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缅甸陷入全面分裂,中国要有所作为吗?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自打2月初发生动乱,短短不到3个月时间,缅甸局势竟已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正如不少网友的直观感受:缅甸这怕不是要叙利亚化

500

  早期的街头抗议,如今已滑向血腥对抗的深渊。

  而更加离奇的是,本应在武力上占据绝对上风的缅甸军方,却频频遭到“暴击”。

  仅在4月12日,缅军在缅北地区的巴莫山区遭到伏击,30人被打死,18人被俘,连营长都未能幸免。

  这类新闻不胜枚举,只要有缅甸军政府镇压示威者的新闻,没多久就会传来缅军叕叕叕遇袭,有多少人被打死、俘虏等。

500

  乍一看,好家伙,这支持缅甸民盟的示威者能耐啊,跟军政府打得有来有回,不分胜负。

  但稍微想想,就会感到太不对劲,就凭这些人,能硬刚正规军?

  很简单,因为我们多数人,连缅甸当前是谁跟谁在打都搞错了。

  1

  实际上,支持缅甸民盟的示威者对军队根本造不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缅军当前的全部损失,其实全部来自缅甸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简称“民地武”)。

500

  被民地武俘虏的缅军

  民地武是缅甸军政府的死对头吗?对,但又不全对。

  甭管缅甸中央政府是民盟还是军政府执政,民地武都是其头号难题,也是缅甸独立大半个世纪来不断往外喷血流脓的巨大伤口。

  民地武,只是一个统称,来源及构成极端复杂,通常都是由除了缅族外的大小的上百个不同民族、不同派系构成。

  各民地武之间,存在着互相结盟、攻伐的混乱关系,俨然是微缩版的军阀混战。

500

  所以每当我们看到缅军与民地武军事冲突的具体新闻时,往往会被各种名字绕晕——

  今天是和克钦独立军(KIA/KIO)交火,明天变成了果敢同盟军,再过几个月又和克伦民族联盟(KNU)、南掸邦军(NCSS)、红掸民族军(SNA)开打……

500

  民地武女兵

  这让人一时弄不清楚缅军到底在和谁交战,事实上,缅甸人自己都未必弄得清楚。

  缅甸国土面积为67.6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四川+广东),约5300万人口,主体民族缅族占68%,而缅政府正式承认的少数民族竟然多达134个,其中有影响力的就有十几个,大多数民地武组织也是来自这些民族。

500

  从曝光的各种新闻照片来看,民地武绝非普通的反政府杂牌武装,他们通常都有属于自己的统一军装、制式装备、弹药甚至火炮、装甲车等重武器。

  更有甚者,这些民地武不仅凝聚力强,战斗素养不弱,还拥有自己的统治区域,能获得源源不断的稳定税收及后备兵员。

500

  反观缅军这边,除了兵力总数以及海、空军上占据优势外,其他方面甚至处在下风。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多数民地武都暂时放弃了独立建国的打算,“割据”而不“分离”,让你在法理上找不到“平定分裂势力”的由头。

  民地武的民族构成都很单一,即“本民族”为主,少有多族混编的情况,其实缅甸国防军也同样是单一民族为主的构成——即缅甸主体民族:缅族

500

  缅族传统服装

  又要割据,又不分裂,还要互相打,这种十分迷惑的现象从何而来?这还要拜那个全球头号搅屎棍——“大”英帝国所赐。

  19世纪后,英国成功征服缅甸,并将其连同现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地一起纳入了庞大的英属印度版图。

