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争的意义之大,很少有人知道(下)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国家历史”

(五)残忍的教训

中越战争的残忍血腥到现在仍让人心惊胆寒,双方在极短的时间内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当然,这些尸体和鲜血大部分都是越南人的,因为战争的优势始终在中国人一方。中国人用30万人打越南10万人,而且由于越南人战术呆板,死守固定的要点,所以在具体攻击时中国人往往能调来5~7倍的兵力围攻越军。火器弹药中国人更是占有压倒性的优势,由于飞机、导弹、坦克没有在战争中唱主角,大口径火炮成了双方最有效的杀人武器。战争中中国人先后有48个炮兵团进入越南境内,动用的大口径火炮超过2880门,而越南人能与之对抗的仅9个炮兵团,充其量324门大口径火炮。中国人发射的82毫米以上的炮弹达883381枚,日均发射量超过朝鲜战争中的6倍!而越南人回击的同样炮弹可能连1/10都不到。虽然越南人小口径火炮拥有数量上的优势,但由于通讯落后,弹药补给困难,部队过早分散,所以也没有发挥出数量上的优势。铺天盖地的炮火让一线的越南部队守不住任何一个要点,也使二线的越南部队根本不能给一线提供有效的支援,被迫分散的越军到后来也成为分散配置的中国大口径火炮的靶子。中国在炮火方面的优势在很大程度上免除了其步兵的战斗,如果没有炮兵的有力支持,中国比朝鲜战争中素质低得多的步兵几乎可以肯定不是越南步兵的对手。

越南的失败在于他们根本没有应付如此大规模进攻的思想准备,他们犯了中东战争中阿拉伯国家一样的错误,过分地相信后台老板苏联人的决心和勇气。越南人始终认为有苏联在北面看着中国,中国不敢对自己大动干戈,最多也是师团一级的中小规模入侵,凭越南军队的战斗力完全可以在一线挡住那样的进攻,只要拖到苏联在北面向中国出兵,越南还可以反过来攻进中国境内。过分的自以为是使越南人根本没有认真考虑中国大规模出兵的可能,也没有仔细揣摩中国领导层的意图,连邓小平在中国政坛的作用和地位都没搞清。当邓小平在美国向越南发出战争警告时,黎笋还以为邓小平是在违心地应和中国其他领导人做表演。越南人在边境布置的10万人也不是用来对付集团军一级规模的进攻的,其落后简陋的通讯系统在战争的头一天就让河内跟前线完全失去了联系,所以越南在前线的部队基本上是在各自为战,后方的增援部队也象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直到一周后坐飞机风尘仆仆赶来的苏联通讯部队紧急接管跟前线的通讯联络,越南才逐渐恢复了跟前线部队的联系。等他们最终搞清楚攻过来的中国军队的规模时,猛然发现在首都以北驻守的部队数量根本挡不住中国军队,在苏联顾问的建议下,越南急忙把在柬埔寨的一些主力部队如304师等紧急调往北方,但远水已经解不了近渴,越南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一线部队一个个陷入重围而无法救援。好在越南急忙下令308师、312师等二线部队停止增援,马上回撤,这才避免了越南第一王牌和第二王牌也象316A师那样飞蛾扑火,从而给首都河内留下了宝贵的守卫力量。不然,河内就象个一丝不挂的新娘,任凭已经冲过来的成群的中国恶狼肆意蹂躏。

500

为了给河内的守卫部队争取时间,越南不得不断臂割腕,残忍地下令308师、312师等以外的部队继续填进火海,同时给陷入重围的部队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拖住敌人,哪怕在阵地流尽最后一滴血!命令被不折不扣地坚决执行,但是越南糟糕的后勤供应却让这些部队雪上加霜。由于对战争的规模严重估计不足,越南事先储备的粮食弹药非常有限,等大批中国军队攻过来,拚命抵抗的越南部队两三天就粮弹告磬,但越南少得可怜的后方储存及交通工具根本无法有效补充,前方的越南士兵只好饿着肚子拚命节省弹药。而对面见了血的士兵已经开始用疯狂的射击进行报复,中国的弹药供应无穷无尽,这种情况下越南士兵面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悲惨境遇可想而知。现代战争打的是钢铁、后勤还有指挥,不是过去的经验,先天的不足已经让越南在钢铁、后勤方面取胜的机率大大降低,后天思想上准备的不足,情报失误,组织混乱,一线取胜的作战方针,更是让越南在指挥方面取胜的机会大打折扣。各种不幸几乎都砸在了越南头上,高素质的越南士兵基本上发挥不出特长,他们的老练、顽强及有效抵抗,恰好给了对方士兵泄愤的机会,越方军民所遭到的杀伤,基础设施所遭到的破坏,无形中大了许多倍,战争也不可避免地向能多残酷就多残酷,能流多少血就流多少血的野蛮方向发展。当然,这些残酷和鲜血基本上都是越南人在承受。

