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这位35岁的腾讯员工提前退休

作者:雷斯林 公众号:为你写一个故事 / raistlin2017

  01

  昨天,群里看了这么一个帖子,来自鹅厂某35岁准备退休的员工:

500

  我把这事情发在微博上,想看看大家的看法。

  有人表示,能弄到2300万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瓶颈期,而是公司高管,高管来凡尔赛了。

  这我也不同意。我甚至都能想象这2300万的资产是怎么来的。

  300万是这些年995拼了十多年攒下来的工资,算下来虽然不少,但对于大厂程序员的收入来说并不夸张。

  1000万是腾讯发的股票,这些股票在过去这些年涨了很多很多倍,一直涨到了1000万。

  而1000万房产,应该是他刚开始在深圳工作的时候上车买的房,过了这么些年,当年并不贵的深圳房价早就翻了数倍,现在已经遍地都是1000万的房产...

500

  所以你说他收入多高倒也不是,主要是赶上了好时候,房子买得早+股票拿得好。甚至可以说他主要资产并不是工资挣来的,而是投资得来的。

  但投资这东西谁都说不准,永远是下海干活的比上岸收工的多,现在谁都会说“十年前买比特币现在已经赚翻了!”,但你让他们预测现在买啥十年后能赚翻,他们就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了。

  难啊。

  还有人说“帖主没有收入来源,这点钱根本不够花的。”

500

  但这明明已经是1000万的股票+1000万的房产+300万的现金了。按照各城市的收入中位数来看,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攒不下这300万现金。

500

  怎么能说是“这点钱”呢?

  其实任何时候都不缺少这样的声音,他们认为100万不够花,300万太少,2300万根本不够用。我们也真的会相信这些声音,于是像被鞭打的马一样继续向前跑,继续赚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头的钱。

  焦虑在心中蔓延。

  这个时代,很多人会觉得一个人的价值,就在于ta有多少钱,能赚多少钱。但可贵的是那些终于清醒过来,意识到钱是赚不完的人。

  中学刚学微积分那会儿,我和朋友说:“假如把我们的岁数做横轴,人生的快乐作纵轴画一个函数。”

  “那其实我们要做的不是让这个函数最后到达多高”

500

  “而是应该想办法让整个函数围成的图形足够大”

500

  很多人觉得人生的意义在于最后到达多高的高度,但其实中间每一分每一秒的快乐也是很重要的。

  我们追求钱、追求权力,一刻不停地给自己压力,想象着有朝一日成为世界之王,获得无与伦比的极乐。但人的快乐是有上限的,即使你在一生的最后一刻成为了世界之王,也会发现真正重要的是时间,时间是宇宙之王,它一样在主宰你的一切。

  人就活这不到百年,如果到最后才开始为了快乐而活,会发现时间不够了,那会是很无奈的一件事。

  所以还是及时行乐吧,在人生中找到一个平衡,希望大家都度过快乐、幸福的一生。

500

  所以我很支持这位赚到自己满意的钱就收手的人。

  还有人表示,长时间闲着会和社会脱节,自己都别扭。

500

  相信不少人和这位网友有一样的观点,如果放在三年前,我可能也会同意这样的说法。但我现在不了。

  我现在甚至觉得和社会脱节根本不是什么贬义词,反而意味着我们可以不再焦虑了:

500

  在家里做做饭,邀请朋友来家里玩,一起打打游戏,踢踢球,偶尔出去旅游一趟。好像也不错。

  小时候讨厌父母的生活,但现在看着他们清闲有趣的小日子,也觉得无比有生活情趣。

  为什么一定要紧跟这个社会的步伐呢?

  你跟得住吗?

  02

  这个社会实在发展得太快太快太快了。

  十年前买了比特币的,现在早已暴富。

  甚至不用十年前,我们群里有个朋友,上周日买了5万狗狗币,这几天已经赚翻了。

500

  另外一位博主,上个月问我能不能买狗狗币,我说我不买,这种币看不懂,进去也是被割。但如果她那会儿进去的话,今天已经涨了10倍了:

500

  吓人吗?刺激吗?

  当然,如果不提虚拟货币,还有。

  只要你在2003年赶上大潮,在淘宝网上开设一家店铺,并用心经营下去,那你现在少说有一家流水过千万的店铺。

  只要你在2004年在北京二环内买上两套房子,然后在4年后卖出去,至少一千万在手,光靠吃利息至少十年不用愁。

  开个玩笑的说,只要你从2005年起,拿出一千块,每逢中国队踢足球就拿出一半压他输,那你也腰缠万贯,至少不用再为生计担忧。

  不仅如此,05年开始写博客的、09年开始玩微博的、12年开始弄微信、17年开始做抖音的,现在无一不是大V,往小了说,年入百万不是什么大问题。

  36kr的创始人刘成城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

  “当时微信还是一个很小的团队,但是我们对它很有信心,主动为他们做了很多报道,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所以,微信公众号内测的时候我们就受邀加入了内测。不仅获得了一天可以发布10次内容的特权,而且第一天就获得了10万多名粉丝。”

  2016年,他们估值40亿人民币。而到了今天,36氪早已上市,市值又回归1.12亿美元。

  时间和节奏明显变快了,以往一个公司从无到有再到飞黄腾达往往要经过一代人的时间。而对80,90这一代人来说,四年的时间已经完完全全够一家公司从创业团队到全中国同行业最大,比如说手机界的小米。