500

  缅英殖民当局对缅甸实行“分而治之”的政策——通过给予缅甸少数民族高度自治权,以及默许甚至鼓励其组建地方团练武装,以达到制衡主体民族缅族的目的。

  此举“效果拔群”,缅甸始终都没能有效建立起中央集权。

  缅族人只占据了中南半岛西部的平原,却拿边远山地的少数民族地区毫无办法。

500

  英军入侵缅甸

  山川阻隔让缅甸各山地民族保留着极大的独立性,长期游离于中央权力系统之外,对缅族人的王朝几乎毫无认同感,离心离德。

  各少数民族不仅和缅族来往甚少,彼此之间也大多老死不相往来,民族融合进程近乎于停滞。

500

  而殖民者的分化政策,又进一步让缅甸各族分别产生了独立的民族意识,彼此的对立也日益加剧。

  二战中,日军入侵缅甸,重创英国殖民当局,也间接促成缅甸的民族解放思潮席卷全国。

500

  彼时,为了对抗日军,英美盟军开始援助缅甸各少数民族武装参与抗日活动,在打击了日军的同时,也给缅英当局的统治彻底划上了句号。

  战后,争取国家独立的共同目标让各民族暂时忘记了仇恨,当时缅族的主要领导人昂山将军(昂山素季之父)力主各民族和解。

500

  英军准备撤出缅甸

  在昂山将军的斡旋下,1947年2月12日,缅族临时政府与掸族、克钦族、钦族等地方少数民族豪强的领导人们签订了《彬龙协议》,其核心思想就是促成主体缅族和各少数民族联合,争取脱离英国殖民者独立,同时,各少数民族地区在国家政治中享有充分自治权,和平等公民权。

500

  天有不测风云,协议签署半年,昂山就被人神秘暗杀,这导致团结缅甸各派势力的纽带消失,全缅政局一片混乱。

  同年9月24日,独立后的缅政府通过的《缅甸联邦宪法》还是让《彬龙协议》的精神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宪法还特别规定了这一条:宪法颁布日起10年后(1957年9月24日),掸邦、克伦邦在内的缅北地区邦可以决定本邦在缅甸联邦的去留。

  也就是说,缅甸建国之初就在法理上给予了缅北少数民族合法独立的权利。

500

  然而,独立后的缅甸吴努政府大肆鼓吹“大缅族主义”思想,不仅在各地强行推行缅语,更在宪法上确立了小乘佛教为国教。

  此举遭到了少数民族的一致反对,反吴努的声音在缅甸国内此起彼伏,也让不少缅甸少数民族产生了脱离联邦独立建国的念头。

500

  就在这时,缅军统帅奈温发动政变上台,建立了军政府,直接掀了桌子,宣布搁置说好的“自由退出缅甸联邦权利”,不允许任何少民邦独立建国,还在1962年直接废除了建国宪法。

  缅甸少数民族看到宪法被废,纷纷以军政府彻底违背了国父昂山将军的《彬龙协议》为由,宣布独立建国,并向缅甸中央军队开战。

500

  这个奈温虽然“大缅族”沙文主义,可脑子还挺清楚,他也知道跟各路武装一起开战的可怕,所以他的“拒绝各族独立”喊得虽响,实际不过要的是“名义上的统一”,而从策略上并不是“一棍子打死”,而是拉一打一。

500

  奈温对那些实力较强的少数民族武装不断妥协退让,到最后干脆提出:只要民地武不再“公开宣传”独立建国,其他的都好谈。

  这就造成了大量少数民族地区取得了实质性独立的地位,只是形式上让缅甸保持了“统一”。

  而且,奈温还强化了殖民时期开始实施的“7邦7省”架构——即7个由缅族直辖的省份(完全实际控制),7个当地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建立的自治邦(缅族只实际控制一部分土地),并一直延续至今。

500

  七个少数民族自治邦,占了缅甸半壁江山,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西南的土司割据,形势错综复杂。

  拥有自己武装的缅甸少数民族通常都在50万人口以上,包括掸族、克钦族、克伦族、拉祜族、德昂族、佤族、果敢、钦族等等。

500

  昂山素季接见各路民地武装头人

  各路民地武不是铁板一块,甚至同一个民族中还同时建立了多支武装,由于对缅甸中央的态度相左,有些反而相互敌对,其中一些民地武部队还主动投靠缅军,一起进攻之前的战友。

500

  《第一滴血4》就讲了兰博和缅甸的克伦族武装对抗缅军

  这几十支主要的民地武装,按照对缅中央政府态度的不同,分为两派:

  一派是“表面招安”,和缅甸中央签订NCA(全国和平协定)的武装,约有15支。根据收集的多方资料比对,大致为:

500

  缅甸中央和民地武签署和平协议

  1、勃窝民族解放军(PNLO)2、克伦民族联盟(KNU)3、拉祜民族联盟(LDU)4、新孟邦党(NMSP)5、若开解放党(ALP) 6、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7、克伦民族解放军(KUN/KNLA-PC)8、南掸邦军(RCSS/SSA)9、钦民族阵线(CNF)10、全缅学生民主阵线(ABSDF)11、克伦尼民族进步党(KNPP)、12、新孟邦党(NMSP)、13、若开民族委员会(ANC)、14、拉祜民主联盟(LDU)、15、佤族联盟(WNO)。

  而另一派则未与缅中央签署和平协议,其中力量相对强大的武装为以下几支:

500

  克钦独立军

  1、克钦独立军/克钦独立组织(KIA/KIO)、2、新孟邦党(NMSP)、3、掸邦进步党/掸邦军(SSPP/SSA)、4、克伦尼民族进步党(KNPP)、5、果敢同盟军(MNDAA)、6、佤邦联合军(UWSA)、7、德昂民族解放军(PSLF/TNLA)。

  以上所述的还只是缅甸民地武的一部分。另外还不包括从民地武中“叛逃”彻底投靠缅政府的“地方民团”,他们是站在缅军一边和自己同族敌对。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这样可以获得缅甸政府颁发的一等公民身份证。

500

  缅甸政府实现民族歧视政策,对除了缅族外的其他民族往往不予颁发合法的身份证。如果没有这些身份证,就不能离开民地武控制区,前往仰光、内比都等缅甸大城市谋生,更别说办理护照前往他国,这导致民地武区域的绝大多数居民只能办理边民证出入中国、泰国等国的少数边境地区。

500

  缅甸一等公民身份卡

  这种歧视性政策之下,各民地武对缅中央政府的态度,也远不像表明上的那样明朗:

  哪怕是和缅甸中央签署了NCA的民地武,同样会不定期和缅军发生冲突。

500

  反过来,没签署NCA的民地武,也有一些组织长期和缅军保持“和睦”关系,甚至还和缅中央有一些经济合作,偶尔还能得到中央的拨款扶持

500


  2

  在纷繁复杂的民地武当中,最令缅政府头疼的都集中在缅北地区。

500

  缅北地区的两个民族邦——掸邦和克钦邦,内部同时建立了多个独立存在的特区政府,不归中央、和地方邦政府管理,是全国最混乱的两片区域,也是各派武装犬牙交错的地方。

  克钦邦的主要民族是克钦族,和我国景颇族同根同源,是缅甸第八大民族,大概100多万人。

500

  历史上,克钦地方曾经分别与中国中原王朝和缅甸各王朝有过朝贡关系,但因为山高皇帝远,无论是哪个王朝也只最多能对此区域施行羁縻统治。

  在奈温政府“出尔反尔”后,他们就开始了和缅政府的长期敌对,克钦独立军(KIA)就是在这个时期成立的。

500

  克钦独立军在60年代成立之初曾主张独立建国,并曾和当时缅甸最大的反政府武装缅共人民军合作,并一度以马列主义作为指导思想,联合其他反对缅军的民地武装作战。到80年代初期一度控制十几个县城,人数发展到万人,始终冲在同缅军对抗的最前线。

  可在1989年,缅共瓦解分裂,克钦独立军高层孤立无援,只得与缅军进行停战谈判,并在1994年签订协议,按照协议规定,克钦独立军控制的地盘正式被缅甸政府承认为克钦邦第二特区,面积287平方公里,人口15万。

