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黄种人想要开拓生存空间的话,澳大利亚大陆倒可以考虑一下

【本文由“午后初雪”推荐,来自《李泉:现在,华人微信群呼吁大家学习韩裔的做法……》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钱塘潮

    模范少数族裔没有意义,英语里有一个叫“middle man”,就是社会中坚,美国社会里是犹太人控制核心资源,银行媒体金融之类,而华人本来在东南亚国家也是社会中坚,控制核心资源,印度人则是在非洲国家控制核心资源,尤其是东非南非等,华人应该好好研究为什么中国人能在东南亚国家控制核心资源,东南亚华人商贸圈被称为竹网,尤其华人以善于搞关系著名,为什么到了美国就不行了。

东南亚地区的原住民和华人同属黄种人,而且在古代中国的朝贡体系中,东南亚各国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古代中国王朝的藩属国,一直中国存有敬畏之心,所以相对容易接受华人

等到华人开始移民到美国时,美国已经被白人占据统治地位,白人是绝对不能接受有竞争力的黄种人,就算黄种人像黑人一样永远处于社会底层也绝对不被白人所接受,因为黑人祖上的来源国没有一个强国,但黄种人则不同,且不说可以同白人主导的西方国家进行全方位竞争的中国,就连日本和朝鲜甚至越南也曾经给白人造成过很大麻烦,韩裔在美国更是以团结好斗而闻名。

因此在公平竞争甚至是白人对黄种人打压力度不够强的情况下,黄种人在美国是完全有能力威胁到白人统治甚至取而代之的

更何况在近代以前,黄种人一直对白人有压倒性的优势,匈奴首领阿提拉的上帝之鞭和蒙古西征给白人造成的恐惧实在是太大了,这种心理阴影至今仍难以磨灭,白人提出的黄祸论正是基于此。而到了近代,白人在科技优势和工业化优势的加成之下终于让白人主导的西方世界第一次压过了黄种人主导的东方世界。

但好景不长,黄种人主导的东方世界在近代经历过白人主导的西方世界对自己造成的迫害和打压之后开始奋发图强和奋起直追,近些年已经隐约有反超白人主导的西方世界并重新夺回历史上一直占据的主导权的趋势,因为这更加深白人对黄种人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和白人怕黄种人对自己进行报复和清算的担忧。因此现在的美国是绝对不会放松对黄种人特别是华裔进行打压的,反而会变本加厉打压华裔,所以说华人想在北美开拓生存空间是很难的

如果黄种人想要开拓生存空间的话,澳大利亚大陆倒可以考虑一下,澳大利亚大陆幅员辽阔且资源丰富还地广人稀,而且还中国军力投射范围之内,澳大利亚大陆及其周边的塔斯马尼亚岛更是进入南极大陆的门户,因此华人向澳大利亚开拓生存空间才是最佳选择,从澳大利亚大陆及其周边岛屿赶走这些对澳大利亚原住民进行残酷的殖民统治的罪犯的后代并开拓华人和所有黄种人的生存空间应该成为既定国策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