  这样的社会早已不相信按劳分配,暴走的资本和飞奔的信息流连通起了整个世界,它们借着互联网的势把世界从一片广阔踏实的土地变成一片四处都是大浪的汪洋。在那汪洋的高峰处,有人躺在暴利行业里赚取这个社会百分之八十的财富,而汪洋的低谷处,也有人孤注一掷,摔个粉碎,不知何时才能重抵高峰。但至少这个时代创造了无数机会,为阶层流动创造了可能性,这是最好的时代。

  然而我们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下一个到达高峰的行业是什么,甚至不知道这个社会已经不相信按劳分配,不知道在某些错误的行业,就是努力一辈子,也只是在泥潭里挣扎,完全实现不了我们内心渴望的财务自由。或在茫茫就业市场前彳亍不前,或最后妥协,选了自己最不喜欢的一个行业受了一肚子气。

  有的人一失足成千古恨,这也是最坏的时代。

  85后,90后,95后甚至98年的妹子纷纷被资本和媒体捧上神坛:

500

  然后再被狠狠地扔到脚下:

500

  从无到有再到无,一共只有半年的时间。

  有人把焦虑症称之为中国这一代人的时代病:

  看电影只能去电影院,不然就只能快进;玩社交网络一分钟要刷新十几次,每次刷新看不到别人回复自己就浑身难受;评论要抢沙发,创业要一夜暴富。就连结婚也最好是有车有房,什么都不用烦。之前中青报做过一项针对青年白领的调查,调查称百分之34的人经常焦虑,百分之62.9的人偶尔焦虑,而只有百分之0.8的人表示从来没有焦虑过。

  之前群里有个90后自媒体人这样问道:

  “想请问,没有安全感,老是感到焦虑,跟从小的生长环境有关吗?”

  “我总觉得自己做不好事情,不知道为什么。”


​  而我这样答道:

  “因为你周围总有人不停告诉你他们做的有多好,不焦虑才有鬼了。”

  她好像突然领悟到什么,在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行字:

  “每天一大堆人和我说他们多少多少天涨粉十万的故事,快把我逼疯了。“

  “焦虑就快把我逼疯了!”

  那时我正在健身房,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周围帅哥们健美的肉体,默默地给她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是啊,我们错过了淘宝皇冠店铺,错过了博客名博主,微博KOL,微信朋友圈大V,错过了2001年加入阿里巴巴,2002年去做房地产房地产,错过了做手机游戏,股市神话,创业大潮——而且我们不知道未来还会错过什么。而且看看周围,上司比你年轻,新来的同事都是95后。打开朋友圈好像所有人都创业成功了,再跑去书店看到每一本书都像在告诉你应该怎么成功。

  好像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比你有钱,比你好看还比你努力。这些人生赢家就在你身边,每时每刻都在提醒你:

  “你已经被社会淘汰,是个失败者!”

  “你已经被社会淘汰,是个失败者!”

  “你已经被社会淘汰,是个失败者!”

  而你和我一样,租着房子,坐着地铁,朝九晚不知道几点的为了生计奔波。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生活中好像处处是机会,但是我们似乎永远要等到机会已经过去才能发现它们。当“如果当初我xxx就好了”这样的句式多起来的时候。

  又怎么能不焦虑呢?

500

  都不想庸常,但也只能庸常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要把每一个和我发微信多的人都设置成免打扰模式。我甚至很享受手机没有信号的日子。包括现在年轻人爱玩密室,我觉得一大原因也是密室要把手机存起来,让我们得以有几个小时的喘息时间。

500

  5月2号玩密室前我带着愉悦的心情发的朋友圈

  03

  每每写到这个话题,我总会想到2016年的某一天,看了上海戏剧学院的同学排的一出话剧,名字叫做《庸常》。那个学生导演可能用尽了自己在课上学过的所有戏剧表现形式,尽力表现出一个不愿意过庸常生活的女作家的庸常生活。

  那一整天,我都在回忆再四年前,我和某个如今早已事业有成但当时一穷二白的朋友的对话。

  那会儿她刚从某个只知道讲情怀很少发工资的公司逃出来,几乎身无分文的投奔我,而我正翻译完一本德语书,领了少得可怜的翻译费还上之前借同学的几百块钱。

  她说她焦虑的要命,问我要不要去报个培训班学程序,一个月能挣8000块钱。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就带着她在佘山,辰山玩了一圈。到了晚上吃宵夜时,我们一边撸串喝酒一边大声吹牛逼。

  当时有辆红色的保时捷911从人民北路边呼啸而过,发出巨大的动静。于是她就红着眼睛问我信不信她以后也能开这么辆车,五年后就开得上。

  因为喝了太多酒,我们最后谁也记不得之后我说了什么,只记得喝醉的最后,我们在回去的路上一起唱了那会儿当红,但现在已经杳无音讯的李姓歌手的歌:

  不知道有谁能让你述说

  你这样的生活到底为了什么

  我看见你靠在窗口沉默

  路过了青春我们还拥有什么

  这让人心慌 这让人心慌

  这让人心慌 这让人心慌

  想到这,由衷地为那位和自己的焦虑和解,和这个时代和解的大厂老兵高兴。

  能逃脱这样的焦虑魔咒,是天大的好事。

  满足了,上岸了,真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