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云|纵横捭阖,新中国外交第一战——中苏对决

最近,关于中国外交的讨论很多,看到天团对一些西方国家拍砖,心里那个爽啊。

有的人担心,这么搞会不会影响国家发展战略。这就多虑了,别看现在你扔我一脸蛋糕,我拍你一脸黄瓜,其实也没什么实际内容。中国敢拍,那是有实力做保证的。美国的盟友跟着起哄,一方面是试探,另一方面也只是回应瞌睡乔的媚眼。

双方都不大可能往死里整,现在的打,大概率是为了后面的谈。

当然,事态的发展瞬息万变,我们应该主动作为,朝着有利于我的方向引导。

今天不聊这个,后面我会在“拜登传”里具体唠。

看到最近火爆的拍砖场面,不禁让人想起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外交第一战,那时,虚弱的新中国,除了一腔热血,能拿出来的东西不多,但先辈们愣是凭借过人的胆识和智慧,为后人赢得了战略空间。

今天就来聊聊这个。

01

新中国的困局

当第一代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时,他们既兴奋,又忧心。兴奋的是,在经过几十年的努力,牺牲无数英雄儿女之后,这个民族终于迎来激动人心的一刻,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

500

但同时又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忧心,说实话,大家心里都没底。

首先,二战后,雅尔塔体系基本确定了未来的世界格局,美国、英国和苏联把全世界切成了若干块蛋糕,《苏美英三国关于日本的协定》更是把战后远东势力范围规定得死死的,要打破这个体系太难了。

为什么要打破它?因为中国亏大发了。《苏美英三国关于日本的协定》,虽然比一战的分赃协议好点,但中国仍是被牺牲的对象,蒋介石单方面和苏联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以及一大堆附件,更是把国家利益卖了个底朝天。

这里面,一是强迫中方同意了外蒙古自决;二是中方得同意苏联在旅顺港驻军;三是中方要同意长春铁路在资产各占50%的基础上共同经营与管理,而经营管理权要归苏方所有。

这是彻头彻尾的丧权辱国。

后来有人替老蒋洗,说这个协议有利于推动共同抗日,讽刺的是,条约签订后的第二天,日本就宣布无条件投降了。

这个协定实际上是老蒋为换取苏联支持的卖国条款,最终成了戴在新中国脖子上的枷锁,第一代领导人怎么可能认领?

但对于斯大林来说,那是到嘴的肉,要他吐出来,难度可想而知。

类似这样的条约还有很多,美国、英国都有,都需要新中国回应。

其次,当时的世界已经因意识形态而出现两极分化,各国都在选边站。作为一个新兴国家,在没有完成祖国统一的情况下,甚至老蒋还占着联合国席位的情况下,怎么选?

从意识形态上来说,苏联跟新中国有血亲,可解放战争的经历提醒我们,这货也不靠谱。

整个解放战争期间,它支持老蒋多过支持这边,甚至到1949年初还说要调停。

要知道,那时候解放军百万大军都已经屯兵北岸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调停?调停你妹啊(这个情绪是替教员传达的,当年他曾为这事发电报怒斥苏联)。

说白了,斯大林还是把苏联的利益摆在首位,什么革命友谊,那都在满足他们条件的情况下才讲。

可不选它又能选谁?美帝?

当然,当时美国内部也是分裂的,有人已经意识到国民党是头顶生脓脚底长疮——烂透了,在中国必须寻找新的合作对象,抗战期间,一些对中国国情比较了解的人已经把TG当作首选。

这种纠结在美国内部一直存在,1949年初,眼看大势已去,国民政府迁往广州,当时的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却留在南京,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抢救一下和TG的关系。

面对这种示好,新中国能接受吗?

显然不可能,三观不一致啊。

这和谈恋爱是一样的,纯粹因为利益结合,没有三观做支撑,根本不可能幸福。

于是,开国领袖们决定选苏联。1949年6月,以刘少奇为首的代表团到苏联访问,基本表明未来新中国的立场。司徒雷达这才灰溜溜撤离,毛主席也送上了那篇经典的“别了,司徒雷达”。

500

可选择苏联也并不意味着一切就迎刃而解了,矛盾仍然存在。

历史上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不说,单老蒋遗留下来的破事就糟心。怎么处理?如果新中国把老蒋那些丧权辱国的条约全都接过来,老百姓怎么想?不接受的话,斯大林能答应吗?

