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结境外势力、偷放黑暴电影,乱港组织仍贼心不死

500

【来源:大公报】

香港国安法实施,震慑反中乱港分子,但仍有人死心不息,转战地下。

“影意志”发行三级黑暴电影《理大围城》,美化前年暴徒破坏理工大学校园及红隧等恶行,曾一度拟在高先影院及其他商业影院上映,最终在社会反对声中叫停。

然而职工盟旗下培训中心,近期竟秘密播放该片以及《中大保卫战》、《占领立法会》等黑暴电影,煽动对抗。该活动非常神秘,只准职工盟及“黄丝”工会会员购票,成功购票后,要等放映前几小时才获通知播放地点,尽显作贼心虚。

500

放映场地是培训中心一个面积仅约300 平方尺的教室,当时约三十人在场,明显违反限聚令。而由门外所见,当时播放的是《理大围城》。(大公报)

《大公报》现场直击,上星期职工盟佐敦培训中心有一场放映会,约20名“暴徒装”黑衣男女,挤在仅300平方尺的课室内观看,当中有疑似未满十八岁的学生。会场非常挤迫,座位之间没有胶板阻隔,涉嫌违反“限聚令”。职工盟职员和“港铁新动力”(Railway Power)主席Michael Chan及执委万子盈到场打点,但不肯回应记者的查问。

据悉,香港记者协会亦将接力于本周六,在观塘工厦一个私人单位办《理大围城》放映会。而港铁主席欧阳伯权直指“港铁新动力”偏离工会立场,他称会了解有关情况。

曾卷入送检风波的黑暴片《理大围城》,被评为三级类别,影视处并规定需在片头加上告示列明“部分描述或行为可能构成刑事罪行,部分影片内容或评论亦可能未获证实或误导”。该片早前计划于高先电影院及香港艺术中心播放,最终在各界猛烈声讨下搁置。“影意志”却与职工盟合作,伙同三个“黄丝”工会(“港铁新动力”、“前线新力量零售工会”及“环境教育及生态保育人员工会”)联办五场放映会。

本月初,职工盟在facebook发帖文,列出四月份举办五场放映《理大围城》、《占领立法会》及《中大保卫战》等地下放映会,只限职工盟会员及其下工会会员参加,门票100元。帖文指收入会给予场地提供者及发行商,但放映会的地点不公开,购票成功才获个别通知。

有读者向大公报报料称,上周六晚,在佐敦四海大厦二楼职工盟培训中心举办一场放映会,播放《理大围城 x 占领立法会》,而参加者为“港铁新动力”的会员。

入场过两关 守卫森严

500

​多名穿着 “暴徒装” 、戴上黑色口罩的年轻男女陆续到达培训中心。(大公报)

记者当晚所见,果然,临近七时开场前,多名穿着“暴徒装”、戴上黑色口罩的年轻男女陆续到达培训中心二楼,有人更穿着安全鞋赶进场。放映会场是一个仅约300平方尺的培训课室,摆放了30张胶凳,每一张长形枱以三张凳为一组座位,凳与凳之间没有防疫安全距离,若有观众是新冠病毒隐形病人,室内观众随时中招。

一名女士在放映会场小心翼翼查看每个人的会员证,另一名男士再核实购票资料,观众连过两关才获准入座。至晚上七时《理大围城》正式开播,房间关上门,从课室外的走廊隐约听到电影播出暴徒叫喊“手足撤退”的声音,播放的影片呈现一队队蒙面黑衫人的行动,夹杂着“港独”口号等声音。放映期间,职员不时透过玻璃窗探头张望,可谓守卫森严。

直至九时四十分,两套影片播映完毕,观众陆续离开。大公报记者上前查询他们是否港铁新动力或职工盟会员,以及是否刚刚看完《理大围城》时,其中一名女子随即转身,向刚看完电影的人大叫:“小心呀!保护自己!”记者再问他们是否了解这套影片内容可能违反国安法等,该名女子提高声调恶言相向:“我完全唔知你哋讲紧啲咩嘢!”之后她与女友人急急脚离开。

“港铁新动力”主席在场打点

记者其后再走向一名穿黑衫、疑似未足十八岁的少年学生,询问为何鬼祟看《理大围城》时,该名“小朋友”即面露惶恐,用双手遮面,加快脚步狂奔往德兴街。记者之后进入放映会表明身份采访,一名自称职员的男士拒绝回应,而在放映会核实会员证的一对男女,经港铁员工了解,相信是“港铁新动力”主席Michael Chan及执委万子盈。

