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智能汽车:驶向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砺石导言:刚刚过去的上海车展上,华为的智能汽车技术、产品惊艳亮相。凭借长期技术积累和与各大车企的密切合作,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构建了软硬件结合的独特优势,并有望打破国外巨头的垄断局面。未来,华为不会止步于智能汽车,将通过鸿蒙系统实现跨终端、全场景的无缝协同,以用户为中心持续打造个性化体验,奔向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

500

Zhilavie | 文

上海国际车展于4月19日开幕,各车厂、供应商等争相展出了智能车及组件,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华为的高调亮相。车展开幕前,一则北汽与华为合作的极狐阿尔法S车路测视频引爆网络。4月17日,华为宣布阿尔法S车上除了采用HI版自动驾驶,还搭载了全套鸿蒙车机操作系统。4月19日,华为展示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中的多项技术,如ADS自动驾驶、智能车云服务、车机智能交互等。4月21日,华为宣布与赛力斯在线上和线下同步销售华为智选SF5车。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还透露,2021年将有多款使用华为智能汽车部件的重磅车型上市,开启规模商用的新征程。

500

对于华为这一系列动作,王兴评论,特斯拉终于遇到一个技术实力和忽悠能力都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除了华为,百度阿波罗Apollo推出了“乐高式”汽车智能化解决方案;大疆携智能驾驶业务品牌“大疆车载”展示了智能驾驶解决方案及核心零部件;地平线发布了全系列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蔚来亮出了搭载最新自动驾驶技术NAD的ET7车;车展前小鹏宣布了上升到城市级的自动导航辅助驾驶功能(NGP)……自动驾驶一时间成为最热门的话题,因此本届车展还被戏称为自动驾驶峰会。

此次上海车展的主题为“拥抱变化”,暗示了新能源汽车行业即将迎来大变局。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汽车市场整体销量比2019年下滑1.9%,乘用车更是同比下降6%;而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7.5%,其中新能源乘用车更是同比增长11.3%,达124.7万辆。据咨询机构IDC预测,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将在未来五年迎来强劲增长,2025年市场规模可达数万亿元。

新能源车市场的快速发展刺激了各巨头纷纷跑步入局,其中不乏手机厂商。高调进场的小米创始人雷军表示要押上所有的声誉和战绩,为小米汽车而战;vivo和OPPO则在车联网、自动驾驶领域悄然布局;甚至连手机代工大鳄富士康都联手拜腾和吉利造车……国产手机四大品牌“华米OV”还没来得及脱下智能手机市场的战袍,又聚集到智能汽车领域开战,而它们的全球竞争对手苹果和三星也早已布局汽车业。手机厂商造车正成为继传统车企、互联网造车新势力之后的第三股强大的造车势力,搅动着汽车业的竞争格局。

1

华为智能汽车的优势

手机厂商如此趋之若鹜,因为一方面,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走下坡路,2020年全球、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分别出现了7%、11%的明显下滑。业内普遍认为,智能汽车将取代手机成为下一代智能终端,而不发展智能汽车就意味着失去未来,丢掉已有的竞争力。另一方面,手机厂商转型智能汽车,有着天然的技术优势。汽车行业正向着“新四化”即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方向发展,而手机大厂们所具备的芯片研发能力、大数据与云计算能力、电池技术、智能化经验等都是智能汽车行业迫切需要的重要能力。

除了手机终端,全球范围内的手机产业链,从上游到下游也都在向智能汽车转移。相比之下,中国的智能汽车制造还很落后。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发布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白皮书2020》显示,在全球汽车半导体行业前20强中,中国本土企业仅占一席。中国每年消费2800万辆汽车,汽车半导体产值占全球不到5%,部分关键零部件进口量在80%-90%。然而,华为在软硬件上的强势发力,有望在智能座舱、自动驾驶等领域打破国际大厂的垄断局面,为国产智能汽车制造带来了一丝曙光。