再次就是援助问题。

经过这么多年战争,新中国一片废墟,百废待兴,到处要钱。那时,大陆仅有的黄金都被老蒋拉台湾去了,这货还扬言,TG就算赢得了政权,也会毁于动乱。

这守江山可不比打江山轻松。

面对四万万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同胞,第一代领导人意识到担子不轻啊。

1949年6月,中国代表团到访苏联后,斯大林表示愿意提供援助,但一切只是口头协议,中国人都清楚,“到手为财”,谁知道这期间对方会不会整什么幺蛾子?

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一面向庆祝的群众挥手致意,一面思考这个国家的未来。

500

当然,经历过无数战火洗礼的他们显然不会惧怕这一切,过往的经验告诉这些革命者,先把硬骨头啃掉,其他的都将迎刃而解,而这根硬骨头就是苏联。

于是,新中国外交第一战任务明确了:既要废除中苏不平等条约,签订符合中国人利益的新协议,又要站着把援助要了。

02

第一轮博弈

经过几个月的准备,1949年12月16日,毛主席一行以替斯大林祝寿为名到访莫斯科。

仅仅过了6个小时,教员就和斯大林面对面坐到了一起。

500

教员开门见山地提出要重新签约,可斯氏表示,重新签可以,但内容不能大改,他给出的理由是,苏中之前签订的条约是根据雅尔塔协议缔结的,也就是说得到了美国和英国的同意。

如果大改,就会给美国和英国提出修改千岛群岛、南库页岛的借口。

那就意味着整个远东格局都会大变,甚至影响到世界格局。

这帽子扣的,感觉我们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反而成了不识大体了。

如果不改内容,仅是换个封面,新瓶装旧酒,换汤不换药,我和你谈个铲铲?

教员还想争取,但斯氏开始聊天气,环顾左右而言他。

会谈陷入僵局,教员一脸铁青走出会客室。

苏方大概意识到教员不爽,几天后,斯大林大寿,苏方特意安排教员站斯氏旁边,还安排第一个讲话,看起来给足了面子。

500

但教员可不是来喝喜酒的,第一次会谈不欢而散后,他有意把自己的情绪传达了出去。自然,斯氏很快获知教员近几天“闷闷不乐地待在别墅里”“情绪不好,心神不安”,还拒绝了苏联代表罗申的求见。

随后,教员表示希望再次与斯大林会谈。斯氏估计也意识到,这种搞法非待客之道,于是12月24日,双方举行第二次会谈。

但显然,斯大林并没准备在中苏条约问题上让步,东拉西扯说了一堆越南、日本、印度的事,这下教员真火了。

回住处后,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苏联大使:“关于签订条约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事关重大,将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后发展的前景”。“我在第一次会谈就提议重新签订条约,但斯大林找借口拒绝了,第二次再谈,还是找借口决绝。”什么意思啊?“这种做法使我很生气”。

教员是真生气了,元旦前,有苏联代表来邀请他去苏联各地走走,被他一口拒绝。

“我就在别墅睡大觉!”

不骂娘就不错了,还要我旅游?

当然,教员不会真的睡大觉,他正通过电报和国内的伙伴们密切联系,他们需要运用战场上的智慧来摆脱这一困局。

机会来了。

1950年元旦,按照礼节,苏联代表罗申到中国使团住所拜访教员。

教员在闲聊时无意中说到,最近缅甸和印度都表示要承认新中国。这两都曾是英国殖民地,它们的政策具有风向标作用。

随后教员又“无意”中透露,最近英联邦其他国家也在承认新中国的问题上频频示好。

500

并表示,小罗子啊,苏联挺好的,别墅住着也挺舒服,本想多留几天,和斯大林谈点“实质性”内容,但一来斯大林忙啊,二来咱事也不少,好多建交的事等着处理,过两天我就回去了。

