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野《大风吹》一个月成功走红,好乐无荒如何造新星、推爆款?

作者 | Echo          编辑 | 范志辉

”取一杯天上的水,照着明月人世间晃呀晃。“

4月2日,在浙江卫视播出的《天赐的声音》收官之作中,《大风吹》的演唱者王赫野带来了自己的舞台首秀。综艺的高曝光与合作歌手的高知名度,让王赫野和刘惜君的这次合作将本就已经小热一波的《大风吹》再次大规模引爆,瞬间登上微博热搜第一。

500

在登上综艺之前,这首歌已经成绩斐然。《大风吹》于2021年3月 11日上线后,两周内便登上了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的热歌榜Top10,在抖音更是以各种相关热点话题持续霸榜,如#这首大风吹也太上头了#、#九零年代舞蹈大赏#、#当明星回到90年代#……掀起了一股明星跟拍热潮。

《大风吹》整首歌曲律动性很强,再融合复古浪潮搭配Chill的氛围,带人瞬间回到了那个旧相片里的九十年代,从而成功引领了一波复古新浪潮。尤其当张柏芝、李若彤这样的一代港风女神加入跟拍队伍,更是让无数80、90后高喊“爷青回”,有人评论这首歌让他仿佛“看到了星爷一边走路一边梳头奔赴终极赌局的画面”。

500

截止4月18日,这首歌在抖音上的话题总量高达56亿、歌曲使用量298.2万;该作品在音乐平台单日播放量超5000万,名副其实地成为当下神曲,歌曲的演唱者王赫野的热度也随之一路高涨。

500

从出道到走红只用了一个月,怎么做到的?

直到在3月11日发布第一首单曲《大风吹》,王赫野才算是正式出道。

目前,他的音乐平台主页也只有《大风吹》和重置版的《爱就一个字》这两首歌,而两首歌的收藏数都已经达100万+,评论数1W+,他的抖音主页粉丝量一个月之内涨了近100万。

500

与《大风吹》中的沙哑低沉不同,重置版的《爱就一个字》中,王赫野的唱法呈现出一种安静深邃的感觉,声音也更为清亮,甚至有点原唱张信哲的味道,可见其演唱实力不俗,声音也有着一定的可塑性。

在录制《天赐的声音》时,他与刘惜君的合作也相得益彰。刘惜君的唱法韵味十足,极具穿透力,王赫野则用男性独有的低哑声线完美衔接,使得整个表演流畅而富有层次感,令人回味无穷。表演结束后,这个98年的东北男孩的坦诚与率真,也收获了极好的观众缘。

所以,与其他从短视频走出来的爆款歌曲原演唱者往往被迅速遗忘不同,即使在《大风吹》之前,王赫野只是一位喜欢唱歌的素人,仍能在歌曲火爆后收获一大波真情实感的喜爱。而这背后也离不开他的经纪公司——好乐无荒,在推歌造星上的新玩法。

500

在王赫野登上综艺之前,《大风吹》就已经攻占了面向受众最广、传播最快捷、传播方式也最为多样的短视频平台。从歌曲的结构来看,这首歌本身律动感很强,副歌重复的频次也够高,加强了歌曲本身具有的记忆点,十分符合短视频传播逻辑。从歌曲的话题度来看,这首歌加入的复古格调与粤语唱段所勾起的怀旧情绪,是它能够火起来的群众基础。

而将这首具有“金曲“感的时下热歌,推上《天赐的声音》这一以”金曲争夺战“为主题的音乐综艺,可以说是十分契合,还可以卸下大众对于短视频走出来的神曲只是”旋律洗脑“这一刻板印象。而王赫野作为新星,第一次登上综艺舞台就与成熟歌手合作演唱,不仅凸显了歌曲品质,更彰显其演唱实力。

最后,从当下的娱乐工业由视觉主宰这一媒介逻辑来看,王赫野的单纯大男孩形象与其成熟稳健的台风、收放自如的唱商所形成的反差萌也十分有利于他在镜头前圈粉。

500

换句话说,王赫野从出道到走红,只用了一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背后仍是歌手凭借热单一炮而红的逻辑,但其走红路径却颇值得回味。复盘来看,他先是用音乐攻占短视频打下群众基础,等群众的耳音灌好后,再通过上星节目登堂入室;随着节目播出,再将节目热度回炉短视频,随着一众明星和头部KOL的参与歌曲话题,利用明星影响力再次扩圈,最终实现了人与歌曲的全网爆红。

造新星、推爆款,好乐无荒做对了什么?

