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林:中俄合作正处于全方位全领域状态 两国加强合作相互支持势在必行

500

  上月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称,“我们强烈反对美国及一些欧洲国家单方面强加给俄罗斯的制裁。沟通总是有必要的。”随后,俄外交部官方账号转发了华春莹的推文,并用三个表情作为评论:俄罗斯国旗+中国国旗+加油。意思显而易见,此处无声胜有声。有报道解释说:“中俄外交步调一致,是在用实际行动向强权、霸凌的做法说不,跟西方国家搞封闭小圈子、搞对抗的做法有本质区别。”

  不管媒体报道及其解读如何,在反对美国霸权主义斗争中,中俄加强合作势在必行。

  第一,中俄有合作反对霸权的基础。在欧洲那边,俄罗斯在普京领导下强势回归昔日的荣光,受到美国强烈的打压。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不断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美国的代理人国在俄罗斯周边挑动是非,制造美国制裁俄罗斯的理由已成常态。在东亚这边,美国利用台湾问题、制造南海问题和挑动钓鱼岛问题不断给中国找麻烦。拜登上台后,纠集日印澳搞所谓“亚洲小北约”围堵中国,又利用“五眼联盟”和拉拢英国、欧盟不断通过造谣污蔑就所谓“新疆棉”问题制裁中国,美国航母战斗群频繁出现在台海地区。既然中俄同时受到美国的战略打压,中俄都有反打压的需求,中俄合作反对霸权主义便有了共同的基础。

  第二,中俄有合作反霸权的优势。中国都是大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又是最大的邻国。俄罗斯与中国的边界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两国的高级别战略伙伴关系使两国关系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俄国是可以和美国匹敌的核武大国,中国的经济实力跃居世界前列且也拥有核武器。中俄有共同主导的国际组织,如上合组织。中俄在世界上也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和对国际事务的协调能力。所以,中俄联手反对霸权主义,对美国而言是具有一定优势的。

  第三,中俄有合作反霸权的经验。一度时期中国采取韬光养晦的策略,但并没有在国家核心利益上让过步。在美国抛出“中国威胁论”后,接连不断地在钓鱼岛、黄岩岛和南海问题上给中国找事,中国都顶住了、化解了。后来又是策动香港动乱,又是散布新疆谣言中国也基本上反击成功。只有台湾问题成了中国难以消除的痛点。俄罗斯常常采用霹雳手段,在乌克兰、叙利亚等问题上毫不手软,美国及其盟国并未有占到明显的优势,经常被普京弄得灰头土脸。俄罗斯被西方制裁,中国及时出手帮助,比如能源方面的合作。在联合国安理会经常协调立场,一致抵制美国的胡作非为。

500

  当下,美国及其盟国对中俄步步紧逼,使中俄越走越近,以至于一些网友呼吁中俄结盟。那为啥中俄不结盟呢?中俄合作反霸权还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呢?

  第一,中俄在国策上有一定差异。现在俄罗斯的前身是苏联,苏联曾经是与美国匹敌的霸权主义帝国,俄罗斯处理国际关系带有前苏联的痕迹。刚才说过普京的霹雳手段,有两个经典的例子。一个是普京突然宣布克里米亚公投结果:成为俄罗斯的一部分。一个是闪电出手叙利亚,保住了叙利亚现政府。同样的情形下,中国不会这样做。尽管中国对俄罗斯的行动表示了默认或支持。中国没有称霸野心,不经联合国授权维和,中国军队不会参与其它国家的冲突。中国实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这与俄罗斯的风格有较大差异。

  第二,中俄都强调独立自主。中俄都是大国,都坚持自己的国家的事自己说了算,不受别国左右。即便和美国严重对抗,中俄分别都有自己的应对策略,各自都在寻机与美国保持接触,都在有意识地管控各自与美国关系碰撞的烈度,只要有机会中俄都在想办法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如果根据北约的存在把美欧视为一体,那么中俄美实际上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态势,一种“三角形具有稳定性”样态的平衡。任何两国过于走近,都会打破这种平衡。当初中苏有一致对美的意思,后来又有中美一致对苏的意思,特朗普执政时已经表现出联俄抗中的企图,特朗普现在还在攻击拜登的对俄强硬政策。中俄都认识到,如果中俄结盟了,相当于把自己绑定在对方的战车上,中俄各自的自由度反而降低了。这不符合中俄各自的利益。而面对美国对中俄的强势打压,中俄合作应对的必要性不断增加。那么中俄应该怎样合作呢?中俄领导人的智慧是令人赞叹的,那就是不断升级中俄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伙伴关系的确定和不断升级,表明中俄一直处于合作之中,有合作的机制性设定与制度性安排,还可以根据特定的情况采取特定的和灵活的合作方式。

500

  我以为,在伙伴关系的框架下的中俄合作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经济合作。中国经济结构大而全,中国工业几乎包含了所有的工业门类,工业产品极为丰富。而俄罗斯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能源资源尤其丰富,比如石油和天然气。中国需要能源。俄罗斯需要工业产品。这就构成了一种经济上的互补关系。中俄经济合作比较广泛,亮点有三:

