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小说《桑拿日记》——《第十七章(2):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第十七章: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2)

但是客人明显不认可这个理由,事实上,周涛这个说法,也只是适用于一般情况。像上次,客人做了一半要换项目,周涛照样把原来的项目按半个钟来计算了,只不过上次是特殊情况,客人换的第二个项目价位更高,且第二个项目做满了全钟,最终也是老老实实按1.5个钟来结账的,对技师来说并不吃亏,属于皆大欢喜的情况。

这次客人明显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公司和技师的难处,那周涛也不可能就由着客人胡来的。都说顾客是上帝,但这个说法也就是忽悠刚进入服务行业的菜鸟,像周涛这种老鸟,对顾客都是平常心待之。

客人说:“我知道你们有你们的规定。但是,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换成个398元的项目,你就给我按这个398的项目来按半个钟的时间,半个钟是45分钟,对吧?一会结账时候,整个钟还是按398来结账。技师也多拿提成了,你们公司也多收账了,咱们都有好处。对不对?”

平心而论,这个提议是有可操作性的,如果不考虑深远影响的话。但是,如果真按客人的提议来操作,那以后就有可能乱套了。这个客人按45分钟中式,然后换成45分钟泰式;或者按了45分钟泰式,又换成45分钟香薰理疗。用一个钟的费用,体验了2钟项目,这对水会来说,无疑会降低项目的新鲜感和规则的严肃感。这就不是多收一点钱能挽回和弥补的了。

周涛只好耐住性子,说:“老板,您的提议,对您来说是正常的,不过对水会来说,就不适合了。这样的话,以后客人都这样,上钟就乱了。”

客人瞪圆了眼,吼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通情达理呢?我这么好脾气跟你说半天,你一点都不答应。你是不是故意跟我为难啊?”

周涛苦笑着说:“老板,哪里敢跟您为难啊。我们老总要是知道我故意跟您为难,还不炒了我?但是我要是违反公司规定,答应您的话,老总照样会炒了我的。您也别为难我,我只是个打工的,说是主管,您没听过这么一句话吗?主管主管,啥事都管,脏活你干,责任你担!有功劳了是我们经理的,下属出事了我又要替他们扛,这就是我们这些苦逼的小主管啊。”

客人突然哈哈大笑,说:“你这人有意思!”他也不生气了,拍拍周涛肩膀,说:“我不为难你了。你说怎么办吧,我都听你的。”

周涛笑着说:“这哪里敢啊!您是客人,我只能给您提建议,具体您来定。”周涛建议他第二个项目按满90分钟,这样可以给他破例,第一个项目只收半个钟的费用。客人想了想,好像挺不错,双方都各退一步,也不至于伤了和气,于是便接受了。周涛赶紧在对讲机里CALL钟房,让技师拿着刚才的收费单过来,先让客人签了字。他也是怕客人酒醒后反悔,所以先趁鼓落槌再说。客人签了字,高高兴兴地让技师带着重新找房间去了。

彭华翘着大拇指,笑着说:“老大,你就是牛!刚才他都要揍我了,你这几句话,就把他说高兴,服服帖帖按你说的办了。”

周涛说:“我以前在另一家水会做的时候,就特别佩服我们那个大堂副理,再生气的客人,她也能几句话就消客人的气。”

彭华说:“老大有空给我们讲讲心得吧?”

周涛心想这是个好提议,可以整理一下处理各种突发状况的方法,以后尽量让部长和领班去处理,多培养才行。他说:“好,我这几天整理好,到时候通知你们培训。”

他找到翁帆,跟翁帆说了下这个事情,翁帆也非常赞成,说自己就缺少这方面的历练,有时候还不如老员工经验多呢。周涛这时又有了个更好的主意,说:“你们几个班次开班前会的时候讲一下,让大家把自己遇到的各种疑难问题、突发状况等,都讲一下,咱们整理出来,同时,也可以让大家多讲讲自己的想法,看怎么处理更合适,到时候连同服务员一起培训。群思广益嘛,我一个人肯定不行的。”这也算是周涛的特点吧,他比较注重发挥每个人的积极性,注重在平时的工作中就培养服务员处理问题的能力。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这两天周涛只顾着整理案例的事情,一忙起来,倒淡化了感情上的伤痛,直到接到彭冲的电话,才想起来老同学来好几天了。

彭冲说要带燕子来玩,问他有时间没,周涛说没有时间也会挤出来的,就像那啥,挤挤总会有的。彭冲笑着说这话太淫荡,他见到徐青会告状的。周涛便不说话了。彭冲感觉到了异样,问他怎么了,周涛干脆地说他和徐青分手了,徐青也回老家了。彭冲特别意外,这几天没听燕子说过啊。他捂着电话问燕子:“你闺蜜回老家了,你知道不?”燕子也诧异地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啊。谁跟你说的?你同学吗?”彭冲点点头。燕子说:“这家伙,一个人偷偷跑回家,把我自己丢在这里不管了。”完全忘了是自己先放别人鸽子的。

彭冲笑着说:“她要是不把你丢这里,我哪有机会偷香窃玉啊?”

