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从少年漫到女性拥趸,《柯南》是如何完成粉丝更迭的?

500

题图 / 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票房强势攀升的背后,是深谙市场变化的顺势而为

因新冠疫情推迟一年才上映的《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并没有因为延期而降低粉丝热情。4月16日,这部最新剧场版在日本上映,首周末票房成绩达到了22.18亿日元,是《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史上首周末票房最高的记录。据日媒统计,这部剧场版预计最终票房会达到100亿日元以上。

在中国,《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于4.17日上映,截至今天该片票房达到1.4亿人民币,最终票房或许会和《名侦探柯南:紺青之拳》持平。

500

近几年来,《名侦探柯南》的内容形态呈现出一个很罕见的现象——漫画销量严重下滑,TV动画收视一路疲软,剧场版动画票房强势攀升。之所以会有这种现象,与作品剧情本身缺乏亮点以及剧场版对于人气角色的成功塑造不无关系。实际上,日本各大国民动漫IP在长达几十年的运营里,千篇一律的故事早已乏力,在商业市场里情怀不能当饭吃,内容如何推陈出新,是长线型IP运营的重点。

在《名侦探柯南》的剧场版里,柯南早已不是唯一主角。2018年,《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里安室透的登场,印证了角色粉丝带动票房暴涨才是真理。此次《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的卖点则是赤井秀一一家,同时灰原哀的戏份增加了不少,一直争吵不断的“新兰党”和“柯哀党”又可以在看完这部剧场版后开始新的一轮PK。

就算现在的《名侦探柯南》剧场版推理情节羸弱,剧情发展如科幻片,被初代柯南粉骂得狗血淋头,但是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自静野孔文担任监督之后的剧场版俨然是成功的商业内容模板。二十七年来,《名侦探柯南》的受众群体实现了成功更迭,粉丝经济让这个IP依旧充满活力。

从少年向到青年向的内容蜕变

1994年,青山刚昌在小学馆《周刊少年Sunday》开始连载《名侦探柯南》。依靠“小学生侦探”这个卖点和较为出色的推理剧情,在漫画仅更新了五六话的时候,杂志社就有意将其动画化。1996年,《名侦探柯南》TV动画在读卖电视台放送,剧场版于1997年开始每年4月上映。依靠持续不断的内容更新,27年来“死亡小学生”柯南已经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角色。

励志成为“平成福尔摩斯”的江户川柯南,是人人都知道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缩小后的样子,和青梅竹马毛利兰一起经历过无数谜题样的案件。连载早期及TV化后的《名侦探柯南》重推理,有恋爱元素,人物关系不算复杂,主角清一色小学生及偶尔穿插的高中生,其余是毛利小五郎这类剧情需要的成年人配角,这种设定下《柯南》的原始粉丝主要是十几岁少年为主的群体受众。

500

2006年以后至2011年,《柯南》的推理保持水准,案件逻辑性性很强。2008年开始放送的《红与黑的碰撞》更是迄今为止最长的主线剧情,内容精彩堪称经典,登场的多个人物让角色关系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主线情节变得相对复杂,重要角色CP的感情戏情节增多,这显然是《名侦探柯南》顺应受众层年龄增长进行的与时俱进调整。但凡有主线情节的TV动画,其收视率也会相应上升不少。

500

2011年之后,《名侦探柯南》人气角色安室透在TV动画里频繁登场。

他身份神秘,是公安警察,黑衣卧底,私家侦探兼万能打工人,集光明与黑暗于一身,冷静疯狂做事不择手段,简直就是天煞孤星剧里唯一悲情男配。城府如此深的角色加入《名侦探柯南》已经开始拉垮的主线,继续推动着《名侦探柯南》粉丝画像的变化。

500

这时期《名侦探柯南》更多的剧情表现都是成年人视角,劝退了不少非黑即白的少年向观众,更多的推理向初代老粉也正式从《名侦探柯南》毕业。数据显示,2011年后《名侦探柯南》20-29岁的成年观众比例大幅上升。 

实际上,剧场版出品方早已意识到《名侦探柯南》粉丝群体呈现出的变化。“剧场版一直被要求‘不用做成给小孩子看的感觉’”,自2013年开始成为剧场版编剧的樱井武晴曾在采访时这样说。 

500

角色塑造成功,女性观众占据七成

《名侦探柯南》虽然是部推理题材的动漫作品,但也有粉丝称其为“恋爱推理喜剧”。从连载之初,恋爱元素就一直伴随着主要角色:新一和小兰、园子和京极、平次和和叶,几对CP时不时发糖,糖发到哪里,粉丝high到哪里。因为推理情节依然给力,初期《名侦探柯南》的TV动画粉丝男女比例旗鼓相当。但剧场版的粉丝则是男少女多,调查称大部分女生观影原因都是喜欢柯南,可见对女性观众来说讨人喜欢的角色比剧情更重要。