(六)苏联被拖下水淹没

邓小平一直在说对越作战是在教训东方的古巴,这话听着话里有话,恐怕只有苏联和美国才知道邓小平这样讲是什么意思。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让美国和苏联跟1979年时的中国和苏联一样,差一点兵戎相见。苏联人在1962年栽了面子,被迫在美国的压迫下让步,赫鲁晓夫因此在国内外声名扫地,不到2年就被勃列日涅夫搞下台。但是赫鲁晓夫还没象勃列日涅夫那样输得那么惨,他还是强迫肯尼迪作出了决不入侵盟友古巴的保证,古巴不仅在美国的眼皮子底下继续作威作福,而且永远免遭越南那样的军事打击。而勃列日涅夫则让自己的盟友越南被打得皮开肉绽,自己却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尽管中国的力量比美国弱得多,但是邓小平短平快的行动比肯尼迪破釜沉舟的恫吓让苏联栽的面子更大,苏联在全世界面前遭到了更严重的羞辱,所以中越战争对苏联的打击程度远远超过古巴导弹危机,它不仅损害了苏联在全世界的声誉,而且加深加快了东方阵营内许多小伙伴的离心步伐。可惜的是世界媒体对中越战争的关注程度远远不如古巴导弹危机。

中越战争后苏联阵营里第一个反叛者是埃及。埃及早就对自己的主子心存不满,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后已经对苏联产生了离心倾向,但慑于苏联的强大一直没有采取实质性的行动。1977年11月,埃及总统萨达特主动访问耶路撒冷,与美国在中东的代言人以色列总理贝京进行谈判,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1978年9月,萨达特与贝京在美国签署了戴维营协议,答应与以色列结束战争状态,和平解决争端。但那仅是非正式的一纸意向,并不能象真正的合约那样具有实际效果。由于国内及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强烈反对,苏联的强大压力,萨达特没敢如约在3个月后签署正式的和约。但中越战争后萨达特的胆子就壮起来,仅过了10天,即1979年3月26日就与以色列签署了正式和约,埃及毅然决然地背叛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和苏联,与以色列结束了30多年的战争状态,美国立即慷慨地给予大量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尽管阿盟绝大多数国家立即与埃及断交,萨达特2年后也被刺杀,但这丝毫不能改变埃及已经加入西方阵营的现实,苏伊士运河这个战略要地牢牢地进入了美国的掌控中。

紧跟着埃及反叛的是阿富汗,1979年9月,受中越战争及埃及成功反叛的影响,阿富汗政府内亲美的阿明干掉了亲苏掌权的塔拉基。但是阿富汗的地理位置不如埃及,她紧邻苏联,所以阿明的反叛引得苏联在同年12月27日出动10万大军进行干涉,推翻了阿明政权。苏联的过激行为被外界认为是对越南遭受中国攻击自己支持不力的一种补偿,也是防止阿富汗变成第二个埃及。从阿明闹出动静到苏联出兵,中间间隔了3个月,远远超出邓小平对苏联军队反应速度的估计,但是无论如何,苏联在阿富汗跟在越南一样误判了形势,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全球力量对比正向不利于自己的一面快速发展。美国人不失时机地迅速采取行动,给阿富汗的反苏游击队提供大量的金钱和武器,这些援助没过多长时间就让苏军在阿富汗陷入泥沼。

