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可能要对俄罗斯妥协了

500

大西洋理事会最近放了一条新闻,说“管道协议可能有助于结束普京的乌克兰战争”,大致内容是:俄乌目前的冲突已经损耗不小了,而美国也在对北溪二号线进行制裁,制裁的成本就是损害了美国和德国的关系,也损害了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

大西洋理事会提了一个建议:单靠制裁不会迫使俄罗斯退出乌克兰东部地区,可以搞一个一揽子计划,取消对北溪二号线的制裁,来换取俄罗斯撤离乌克兰东部。

坦率说,我看到这个蛮震惊的,因为这毕竟是大西洋理事会提出来的。可能大家对于“大西洋理事会”这个组织认知度不高,这个组织实际上是欧盟和美国之间的联络组织,向来主张欧美联合统治世界的,包括前英国首相布莱尔,布朗,布热津斯基,索拉纳等等都是其会员。

大西洋理事会也是非常鹰派的一个组织,上次还发了所谓的“更长的电报”来怼中国,这个词是有特定含义的,因为当年的“长电报”的发明者是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代办乔治·凯南,正是他发明了“长电报”,并且此后提出了遏制苏联的计划,挑起了冷战。

而现在这个组织对俄罗斯的政策居然如此的……软,谈判总是要讨价还价的,俄罗斯还没开口,美国那边的鹰派都已经准备放弃制裁北溪二号线了。

北溪二号线是直接连接俄罗斯和德国之间的天然气管线,一旦建成,使得欧洲目前从乌克兰进口的天然气成为多余,那么乌克兰的安全政治地位将会下降,德国和俄罗斯地位将会上升,德国会直接控制欧洲终端的天然气流向,而俄罗斯也把握住了对欧天然气的销售,其他欧洲国家将会无能为力。

这对于美国依靠小国家频繁干涉欧盟内部事务是个极大的威胁,一旦建成,乌克兰对于欧洲来说彻底没用了,乌克兰毫无疑问的会成为俄罗斯势力范围,这一点美国不会不懂。

即便是如此,最强硬的大西洋理事会居然妥协了。这不得不给我们一个启示:俄罗斯的战略到底有哪些可以学习的地方?

我们和西方国家打交道的时间其实并不多,建国以后前三十年主要是以斗争为主,是基于意识形态的,改革开放以后外交关系才正常化起来,在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我们和西方是合作的多,斗争的极少,对于斗争,我们其实是缺乏经验的。

但是国与国之间怎么可以只有合作没有斗争?连日美当年都有贸易战冲突,更何况我们并非美国盟友,按道理说,起码合作与斗争应该五五开才是,而实际上我们到现在还是合作的多斗争的少,我想起主要原因还是路径依赖所致。

21世纪后,美国长期陷入中东战争,无力在东亚挑起事端,中国全心全意忙出口,也无意扩大战略控制范围,这是短暂的休战而不是一个长期的和平,中东的战争总要结束的,美国人在中东地区已经搅合了20年,差不多也够了,重返亚太地区只是一个时间而已。

前几天土耳其小小的一把椅子,就能搅的整个欧盟翻天覆地,把欧盟委员会和欧盟理事会之间的矛盾暴露无疑,好歹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是不是对欧美国家太好了?任由他们对中国内政指手画脚的?

还记得前段时间的澳大利亚么?

前段时间对澳大利亚进行了一定限度的限制,其实还谈不到多厉害的制裁,由于大宗商品上扬的缘故,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的铁矿石实际上还涨了价的。

即便是如此,新西兰已经发话了:“对扩大五眼联盟的作用“超出情报共享范围”感到“不自在”。

五眼联盟本身是情报组织,现在看起来不太像情报组织,更像政治组织和商业组织。

对此外交部积极回应:“对新西兰政府重视并致力于发展中新关系的积极态度表示赞赏。”

如果反过来,如果当时没有对澳大利亚进行一系列的限制,那么今天的新西兰会这么表态么?

莫里森很久没看到他新闻了。记得之前他跳上跳下的么?

我们总是以“东亚式思维”去思考,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做人不能太钢,做事不能做绝, 有理也要让三分,不要伤了别人的自尊,从2001年美国介入阿富汗,伊拉克,到后来美国介入中东,乃至于后来美国联合欧洲来围剿俄罗斯,其实我们态度实在是很温和了,除了口头上说两句,实质上做的事情并不多。

闷声发大财,多做事,少说话,一带一路从2013年开始提,到2021年这也过了8年了,当时美国一直嚷嚷说这是军事项目,我们说是经济项目,到现在证明确实是经济项目了,美国又说这是“债务陷阱”。

说“债务陷阱”,那就是承认一带一路就是经济性项目了,那当年胡说八道的不给一个解释么?早就忘记了。且不说这是经济项目,就算是军事项目,美国人在世界的军事基地何其多,好意思指责中国?

主要是因为我们和西方的思考方式不一样,我们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而西方的思维是:你为什么不过来和我斗争?

你不和我斗争,说明你很软,你让步的空间还很大。

既然你让步的空间很大,那我就继续逼迫你让步更多,直到你无法让步为止。

这是有前车之鉴的,利比亚,伊拉克,朝鲜,这三个国家,谁真正有核武器?

萨达姆当年是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进入伊拉克进行检查,且原子能机构已经出具了伊拉克没有杀伤性武器的正式报告了,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名,入侵了伊拉克,到现在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萨达姆身死国灭。

卡扎菲在伊拉克战争后,放弃发展核武器,并且对洛克比空难遇难者家属赔偿,政策上完全倾向于西方,并且在2006年和美国恢复邦交。

卡扎菲身死国灭。

朝鲜就不一样了,一枚一枚的导弹往天上打,搞核武器试验,到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叙利亚的阿萨德死活不投降,坚持打,一直坚持到俄罗斯来援。

叙利亚和朝鲜到现在没事。

甚至乃至于美国的传统盟友,比如说沙特,对美国百依百顺,特朗普上台的时候给了几千亿的军火合同,结果拜登一上台,就要弄小萨勒曼。

美国人意思很明确: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很多人顾忌到在华的外国投资问题,现在的各国在华的投资,已经不光是为了外销,更重要的还是内销,典型的就是特斯拉,中国已经是特斯拉的第二大市场,相当多的出口进口实际上仅仅把中国当成一个组装地,比如说富士康。

并不是说今天中美,中欧关系不能谈了,俄罗斯如此强硬,德国那边还是有相当多的人强烈要求把北溪二号线修到底,中国距离德国更远,中国不可能给德国造成所谓的“国防上的威胁”,但是俄罗斯真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德国今年都准备往南海派军舰来。

我觉得大众公司在华是不是生活的太好了,放心,汽车替代性很强。

既然如此,如果以后中美谈判也好,中欧谈判也好,适当的压力其实是有助于双方谈判的。

在中美,中欧里面依旧还是有一部分人希望关系正常化,不敢说这部分是亲华,至少是友华,他们有利益在中国,我们要给予这部分人充分的借口,而施压正是对他们最好的助力。让他们有理由,有借口对那些反华的人说:“你看,都怪你们,害的我们利益受损。”

打是为了谈。

来源 | 李建秋的世界

https://mp.weixin.qq.com/s/VyhHMX3f2GvObx8qUDEi7Q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