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桑拿日记》——《第十八章(1):曲终人散》

第十八章:曲终人散

(1)

周涛并没有回家。他先去了深圳,在大小梅沙看海。在海边,尽管是在南方,但是天气已经凉了。凉凉的海风吹在脸上,整个人都头脑清明了许多,突然想明白了许多事。

然后他去了马兰上班的地方。马兰很高兴,问他最近工作怎么样,他说一切正常。马兰说姐姐马媛媛也打算过来,跟着姑妈上班。周涛想起来老王,王前些天已经去了马媛媛那里做营销经理,还有了新的男朋友,也不知道会不会跟着马媛媛走。马兰问他现在有对象没,周涛说不打算在南方上班了,考虑回老家呢。这倒是真的。上次回家,他突然发现,母亲年迈了许多,现在身体也不好,身上时常有些病痛,不舒服了只能自己去医院。上次休假时候没有回家工作的想法,是因为心里装着徐青,现在轻装上阵,没有束缚,便想回家侍候父母了。马兰理解他的想法,也没说别的,只是请了一天假,陪着周涛在外面逛了一天,又请他在自己上班的地方做了个按摩。

7天假期匆匆而过,他照常上班。每日里点到、开例会、巡岗、处理纠纷和突发状况、下班睡觉、网吧打游戏。日子就这么如流水账一般,枯燥而无味。其实日子就是这么回事,就像做一道家常菜,未必惊艳世人,但求开胃可口,如此,即便是一道清炒时蔬,也足以余香绕口、回味不绝了。但是周涛却觉得,现在的日子就像是一杯白水,寡而无味。曾经有过的激情,现在消退了;暗中树立的目标,也不复追求了。曾经的他,能为了部门长远计而深谋远虑、殚精竭虑;现在,却似撞钟的和尚,得过且过。

严总给他的权力,他逐渐分掉。钟房小方开始受严总器重,于是周涛让她和三位组长一起管理技师部,无事不必请示自己;几位技师组长找他商量事情,他也总是无可无不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技工部两位组长走了后,直接来了一个主管,依然是老严叫来的,于是他连技工部的班前会都不去了。他的理由正大光明:总不能2个主管一起开会吧?而在楼层,他给了翁帆近乎全部的权限,当起了甩手掌柜。

曾经,压力大的时候,他晚上睡觉都能时常警醒。而今,精神彻底放松下来,却突然觉得毫无理由的心慌。他唯有努力适应,只当是给自己数月来劳心费神的补偿。

就这么不知不觉间临近元旦了。

跨年夜,公司自行组织了一场跨年晚会,晚会还算热闹。晚会的重头戏,是在新年旧岁交替之际,为各部门年度优秀管理人员和员工颁发证书。周涛和另外两名技师组长拿到了营业部优秀管理人员的奖状,他面无表情地接受严总颁奖,面无表情地和其他获奖人员一起合影。对他来说,这个奖状的唯一价值,就是随同发放的500元奖金了。

于是,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新年伊始,严总找他谈话,说技术部监控办公室电脑使用记录,发现他上班期间用大量的时间在上网聊天。他承认了,等着严总的判决。大不了辞退,正好回家过年,他想。严总说他把这事压下来了,好不容易拿到个年度奖,不容易,以后注意就行了。周涛礼貌地谢了严总,见没别的事,就要走。严总又把他叫住:“过几天你们营业部会来个部门经理,这样你身上的担子也轻一些。你要多支持新经理的工作啊。”

来了。周涛暗想,果然是这一招。

“我会百分百支持新经理的工作。”周涛说。

严总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周涛依然面如沉水。严总微笑着说:“我相信你。”过了几天,晚上宵夜时间,严总让他去三楼自助餐厅谈话。他去了后,发现严总和一个男宾一起,坐在餐厅用餐。

严总招呼他坐下,介绍说这位男宾便是新经理,姓刘,下周一就会正式上班。刘经理对他笑容满面地打招呼,然后自己往里面挪了挪,请他坐下。他对刘经理笑着点点头,坐下来。严总说你先去拿点儿东西吃吧,边吃边谈。周涛说不了,反正也不饿。刘经理起身去拿食物,顺便替他拿了杯饮料,他感谢过,接过饮料慢慢嘬着。

其实要谈的很简单,无非就是要两个人提前见个面,联络联络感情,方便以后工作中相互配合。刘经理笑容满面地请周涛多多指教,周涛赶紧说不敢当,会全力支持云云。

客套完毕,也就意味着正事谈完了。周天便起身告辞,刘经理笑着挽留他多坐会,严总看着他微笑不语,他说楼层服务员都在分批吃宵夜,不放心,要上去看看,就走了。走了几步,他突然想起来,上次严总单独邀他在餐厅一起用餐,坐的也是这个桌子。