一听说教员要走,罗申有些慌,赶紧回去报告,而且把无意听来的信息反馈了回去。

中国是大国,即便新中国孱弱,但体量在,块头在,美苏两个阵营都想争取。

对于苏联来说,都到家了,如果就这么失去一个盟友,那还不如找块豆腐撞死。

对于美国来说,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想苏联得到。

教员的话很快传到斯大林耳朵里,同时,他还获悉另外两个情报。

一是,英国正满世界造谣,说他把教员软禁了。这是诛心式泼脏水啊。对于英国佬来说,造谣完全没有心理负担。英国佬的媒体又没什么节操,煽起情来鸡皮疙瘩掉一地。人家来给你祝寿,你却把人软禁了,合适吗?你说有事要谈,谈啥?对方一天到晚不出门,不是被软禁了吗?那个惨啊!

对于这种谣言,斯大林可以不管,可小伙伴们怎么想?

另一个情报是关于美国的,华盛顿传来消息,美国国务院曾秘密指示美国驻国外各领事和外交代表,作放弃台湾的舆论准备。

这什么意思?太明显,不就准备全面承认大陆吗?

要说斯大林也是一代枭雄,他几乎是瞬间做出了决定。

当天下午,苏联代表赶到教员住处。

误会啦误会啦,达瓦里希,你可不能走啊,我们还要谈条约的事呢。

还有的谈?

当然有的谈。

那好吧,那我多留几天。

那个,另外达瓦里希,能不能露个面,跟关心你的小伙伴们解释一下?

那没问题,要不要我再写首诗?

不用不用,你接受一下采访就行了。

于是,双方一致同意教员以答塔斯社记者问的方式,在报上公布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的情况。

很快,夹着本子的记者出现在教员面前。

第二天,《真理报》刊登了教员答塔斯社记者问的消息。教员做了声明:大家散了啊,我留下来是要和苏联谈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问题,可不是有些人说的被软禁(英国佬泼了这么多次脏水,这次是唯一帮到我们的)。

这算是坐实重新签约了,使馆内一片欢呼。

教员也终于可以松口气,并通知自己的老搭档来苏联谈判。

可斯大林显然不会轻易退让,中国使团根本没料到,更尖锐的问题还在后面等着他们。

当然,那时教员和周总理这对黄金搭档也将合并,更大的挑战他们会一起面对。

03

你来我往

我们首先应该搞清楚,此次谈判中苏矛盾的焦点在哪里。

中苏之间有三大问题:一是新疆问题;二是外蒙古问题;三是东北问题。

新疆问题已取得共识,苏联表示不会干预新中国解放新疆,甚至表示支持解放军快速进驻新疆。

外蒙古问题是双方关注的焦点,对于苏联来说,这里是战略缓冲区,它之所以在新疆问题上让步,就是为了在外蒙古问题上坚持。对于新中国来说,外蒙古是老蒋卖掉的爷田,肯定希望拿回来。

500

但现实也在那摆着,这不是一条路,一个港,而是经过公投且在几年前就被国民政府承认的一个地区,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国民党拍拍屁股去台湾了,留下个死局,无人能解。

中苏争议的关键实际上在东北。

对于苏联来说,东北有他们好不容易敲诈来的不冻港。关于这点我在《抗美援朝,这四个细节成了出兵的理由》一文中也讲过,不再重复。总之,旅顺港和大连是斯氏的心头肉。

除了港口,还有中长铁路,它不仅具有战略意义,而且颇有经济价值。那是大把大把的矿啊。

教员他们当然希望把这些一股脑全弄回来,这可是祖宗留下的基业。而且东北工业对中国建设有多重要,稍微关注一下这方面信息的人都知道。

别看今天东北成了国家养老金的坑,民间还有“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在新中国建设初期,东北工业可是全中国的命脉,为国家建设没少供血。

正是因为意义非凡,中苏双方都不会轻易退让。

这次先出手的是苏联。

1950年1月4日,《真理报》莫名其妙刊登了刘少奇50天以前在世界工会联合会亚澳会议开幕式上的致辞。

《真理报》是苏联官方出版报,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日报》,在这上面刊登,那意味着苏联官方对中方观点的认可。

在这篇致辞中,刘少奇副主席火力全开,大力宣传TG关于武装革命的经验。

把小兄弟们说的热血沸腾。

可当时也有些与会代表认为,在工会会议上提武装斗争的口号有些不合时宜,其中包括苏联代表。

如今却全文刊登,那是表示态度变了,认为TG的做法是正确的。

而且接下来几天,中国消息在苏联不断收割热搜榜。《真理报》连续5天报道中国。你能想象《人民日报》连续5天头条报道同一个国家吗?