苏联在越南、阿富汗的接连失误很快引起了全局的被动和战略性危机:在西亚,苏联失去了将更重要的伊朗拉入阵营的绝佳时机。本来在中越战争爆发前6天,紧邻苏联的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国王,如果苏联人抓紧时间拉拢,霍梅尼很可能倒向苏联。那样的话苏联进入印度洋、波斯湾更容易,比走阿富汗近得多。但由于中越战争及阿富汗战争的掣肘,苏联人始终没有时间对伊朗采取行动,结果美国人抓紧时间武装萨达姆。1980年9月22日,萨达姆在美国的挑唆下向伊朗全面进攻,挑起了旷日持久的两伊战争。奇怪的是苏联对脱离美国的伊朗不仅不支持鼓励,反而在某种程度上向着伊拉克。两伊战争经过几次拉锯后,终于向不利于伊朗的方向发展,孤立无援的伊朗最后被打得遍体鳞伤,不得不求和。美国通过伊拉克教训了背叛的伊朗,同时有效吓阻了阵营内其他还想背叛的小伙伴,而苏联不仅失去了与中东大国伊朗结盟的机会,也失去了借道伊朗南下印度洋、染指波斯湾石油的可能。

500

在苏联心脏的东欧地区,苏联对阿富汗、越南的大量投入以及之前在世界其它地区的无限扩张,不仅让苏联人民苦不堪言,也让经济基础本就薄弱的东欧各国雪上加霜。最不安分的波兰最先起来发难,1980年8月14日,波兰爆发全国性的罢工,抗议物价飞速上涨,格但斯克造船厂的电工瓦文萨组织了东欧历史上第一个反政府的政治团体——团结工会,专门跟苏联作对。勃列日涅夫一连撤换了两任亲苏的执政党总书记,并调50万大军到苏波边境集结。波兰可不象越南那样非要用鸡蛋碰石头,闹腾到1981年12月13日,新上任的雅鲁泽尔斯基拘禁了瓦文萨,宣布全国进入战时状态。这虽然避免了苏联的军事干涉,但是波兰与苏联之间的裂痕已无法弥合,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光波兰,整个东欧对苏联的离心倾向都越来越明显。

在远东的中越边界,勃列日涅夫并没有象赫鲁晓夫在古巴导弹危机后那样成功,邓小平等看到苏联在阿富汗、中东和东欧都陷入了危机,准备给越南“第二次教训”。越南被迫在北部边境维持了一支近100万人的大军,防止1979年那样的悲剧再次发生。以越南那样的小国保持100多万的正规军后果不堪设想,庞大的后勤工作就让越南几乎没剩什么劳动力,越南少得可怜的那点儿重工业在中越战争中又遭到全面摧残,所以只能全靠苏联维持如此庞大的军队。苏联每天给越南的援助在200~250万美元,这也让苏联不堪重负,而且大批苏联的物资都要经过海路、空路的长途运输,惊人的运输成本和损耗当然也得苏联割肉。再加上越南专业技术人才几乎为零,越南北方本已非常薄弱的基础设施在中越战争中又遭到全面摧毁,所以大量先进的苏联援助在偏远的中越边境根本施展不开。

正是看准这一点,邓小平明白在中越边界打仗比在中苏、中蒙边界直接跟苏联人对抗更能有效地打击苏联,而中国一方的战争成本和风险都降到了最低。1980年10月,中国人夺取了有争议的罗家坪大山。1981年5月,在广西和云南方向几乎同时又夺取了法卡山和扣林山。越南的反击都遭到失败,伤亡超过中国的5倍。1984年4~5月,中国人又攻取了老山和者阴山,越南实在无法承受,被迫以全国、全军之力在地形不利的老山跟中国人展开大规模的争夺。越南这样的小国打正规阵地战本来就非常吃亏,再加上中国军队经过彻底改革战斗力已今非昔比,而越南军队则完全丧失1979年本土作战的优势,所以越南人在老山承受了比1979年还要悲惨的战斗。1984年7月12日,越南在老山的大规模反击遭到失败,一天当中扔下3700多具尸体,而对方只死了70多人。1985年5月31日~6月11日,越南人成功地夺回A6b高地(中国人称211高地),并打退中国人的反击,根据自己惊人的弹药和人员消耗量,判断消灭中国军队至少1个师,而实际上中国方面只死了122人。现代战争天文数字般的物资消耗让越南人根本吃不消,所以A6b高地在同年9月8日又被中国人夺回。到1986年7月黎笋死时,老山地区的战线已经推进越南一方好几公里,越南方面完全丧失了排以上规模的反击能力,士气低落,几乎每支部队都出现了逃兵。而邓小平则在筹划空地协同、导弹攻击、机降作战等新的作战模式,准备开辟第二、第三个老山战场。1988年更是在南中国海把冲突从陆地扩大到了海洋,准备派海军攻取越南中部的昏果岛,从海上掐断贯通南北的越南铁路交通大动脉。