在智能座舱方面,即使高通率先占据了半壁江山,其骁龙802A的发展势如破竹,在理想ONE、小鹏、奥迪等众多车型上均有应用,但华为麒麟芯片+鸿蒙系统这一软硬件组合将成为高通强劲的竞争对手。在自动驾驶方面华为也抢占了先机,2018年即推出了自动驾驶平台MDC,现已通过车规级认证,而高通2020年初才发布其首个同类平台Snapdragon Ride。

500

自动驾驶系统一般包括C/GPU主控芯片、ADMS视觉处理芯片。英伟达发布的Drive Pegasus Robotaxi自动驾驶平台使用了两颗Orin SoC和两颗安培GPU,性能可达2000TOPS,是华为MDC算力的5倍多。而被英特尔收购的Mobileye专注于ADMS视觉处理芯片,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

华为MDC虽不敌上述两家国际巨头,但整体算力较强,而且可以提供完整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包括主控芯片、AI芯片、操作系统、算法、设备管理、开发工具链、信息安全等。整车厂商可以直接将自动驾驶相关部分交于华为,而更聚焦于整车的技术、规划、控制算法插件等。未来MDC还可以为不同基因的车企提供定制化服务和产品,打造智能汽车的利益共同体。正如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所说,MDC智能驾驶计算平台并不是一个闭环的封闭产品,而是一个开放平台。

华为这样的软硬件结合优势,是建立在长期的技术积累和与各大车企合作的丰富经验基础之上的。

2

华为智能汽车的布局

在智能汽车领域,华为一直低调发展,鲜为人知,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华为就已入局。

华为2009年就开始开发车载模块,2013年推出了车载模块ME909T,并成立车联网业务部。2014年设立了车联网实验室,集中力量布局智能汽车的研发。随后,华为与东风、长安、一汽等在车联网、智能汽车方面展开合作。2016年华为与爱立信、英特尔、高通、奥迪等八家厂商成立了5G汽车通信技术联盟。

自2018年以来,华为先后推出了一系列重磅产品。2018年2月,华为发布全球首款8天线4.5G LTE调制解调芯片巴龙Balong765,成功应用于自身LTE-V2X车载终端。10月,推出了支持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计算平台MDC600,并宣布与奥迪达成战略合作。2019年1月,华为推出5G基带芯片Balong5000,即全球首个支持V2X的多模芯片,可用于车联网、自动驾驶,同时支持2G、3G、4G和5G多种网络模式,具备能耗更低、延迟更短等特性。

2019年,华为还加快了智能汽车业务的组织调整。当年5月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隶属于ICT业务组织,由此前负责无线网络业务的王军出任总裁。该BU由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网联、智能电动和智能车云构成,所属员工三千人以上。任正非指出,要加大面对智能汽车的联接、车载计算、自动驾驶等战略投入。

500

2020年,尽管受疫情影响,华为在智能汽车上的布局依旧强势。10月华为重磅发布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HI(Huawei Intelligent Automotive Solution),并声称未来搭载华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电动车都会被打上HI标识。HI既代表华为在智能汽车领域的技术创新,也代表了商业模式的创新,即完全有别于传统汽车OEM和一级供应商的上下游关系。HI包括了1个全新的计算与通信架构,5大智能系统即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智能网联和智能车云,全套智能化部件如激光雷达、AR-HUD等。另有三大计算平台——智能驾驶计算平台、智能座舱计算平台和智能车控计算平台,三大操作系统——AOS智能驾驶操作系统、HOS智能座舱操作系统和VOS智能车控操作系统,构成了基础底层支撑。

2020年11月14日,华为宣布携手长安汽车、宁德时代共同打造高端智能汽车品牌。长安汽车代表了中国汽车自主品牌OEM,华为作为中国ICT领域佼佼者提供智能网联增量部件,宁德时代则是中国动力电池的行业标杆,三强联手将创造国产高端智能汽车。

2020年11月25日,华为内部签发的《关于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管理的决议》显示,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从ICT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并将该BU划归到消费者BG,由消费者BG的CEO余承东管理,业务部的级别得以提升。任正非同时强调,华为不造车,而是帮助车企“造好车”,成为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提供商。