老大哥的热情一波接一波。

1月6日,斯氏专门致函教员,说中方要求的一系列援助已经安排好了。

这里包括,5天之内派4名专家去帮助中国恢复吉林水电站;从1月份开始,按照苏联空军标准,向中方提供航空训练所需燃料,至于费用支付方式,以后的贸易谈判再谈。

这相当于先发货,后付款,诚意满满。

接下来苏方又建议,由中方向联合国提出,国民党的联合国安理会席位是非法的,应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苏联将对此表示支持。

这可是份大礼。

教员当场表示,“百分之百地同意这个建议”!

苏联人忽然高涨起来的热情让吹了半个多月冷风的教员有些不适应。

过往的经验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

500

其实有过谈判经验的人都知道,谈判前对方过于热情可不是什么好事,对方在鸡毛蒜皮的事情上让步越多,说明他在谈判中索求越大。

教员技巧性地探了一下到访苏联代表的口风。果然,苏方对重新审理和修改条约充满了抵触。

为了回应苏联的动作,中方全面出击。

周总理当天就在北京接见了苏联代表,主动通报了中英建交问题,表态“没必要急于和英国人开始谈判”。

随后,教员又同意国内征用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兵营,并准备让美国将其所有在华的旧领事馆全部撤走。还让上海直接接受或者征用美国经济合作总署的留沪物资。

另外还发文章,强烈批评日本共产党中央政治家委员野坂参三关于走和平夺取政权道路的主张,以及认为驻日美军有利于日本民主化的观点。

500

中国人奉行来而不往非礼也,更坚持宁肯欠钱,也不欠人情。

04

挥斥方遒

1950年1月20日,周总理率庞大的代笔团来到莫斯科,调整了两天后,新中国最佳搭档与斯大林举行了第三次正式会谈。

会谈只谈了些原则性的东西,氛围很好,双方都没意见。

会后,中苏双方就条约草案达成了一致,中方只在苏联提供的草案上改了几个字,强调了一下段落顺序,就过了。

真正的肉菜在单项草案。

苏方提供了12个草案,几乎包括了中苏谈判可能涉及的所有问题,却惟独没有旅顺口、大连港协定和中长铁路协定。显然,根据苏方的设想和愿望,这三个协定根本没必要重新起草。

中长铁路、旅顺港和大连港对于苏联来说具有十分重大的战略意义。

但对于中国来说,这更是不可能割让的主权利益啊。

中方终于知道苏方的算盘,那就是,在其他方面可以让步,但这三个方面必须要通吃。

可咱也不是来吃素的,其他方面要谈,这三个方面更是志在必得。

行了,苏联代表你回去吧,既然你们不想写,那我们自己写。

于是,周总理亲自主持起草《关于旅顺口、大连和中国长春铁路的协定》草案。

草案提出三点:第一,苏联放弃租用旅顺口作为海军基地的权利,放弃在大连和中长铁路的一切权利和利益,同时声明将上述所有权利和义务归还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目前由苏联临时代管或租用的在大连和旅顺口地区的一切财产,均由中国政府接受;第三,对日和约签订或本协定生效三年后,苏联政府立即将中长铁路及其所属财产无偿移交给中国。

也就是说,除了因为中国在短时间内没有海军力量,无法让苏联海军立即撤出旅顺外,中方几乎全部推翻了苏方的设想。

这个方案让苏方大吃一惊,他们压根没想到中方会有这么大“胃口”,草案递到苏联代表手里,对方抓耳挠腮,无从下手。

要知道,周总理敢划这么一条线,绝非异想天开,或者狮子大开口,那是在充分把握国际国内形势,运用斗争思维做出的抉择。

最佳捧哏美国时任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艾奇逊整了整衣服准备登场。

500

杜鲁门给了艾奇逊一个眼神,示意他先等等。

前文说过,抗战后期,在美国内部对中国的态度已经出现分裂。以国务院为首的政客们认为老蒋已没有抢救的必要了,需要另找合作者。当时有美国记者跑到延安去采访教员,那就属于这一系。

