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桑拿日记》——《第十七章(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第十七章: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3)

马兰说:“其实很多人都看出来了,你们俩关系不一般。老严还问过我,我说你俩不可能拍拖。”

事到如今,周涛也不好遮掩了。他说:“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觉得够低调了啊。”

马兰说:“那天晚上,你下班后偷偷去按摩房找86,对吧?有人恰好看到了。”

周涛大惊,紧张地看看办公室门口,压低声音问:“谁看到的?”

马兰说:“是116。不过她只跟我说了,其他人都不知道。”

周涛松了口气,说:“其实就算有人看见也没啥,我们又没做什么。”虽然真的没做什么,但是这句话却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至少马兰是不信的,她说:“老严没找你谈过话吗?”

周涛说:“有一次跟我简单聊过几句,说让我注意男女感情问题,不要给人落下话柄。我当时以为他跟我说这个,是因为你老喊我男朋友呢。”

马兰嘻嘻一笑,说:“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周涛想想,说:“好像有一个多月了吧?”

马兰说:“那就差不对是了。他上次问我,正好是一个多月以前。”

哦。不知道老严发现是自己把徐青从他手里夺走,心里是什么感受。应该会有点恨自己吧?如果自己晚一段时间跟徐青发展关系,也许,徐青还真有可能接受老严心意的。他原本对徐青是坚信不疑的,可是这几天的经历,让他也不得不有些疑虑了。毕竟,心伤、寂寞之下,有哪个女人能拒绝另一个男人的讨好呢?

马兰看着沉思中的周涛,不再多说,只是提醒了他一句,说:“我过些天可能会去深圳,我姑妈在那边接了个水会,让我去呢。你有空了可以去找我玩。以后不想在这里做了,我也可以帮你联系一下。”

周涛说好,有机会一定去骚扰你。

第二天马兰就没来上班了。周涛打电话过去,她说先在广州玩几天再去,反正那边不催。周涛说我请你吃宵夜吧,算是给你饯行,马兰说下次有时间再说吧。于是周涛只好作罢。

 

广东的扫黄风暴越刮越烈,周涛甚至听到公司有人传言,老板打算停业一段时间,免得一不小心出现什么纰漏。流言传了数天,公司人心惶惶,直到刘董亲自在行政会上保证水会运作不会受任何影响,大家才渐渐安定下来。

好久没联系的张民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住,说要来他这里借住几天。周涛不疑有他,便告诉了张民自己住的位置,晚上张民就来了。

周涛叫上郭军,晚上招待张民吃宵夜的时候,张民说自己差点被抓。周涛问他是怎么回事,张民说,他所在的水会也被查封了。周涛知道他那里其实也是一家酒店下属的水会,但是里面有特殊服务,张民前几个月去那里做行政经理,主管整个水会运作。当时张民还问周涛有没有兴趣过去做,周涛拒绝了。

张民说,当天晚上数百个特警和便衣突袭了他那家水会,把前门后门和员工通道堵得严严实实,所有在现场的人都被带走,包括张民新交往的正在上班的咨客女朋友,也未能幸免。张民刚好要去路边接一个客人,远远看到一溜警车闪着警灯开过来,心知不妙,来不及通知女朋友就从旁边的小巷子溜了。

周涛此时有点儿后悔答应张民来借住,这不是容留犯罪分子嘛。可是既然答应了,也只好这样了。张民问他马兰过得怎么样,周涛跟他说了,张民说马兰换号也没告诉他,要周涛发给他。周涛说平时都仅限于上班时间工作交流,私下没什么联系,所以也没有马兰新手机号。郭军明知此话有假,但也不声张,只在一边吃菜喝酒。张民明白马兰对他还有恨意,谁让自己当年欺骗人家呢。于是大家便不再提此事。

他惴惴地上了几天班,也没出什么问题。张民住了几天,就订票回老家了,说离风暴中心远点儿更安全。周涛才放下心来。

 

临近年底却生意惨淡,这不是个好兆头。按周涛的经验,接下来这几个月,会有人陆续辞职,有服务员,也会有技师。周涛只希望,自己所带的几个部门,骨干能保留下来。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郭军先提出辞职,因为他老婆肚子越来越大,恐怕坚持不到年底了。当然,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老严一直对他不待见,他自知在这里不可能会有更大的发展了,还不如换个地方。

老严批准他辞职书的时候,特别爽快。周涛不无恶意地揣测:恐怕老严心里偷着乐呢。

可是随即他就想到,郭军走得有点儿早了,陈玲才来不到两个月,连提前转正的时间都不到,不可能现在就提她做领班啊。可是如果不及时提升吧,又怕夜长梦多。

果然,老严批完辞职,就问他缺口的领班怎么补充,他有没有打算。

周涛想了想,还是觉得提前把陈玲推出来,就把陈玲的情况跟严总详细汇报了一下。老严看起来很重视,听得也很认真,但是等周涛说完,他就直截了当表示反对。

严总说:“周主管,我理解你的心情。陈玲这个人呢,我也看好她,小姑娘是不错。但是她刚来没多久就提升,别的同事怎么想?尤其是工作了大半年,甚至去年就在的老员工,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周涛说:“陈玲其实不算是新员工了,毕竟,她从试业开始就在楼层了,一直做了大半年才走。中间虽然中断了几个月,重新入职不满两个月,可是鉴于她的工作表现,完全跟入职好久的老员工没有任何差距,甚至比老员工的表现都要好。我觉得可以破例一次。”

严总笑着说:“上次提升彭华和张霞,可是给你一次性破例了两名哦。你问下其他部门,没有一个部门像你们楼层这样,服务员刚转正没多久就提升领班。这次要是还破例,别的部门甚至你们部门的员工,可能都要有意见,说我太偏心你了。”