500

  可惜,因为缅军始终都没放弃彻底消灭克钦独立军的打算,除了长期对克钦邦第二特区严密封锁,还时常会派部队进入特区中对当地克钦百姓烧杀掳掠,不仅导致克缅民族矛盾长期尖锐,

  终于,2011年6月后,双方彻底撕毁和平协议并鏖战至今,累计交火达4000多次,缅军胜少败多,克钦独立军顺势占领了远超原协定中规定的区域。

500

  在众多民地武中,克钦独立军可谓是其中对抗缅甸政府军最持久、最坚决的一支。

  由于克钦军坐拥缅北山区地利优势,加上历史上的尚武传统,甚至还控制了缅北地区的交通要道,掐住了缅甸政府的财源。而且,克钦独立军早已放弃独立建国的口号,除了不能缴枪,可以接受缅政府的统治地位,不给外人以“分裂势力”的把柄。

500

  克钦缴获的缅军武器

  克钦独立军还得到了美国、欧洲等NGO组织的援助,尤其是在最近西方开始制裁缅甸军政府后,克钦独立军开始主动进攻缅军控制区,并额外占领了一些政府军地盘。

500

  但同样在克钦邦,还有一支民地武,名为克钦新民主军(NKAD),它曾是克钦独立军的一部分,却在1989年与缅中央签署了和平协议。

  虽然成员也为克钦族,但克钦新民主军同缅中央关系良好,到2009年甚至直接改编为缅政府领导下的边防部队,并接受缅族军官进驻部队指挥,由此和克钦独立军彻底成为仇敌,经常发生激烈交火。

500

  克钦新民主军

  除了以上两支武装所在的地区外,缅政府还能基本掌控克钦邦的其余地区。但在隔壁的掸邦,缅军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掸邦是缅甸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一个邦。据2019年统计,掸邦633万人口至少由26个民族组成,其中掸族占60%,还有大量的华人群体,是缅北最大的华人聚居区。

  掸邦历史上长期为土司所在地,其中大部分区域曾属我国领土。

500

  掸邦历史上也保持着极强的独立性,无论中原王朝还是缅甸王朝对当地的实控力度都很低。

  即便是英国殖民时期,实际统治权依然为当地大量土司们把控,不隶属缅甸本部,拥有极高自治权。

500

  1948年缅甸独立后,掸邦加入联邦,但拒绝缅政府势力进入。

  缅甸当局自然不会答应,1949年他们出兵进入掸邦,引起了当地各民族的恐慌、不满。

  而后来奈温的“导火索”点燃了这个火药桶,他1962年刚一废除宪法,掸族就组建了掸邦民族军对缅军开战。

500

  1989年,掸邦民族军分裂为两部,其一为南掸邦军;另一为掸族革命委员会革命军”,和金三角著名的大毒枭坤沙的毒贩队伍合并,组成掸邦军。

  掸邦军跟随坤沙曾叱咤缅北,打下大片地盘,不仅和缅政府对立,甚至和其他各派民地武发生冲突,在1993年干脆声称独立,建立“掸邦共和国”,坤沙自任总统,成为了人类历史上唯一宣称独立建国的毒贩武装。

500

  坤沙

  坤沙的滋润日子没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在缅军和其他民地武装的联合打击下节节败退,1995年内部发生分裂,大量人员出逃,坤沙本人也在1996年向缅甸政府投降,并被软禁仰光直至病逝。

  掸邦军所剩的队伍在2005年和南掸邦军合并,控制了掸邦大部分地区,虽然和缅甸政府签订和平协议,但二者之间的武装冲突并没停止。

500

  和掸邦民族军境遇一样,缅共也在1989年解体,其队伍分裂后,分别自立山头建立了果敢同盟军、佤邦联合军、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这三支武装在和缅甸政府签订停战协议后,其所在辖区分别成立了掸邦第一特区、第二特区和第四特区。