港铁董事局主席欧阳伯权接受《大公报》查询时表示:“公司人事部都有向该会作出反映,更表明成立工会的目的,是为员工争取福利,不应谈政治”。他续说,将会了解放映会等相关情况。港铁回复指公司一直要求工会和员工以其名义在外参与活动时,同事确守法例以及员工操守。

有港铁高层指出,“港铁新动力”是港铁的其中一个新成立工会,成立之初已经常搞政治活动,令公司“头痛”。该名高层指黑暴已止,还以为该工会不会再带来麻烦:“上年至今该工会都静咗啲,以为无事再发生,真系唔知道佢哋又再举办这些活动。”

传记协接力 搞神秘放映会

打着“新闻自由”幌子颠倒黑白是非的香港记者协会将接力职工盟搞地下放映会,播放《理大围城》。有消息指记协安排本周六24日下午1时,于观塘开源道55号开联工业中心B座14楼一单位进行播放。

记者日前到上址了解,发现该工厦大堂和14楼的水牌仍是前业主,“宏×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及“利×工程有限公司”的名字。

单位外至少装三部“天眼”

根据图则显示,疑搞地下放映会的单位约三千四百平方尺,但单位大门深锁,大闸和玻璃门外均没有挂上任何公司名称,非常神秘;而该楼层各单位都会挂上公司名称。

该单位门外却安装至少有三部“天眼”视察外围情况。大公报向记协查询播放《理大围城》一事,至截稿前仍没收到回复。

500

记协疑搞地下放映会的单位,门外至少安装了多部“天眼”(红圈示)监察。(大公报)

香港职工盟勾结外力 屡次在港发动“罢工”乱港

以罢工作为揽炒手段的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近十年由关注劳工权益的工会变质成政治组织,为达到其政治目的要挟特区政府,不惜把所有劳工议题变做政治议题搞抗争,甚至勾连外国势力在港发动“罢工”,包括在黑暴期间动员属下工会搞“罢工”企图瘫痪香港经济;疫情严峻期间,力撑“黄丝”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拿病人作棋子,向政府施压等。

职工盟大搞政治斗争搞乱香港,与工人渐行渐远,最终自食其果。国泰重组大裁员,职工盟核心属会“香港空勤人员总工会”大批会员饭碗不保,前职工盟主席、来自航空界的吴敏儿亦因涉参与违法“初选”被还押,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因非法集结罪成已沦阶下囚,职工盟气数将尽。

职工盟勾结外国势力早有前科,早在2013年码头工潮时,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勾连外国工会力量,企图令工潮不断发酵。多名国际工会代表包括来自澳洲、荷兰工会成员纷纷来港“声援”码头罢工工人,并大手笔“捐款”,令工潮由纯香港工人争取劳工权益,演变成不同外国势力的“做骚”舞台。

企图瘫痪特区政府施政

500

职工盟煽动学生罢课(大公报)

前年黑暴爆发,职工盟动员属下工会多次发起所谓“罢工”行动,把香港经济及工人生计摆上台押赌注,妄图瘫痪特区政府施政。职工盟属下“香港空勤人员总工会”于2019年7月26日,呼吁“黄丝”到机场客运大楼参与非法集会,辩称集会不是罢工,集会人士均穿黑衫及戴黑口罩,工会声称1.5万人响应罢工。

结果机场集会演变为暴徒向游客动“私刑”暴乱,惟职工盟的所谓“罢工”抗争更愈演愈烈。同年8月5日,逾90个职工盟属会再发起“罢工”,行业包括航空、巴士、零售、饮食、金融服务及公务员工会等,以配合所谓“三罢(罢工、罢课、罢市)”行动。职工盟为煽动“三罢”,空姐出身的前职工盟主席吴敏儿公开声称,罢工是可行而最不暴力的行为,又称“一日罢工不会长远影响经济”云云,并为达政治目的漠视打工仔饭碗,建议员工以请病假方式罢工。

然而,职工盟拉起“罢工”活动的序幕,却演变为暴乱。港铁服务在“三罢”当日上午一度瘫痪,午后七区均出现集会,其间大批暴徒开始攻击警车及无辜市民,并在入夜后包围多个警署,甚至向警署丢掷砖头,“三罢”最终演变成暴乱。

无视疫情 煽动医护罢工

500

职工盟煽动医生罢工(大公报)

去年爆发疫情,职工盟揽炒之心不死,正当全民抗疫之际,职工盟力撑“黄丝”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医员阵线)”发起医护罢工。去年二月初,医员阵线无视疫情扩散,多番阻挠政府的防疫抗疫工作,挟病人做棋子,懒理他们死活,发起一连五天的“罢工”,胁迫政府“全面封关”。该工会主席余慧明扬言,罢工可以“撼动政权”。

