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丢失之后…… 流浪动物处置管理难,领养有了“第一案”

本文转自“半月谈”公众号(id:banyuetan-weixin)

从2018年起,为了弄清楚一条被领养的流浪狗“小黄”的下落,浙江某高校法律系教授钱老师开始和领养人对簿公堂。她没有想到,给“小黄”讨要说法的“诉讼路”历时两年多:一审、二审败诉,再审申请被驳回……在钱老师看来,原本生龙活虎的小狗怎么会平白无故丢了?它丢在哪儿?领养人,也就是被告尽到了照顾义务吗?

近期,半月谈记者调查了被称为流浪动物领养“第一案”的细节经过。这起案件背后隐藏的流浪猫狗骗养及管理处置问题,值得深思。

500

资料图,非新闻图

1

“小黄”去哪儿了?

2017年,钱老师领养了一只流浪猫。从那时候起,钱老师开始关注校园流浪动物的处置和管理问题。

高校校园环境开放,一直是流浪动物躲避和栖居的场所。而如何管理校园流浪动物也是全国各大高校校园管理面临的共同课题。

“学校会定期组织抓捕,但是抓了一批,又来一批,流浪猫狗的繁殖能力又强,始终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钱老师说。

2018年3月起,钱老师和学生社团一起,对学校准备集中清理的流浪狗进行绝育和接种处理,然后寻找好心人收养。“小黄”就是其中一只被救助的流浪狗,它最初奄奄一息,接受照料后却生龙活虎,讨人喜爱。

2018年6月,钱老师所在学校的一位学生提出领养请求,学生社团帮助其启动了相关领养程序。可领养不足一个月,就出了问题。社团学生想了解“小黄”的近况,领养人却说狗丢了。

狗丢了?钱老师和社团同学都很着急。“领养人一会儿说是她的奶奶把狗拴在门口,回去拿钥匙时走丢了,一会儿又说是被拴在路边不见了。”钱老师说,领养人的语焉不详引起了大家的怀疑。

参与寻找“小黄”的学生说,他们在调查时发现,领养人填写的居住地址并不是自己的家;在领养人声称奶奶照顾“小黄”的地方,周围邻居都表示没见过有老人和狗在此生活。诸多疑点下,“小黄”似乎并不是真的走丢了。

“实在不行我就只能起诉你。”钱老师一再告知领养人,只要说出“小黄”的真实下落,便不再追究其责任,但对方坚持说自己没有说谎。

“当时只是希望她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们花了那么多精力、感情和金钱,把小狗健康地交给她,换来的却是不能自圆其说的解释。”钱老师说。

2

“第一案”背后:遗弃、骗养、虐杀

半月谈记者查阅一审裁判文书发现,法院最终认定,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被告及其家人在饲养“小黄”过程中因看管不善导致丢失的可能性较大,虽有过失,但并非有意为之,不构成协议中关于不得“转让、贩卖、遗弃、食用、虐待甚至杀害领养动物”等程度的违约行为,原告主张损失赔偿的合同依据不足。法院最终驳回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死亡赔偿金等全部诉讼请求。

相关专家认为,超越“流浪动物领养第一案”本身,全社会应更加关注流浪动物处置的话题。据了解,因为一些不负责任或者别有用心的领养人的存在,通过骗养流浪动物来实施虐杀的行为已长期存在。

“通过免费的领养渠道,虐待动物者不需任何投入就可获得动物。有的虐待组织和个人更是故意找动物保护组织领养猫狗,把这作为一种挑衅。”一位长期关注流浪猫狗问题的志愿者表示,目前流浪动物收养仍处在无序状态。部分网络平台,例如二手商品交易平台、同城服务平台等,都会发布收养动物的信息,认领过程也很随意。

“今年以来,学校宿舍杀狗烹食、收养流浪猫狗投喂黄金蟒等事件背后,几乎都和骗养行为有关。”这位志愿者说,爱心人士投入巨大时间精力救助流浪动物,却眼看它们落得惨死的下场,让人很难接受。

据了解,关于领养动物,国际上有标准的领养协议规范,包括登记领养者身份信息、查看收养人居住条件、要求为动物做好防疫和绝育工作等。目前北京等大城市在民间组织的管理下,部分流浪动物、宠物幼崽等能够得到比较规范的送养,但是总体而言,规范的程序依然没有普及。“流浪动物领养第一案”反映出,当前仍存在着约束收养人行为的法律空白。

3

立法保护伴侣动物呼声渐高

如何有效处理流浪动物,已成城市管理的一大难题。因为流浪动物数量过于庞大,各地收容站已无充足空间承载,可社会文明的进步也提醒着城市管理者,简单、粗暴地大规模捕杀流浪动物并不是合适的办法。

理想状态下,管理处置流浪动物需以政府力量为主,民间组织和个人则发挥重要的辅助作用。妥善处置流浪动物,在完成防疫绝育等程序后交由领养人收养;实在长期无人领养的,则通过人道方法让它们离开世间,应成为文明管理流浪动物的共识。

500

近年来,针对骗养流浪动物问题,已有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发声建议立法对伴侣动物予以保护。

钱老师认为,流浪动物的源头在于遗弃宠物、无序繁殖宠物和不文明养宠。因为地方立法权限有限,相关遗弃和不文明养宠行为难以被遏制,这就需要从国家层面制定专门的伴侣动物保护和管理法规。在治理层面,相关部门可联动做好本辖区内流浪动物的捕捉、防疫、绝育、收容或放归、领养等工作。同时,吸纳社会力量参与,减轻政府管理压力,实现政府民间联动、共同治理的良性合作局面。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