而以国防部为代表的的军方却认为老蒋还有利用价值。

这两派一直摇摆不定,也造成了解放战争期间美国对中政策反复无常。

到新中国成立后,两派对立更加明显。军方认为,老蒋固守台湾,从军事上看,只需要投入少量经费就能续命。能保住台湾对美国来说战略意义也极大,至少可以阻止红色力量继续南下(当时的格局就是这样,美国及其盟友事实上处于防守状态)。

而国务院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既然大陆已经被TG控制,那么就应该主动争取TG,至少不能让大陆成为苏联的桥头堡。

在他们看来,这是可行的,因为中苏看起来也尿不到一个壶,东北问题注定会成为中苏“冲突的种子”。

美国国务院这一观点得到了杜鲁门的认同。

大方向定了之后,美帝启动搅屎棍模式。

首先大统领杜鲁门登场。

他亲自喊话,毕竟,除此之外也确实没什么沟通渠道。1950年1月5日,也就是教员他们刚刚和苏联敲定重签协议之际,杜捧哏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美国既无意使用武力干预现在的台湾局势,也不会卷入中国的内战,甚至不会向台湾的中国军队提供军事援助和建议。

这是在向大陆示好。

表完态后,他示意艾奇逊登场。

艾奇逊擦了一下嘴角的哈喇子,掏出写好的脚本。

艾奇逊延续了美国国务卿演技浮夸,撒欢成性的传统,但这次表演却间接促成了中方战略。

1月12日,他在记者俱乐部发表长篇演说,历史上侵害中国主权和利益的不是美国而是俄国,目前苏联正在夺取中国北方的四个地区。还承认台湾和朝鲜半岛都不在美国的防御线之内,就差聊中美传统友谊了。

500

随后又到处散布消息:苏联要求控制秦皇岛、烟台、青岛等战略港口;教员被排斥在条约谈判之外,还遭到了软禁;新中国几个大佬同时出现在莫斯科,国内一定发生了什么问题;中苏条约的不平等条款将出现在秘密协定中。

各种是是而非的阴谋被说的有鼻有眼。

别说美国人信了,连新中国内部都有很多人信。老蒋的特务不断煽风点火,社会上到处流传着教员他们要让步的谣言。

所有这些都传到了斯大林耳朵里,他再也坐不住了。

将中国纳入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是斯氏控制和影响亚洲局势以对抗美国的战略安排,如今变数却很大。

哪怕教员同意他们发表声明,也无法化解谣言的传播。

因为在信谣者看来,这种声明只能说明达瓦里希被逼的好惨。

大家伙不会在意你说了什么,只关注你们最后的协议内容是什么。

苏方显然进退两难。

最后,一个可靠情报让斯大林定下决心。

苏联驻华使馆获悉:美帝非常重视中苏关系,企图通过承认新中国政权之后,借助贸易使中国在经济上依附于它,然后再对中国施加政治影响。美帝害怕中国参与到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体系。他们正试图通过让英国承认新中国来完成战略第一步。

于是,1950年1月28日,也就是周总理提交草案两天后,苏联交回修订稿。

内容基本按照中方意思来。

至此,中苏同盟条约及其附属文件起草工作全部完成。中国不仅拿回了中长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利益,还争取到了苏联的援助。

05

尾声

1950年2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对外公布。

500

消息传来,中国大地一片欢腾,所有关于背叛、出卖的谣言不攻自破。

一场持续三个月的外交战役结束。

从此,新中国全面废除西方列强的不平等条约,中国人甩下沉重的历史包袱,推开建设大门,阔步前行。

全文完,谢谢阅读,文章首发于公众号“观云者”

注:TG,网络用语,“中国共产党”;

     教员,毛主席曾说过,他最喜欢的称呼是教员

参考资料:《毛泽东、斯大林和朝鲜战争》,沈志华访谈,纪录片《新中国外交风云》。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