据悉,《大风吹》也是继《星辰大海》之后,“好乐无荒”团队再度携手“索尼音乐”合作发行的音乐作品,而这两首歌都毫无例外地在发布后迅速火遍全网。当我们把关注点放到这两首歌的共同操刀者——好乐无荒身上,我们会发现,近两年的不少热单都有着它的身影。

目前,好乐无荒已经推出《大风吹》、《星辰大海》、《你的答案》、《失眠播报》、《燕无歇》、《厚颜无耻》、《莫问归期》等高品质爆款音乐,几乎是发一首歌红一首歌,中歌率达100%。而王赫野在一个月内成功走红,我们不禁好奇,在音乐公司纷纷采取人海战术式打法制造热单时,好乐无荒是怎么在造新星、推爆款上保证成功率的?

500

据好乐无荒创始人陶诗介绍,好乐无荒是一家以制作人为核心的音乐版权公司,而制作人可以说是打造热单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环,这也是解题的关键存在。一首歌从生产到流通,制作人是那个指挥全局的掌舵人,从企划阶段就要开始考虑听众喜欢什么,要求对市场的反应要极为敏锐。

而本就是职业经理人出身的陶诗,在挖掘新人,培养艺人方面,也有自己独到的一面。“王赫野是我们公司今年三月份新签约的艺人,在签约的第三天,我便联系了《天赐的声音2》导演组,将他推荐到该节目组,希望节目组给予这位潜力新人一些机会。最后在双方的联动下,产生了很好的化学反应,《大风吹》也成为当季节目中最热的作品之一。”陶诗说。

500

好乐无荒创始人:陶诗

知名音乐制作人陈耀川曾对制作人的职能做过一个生动的解读——音乐人与他要唱的那首歌组合得好,就像钢铁侠穿上了战衣,而将它们组合起来的目的就是create hits。从横向看,制作人首先需要站在歌手和作品之间;纵向看,制作人还要站在作品和市场中间。一首歌能不能火,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制作人的本事。

过硬的制作能力,无疑成为好乐无荒能持续推出爆款歌曲的关键。目前,好乐无荒推出的《大风吹》《星辰大海》《你的答案》等热单几乎都由知名制作人刘涛操手。

500

当音乐产业进入短视频时代,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曾经集中的流量已经散落开来,对于音乐营销的挑战就是如何将这些流量再次聚集起来,很大程度决定了能否造新星、推爆款。

对此,好乐无荒营销负责人左三好表示:“这其实是一场信息差的战争,你能不能走在前面的关键在于你有没有跟你的同行有一个比较长线的信息差,好乐无荒的优势就在于我们已经抛弃了传统的、普遍的营销模式。”

据他介绍,公司的营销团队每天都会用一些大数据的分析软件,洞察当下的市场风向,再通过切准当下的社会热点在短视频中完成多个场景适配,最终引爆流量。不同于传统营销模式对于短线流量的获取,好乐无荒为了将作品价值放到最大,也会更注重打造长线的关注度,助力推歌推人。

500

也就是说,不论是短视频中的流量引爆还是音乐平台上的听众留存,都是好乐无荒比较看重的。除了与短视频平台保持密切合作,好乐无荒也会积极联动音乐平台,比如《厚颜无耻》、《燕无歇》、《失眠播报》这3首歌都是跟腾讯音乐人合作的。

由此,我们也解开了好乐无荒在高中歌率和快速造星的秘密,即离不开从制作端和营销端的精细把控,也在于真正掌握了短视频时代的传播逻辑。当然,孤注一掷的勇气和投入背后,离不开团队对歌曲品质把控的十足底气。

音乐产业断层时代,如何衔合爆款歌曲的品质与传播力?