  (一)能源合作。目前的表现是俄罗斯作为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输出国。这项合作既提高了中国的能源安全,又保提高了俄罗斯应对美国制裁的能力。尽管如此,中国对俄罗斯并未形成能源依赖。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国来源多样,甚至包括美国。

  (二)金融合作。中俄都有去美元化的需求和意愿,故金融合作突出表现为中俄贸易采用本币结算,即人民币和卢布合作。人民币依托中国经济,所以有一定优势。中俄经融合作有利于推行人民币国际化,或者说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环。

  (三)经贸合作。《中俄经贸指数报告(2020)》指数评价结果显示,2019年,中俄贸易指数总体呈现平稳上升态势,较2018年上涨12.66%。2020年初,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全球经济衰退压力,中俄两国互相支持合作,再次凸显了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特殊性和重要性。随着疫情的逐步稳定,指数随后出现增长,中俄贸易逐步恢复,进出口总额稳定上升。从2020年第一季度整体来看,中俄贸易额达到253.5亿美元,同比增长3.4%,增速在中方主要贸易伙伴中排第二位,全年略降2.9%。商务部称,2021年中俄贸易有望尽快实现恢复性增长突破2000亿美元大关。

500

  第二,政治合作。包括处理各种国际关系的政治合作呈多种形态,重点有五:

  (一)相互尊重对方国家的政治制度和支持核心利益诉求是中俄政治关系的基石,所以我们说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是现代大国关系的典范。

  (二)共同主导“上合组织”的发展方向,从安全、经济、政治、文化多方面把“上合组织”建成区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典范。

  (三)中国的“一带一路”与俄罗斯的“大欧亚伙伴关系”对接,推动中俄安全、政治、经济、文化的一体化进程,并辐射“独联体国家”即东欧国家。

  (四)在重大的国际事务上协调立场,在联合国等重要的国际场合发出相互协调之后的声音。此举在阻止美国及其盟友的危害世界和平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在朝核、伊核和叙利亚等问题上的合作,凸显中俄维护正义反对邪恶方面的共同姿态。

  (五)军事是政治的延续,故中俄离不开军事安全合作。2016年两国元首签署了《中俄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这是指导两国军事安全合作的纲领性文件。声明表达了中俄双方反对美国出于自身地缘政治甚至商业利益考虑,按照自身需要破坏或改变现行军控和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体系的危险行为。中俄军事合作还主要体现在:两军军事交流,如俄国防部长参加北京香山论坛;在特定区域举行联合演习,如中国军队连续两年参加俄方大规模战略演习,中俄两军联合空中战略巡航;两国军事装备合作,如中国购买俄罗斯先进战机与防空导弹以及一些联合研制方面的合作。

  第三,文化合作。早1992年中俄双方就签署了文化合作协议。协议规定,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鼓励和支持两国有关机构在文化、艺术、教育、社会科学、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电影、体育、旅游和卫生等方面的交流和合作,在文化领域中俄合作可为全方位合作,极大地促进了两个国家的民心相通,为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的合作夯实了民意基础。

  总之,中俄合作处于全方位、全领域的状态。要注意的是反对美国霸权是中俄合作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全部。两国人民建立长期的友谊,相互支持促进国家政治进步、经济发展、文化繁荣、人民富裕、国家强大才是合作的根本意义。只是美国的恶霸主义愈演愈烈,中俄又同时被美国政客视为竞争对手,美国的所谓“竞争”手段恶劣,毫无道德底线,无视国际规则,所以中俄合作的针对性才凸显出来。但这样的形势下特地建议中俄合作尚需从以下几个方面进一步加强。

  第一,增强主动性。比如最近普京总统提议召开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领导人峰会,中国马上跟进响应就是一个很好的主动性范例。这一提议,相当于告诉全世界,拜登政府上台并没有改变特朗普时期的做法,而且变本加厉,越来越卑鄙,越来越猥琐、越来越张狂、越来越没底线。正义之声不能总是文质彬彬,任邪恶势力胡作非为,祸害人类。

  第二,增强相互支持。虽然中俄不搞美国那种结盟,但伙伴关系可以做加强版。在一些特定的议题上加强相互支持。俄罗斯的麻烦在于,它旁边有个北约,美国自己不出面而怂恿北约成员国或那些想加入北约的国家在黑海海域与俄罗斯作对,俄罗斯要想直接对美构成反威胁,需要打开思路,另辟蹊径。中国最棘手的台湾问题,美国的铁杆盟国除日本跟着嗨外还没有别的可靠的“代理人”,必须亲自上阵。中俄一起想办法直接打美国的七寸:中国协助俄罗斯找到那个“蹊径”,俄罗斯协助中国解放台湾。

  第三,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中俄相互支持,还需要团结更多的被美国欺负的国家一道反对美国的恶霸主义。天下苦美久矣,只恨无人高举反霸大旗。拜登与特朗普最大的区别在于重视拉帮结派。中俄不拉帮结派,不搞美式结盟。并不妨碍中俄为着一个共同的反霸目标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所以,中俄需要一道建立反对恶霸主义的统一战线,在几个美国的痛点上一起着力。这些痛点是:去美元霸权,去规则霸权,去话语霸权,阻断美国渗透路径。为此,在军事上有针对性地进行一些非结盟意义下的、单项的、局部的、精准的统一行动也是必要的。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