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刚开播“古装女神”滤镜就碎一地?万人留言:碎得好!

  提起蒋勤勤,你会立刻想到什么?

  2018年之前,答案或许是相对统一的——

  一位令人难忘的古典美人。

  她可以伶俐纯真,娇俏动人。

500

  《康熙微服私访记》

  也可以明眸善睐,我见犹怜。

500

  《还珠格格3》

  更可以英姿飒爽,纯真温厚。

500

  《射雕英雄传》

  年少初看时,不以为意。

  觉得这又有什么难的,不过是目光转动和停住的区别。

  可如今,看着不少“干瞪眼”式的表演,才觉出它的珍贵。

  那份神情里,藏着故事。

500

  《风云》第二梦

  在那个“立人设”尚不流行的年代里,这些角色无形中描摹出了一个关于蒋勤勤的、美好的“画像”。

  那是像琼瑶为她取艺名“水灵”时说的那句话一样——

  轻柔似水,灵气逼人。

500

  《风云》片尾演员表

  2018年之后,随着《幸福三重奏》和《妻子的浪漫旅行5》的播出,真实的蒋勤勤从“画像”里走出来了。

  但,这是有风险的。

  这几天,《妻子的浪漫旅行5》开播,“蒋勤勤听到刘涛当团长不想来”的热搜一出,风险被彻底摆到了台面上。

  有网友留言,或许是有剪辑的原因在,也能理解蒋勤勤当时的心情状态,可多少还是觉得场面有点尴尬,这话说得不合时宜。

500

  微博

  留言里,依稀带着点滤镜“破碎”后产生的失落感

  就像你偏爱一块美玉,却突然发现白玉微“瑕”。

  但,这真的是件坏事么?

500

  《妻子的浪漫旅行5》

  这份“瑕”,以及它带来的冲突感和矛盾感,恰恰是从“水灵”走进“蒋勤勤”世界的一道密码。

500

  单看小时候的蒋勤勤,或许很难想像,她会成为一名演员。

  她常常是腼腆而羞怯的。

  被老师喊起来回答问题会脸红,不小心碰到男生的手会脸红,和陌生人对视也会脸红。

  更多的时候,她希望把自己藏在人群里。

  又或者是一个人在熟悉的院子里跑来跑去的玩耍。

  偶尔,露出些调皮、狡黠。

500

  微博@蒋勤勤

  当时,父母觉得她性格太内向了,如果学一门才艺,多和同龄的小朋友打打交道,或许会更活泼一些,便准备送她去学戏曲。

  在年纪尚浅的蒋勤勤眼中,戏曲还谈不上什么艺不艺术,更像是一个单纯的关于“唱歌跳舞”的结合体。

  她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在艺校开始了独立生活。

500

  《新娱乐在线》

  学戏曲,是要耐得住性子,吃得了苦的。

  步法、体态、眼神、唱腔,都要一点一点去磨。

  同样磨人的,还有艺校里那套军事化管理的生活规则——

  比如,在某段时间里必须要完成某项课业,任课老师吹完哨子,学生们需要迅速地集合在一起,开始练习。

  违反规则会带来不同的惩罚。

  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又或者是真被憋闷得受不了了,蒋勤勤和班上的一些同学还是偷偷地翻出了学校的大门,去溜达,闲逛。

  等再跑回来,果不其然,挨罚了。

500

  微博@蒋勤勤

  更多的时候,蒋勤勤还是老老实实学习。

  这戏,她学了近10年。

  刚开始学青衣,后来又改成了刀马旦。

  渐渐地,单纯地磨,变成了带着点兴趣地学,然后生出些享受。

  戏曲的装扮、服装像是一层恰到好处的保护罩,把那个胆怯、不安、爱脸红的女孩“护”了起来,又添上了点勇气。

  装扮妥当,蒋勤勤不再是蒋勤勤,而是活在舞台上、戏曲里的剧中人。

500

  《超级访问》


  这样的成长环境,构成了看似矛盾的蒋勤勤

  一方面,艺校生活时感受到的秩序感和规划意识,被她不自觉地应用到了生活里。

  哪怕是收拾日常要用的包,她也会在大背包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上不同的小包。

500

  《非常静距离》

  在这样的规划、秩序之内,一切井然有序,全都提前准备好了,不会有意外来扰乱生活。

  而她无疑是“安全”的。

  另一方面,那个藏于角色身后的“自我”,仍然时刻在提醒着她——

  对于这种看似稳定的“安全”,保持敏感和警惕。

  那像是既定秩序之内微妙的“反叛”意识。

  比如,她一度对关于她的“容貌赞扬”产生了一些“抵触”心理。

  乍一看,这话有点“凡尔赛”。

  但对于演员来说,这种带着些“凡尔赛”意味的拒绝,未必是一件坏事。

500

  《苍天有泪》

500

  抵触的起因,来源于她的“想不明白”:

  “为什么每拍一个戏,所有人都在说我漂亮、令人惊艳,没人说蒋勤勤演技好?”