中越边界战争至此完全成为套在越南人脖子上的枷锁,但是苏联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越南垮台,她为越南付出的血本太多,越南的崩溃就意味着苏联在东南亚的既得利益全部丢失。所以苏联只好牙齿打落了往肚里咽,嗬上老本继续援助越南。中越边界战争因此也成为苏联不断淌血的深深伤口,只要她继续支撑越南,血就会没完没了地继续流。

在柬埔寨,波尔布特借助中越战争及中国源源不断的援助死灰复燃,在柬埔寨偏远的农村和山区继续跟越南人进行着他创造的那种残酷的作战,稍有不利中国人就会在北方搞出动静。越南在柬埔寨的10万大军始终不能给红色高棉象样的打击,双方很快也陷入谁也吃不了谁的烂仗中,越南死不撤军,波尔布特死不改悔,相互在仇恨中死扛着看谁更能挨揍。越南在柬埔寨的战争消耗也是全靠苏联,虽然柬埔寨的战争规模远远小于中越边界,但它仍然成为苏联躯体上不断淌血的另一道伤口。

在地中海东岸,苏联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后拥有的某种优势在埃及反叛后被从根本上削弱,美国在中东豢养的猎犬以色列趁机冲出栅栏咬人。1982年6月,以色列无所顾忌地发动第五次中东战争,出动10万大军攻进黎巴嫩,黎巴嫩、巴解组织、叙利亚相继战败,苏联在中东好不容易扶植起来的力量遭受了一次全面的摧残。第五次中东战争、两伊战争与阿富汗战争一起,让苏联在整个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威信扫地,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影响几乎完全丧失,而西亚和中东这一世界的能源中心从此又重新回到美国的掌控中。

在非洲,苏联的处境也越来越不妙。本来,苏联人1975年借助越南战争的胜利在非洲大陆进行了成功的渗透,安哥拉、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都建立了比较稳固的亲苏政权。但是中越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以后,原先不想作为的美国在里根上台后信心大增,开始在非洲大陆进行大规模的反击。美国人用大量的资金和物资不遗余力地支持非洲大陆上的反苏势力,原先毫无悬念的安哥拉、莫桑比克内战,突然之间变得猛烈而又旷日持久,埃塞俄比亚境内的厄立特里亚独立武装也变得除之不尽。这三个国家逐渐也演变成美国和苏联角力的战场,战争的残酷性远远超过中越边界和柬埔寨,差不多有200万以上的人死亡,这样的损失连阿富汗战争都望尘莫及。可悲的是非洲三国跟越南一样毫无工业基础,所有的战争费用也得苏联买单。所以,苏联在阿富汗、柬埔寨和中越边界以外又不得不背上另外三场战争的长期消耗。


局势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对苏联极为不利了,苏联没想到对越南的慷慨援助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让自己的阵营爆发这么多的叛乱,还一下子触发6场反对自己的猛烈战争,而且中东和东欧随时还可能爆发第7、第8场战争。6场已经开打的战争除了阿富汗战争以外,其余5场都跟苏联远隔千山万水,不仅代价一个个奇高,而且都看不到取胜的任何希望,因为苏联面对的对手实在太强。6场战争中的4场(阿富汗、安哥拉、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其实是苏联跟美国在角逐,2场(中越边界、柬埔寨)其实是苏联在跟中国角逐,尽管中美没有签署书面的同盟协议,但实际发生的事情就是中美在联手对抗苏联,苏联毫无取胜的希望。这样的局面苏联能选择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象古巴导弹危机后搞掉赫鲁晓夫一样迅速搞掉勃列日涅夫,不管是政变还是谋杀,越快越好,然后寻求与中美达成某种妥协,这样兴许还能保住苏联的世界帝国地位。但是苏联这样的国家搞掉赫鲁晓夫那样聪明的人非常聪明得力,对付勃列日涅夫这样愚蠢的人则非常愚蠢无能,大概上帝就是想让苏联消亡,勃列日涅夫在克里姆林宫稳坐钓鱼台,继续竭尽全力地维持这场对苏联越来越不利的对抗,从而有条不紊地把苏联一步步推向坟墓。