他暗自一笑,只觉时过境迁,新人已胜旧人。不过,他心里没有丝毫不快。这一天,他早就等着了。

过了几天,刘经理正式上班。他不管对谁,都客客气气的,跟人谈话前,总是先把笑容铺开满脸,让人如沐春风,这使他在营业部赢得了大家广泛的好感。

刘经理之前是在其他场所做营销经理,对管理楼层和技师完全不懂,唯有依赖于周涛。周涛倒不藏私,别人对他客气,他自然不会小气,并不因为老严阴他而迁怒于刘经理。刘经理每遇事情,都是直接采纳周涛或者翁帆的建议,所以倒也没有出过什么差错。

周涛自觉地把自己的位置和权限降到楼层主管的位置上,对技师部、技工部、钟房完全不再涉足。现在楼层一个主管、一个部长、2个领班,管理人员足够,严总也不再提从休闲部调领班的事情。似乎出现了一个平衡,但是却又极为脆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破这种平衡。

春节前,彭冲来了一趟广州。跟周涛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告诉周涛,自己已经辞掉了武汉的工作,过完年就搬来广州,全心全意帮燕子做网店。周涛很高兴,说以后买衣服能买到打骨折的价了。彭冲说:“你是希望我把你打骨折吗?”

彭冲带来了一个消息,让周涛既喜且悲。彭冲说徐青已经奉子成婚,就在元旦的时候。

周涛知道徐青早晚要嫁做他人妇,却没想到会这么快。不过既然是奉子成婚,那也没什么说不通的。

彭冲从手机里找出来婚礼上的照片。他在婚礼当天自然也去了,是以燕子的男朋友的名义。那天,徐青和新郎来到燕子这桌敬酒时,看到彭冲,愣了一下,新郎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但想着既然是新娘闺蜜的男朋友,认识自然也是正常的,就没多想。第二天徐青趁新郎不在,跟燕子说私密话的时候,问了下周涛的情况,燕子哪里知道?最终燕子还是问了彭冲,可是彭冲这段时间也特别忙,没怎么跟周涛联系,也不太清楚。彭冲当时想打电话给周涛,徐青制止了。于是此事也就过去了。

周涛怔怔地看着照片,穿着洁白婚纱的徐青,端庄大方,清丽方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先是为徐青有了归宿而高兴,继而为自己的得而复失而怅惘。往事历历,婚纱照上新娘眉目不断变换着,就像一个连环画,从徐青第一次跟他说话时候的拘谨,到熟悉之后的自然随意,再到亲密之后的柔情万种,乃至私密相处时候的娇羞妩媚,最后定格在了分手那晚的一双迷离泪眼。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彭冲并不打扰他,任他一个人在回忆里自由撷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彭冲手机响,才打断周涛回忆。蓦然惊醒,周涛借揉眼擦了下盈满眼眶的泪水。彭冲假装没看到他擦泪,接过递回来的手机,看到是燕子的电话,于是接起来。原来燕子问他今晚上还回不回她那里,彭冲说明天再回。燕子知道他在周涛这里,想起来周涛对徐青的一往情深,自也感慨万千。

是夜,周涛酩酊大醉。

 

春节期间,周涛是回老家过的年。自从他前几年来广州后,这还是第一次回家过春节,去年他也申请过春节休假,但是严总以楼层离不开他为由拒绝了。不过当时也确实是这样。这次他申请,严总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刘经理已经主动提出来要春节值班。为了给春节安全上一道保险,翁帆的休假没有批准,她的排班基本上和刘经理一样,以策万全。

周涛心无旁骛地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虽然中间穿插了两三次相亲,不过心里没有了徐青的羁绊,他倒也很自然地去了。

大年初三,他接到了彭华的电话。他暗自诧异,都已经拜过年了,这个时候又打电话,莫非部门出什么事情了?

“老大,楼层出事了。”彭华开门见山,语气很郑重。

周涛心里暗叫不妙,能让彭华专门打这个电话的,肯定是坏事,而且是大坏事。

楼层确实出事了。

大年三十晚上,水疗行业一般没几个客人,有些会所甚至会提前打烊,不过周涛他们水会依旧照常营业,只是这个日子,大家都比较散漫,就连当晚的总值——严总,看到员工偷懒、聊天或者玩手机的轻微违纪行为也只是和蔼地笑笑,毫不追究。

因为是大年三十,所以公司破例把员工三餐及宵夜安排在了三楼自助餐厅,而且特别丰盛,哪怕是不当班的员工,也可以换好工衣前来用餐。很多无法回家过年的员工都换了工衣来到餐厅,一边享用美食,一边看着春晚,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也放下了自己的架子,和服务员一起聊天、说笑。整个公司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刘经理为了能让服务员好好享受美食,便自己守在楼梯口的岗位,翁帆部长守在另一处走廊的工作台,其他服务员都去了三楼用餐。其实这会没什么客人按摩,但是防火安全工作却不能忽视,所以她并没有偷懒去休息。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四楼来了几个客人,要开一间VIP休息室。

这几个客人上来的时候,恰好是刘经理在VIP休息室那边,于是刘经理便给他们开了间房,然后自己也坐在工作台后面休息。不料才过了半个都小时,有警察突击检查。查到这间VIP休息室的时候,赫然发现几个人在里面吸毒!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