  当时的她只单纯地认为,是因为自己演得是设定上就很貌美的角色,观众注意到的自然是“漂亮”而非“演技”。

  想要突破,无非两种转变方法。

  外部的,撒开了扮丑;

  内里的,去演一些更复杂的人物,比如并非完全正面的角色,这样观众的注意力或许会从相貌,转移到人物性格上。

  “我想让别人看到,我可以演一些不一样的角色,我有这种对表演的追求。

  这话不是说说就算了的。

  当机会到来,她没有犹豫、退缩,而是带着魄力和韧劲,大踏步往舒适圈外迈。

  那个机会,来自《半生缘》,名叫顾曼璐。

500

  这个角色算是蒋勤勤自己争取来的。

  起初,剧组其实更想让蒋勤勤来演顾曼桢,是她自己提出想要试一试顾曼璐。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几乎抛弃了一切社交。

  每天不是在看原著,就是看之前的电影版《半生缘》。

  透过她能找到的一切资料,不停琢磨曼璐的眼神、说话的语气、走路的姿态。

  下了一番苦工,结果也确实没让人失望。

500

  《半生缘》

  初次登场时,姘头跑到送她的小楼里来闹事。

  她赶回来,随手抄起地上的砖头,就往骈头的车上砸,拦都拦不住。

  火气上来了,嫌旗袍最上面的扣子碍事,一把解开,然后张嘴便骂。

  那股泼辣和狠劲里,哪还有半点过往的柔情温婉。

500

  《半生缘》

  真正让她开窍的,还是《半生缘》之后的《响亮》。

  这部戏,蒋勤勤最开始没想演。

  原因无它,刚接触女主角牛红梅的时候,剧组一直在强调角色的外貌设定很美。

  刚刚求得了点突破,蒋勤勤不想一抬脚,又退回去了。

  等拿到剧本,蒋勤勤才发现,自己错了。

  “她就像一个矛盾体,一方面她有少女时代的纯情,但又很风骚;比较善良,又有心狠的一面;既倔强,又善解人意。她的特征都是对立的。”

  而美貌,恰恰是她一生悲剧的根源。

500

  《响亮》

  演完这个角色,蒋勤勤彻底想明白了。

  她把重点放错了。

  出问题的,从来不是她或者角色的外貌设定,而是她还需要接着打磨的演技。

  那一刻,她终于彻底站在了通向“好演员”的大道之上。

  没因为外界的夸赞而耽于自己的容貌,空耗时间和天赋。

500

  《一个勺子》

  戏一部接着一部演,演技一点接着一点磨。

  她仍像幼年学戏时一样,耐得住性子,吃得下苦。

  是不是主角,她不在意。

  戏份的多寡,她也不在意。


  她在意的,还是戏里的那个“人”。

  有意思的“人”——

  “(那个‘人’)有一点善,有一点恶,不完美,有瑕疵。

  人物扮上了,神情里,仍有故事。

500

  《海上牧云记》

500

  可在知乎上,仍然有很多网友在为蒋勤勤感到可惜。

  大家不是对她的演技不满,而是惋惜,她接戏的频率好像越来越低。

  她的一部分精力不可避免地投入到了家庭生活里。

  但蒋勤勤是心甘情愿“陷”进去的。

  收拾收拾房间,照顾一下孩子、做做瑜伽,偶尔刷刷剧,看看书,她乐得自在。

  “这个过程可能很烦,但完成之后,生活秩序井然。”

500

  《妻子的浪漫旅行》

  但这种令她满足的井然秩序,有时根本无法长久维持。

  家里有人在不断向她的秩序感发起冲击——通常情况下,是她的两个孩子。

  小孩,是不受控的,很难要求他们彻底在一定的秩序和框架下生活。

  乱放的玩具,随处丢的衣服,桌子上突然出现的划痕,会搞得极有秩序感的蒋勤勤疲惫不堪。

  “挺好,生活的痕迹。等他们长大了,你再看到这些划痕,想起他们小时候跌跌撞撞的样子,不也挺有意思的么。”

  陈建斌偶尔能这样说服她。

  渐渐地,她似乎也开始能享受一些生活里的随机“浪漫”。

500

  《妻子的浪漫旅行》

  就像节目里,陈建斌突然提起前一晚写的诗,突发奇想要念诗给她听。

  导戏的状态上来了,陈建斌自己还客串起了摄影和灯光指导,说要在暮色穿过落地窗的时候念,最有诗意。

  蒋勤勤就在沙发上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然后在陈建斌的带领下,盘腿坐在了落地窗旁。刚开始还会吐槽一下诗的名字,等听进去了,就只剩笑意。

  她的状态是肉眼可见的松弛的。

500

  《妻子的浪漫旅行》

  虽然离彻底放松的生活状态还差的很远。

  她不再像曾经那样过度的紧绷,拧巴,纠结。

  “之前,我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是一种互相较量,彼此征服的过程。

  而现在,我更乐于享受跟我的爱人,平心静气地对话。能对话,识好歹。”

  于蒋勤勤而言,那些脱离秩序的“意外”,不再是瑕疵。

  反倒像是生活留给她的一道缺口。

  空气涌进来。

  她畅快地呼吸着。

500

  回到文章开头的那个问题:

  当蒋勤勤不再是印象中、近乎完美的美好形象,当滤镜破碎,美玉染“瑕”,这是件坏事么?

  或许,真的未必。

  完美当然是件令人愉悦的事。

  它往往意味着,一切处在恰到好处的状态里。

  可一如莱昂纳德·科恩说: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500

  而蒋勤勤,恰恰身处一个从追求完美到坦然接受不完美的过程里。

  光照进来,生活显出另一种鲜活的生命力

  这段鲜活人生,与“水灵”无关。

  独属于那个真实的蒋勤勤。

  监制 / 她姐

  作者 / 小怪兽

  微博 / @她刊iiiher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