周涛还要再说,严总摆摆手说:“这样吧,你先别急,我再考虑一下。”

周涛只好先作罢,心里盘算着怎么说服老严。又过了几天,陈玲入职满两个月,周涛赶紧把转正申请交了上去,没想到严总却压着不批。周涛问了几次,严总都说还要考虑。搞得周涛都不敢见陈玲。不过还好,陈玲是个很理解人的姑娘,周涛没给她答复,她便不问,依旧踏踏实实做事、认认真真上班。这到让周涛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严总这一考虑,就是一个月。周涛想,现在三个月了,转正的事,总不至于再拖吧?他又找严总,严总总算批准了。周涛长舒一口气,可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歉疚,这么好得一名员工,竟然做满三个月才转正,要是搁以前那是完全不可能得。他正要开始盘算什么时候跟老严说提升陈玲,可是不等他提出来,老严先向他宣布了一件事情,就是楼层要从休闲部调一名领班过来,补上领班的空缺。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直接把周涛打蒙了!从休闲部调?有必要吗?来个对业务不熟悉的,又要熟悉两三个月,还不如直接从老员工里提升呢。他没太多的心思去琢磨严总的用意,单单是怎么跟陈玲交待,就够他头大的了。在他看来,还有比陈玲更合适的吗?别说领班了,就是直接提升为部长,以她的能力,也是够的啊!

看着老严笑眯眯的眼睛,周涛猛然意识到:自己被老严耍了!

老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向营业部安插自己人的想法啊!

一开始是翁帆,老严本来希望翁帆能当个千里眼,这样他就能把楼层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没想到翁帆是个实在人,平时只是老实上班,对周涛也很尊敬,跟其他同事关系也非常和谐,从来就没发挥过间谍的作用。这肯定让老严很失望。

然后是提升彭华和张霞前,老严希望从休闲部调领班过来,而且想调自己的人来。不过被周涛这个愣头青坚定的念头拒绝了。当时正值用人之际,老严不想失去周涛这个臂膀,就先妥协了。

现在终于有了第三次机会,这让老严足足等了近半年。这半年里,老严眼睁睁看着周涛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大,从楼层慢慢扩展到整个三部,他却迫于形势无可奈何。本来老严寄很大希望的周经理和吴老师,都无法在能力上肩负起这个重任,于是只好半主动半被动的给周涛加担子、赋权力。当然,周涛的能力和表现也确实对得起他的器重,他甚至一度想彻底招揽周涛的。本来两人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未必不是一段伯乐和千里马的佳话。直到老严发现,自己觊觎的徐青,竟然被周涛得手了。那么,自己给徐青发的信息、表达的意思,周涛肯定也都知道,说不定还不止一次和徐青一起嘲笑自己呢。每次想到这里,老严心里都非常愤怒。

现在老严倒是庆幸,自己提前给周涛挖了坑,让周涛和刘副总之间产生嫌隙,彻底断绝了周涛向刘副总寻求助力的可能。只要没有公司高层支持,周涛就是无源之水,还不是任他揉捏?

周涛刹那间心境空明,想明白了所有事情。他不由一阵心寒。可怜自己还一直想好好报答严总的知人善用、栽培器重呢,原来早入人家圈里了!

他知道多说无益,便说自己还有事,先走了。他走到门外,回头看去,发现老严低着头看一份资料,他眉头舒展着,嘴角似乎还噙着笑。这是胜利者的姿态啊!

周涛关上门。他走得义无反顾,似乎刚才关上的,不只是一扇门,还有对一个人的信赖和尊敬。

回到楼层,他始终阴沉着脸。服务员看他脸色不善,不敢招惹他,心想周主管竟然这么生气,难得一见啊。周涛也懒得去巡岗,他进办公室,也不管跟他打招呼的客户经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一坐就是大半天,直到陈玲进来找他。这会儿客户经理也出去了,办公室没别的人,他让陈玲把门关上,又让她坐到旁边,告诉她转正申请已经批准了。陈玲倒是没别的想法。周涛又告诉她,说老严打算从休闲部调领班来,自己之前说要提升她做领班的事,要食言了。其实周涛并没有给陈玲做过什么保证,但是他在心里偷偷有过这样的承诺。

陈玲倒是挺想得开,说反正自己才刚转正,也不急于现在就提升,以后也没关系。

周涛苦笑着说:“估计以后你在这里的机会都不大了。”老严既然跟他摆明了车马炮,那么以后对他看重的人,老严肯定会打压的,这次压着陈玲做满了三个月才转正就是一个开始。这么想来,陈玲不升领班反而是个幸事,倒是彭华和张霞,尤其是彭华,可能要在火上烤了。

陈玲笑着说:“没关系。做服务员也挺好的,不用操心那么多事。”陈玲的开解,更让周涛羞愧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我也不打算做了。”

这下陈玲惊诧莫名了,她问:“周主管,你做得好好的,怎么会想着不做了呢?”

周涛说:“做了这么久,累了。想休息一下。”是啊,他确实累了。工作忙,苦点累点不算什么,咬咬牙总能过去的。可是人与人之间的算计,他实在是不善于此。他不知道怎么给自己弄个防护罩,像游戏里那样,隔绝所有攻击,所以他决定遁走。也许狼狈点,也许会被胜利者嘲笑,但是,不会受到伤害!

“现在只有你知道,所以不要告诉别人。”他叮嘱陈玲。

陈玲点点头,看到周涛疲意尽显于神态,便关切地让他在办公室休息一会儿,自己又贴心地帮他倒满一杯水,先回到岗位上去了。

 

第二天,周涛向严总递交了一份休假申请,为期七天,理由:回家。严总很痛快地批准了,还关心地问他好不好订票。周涛礼貌地谢过严总,接过签好字的假条就走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