基于澳联邦政府当前对中澳合作所持态度,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自即日起,无限期暂停国家发展改革委与澳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

很多人听到这个事情,又开始大惊小怪了,责怪中国太“强硬”了。

我劝很多人收起那些友邦惊诧、杞人忧天、以及刻舟求剑式的畏敌如虎。

首先是澳大利亚先撕毁协议、不讲契约精神的,我们这个只是反制,不是对澳大利亚的“霸凌”,中国不干帝国主义的事情。

其次,是澳大利亚依赖中国,而不是中国依赖澳大利亚。中国是澳大利亚的主要贸易伙伴,占澳大利亚出口的39%,占澳大利亚进口的27%。但中国经济,却不是非澳大利亚不可。中国是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国,但澳大利亚却不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前五都排不上。

澳大利亚自己的讽刺电视剧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某些人就不要装外国友人了。

500

500

2020年,中国与澳大利亚贸易总额约1683.2亿美元,较2019年下跌0.7%;其中,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534.8亿美元,同比增长10.9%;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1148.4亿美元,同比下跌5.3%。在中国单一贸易伙伴中,澳大利亚位居第八位。

500

我们对澳大利亚出口的,以工业制成品为主,我们从澳大利亚进口的,以原材料、矿产、动物肉制品为主,这其实是一个工业国和农业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澳大利亚从来不占主导地位。

500

澳大利亚对中国贸易常年顺差,可以说,是中国14亿劳动人民的辛勤劳动创造工业产品养活着澳大利亚,而他们只需要付出一些矿产和原材料而已。

我们制裁澳洲煤矿、牛肉、红酒的时候,某些人也是阴阳怪气,似乎明天就要冻死、饿死、馋死一样。实际上,对中国并没有太多影响,而对澳大利亚影响很大。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红酒金额1200万澳元,去年同期金额3.25亿澳元,短时间内下降96%,澳红酒失去最大的出口市场,下滑很明显。2020年澳大利亚对外出口的所有动力煤下滑至1.99亿吨,降幅为6.1%。其中,出口到中国的动力煤降幅达到了30.2%,出口量缩减至3485万吨,同比减少1507万吨。

现在,某些人又开始担心“铁矿石”了。其实即便彻底断了澳洲的铁矿石,真正受损的也不是中国,而是澳大利亚和整个西方世界。

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钢铁出口国,2019年,中国钢铁产量为9.96亿吨,占全钢铁产量的53.31%;其次是印度,产量为1.11亿吨,占全球钢铁总产量的5.95%。2020年我们更是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钢材产量超过10亿吨的国家。

我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铁矿石确实占大头,达到了67%,但不代表我们就非澳大利亚不可。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几内亚芒杜铁矿的消息。

中国已接近批准国内一些最大的国有企业开始开发几内亚西芒杜北部地区全球最大的未开发铁矿之一。去年11月,几内亚兴业银行与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成立的一家合资企业,获得了几内亚山区丛林下一个区块的铁矿开采权。韦立集团的投资者包括中国铝生产商山东魏桥和烟台港集团。

此外,我们近些年还加大了对废钢回收的力度,以及对相关技术的研发,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十年我们将迎来废钢回收的高峰期。钢材和其他资源不同,在建设中的损耗是比较低的,废钢回收利用率也非常高,不夸张地说,如果我国钢铁不考虑出口的话,内循环绰绰有余。

自5月1日起我国调整部分钢铁产品关税,对生铁、粗钢、再生钢铁原料、铬铁等产品实行零进口暂定税率;适当提高硅铁、铬铁、高纯生铁等产品的出口关税,调整后分别实行25%出口税率、20%出口暂定税率、15%出口暂定税率。

中国一季度经济增长18%,疫情之下,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取代中国的生产力,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弥补中国的产品空缺。澳大利亚不怕,美国不怕,我们怕什么?

澳大利亚非要和中国作对不是一天两天了,澳洲政客的利益不在国内,而在美国,他们的高官下台后,往往就会移居美国,所以他们不关心澳大利亚的死活,只关心自己的前途。

近期他们撕毁维多利亚州签署的一带一路协议,同时还要收回达尔文港的经营权。军事方面澳大利亚频繁出动舰艇到南部海域活动,与美日等国军队在附近海域进行联合军演。澳大利亚甚至公开表示:“如果未来海峡有事,美方出兵干涉的话,澳方也会派出舰艇干涉。”

听一听这话,是人话吗?能接受吗?你觉得我们能够不有所回应吗?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