时任职工盟主席吴敏儿为医员阵线“站台”,发起所谓“防疫抗争基金”筹款。该基金筹款由职工盟代理,包括转账至其银行户口、邮寄支票到其办事处。职工盟宣称基金用途包括支援不同工会因疫情而发起的集体行动,如罢工、参与者被“秋后算账”而面对的经济和法律所需。吴敏儿初时声称疫情结束后,余款会交回医员阵线,惟与律师商量后立即改口称余款要交给“支持劳工权益的非牟利团体”,至今职工盟未交代是哪些组织及基金为何由职工盟代收捐款,更未公开账目。

NED间接泵水 长期获外力金援

职工盟与欧美多个官方的“工会”关系密切,多年来接受外国金主援助千万元。2014年有文件披露1994年至2014年职工盟透过“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ACILS)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拨款折合1300万港元,当时职工盟没有否认,还发公开声明称有关资助“是按本会提交的项目计划书进行,没有附带任何政治要求”。

ACILS长期获NED泵水,也是“美国全国总工会”的属会,不过职工盟与这个合作伙伴曾因钱银问题不咬弦。维基解密曾公开披露2005年ACILS与职工盟合作出现问题,职工盟不满ACILS职员屡次单方面更改所需递交的文件,并要职工盟垫支款项,影响职工盟的资金流。

勾连国际反中工会组织

职工盟的另一个美国资助“盟友”国际工会联合会Solidarity Center(SC),亦获NED长期泵水。国际智库Global Research有报告指出,国际工会联合会2011年至2018年资助职工盟合共54万美元(折合4201200港元)。李卓人2017年11月代表职工盟致函向国际工会联合会政贺联会20周年会庆,可见两会关系友好。

500

​罢工引发暴乱(大公报)

职工盟另一个勾连的国际反中工会组织,是国际工会联合会(ITUC)。2014年有文件公开披露,职工盟卷入外国资助风波,时任国际工会联合会(ITUC)的香港联络处(IHLO)代表黄静文,发电邮给人权和工会权利部的Stephen Benedict,指税局正调查职工盟财政,尤其是收取海外资助的情况;廉政公署又复印李卓人的银行户口资料。黄静文当时建议“清理”职工盟一笔涉及12万元的借款纪录,作为两个月的行政开支。文件又披露黄静文虽然是国际工会联合会香港联络处代表,但薪金由职工盟支付。职工盟与国际工会联合会至今形影不离。在国际工会联合会的香港联络处(IHLO)网站,按下“联络我们”,网页自动连结到香港职工盟的专网。

法律界:若违工会例 应依法取消登记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法学教授傅健慈表示,职工盟受到《职工会条例》规管,其经费不得直接或间接用于任何政治目的。对于外界质疑职工盟获NED转折式资助进行政治活动,傅教授认为职工会登记局局长有权查核工会的经费账目及资产负债表,若发现经费用作非法用途,可依法取消职工盟登记。

傅健慈指出,根据《职工会条例》第10(1)(b)(iii)条及第10(1)(b)(v)条,规定任何职工会正被用作非法用途或与其宗旨或规则抵触的用途,或曾在其登记后的任何时间被用作该等用途;其经费曾以非法方式支用,或曾用于非法用途或非该职工会规则所认可的用途,可取消登记;以及第34条任何已登记职工会的经费不得在香港或其他地方直接或间接用于任何政治目的,或支付或转移予任何人或任何团体,以促进任何政治目的。傅解释说,根据上述三条规定,职工盟不得用作非法用途、经费亦不得用作政治用途,以确保其管理符合法例规定,否则局长可依例取消其登记。

倘涉外力应转介国安处

“条例赋予局长有权查阅职工会的周年账目表及申报表。”傅健慈表示,若经费目的有可疑,局长可依据条例第36条、第38条及第45条查阅账目;至于第45条(2)条,规定职工会成为在外国组织成员后一个月内,将此事以书面通知局长,他相信职工盟加入外国工会后未有依例通知,违例者可被判罚款2000元。

傅健慈补充指,根据条例第58条(3)(a)规定,若职工盟作出他明知或有理由相信是虚假的陈述,或提供他明知或有理由相信是虚假的资料,违例者可被判罚款2000元及监禁三个月。另外,傅健慈认为,局长若查阅职工盟的资料时发现牵涉外国势力,可转介警方或国安处协助调查当中有否违反香港国安法第30条。

站务

  • 4月份违规账号处理公告

    尊敬的各位用户:风闻社区鼓励用户创作、发布优质内容,但对于用户反映强烈的破坏社区氛围的行为,风闻社区始终保持“零容忍”的态度,给予严厉打击。针对社区中出现的违反法律法规、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