500

1982年11月,心力交瘁的勃列日涅夫病逝,他只活了76岁。不到4年,黎笋也撒手人寰,他也只活了79岁。两人都是被自己狂妄而又愚蠢的政策拖累死的,死也没有得到本国人民的原谅。接替勃列日涅夫的两个苏联老人也不能跳出勃列日涅夫思维的桎梏,仅仅2年多也先后在拚命维持勃列日涅夫留下的烂摊子中活活累死。等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上台时局势已无法挽回,苏联再也不可能有赫鲁晓夫那样的人来力挽狂澜了,乳臭未干的戈尔巴乔夫在内外交困中苦苦挣扎了6年,最后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苏联崩溃而毫无办法。在越南,接替了黎笋的长征想从根本上改变黎笋的战略,无奈黎笋长期执政产生的惯性太大,心力交瘁的长征不到半年就被迫下台,2年后也含恨去逝,越南只好在血泊和眼泪中继续挣扎。好在越南领导层还保留了一些赫鲁晓夫式的人物,1991年,摆平了内部纷争的阮文灵北上中国求和,重新又回到了中国的怀抱。越南虽然屈辱地放弃了柬埔寨和老挝,但是也成功地避免了国家再次分裂。时隔16年,越南又回到了1975年国家刚刚统一时的位置,这个冲动的少年多年来的不理智几乎把自己搞残,等他柱着拐杖好不容易重新站起来时,打败美国时的豪情壮志已荡然无存,为争取独立自由而赢得的世界性尊重也随风而去,他再也不去做什么取代中国的美梦了,而是老老实实地躲到地球的角落里抚平身上一道道深深的创伤。

越南以外的苏联其他卫星国、小伙伴也是树倒胡狲散,东欧国家在苏联崩溃以前就已经纷纷推翻各自的亲苏政权,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西方阵营。阿富汗、非洲的亲苏政权也一个个塌台,不是倒向西方就是陷入分裂。整个苏联东方集团土崩瓦解,连苏联自己也开始四分五裂,随着苏联的消失,冷战作为一个名词也进了历史档案袋。

谁也没想到世界局势在1991年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人们依旧只注意结果不追究原因。其实苏联崩溃的最直接原因是对外战略的失误诱发了国内各种矛盾猛烈爆发,在大规模援助越南以前,苏联的对外政策是非常谨慎的,斯大林在柏林危机、朝鲜战争中,赫鲁晓夫在第二次中东战争、非洲独立风潮、古巴导弹危机中,勃列日涅夫在越南战争、第三、第四次中东战争中,都不敢在境外豪赌,苏联就象一只刺猬缩成一团,不仅美国无从下口,自己内部出现问题也好解决。但是越南战争胜利后苏联就失去了原有的冷静,不仅在世界各地到处扩张,挤占美国人收缩后空出的地盘,而且想用越南挤压中国的活动空间。这只北极熊让一连串眼花缭乱的诱惑搞昏了头,跳出自己冰天雪地的老巢,跑到热带草原上抢肉吃了。她身躯还不够强健,热带的阳光和风雨让她气喘吁吁,但她仍霸着抢来的肉冲不远处的两只雄狮(中国和美国)呲牙。这可都是两只雄狮家门口不远的肥肉,北极熊焉能不被撕散架?!

越南就是两头狮子最先开咬的地方,可笑的还是越南先去招惹其中的一头狮子。尽管这头狮子个子比较小,但是却更狡猾,动作更灵敏。所以,苏联在管不住越南的情况下又对越南大量援助,无论对己对人都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以后的苏联就是在徒劳地堵越南人桶出的天大娄子,把越来越多的负担强压在国内人民头上,还让他们看不到尽头。最终,忍无可忍的苏联人民起来造反,苏联帝国随之轰然倒塌。仔细回味一下苏联倒塌的全过程,就会发现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就是1979年邓小平发动的中越战争。如果邓小平当年没有对越南下黑手,全世界的人恐怕到现在也不会相信苏联和越南原来如此虚弱,不仅美国不会那么快下决心跟苏联死磕,苏联阵营里那些心怀鬼胎的小伙伴更是不可能跳出来冲主人舞枪弄棒。没有中越战争,冷战很可能到现在还在持续,直到将来另一个邓小平发现苏联的另一次重大失误。所以说邓小平似乎就是为苏联灭亡而生的,他用16天的短促战争就把苏联这个伟大的帝国撬上了冲向悬崖的不归路!