500

《名侦探柯南》的角色塑造相当厉害。TV版进入第三年的时候主线剧情还不够清晰,推理剧情也进入疲倦期,于129集灰原哀的登场对后续剧情影响深远。

和柯南有着类似经历的灰原哀,不仅让简单的推理故事罗列逐渐侧重于主线剧情,顺应而生的“柯哀党”也让颇显平淡的新兰感情戏得到了调剂,TV版的收视率迎来了暴涨。

关于角色的强化,剧场版《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监督立川让曾在访谈中说过:“首先,是角色。粉丝在慢慢增加,柯南变成了一个大内容,原因之一就在于丰富多彩的角色,和角色之间的关系处理得非常巧妙。”《名侦探柯南》可以通过漫画/TV动画以大量篇幅刻画出一个非常经典的角色,不管是柯南、小兰、小哀、怪盗基德还是服部平次、赤井秀一、安室透,都给观众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他们形象分明,各有特色,人气惊人,女性粉丝众多。

500

另一方面,恋爱要素的增加也是《名侦探柯南》剧版女性粉丝增加的主要原因。

《名侦探柯南:迷宫的十字路口》里樱花飘舞下浪漫到极致,平次和叶的感情线贯穿整体,新兰惯例一路上演不能相遇的苦情戏撩拨粉丝,都让人印象深刻。不同于普通的“三月剧粉”,这个长寿IP有着大量坚守各路长情的CP粉,让角色话题度经久不衰,这为剧场版打下了稳固的粉丝基础。最新的调查显示,剧场版女性粉丝比例已高达七成。

“相思形色露,欲掩不从心。烦恼为谁故?偏招诘问人。”《名侦探柯南:唐红的恋歌》里和叶对平次的感情通过歌牌再次牵动了粉丝的心。在《名侦探柯南:紺青之拳》,则是园子和京极的恋爱主线,纵观整个系列,几乎每个男性角色都男友力超足,这不就是美好爱情的样子吗? 

500

500

顺应时代变化,《柯南》剧场版大获成功

和《蜡笔小新》《海贼王》《七龙珠》等日本国民级动漫IP的剧场版比较,《柯南》剧场版近十年的表现可谓一枝独秀,除了得益于日本本土电影市场的扩张,更是在剧本及观众结构上有先天优势。

500

《柯南》剧场版和其他IP最大的不同点是剧情上不脱离原著漫画,但依然保持很高的独立创作空间,可以稳定保持每年一部剧场版的上映速度,角色和感情这两个部分是剧场版成功的两大要素。

另外,漫画和TV动画更是积极为剧场版宣传服务,像此次《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由于延期上映,更是多出一年宣传期,2月还首次上映了总集篇剧场版《绯色的不在场证明》,集合了TV版里与赤井家族有关的故事为剧场版预热。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内容创作班底上一直以来都是以原作者青山刚昌为主,监督(导演)常驻制的方式在推进,基本上每七年更换一次导演。早期剧场版(1997年-2010年)主要由TV版导演儿玉兼嗣、山本泰一郎负责,御用编剧是古内一成,他们擅长偏现实主义的本格派推理,以及人物感情线设置,这期间的剧场版也被《柯南》初代粉丝所津津乐道,票房从最开始的11亿稳定上升维持在每年30亿左右。

500

2011年开始剧场版进入静野孔文监督期,也是初代粉丝口中的崩坏期。静野孔文把他的海外电影和游戏制作经验首次带入剧场版,多机位拍摄让影片表现力更丰富,但是推理弱化,动作场面大幅增加堪比好莱坞灾难大片。以前影片中后期才会出现爆炸追杀等大场面,静野时期开场几分钟就烧掉一栋楼,柯南依靠滑板上天入地无视牛顿定律,也被粉丝开玩笑说剧场版变成了科幻片。

然而各种访谈显示,其实2000年的时候,青山刚昌在采访时就表示“动画片的魅力是动作的快感,果然电影还是需要这些的!特别是激烈的大场面。”,儿玉兼嗣也表示“我特别喜欢制作动作场面,特别是动画电影,没有动作场面是不行的,从今往后动作场面比以前更多。” 静野孔文采访时说:“现在这些像灾难片的场景增加了,源于原作者的要求和技术上制作上的提高,也听取了观众调查的建议,再把建议全部归纳出来。”

500

尽管为核心粉丝诟病,丢掉了推理这个要素变成了好莱坞大片的剧场版却收获了更多路人观众。静野孔文担任监督后,剧场版正式进入了票房增速快车道,由30亿迅速跨入40亿再进入60亿阶段。2018年,《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91.8亿)票房击破《哆啦A梦:伴我同行》(83.8亿)成为动画剧场版里最强劲IP,今年的《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不出意外也可以继续保持这个记录。

从观众层面分析,二十几年来《名侦探柯南》的粉丝从少年向到青年向再到如今以女性观众为主的全方面迭代,也是剧场版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2013年,安倍推出“女性经济”这一概念,日本女性就业人数一再增加。2019年时,女性就业人数已经占到日本国内就业人口的44.5%,其中15-64岁的女性就业率高达71.3%。女性独立带来消费自由,直接带动了娱乐领域的消费新增长。

在这个以女性为主导的消费大环境下,可以明白为什么女性粉丝占七成的《名侦探柯南》能赢得了票房。而剧场版近两作由擅长女性向题材的永冈智佳接替静野孔文担任监督,也是这个IP将会进一步开拓女性受众的最佳证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