  这三个掸邦特区中,作为第二特区(也称“佤邦”)的佤邦联合军是所有民地武中兵员最多、武器装备最精良、控制区域最广的,也是目前中国网民熟悉的。

500

  佤邦在于阿佤山区,历史上曾为中国领土。1941年,英缅当局趁火打劫,以关闭公路作为威胁,于当年6月18日通过政府换文形式,迫使凯申公将一半阿瓦山地区划给英方,这些区域就包括现在掸邦北部的第一、第二特区。

  1947年的《缅甸联邦宪法》规定:今掸邦同盟和佤邦所在的区域,将形成为缅甸联邦的一部分,并从此以后命名为 “掸邦”。

  但缅甸政府从未实际控制这片土地,此后缅共力量进入,并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形成多方鏖战局面。

500

  直到1989年,佤邦宣布脱离缅共,与缅政府谈判并停战,名义上接受缅甸统治,其治理辖区称为“缅甸掸邦第二特区”。

  佤邦正式成立后,始终都在积极避免和缅军冲突,选择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并积极和中国拉近关系,寻求投资。佤邦甚至还以中文为官方语言,而缅甸语在当地的影响力极弱,除了专门的翻译,没有多少人会讲

500

  佤邦首府邦康街头

  政策上,和其他几个邦靠黄赌毒发财不同,佤邦很早就积极响应中国政府的呼吁,并在2005年全面禁止种植罂粟,同时,对于境内针对中国商人的犯罪,一律严惩不贷。

500

  佤邦的课堂全部采用自编的邦教材和中国原装教材

  佤邦还抓住机会,武装配合缅甸政府围剿坤沙毒贩军,在1996年控制了原属于坤沙的位于泰缅边境的一片区域,向缅甸政府申请并获批,将这片区域并入了佤邦。

500

  于是,大量北佤农民迁移到南方适合种植水稻、橡胶、茶叶等经济作物的地区,经济实力更加巩固。至此,佤邦联合军确立了自己在缅甸民地武中的老大地位。

  目前,佤邦已经拥有三万现役部队,还包括大量装甲车、火箭炮在内的重型武器,缅军也从不敢进入佤邦联合军的辖区内袭扰、抢掠。

500

  从以上的情况来看,缅甸自独立以来,从来没有真正的“统一”与和平,勉强维持国内的“稳定”,靠的是缅军和各民地武之间实力上达成了某种平衡。一旦这种平衡打破,脆弱的和平必将荡然无存。

  可今年2月缅甸发生的政变恰恰就打破了这种平衡。

500


  3

  军政府政变造成了缅族内部的分裂,这可能导致缅军连现有的控制区都无法维持。

  以往,缅甸军政府高举大缅族主义让民族矛盾日益尖锐,无法笼络少数民族,但至少缅族内部还算是铁板一块,占据总人口近七成的缅族人和其他134个少数民族之间互相制约,也有利于军政府的统治。

  但这次事变让大量缅族人也开始离心离德。因为支持昂山素季和民盟的缅甸人大多数也为缅族,这一出两方彻底分化,意味着缅族的内讧开始了,这就让各路民地武装看到了机会。

500

  政变发生后不久,原本已经和缅甸政府签订全国停火协议(NCA)的十多个民地武组织火速组成“和平进程领导小组”(PPST),发表声明支持缅甸民众示威游行的正义举动,还暂停了与军管委员会进行政治对话。

500

  更绝的是,不少民地武还表示要向(缅族)民众提供所需要的帮助。

  4月16日,缅甸民盟主导成立的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发布公告,宣布成立新政府“民族团结政府”,任命温敏为国家总统,昂山素季为国务资政。

  CRPH声称要打破“缅族政权”体系,追求建立“全民族联邦”,任命的26名国家领导人及政府部长中,有10多名少数民族人士。

500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CRPH目前还是一个空架子,但其政府部门配备齐全,并破天荒的宣布要建立属于自己的“人民国防军”(PDF)取代“正在暴力杀害缅甸人民的”国防军。