(七)邓小平的贡献和中越战争的地位

1997年2月,邓小平去逝。2004年6月,里根去逝。这两个心照不宣地对抗苏联的战友都活了93岁,两人与勃列日涅夫和黎笋是同时代的人,却比后者多活了10几年。两人联手终结了冷战,并且分别让各自的祖国受益匪浅:中国实现了经济腾飞,在世界重新崛起;美国独霸全球,达到了历史的鼎盛。现在的中国和美国不客气地说仍在享受邓小平和里根留下的老本。今后的历史学家怎样评价邓小平和里根不得而知,不过相对而言,邓小平的魅力肯定更大一些,他在对越战争中表现出来的智慧、眼光和胆量是里根不具备的,里根在很大程度上是在搭邓小平的顺路车,他缺乏邓小平那样的创造性思维。是邓小平创造了中越战争这种新的国际斗争模式:集中全部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消灭对方人员,毁坏基础设施,然后迅速撤回,选取几块于己有利、于敌不利的地方继续给对方施加压力,迫使对方在极为不利的情况下长期跟自己拚消耗,直到把对方彻底拖垮。这种模式在小的战术要点上是短促的、极端猛烈的,而在大的战略层面上则相对温和一些,不以一次性彻底压倒对方为手段和目的,而是用套住对方慢慢勒紧绳索的办法,迫使对方内部发生嬗变,主动向自己求和。相对来说,这是一种比较人性的征服。

有人说邓小平的对越战争是在模仿毛泽东17年前对印战争的策略,但是仔细对比一下就会发现毛泽东对印战争的战略战术远不如邓小平的完备丰富,中国的对印战争只是做了邓小平前半段做的事情,以后在边境并没有继续对印度保持压力,所以中印战争的收效远不如中越战争,印度仍然无所顾忌地发动两次印巴战争拆散巴基斯坦,中国对此则无可奈何。也有人说邓小平是在模仿以色列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但是以色列人在1967年比邓小平贪得无厌得多,占着阿拉伯的大片领土就是不撤,结果以后在阿拉伯人的反击下差点亡国。所以邓小平的战略战术跟以色列人的也有天壤之别。这种新的战略战术有着严格的时间、地域限制,超出这一限制,事情的发展就会走向反面。以色列人1982年发动的第五次中东战争,美国人1986年出兵利比亚、1991年发动海湾战争,俄罗斯人2008年出兵格鲁几亚,多多少少都是在模仿邓小平的战略战术,均取得重大成功。但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人突破这一时间地域限制的尝试就遭到了失败,美军攻进伊拉克就长期赖在那里不走了,结果在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后还是灰溜溜地撤了出来。事实证明,美国人冲进去自己把萨达姆活捉后干掉的办法,远不如邓小平在外面把黎笋活活搞死高明。邓小平对付越南的战略战术有着丰富的内涵,可谓开辟了一个新时代,21世纪的大战略家应该好好研究。

可惜的是现在西方的学者和专家对邓小平和中越战争完全持一种漠视态度,没有看清现在的世界正是1979年邓小平的一意孤行造成的。他们除了喧宾夺主、连篇累牍地赞扬里根、老布什、斯瓦茨科普夫及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外,极少量关注中越战争的宣传就是在宣扬中国在局部遭受的那些无关痛痒的挫折,拚命向全世界暗示中国在战争中遭到了失败。但是这样的宣传在被他们无限吹捧的越南人那里都得不到共鸣,如果时间还能倒流,越南人是绝不会再去尝试中越战争那样的“胜利”的,而中国人则会100%地再来一次“失败”。西方人忘了,1979年战争开始以前,全世界(包括越南)都认为中国军队不是越南军队的对手,在这种氛围下邓小平对越南发动那样规模的战争所具有的胆略,是西方没有的,或者说全世界只有邓小平一个人看清了越南的份量有多重。以后的事实证明邓小平判断准确,而其他所有的人都看走了眼。无奈曲高和寡、第一只从地上站起来看世界的猴子会被同伴杀死,西方媒体带头顽固地坚持:所有人看错的事不可能是错事!中国人打败让美国吃败仗的越南?纯粹一派胡言!但是不管我们怎么傲慢地辩解,可怜可悲的都是我们自己,不是中国人。