2021年上海车展,华为展示了与北汽合作的极狐阿尔法S车的路测视频。从视频中可见,华为ADS(Autonomous Driving Solution)在路上经过红绿灯、左转、加塞等场景时应对自如。该车HI版配备了一套混合感知解决方案,包括3枚位于车辆前方的华为96线激光雷达;车身四周配备的13个摄像头、6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加上400TOPS算力的自动驾驶主控芯片;这套方案可以满足全天候360°的全方位覆盖。除此之外,阿尔法S车还集成了华为的鸿蒙OS系统,使用了麒麟990A座舱芯片,现已支持24个应用生态,包括高精度地图、音乐、视频等。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称,极狐阿尔法S车已能做到市区1000公里无干预的自动驾驶。

500

华为长期的布局与坚持才有了今天阿尔法S车路测的一鸣惊人。

3

华为智能汽车的前景

华为在上海车展的惊艳登场与频繁动作,不禁引发业内热议“华为将下场造车”,尽管华为高管在各场合一致声明华为不造车。

为什么在此阶段华为会发力智能汽车?过去两三年,华为一直遭受着美国一轮轮严苛的禁令打压,直至去年9月彻底断“芯”,且可能长期面临制裁,在此环境下,智能汽车比手机更容易达成软硬件结合。智能汽车芯片种类多,有些不需要领先制程,充分发挥设计优势,也可以实现优异性能。据悉,阿尔法S华为HI版车使用的麒麟990A芯片,应用了华为自研的全新架构,国内独立生产,不依赖国外技术,不受美国制裁影响。

另外,智能汽车市场的爆发也促使华为加大投入。上一轮新能源造车是汽车动力源从燃油到电能的变化,本轮则是汽车从代步工具到移动智能终端的转变。随着车联网、智能汽车的技术进步,业界逐步将ICT定位为主导性汽车技术。而ICT行业是华为多年积累的强项,加上在车联网、智能汽车方面的长期技术储备,在各手机厂商纷纷入场之时,正是华为厚积薄发之际。

华为会不会独立造车?不好说,但华为要做的肯定不止于智能汽车。

事实上,现在任何一家入场造车的企业都面临着不小的挑战。首先,造车远比造手机复杂,作为民用领域最复杂的产品,智能汽车需要软硬件结合,仅有软件和智能化技术是远远不够的。智能汽车在生产制造工艺上的复杂性是造车新势力面临的最大难关。其次,汽车工业发展到今天,底盘、车身等硬件的性能已非常成熟,价格竞争已进入白炽化,而且参与整车制造还需要获得各种资质许可,这些都可能导致长投资周期、低利润。

华为凭借与各大车企的长期合作,已渗透到智能汽车的核心领域。与华为合作的北汽极狐阿尔法S车中除了车架、座椅、轮子等零部件外,其余部分都集成了华为产品,包括智慧座舱、自动驾驶系统、智能感知混合传感器等。况且华为还将HI标记到每一款合作车型上,实现有效的品牌融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最近明确指出,要持续加大智能汽车部件产业的投资,尤其是自动驾驶软件,希望通过强力投资自动驾驶软件来推动汽车行业和ICT行业走向融合,为华为带来长期持续的战略机会。可见华为正坚定地向汽车软件战略倾斜。

随着5G的普及与自动驾驶等技术的发展,智能汽车将成为物联网重要的入口,华为将更加注重通过智能汽车来完善整体物联网生态。

此外,华为鸿蒙系统是一个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目前已在华为智慧屏、智能穿戴、车机设备上应用。该系统可以实现跨终端、全场景的无缝协同,如手机、电脑、冰箱、汽车等终端都可以打通,适配未来丰富的万物互联IoT时代。徐直军称,接下来鸿蒙系统将会在手机上应用,目前已经有20家硬件厂商、280家应用厂商共同参与生态建设,预计2021年会有40+主流品牌、1亿台设备成为鸿蒙系统体验的新入口。

正如徐直军所言,华为希望通过持续创新,与客户及伙伴开放合作,推动千行百业数字化转型,让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加速到来。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