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刚:印度缺的不是氧气,是“印度制造”的能力

作者丁刚系人民日报高级记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转自5月1日“丁刚看世界”公众号。

印度疫情失控。周四(4月29日)的数据显示,印度新增386452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再创该国单日新增病例纪录,全国感染总数已经超过1800万。与此同时,医院氧气告急,很多人因得不到氧气而病亡。

此时的印度,出现了两种声音。先是针对中国,说疫情显示印度不能再依赖中国的供应链了。后来当得知美国囤积疫苗和医药原料,不对印度出口,又把矛头转向了美国。在社交媒体上颇有影响的学者Brahma Chellaney说,如此依赖美国的供应链给印度以惨痛教训。

氧气不是什么难以生产的东西。在正常情况下,印度每天能生产约7,100吨的氧气,而医疗氧气的需求4月也只是达到了6,780吨。之所以供应不足,一是原来生产的氧气相当一部分不是为医院用的,需要迅速转产;二是临时就地增加氧气生产,企业能力不足;三是欠缺全国组织调度氧气制造和运输能力。

印度媒体这两天又在炒作脉冲血氧计,说是印度现有的血氧计98%都是中国生产的。这个用于测量病人动脉血液中氧气含量的小仪器按理说也并不难生产,但印度因为缺少相关配件和原料的生产能力,产量上不去,价格因此要比中国高很多。

这些问题均与印度制造业相关。对比一下中国的比亚迪,就知道差距在哪里了。

比亚迪去年在短短七天时间里造出了口罩机,很快就建成了全球最大的量产口罩工厂。一条口罩机的生产线,包括各种齿轮、链条、滚轴、滚轮,大概需要1300个零部件,能在七天时间开始运转,这足以说明中国制造业的灵活、完备而强大。如果有这样的能力,还怕供不上氧气吗?

记得4年前去印度旅游,看到当地市场上有很多中国货,比如,灯具、玩具、各种小型电子产品、小型家电等等。我立刻意识到,印度人的生活是离不开“中国制造”的。转而又想,这些产品不是什么高精尖,按理说印度完全可以自己生产,为什么非得要从中国进口呢?足可见印度缺的是中低端、完备的制造业体系。

印度政府不是没有看到制造业薄弱的问题。2011年,印度制造业占GDP的份额约为16%。印度政府在那一样年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将制造业占GDP的份额在2022年时提升到22%,创造1亿个新的工作岗位。2014年,莫迪上台后又再次强调了推进制造业的计划。

500

2014年9月,莫迪推出了雄心勃勃的计划,要将印度打造成为全球制造中心。但这个目标的实现现在看来遥遥无期。

但是现在看来,这一目标的实现已经不大可能。印度品牌资产基金会的数据显示,眼下,这一份额是在原地踏步,仍然只有17%。原因之一,就是印度政府只盯着高端,只想吸引一些高端外国企业,忽视了培育本国的中低端制造业。

现在,印度面临的挑战已经不是如何加速工业化的问题,而是如何阻止“去工业化”的问题了。

印度每年有1700万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却仅能创造550万个就业岗位。如果不能加速发展制造业,大量年轻人失业必会成为威胁印度发展的“定时炸弹”。

印度不是没有取代“中国制造”的能力,而是没有大规模引进和培育自身中低端制造业的政策。

根据中国的经验,发展中低端,尤其是低端制造业是提升竞争力必须要经历的初级阶段。

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一个国家都只能依赖于全球生产链才可能取得发展,在全球生产链的地位与占有的份额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发展可能性和水平。对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要想进入全球生产链,占据更多的份额,只能先从低端做起。

制造业的发展需要基础,这个基础包括了原料,配件和设备生产,劳动力素质,以及道路和运输等基建设施,都需要有完备的中低端制造业的支持,印度不可能在缺少这样的基础上去提升附加值。

制造业的竞争力是各种要素的组合,其中包括了开放程度、受教育水平、技术水平、薪酬以及对待低端工作的态度。所有这些要素都是要靠先从低端做起,才可能慢慢积累。

比如对待低端工作的态度,这只能靠大批青年进入制造业而慢慢培养而出。中国是靠成千上万打工仔、打工妹做出的牺牲换取的“世界工厂”的地位,除非印度的年轻人也能像当年中国的工人一样吃苦耐劳和遵守纪律,否则怎么可能挤入全球生产链?

一位印度学者在批驳我的观点之后给出的药方是,印度不应当接纳中国的夕阳产业,而应当向高科技、高附加值努力。坦白地说,在一个三分之一人口是文盲的国家里,发展高科技的制造业很可能是幻想。

早在几年前,我就写过一篇文章,建议印度更多地从中国接手一些中低端制造的工厂。这些工厂可能在中国被视为“夕阳产业”,但对印度来说却可能意味着发展的基础。结果这一观点被印度媒体指责为要向印度输出污染产业。

500

《印度时报》发表文章,歪曲笔者发表在环球时报英文版上的文章观点,称这是要把中国的污染产业转移到国外。

引进低端产业当然有可能会带来污染的问题,但这可以通过审批、监督、管理来解决。现今的中低端制造业与三四十年前中国大规模吸引外资的时期相比,已具有了更多的绿色。中国很多企业在环保方面还积累了不少经验,这恰恰是中印在这一领域合作的优势所在。

将夕阳产业片面理解为环境污染产业,反映了印度迄今在发展制造业上的迷思。自五六十年代以来迅速发展起来的亚洲国家,哪一个不是靠接手西方的“夕阳产业”,才逐步在全球价值链上取代西方的呢?

如果简单地将中国或日本、韩国等其他比印度发展更快的亚洲国家的夕阳产业一概拒之门外,而不是从中寻找自己的机会,印度发展制造业的目标就很可能会像以往一样,是虚幻而不切实际的。

印度要在制造业领域赶超中国,这一口号是鼓舞人心的,但笔者还是希望印度不要被迷人的口号所迷惑。

也许低端制造没有什么高技术含量,附加值也不高,但这可能正是印度起步所需要的。印度不可能跳过这个阶段,直接跨入中游甚至上游与中国竞争。

印度若能以全面开放和更优惠的政策来吸引外资进入低端制造业,借外力重新整合印度全国的低端制造业及其市场,才有希望解决就业问题,并为发展中高端制造业奠定基础。

一个能制造火箭的国家居然会出现氧气供应不足的问题,还是停止抱怨别人吧!如果印度能吸取教训,那么现在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从头开始,从低端开始,努力提升制造业的完备性和灵活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