中越战争是中国第一次越过国际公认的边界线主动攻击一个主权国家,而且取得了完胜,这对中国和世界都不是一件小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回顾20世纪中国的对外冲突,无论中日战争、朝鲜战争、中印边境战争,中国都是在被动地应付,没有主动出击的能力和勇气。可是中越战争就完全不同了,这是第一次中国强加给别人的战争。就战争的代价和收效说,前三次战争跟中越战争都不在一个等级上:对日战争让中国境内遭受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破坏,中国人自称伤亡3500万人,结果只不过是将侵略者赶走,中国并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朝鲜战争中国军人死亡超过18万人,虽然可以说战胜了美军,但是并没有动摇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也没有打破美国对中国的封锁和包围;中印边境战争虽然以微小的伤亡把印度人完全击溃,但是中国人并没能收复失地,也没能阻止印度在南亚次大陆坐大。但是中越战争就完全不同了,不管越南人如何宣染自己,西方如何贬低中国,中国在这场为期28天的战争中死亡的军人也不可能超过1万,就是加上以后10年的边境冲突,中国的死亡人数也只勉勉强强超过1万。但是这场战争给越南造成的损失却是惊人的,越南因此永远失去了在中南半岛和东南亚的主导发言权。另一个更大的收获是,中国把自己最大的威胁——另一个超级大国苏联挑下了马,这可是拿破仑和希特勒毕其一生、倾尽全力都没能做到的事情!所以中越战争不仅表明中国的实力今非昔比,更表明中国在国际争斗中的战略思维和指导艺术,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明的程度,这后一个传递出来的信息对我们西方更加危险!

还有一些西方文章在嘲笑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打了一场一战式的落后战争,不知这些作者是想欺骗中国人民还是想欺骗自己的人民。中国在1979年时不是苏联和美国那样的超级大国,不可能打苏联和美国才能打的高技能的现代化战争。尽管如此,中国人在战争中表现出来的组织动员能力,战略战役战术的指挥水平仍然让人吃惊。我们西方从1945年至1979年从未打过中越战争那样的高水平战争,只有以色列的第三次中东战争有点象,但是后患无穷。我们的领袖美国在越南进行的战争可谓先进得不能再先进了,但事实证明那是一场蠢得不能再蠢的战争。现代战争打的是硬件,更是软件,我们西方十分缺乏邓小平那样的软件思维能力,我们吹嘘的伊拉克战争在技术上堪称引领21世纪,但是在战略思维上却连19世纪的水平都达不到。

中国这块能够培养出邓小平的土地实在可怕,靠着邓小平谋略的滋润,中国现在的实力已远远超过1979年时的苏联,任何嘲笑中国对外扩张影响的努力都是在自欺欺人。我们不能指望中国也出一个勃列日涅夫或者黎笋,那跟中国再出一个邓小平一样对我们西方是灾难,因为我们不能指望中国以外的国家也出一个邓小平对付新的“苏联”。我们西方在冷战中就已经陷入思维枯竭的怪圈,完全是靠邓小平的出奇制胜才战胜了苏联。冷战以后我们在谋略方面仍然没有多少改进,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失败就是明显的例子,中国人现在已经在跟俄国人玩两掐一的新游戏,我们却还在走上世纪50年代围堵中国的老路,没有什么象样的创造性谋略。从1991年冷战结束到现在22年过去了,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把中国视为最大的威胁,可是尽管数不清的智库和决策头脑想出了更加数不清的削弱甚至摧毁中国的奇思妙想,但是却没能谋划出一件能与中越战争媲美的关键行动,中国发展扩张得比1991年更难对付。这种状况发展下去让人怀疑:即使我们成功地对中国实施了中越战争那样的战略打击,我们是否还有能力让中国短短12年就象苏联那样崩溃?!

现在对我们西方威胁最大的就是傲慢掩盖下的无能,邓小平在成功后还说不能小视越南,我们就不能象他那样放下架子好好研究一下邓小平?研究一下产生邓小平的中国?要是还在过去的老路上徘徊,以后的世界真可能就不是我们西方的了!

文章来源网络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