短视频的出现,在盘活音乐市场的方面起着举重若轻的作用,但它在改写音乐行业发展路径的同时,也将音乐产业带入了一个巨大的断层之中。这体现在短视频音乐可能达到的传播力、影响力的上限,与自身品质可能触达的一个下限的巨大撕裂。

500

好乐无荒录音棚

我们可以将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归结于本身就是“两面刃”的算法,但不能忽略身处其中的人的选择。隐藏在神曲背后的,还有被媒体称作“流水线”生产神曲的公司。

在变幻莫测的短视频算法中,越来越多的音乐公司通过在短视频场景中大量投放歌曲来碰运气,只要从中走出一首爆款就可以赚得钵满盆满。这样的恶果便是流行音乐市场越来越鱼龙混杂,质量上难有保证,粗制滥造的音乐越来越多。可见,在算法技术为音乐宣发提供便捷之后,最终考验的是做音乐的本心。

在音乐的正版化趋势和短视频风口,拥有近8年音乐从业经验的陶诗与资深制作人刘涛在2019年3月创立了好乐无荒。陶诗告诉音乐先声:“版权的核心是流量和IP,这样的版权才有价值”。也就是说,在建立公司时,好乐无荒的打法就不是以数量取胜,而是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实施精准狙击。

据陶诗介绍,好乐无荒基本保持一个月一首的发行模式。对此,他表示:“行业里面几乎没有什么音乐公司是一个月只发一首歌的,而且我们公司还要把控每个环节,最终通过自己的营销去把它推成热单。整个这套环节里面的细节很多,风险性极高,现在推出一首歌的话,少则几十万,多则一两百万,所以说很少有公司会愿意花这么多钱和精力在一首歌身上做投入。”而好乐无荒之所以敢于选择这样一种方式,在于他们制作端和营销端的细致把控。

500

正所谓“慢工出细活”,在商业变现方面,好乐无荒目前也通过这种模式形成了一个正向的商业循环。陶诗提到:“因为现在一首爆款歌曲的价值越来越高了,所以在公司这套模式运营下面,其实不仅没有压力,现金流还挺充裕的。”

在短视频冲击下的音乐产业断层时代,如何衔合爆款音乐的品质与传播力,已经是摆在所有音乐从业者面前的重要命题。既掌握了新兴的传播方法,同时也保留着精严的音乐制作经验,力图向市场输出更多高品质的爆款音乐的好乐无荒,无疑提供了一个行业范本。

采访中,陶诗向音乐先声表示:“我们虽然定位是做用户喜欢的音乐,但是我们还是会尽可能地在制作端保持符合我们认知的、认可的工业水准。”

结语

在短视频影响下的流行音乐市场,风格壁垒不再是阻碍歌曲传播的主要因素。而从更高的维度来看,短视频实质是给到了每个喜欢音乐的人更公平的机会,无论是创作还是创业。

我们看到,短视频兴起后,业内也出现了很多新型的音乐公司,而好乐无荒的快速崛起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但随着入局者的增加,短视频音乐将会呈几何递级递增。甚至可以预见,在未来,能够同时葆有品质与传播力的音乐或许将会愈发难求。

在采访中,陶诗也透露,不同于市面上大多数音乐公司只分一次劳务费的合作方式,与好乐无荒签约的词曲创作者一首作品是可以享受到几十万的版税分账的;制作人也有相应的版税分账。这一互利共赢的模式,也为好乐无荒吸引了更多优秀创作人才的加入,更体现了音乐公司在公司运营上的长期主义。

而在精准的行业定位和爆款方法论下,如成立才两年的好乐无荒已成功越过了音乐产业的“黑暗”。在这些成绩背后,看似一鸣惊人,实则厚积薄发,其中最难得的是不改初心。

先声话题

话题内容:在短视频时代,歌红人红的概率很小,你觉得好乐无荒的打法是否可以复制?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观点和看法,我们将会在本周发布的文章推送内,从所有留言评论中,择优挑选2位读者,各送出先声精选的好物一份。获奖名单将在每周日的“先声周报”栏目中公布,请保持关注。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