  一皮包公司,哪里来的兵?民盟自身没有一兵一卒,所以事情很显然,兵力自然是来自那些民地武。

500

  缅族支持昂山素季的僧人团主动拜访克钦独立军

  CRPH成立后,已经出现大量缅族青年进入各民地武控制区接受军事训练,这是缅甸自独立以来从未有过的局面。

  要知道,此前民盟和军政府之间虽然矛盾重重,但至少双方都属于缅族,在“对外”上还是比较团结的,尤其是对待取缔民地武装的态度上始终一致。

  而如今新成立的所谓“民盟政府”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借来的枪杆子也是枪,只能赌“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冒着“引狼入室”、国家分裂的风险也要同民地武达成合作。

500

  缅甸示威者呼吁美军干涉

  “政府”尚如此,面对各民地武装递来的“橄榄枝”,不少缅族年轻人也放下了延续半个多世纪的民族偏见和仇恨,他们瞒着父母放弃了工作、学业和缅甸军方的封锁,不远万里去寻找民地武投靠。

500

  缅族聚居区竟然出现了支持克钦独立军的标语

  据缅甸国内知名的《前线》杂志报道:自2月以来,各支民地武迎来了大量的缅族青年投奔,连和缅族有血海深仇的克钦独立军都招募到了大量缅族年轻人。

  要知道,克钦独立军在缅族百姓心中的印象一直和恐怖分子没有两样。

  如今,许多缅族年轻人却相信:加入克钦独立军对付缅族自己的中央国防军是拯救“民主革命”的最好方法,实在是够讽刺。

500

  缅族网友制作的致敬克钦独立军的画作

  明眼人都看得出,如果连强硬的军政府都不能压制这些量众多、背景复杂、诉求不同的少数民族武装组织,就算这个CRPH借着民地武的兵成功推翻军政府,“事成之后”人家一翻脸完全就是白给。

  正因如此,不少缅族抗议者的领袖都明确拒绝和民地武合作,还力劝广大缅族抗议群众不要被民地武所蛊惑,不要做出损坏缅族利益的事情。

  只是,许多缅族人已经顾不上许多了,在他们心中:推翻军政府,为“民主自由”而战已经比什么都高了,至于啥潜在的危害,哪管他洪水滔天。

500

  克伦族武装阻止缅族军警抓捕抗议者

  缅甸自打独立后至今已有70多年,虽没能解决少数民族武装割据的局面,但至少没有爆发全面内战。

  但今时不同往日,因为民地武实实在在看到了成功的机会,真正的国内种族大战一触即发。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巴切莱特在就针对缅甸现状发出警告:缅甸可能发生和叙利亚同等程度的“全面冲突”,甚至引发种族屠杀。

500

  如果民地武和缅军全面开打,对整个中南半岛以及中国西南边陲地区都将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尽管我国素来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但又岂容自家门口出现第二个叙利亚呢?

500

  4月份,缅甸空军对克钦独立军的聚集区开始饱和打击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乌小花《多民族国家整合视野下的缅甸民族政策》

  刘金卫、戴永红《缅甸民地武新联盟的形成、发展与未来走向》

  吴沨《缅甸民族问题与我国西南边疆安全》

  高丽曼《论战后缅甸山地少数民族分离运动(1945-1988)

  韦红:《对奈温统治时期缅甸民族政策的反思》,载《东南亚纵横》,2002 年第 5 期

  Gravers M,Exploring ethnic diversity in Burma.NIAS press, 2007,p160.

  李晨阳. 《军人政权与缅甸现代化进程研究(1962-2006)[M]. 

  连·H·沙空.《缅甸民族武装冲突的动力根源

  瓦西里耶夫. 《缅甸史纲

  Ashley South. Ethnic politics in Burma: States of conflict[M]. Routledge, 2008.

  果敢资讯网《联合国人权高专警告:缅甸将走向“全面冲突”》

  王小东《三支民地武要参加示威群众这一边,缅甸局势已经相当恶化》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