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访问上海或有特殊使命,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更加考验双方智慧

拜登任命的气候问题大使克里访问上海,他除了和中国官员会面以展现拜登政府在气候问题上愿意与中国的合作态度,很可能还承担着一项拜登政府说不出口,但是中美双方都心知肚明的特殊使命,即争取中国领导人参加拜登将于本月22日至23日牵头四十个国家举办的全球气候峰会。

因为克里访美是在中美关系经历过特朗普时代的严重冲击以及拜登时代中美关系仍在激烈冲突的态势下发生,不少人对克里的访问并不看好,有些人在网上说话还很不客气。我认为,对于克里的到访,尽管人们并不期待他能给中美关系带来多少积极变化,大家还是应该展现待客之道,对他的访问抱持欢迎态度。

中美关系是高度复杂的双边关系,在冲突与对抗不断升级的同时,在可以合作的领域继续展开合作也是双边关系的一部分。中美如果不想全面“脱钩”走进悲剧性的新冷战乃至热战危局,就必须珍惜目前已经所剩不多的合作领域,并在这些领域展现出愿意合作的诚意。

气候问题就是这样值得珍惜的领域之一,也是中美两个碳排放大国以及身为全球第一、第二大经济体应该为人类社会承担的共同责任。在这个问题上,既然拜登政府已经伸出手来,又派了特使来表明诚意,中国也一定会表明自己的态度,会为了人类社会的共同利益承担起自己应担的那一份责任。

尽管在高度政治化的国际关系中,气候问题早已不是单纯的气候问题,而是已经演变成经济、科技乃至政治博弈问题——以拜登打算主持召开全球气候大会为例,其目的就是为了修复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给美国带来的外交伤害,以重新展现美国在该领域的领导力。但是,让这个领域保持其相对于双边政治争夺的适当独立性,对于高度紧张的中美关系来说仍然具有积极意义。

当然,对于拜登在气候领域之外就中美关系展现出的对抗性姿态,中国也要有继续缠斗下去的准备。拜登虽然适度回调了特朗普时代全面激化中美矛盾的对抗性政策,但是他在整体战略上已经继承了特朗普主义的遗产,未来的中美关系必然会冲突不断,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绝对不会比特朗普时代轻松。

以这次克里访问上海为例,拜登在派出克里到上海访问的同时,美国军舰与军机还在南海巡弋,他同时还派出了一个由一位前议员以及两位前副国务卿组成的非官方三人代表团到台湾访问并与蔡英文会面。这些安排基本上就是中美阿拉斯加会谈前安排布林肯访问日韩以展现对中国强硬态度的翻版,不仅严重冒犯了中方利益,而且对克里访问的氛围塑造也极为不利。

所以中国领导人是否会参加此次气候峰会引人关注,在以后的中美交往中,处于结构性对抗的双方如何一边进行有限沟通合作,一边在缠斗中互捅“刀子”,更是值得人们长期关注,拜登时代中美关系的复杂性,比全面对抗的特朗普时代更加考验双方智慧。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