燕子白了他一眼,说:“滚!”

彭冲说:“好,我可真滚了啊!”他在床上打了个滚,手机不小心掉了,捡起手机才想起来刚才还在跟周涛通话呢,现在一看,周涛已经挂断了。

他又拨过去,过了一会儿周涛才接。彭冲问:“你怎么挂了?我还没说完呢。”

周涛悻悻地说:“不挂干嘛?听你们打情骂俏吗?”

彭冲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到燕子拿起手机走向客厅,估计是给徐青打电话呢。他等燕子出去后,关上卧室的门,问:“你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分了呢?”

周涛说:“这事你别问我,问你女朋友去,她肯定知道的比我清楚。”

彭冲哦了一声,也不知道说啥了。

晚上彭冲自己来找周涛,周涛问他怎么不带燕子来,彭冲笑着说怕他触景生情。周涛问:“你什么时候回武汉?”

彭冲说:“明天就回。”他顿了顿,笑着说:“说不定要不了多久,我就又来广州了。”

“为什么?”

“我打算辞掉武汉的工作,来广州跟燕子一起做。”彭冲难得认真说话。

“怎么想到来广州了?受不了寂寞?”周涛不无恶意地猜测。

彭冲说:“废话。大老爷们,血气方刚的,谁能受得了?何况,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常年在外地,我也不放心啊。”鬼知道这两个原因,到底哪个为主哪个为次,以彭冲的个性,弄不好纲目并举也是有可能的。

周涛点点头,说:“你说的也对。不过我觉得,燕子应该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吧?”

彭冲摇摇头,说:“这和人品无关。寂寞,是谁都无法抗拒的。把一切危险的因素都掐死在萌芽中,不是更好吗?”

那么,徐青当初和自己在一起,也只是因为抵不过一个人的寂寞吗?

周涛觉得真够讽刺的。他和徐青在同一个城市、同一家公司,甚至同一个部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日欢愉,却最终抵挡不住旧情复燃。而彭冲和燕子,相隔千里,俩人一起啪的次数,估计还没周涛和徐青接吻的次数多呢,现在竟然也能修成正果。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说:“我祝你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

彭冲干了,也回敬他一杯,说:“我也祝你工作顺利,早日登上新台阶。”

第二天彭冲直接从周涛这里走了,周涛要送他去车站,不料燕子开车来接他。看着俩人卿卿我我的,周涛也没了送人的兴致。等车走远,他一边往回走,一边回想着燕子替徐青转告给他的一句话:“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是啊,一晌贪欢。他们终究不过是两个寂寞的人,向对方暂借一怀温暖而已。而今,曲终人散,恐怕也是别时容易见时难。

他回到房间,关上门,把头埋进被子里,拼命地压制着情绪,却终究没有控制住。他哭了起来。

 

2个新挂牌的中医师正式上班后,马兰带了她们俩几天,也辞职了。她先把辞职申请递给周涛,周涛诧异地问:“你爸妈不是还在这里吗?你怎么不做了?”

马兰歪着头,半边短发垂在耳边,笑着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就不能自己当家了?而且,他们也打算走呢。”

周涛笑着问:“他们走我能理解。但是你肯定是有对象了,找对象去吧?”

马兰一噘嘴,说:“你都不要我,我还能找谁?”

还是孩子气。周涛笑着摇摇头,正要签字,马兰又说:“你这么痛快就签字啊?”

周涛疑惑地看着她,马兰抿嘴一笑,说:“我还以为你会舍不得我呢。”

周涛哈哈大笑,说:“我是舍不得你,可是又怕耽误你终身大事,所以只好放你走喽。”

“说得好听!”马兰嘟囔了一句。接过签好字的辞职书,低声问:“86回家,是不是因为你啊?”

周涛一愣,心想,怎么你也这么想?他不露声色,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啊?”

马兰说:“其实大伙早就传开了,说你俩在拍拖呢。”

我靠,我怎么不知道?周涛想,不会是彭华泄露了吧?但是以他的机灵劲,他应该不敢这么做的。周涛呆呆地看着马兰,不知道怎么接话。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