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4年央视播出日本动画,“卫视追番”不是梦?

文 | 半田清舟

“我居然在央视六套看见了《工作细胞》?有生之年了。”对于国内ACGN圈层而言,春节期间发生了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有网友发现,从2月13日开始,国内中央卫视第六频道开始播出日本2018年7月人气TV动画《工作细胞》第一季(全13集+1集特别篇)。虽然这部日本动画已经播出了两年,国内B站此前已经实现同步引进,并且动画第二季(B站独家引进)与同系列作品《工作细胞BLACK》(B站、爱奇艺引进)也在今年年初实现引进,但是《工作细胞》在央视频道的出现还是迅速引起了动漫受众的关注。

500

一方面,这是央视频道时隔14年再次播出日本TV动画。2006年广电总局发布了针对境外动画的限播令,全国各级电视台所有频道,禁止在17~20点之间播放境外动画,从此日本动画就在主流卫视上消失。《工作细胞》登陆央视,这场景让不少“老二次元”们回忆起童年在电视上看《哆啦A梦》《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数码宝贝》等日本动画的时光。

另一方面,央视版的《工作细胞》进行了诸多本土化的改动,引起了观众讨论。如央视版《工作细胞》为了弱化动画一部分暴力、血腥元素,删减了部分相对激烈的战斗场景、将血液颜色变成黑色,并且根据剧情需要进行了本土化中配,#东北话《工作细胞》#等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国内ACGN圈层对这样的改动褒贬不一,但是舆论声势整体向好。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作细胞》动画之外,近日也有消息透露,国内确定引起《工作细胞》剧场版电影,虽然具体定档时间尚未确定,但是《工作细胞》的引进之路还未终结。

而从《工作细胞》登陆央视到剧场版电影引进,国内观众关注的是,这是否是“限韩令”解封之后“中日关系”缓解的信号?此后会不会有更多日本动画、影视作品登陆国内主流卫视,更多日本电影出现在中国票房市场?

现实总比幻想冷峻得多,但是幻想总是要有的。

日本动画重返央视,“限播令”的遥远14年

“要不是看见了《工作细胞》,我都不太记得我以前是在电视上看过日本动画了。”微博上有网友感叹。确实,对于很多80、90后ACGN受众而言,在电视看观看各类海外动画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而对于大部分00后群体而言,他们甚至没有能在电视上看海外动画的认知,“我们还在电视上追过番?”

国家政治关系、上层宏观调控与2006年的一纸“限播令”改变了一代人观看动画内容的行为,也改变了国内动漫产业的运行规则。

2006年对于国内动画行业而言是一个节点。在这一年之前,国内动画市场上海外动画内容是主流,其中日本动画作为全球ACG文化的霸主,一家独大。20世纪80年代日本动画就是国内年轻文化中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

1980年央视引进了第一部日本动画片《铁臂阿童木》,打开了国内日本动画引进的大门,此后从低幼化的《森林大帝》《天鹅湖》《聪明的一休》《哆啦A梦》《花仙子》《樱桃小丸子》到青年向的《北斗神拳》《圣斗士星矢》《龙珠》《棒球英豪》《美少女战士》《灌篮高手》等,各类日本经典动画作品在电视荧幕上遍地开花。

500

这时,市场上尚未形成“国漫”的概念,低幼科普向动画是国产动画的主流。根据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对全国动画节目播出情况的监测数据,2004年全国动画播出时长前15名中,日本动画共有11部,占比为73%,播出总时长超过809个小时,占比为68%,所占份额最大;国产动画仅3部,占比为20%,播出总时长为309小时,占比为26%,所占份额远小于日本动画。而相比市场上《名侦探柯南》《哆啦A梦》等日本动画作品,当时市占率最大的国产动画是《蓝猫淘气3000问》。

500

而在2006年之后,官方限播令开始产生影响。海外动画从电视卫视黄金档时间退出,日本动画虽然尚未立刻从电视渠道消失,但是引进数量与播放时长逐步减少,市场让渡给了国产动画。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0年,海外动画引进数量维持在千部左右,而年度播出时长最大超过了2万小时,但同期国产动画作品数量过万,播出时间也达到数十万。

到了2010年左右,国内电视渠道上就基本看不见日本动画的身影了。而这个时期也正是国内互联网渠道崛起的端口,视频网站们接过了日本动画的大棒,开始进行网络播出。优爱腾等主流网站尚未成型,AB站等垂直内容社区还是半封闭状态,网络上没有版权意识,遍地都是盗版资源。

此后五年时间,日本动画成为国内内容市场的“公共资源”,各大平台都能发现一部分无版权内容。虽然日本电视台与内容方对中国平台进行了警示,但是在当时的无序时代,盗版大行其道。虽然对日本制作方产生了损害,但是彼时国内ACGN受众,只要能够接触互联网渠道,就能享受无尽的内容盛宴。

2015年这段丰盛的盗版时代,随着文化部对优酷、爱奇艺等29家视频平台提出警告和处罚而落幕,《进击的巨人》《东京食尸鬼》等日本动漫“宣扬以暴制暴”被禁播,视频网站一部分日本动漫作品下架。日本动画在国内放映从在线盗版猖獗转为了地下“网盘/迅雷/B站见”。

500

而日本动画的封禁,让国内国漫产业开始萌芽。这次萌芽,国产动画不再局限于低幼动画内容,而是开始生产青年向、成人化动画内容。2014年开始,以优爱腾为主的视频网站平台开始进行国漫内容扶持,并培养国漫创作人才。而这个时期,除了“老大哥”上海美影厂之外,国内玄机科技、视美动画、绘梦动画、卢恒宇和李姝洁工作室等动画公司/团队逐渐冒头。

而日本动画再次以合理合法内容回归内容市场,就是优爱腾等主流视频网站与B站开启的版权引进时代。2016年开始,各家视频网站纷纷对日本动画进行采买引进,试图收割国内动漫群体,B站在新番变现边缘试探,同时电影市场上日本动画剧场版电影引进数量增加,日本动画以付费形式回归。

时间来到了现在,而公众也已经发现,近十年来,日本TV动画都没有出现在电视荧幕上了。年轻一代习惯在视频网站找动画资源,而低幼儿童则在国产《喜洋洋与灰太狼》《熊出没》等系列下浸淫成长。

世界以新的方式运营,时间再久远一些,人类就会忘记旧世界的模样。

一部《工作细胞》,“卫视追番”能否重回80年代?

《工作细胞》的出现勾起了一部人对旧世界的记忆。于是舆论市场出现提问声,《工作细胞》登陆央视,是否预示着“限外令”解绑,20世纪80年代日本引进大潮将会重来?国内会不会再次出现“卫视免费追番”的场景?

畅想带着理想主义的色彩,而答案是现实的。从《工作细胞》的播出时机来看,这部动画出现在央视,带着一定特殊性。这部动画在2018年首轮播出之时就是人气动画,同时作为科普教育性质的动画作品,它将人体内细胞与器官运行进行拟人化,倡导人们健康生活,内容、画风制作、人物塑造上都有着极高的口碑,萌萝莉“血小板”一度血洗B站,而该作品的豆瓣评分一度超过9.0分(现8.9分)。

500

央视选择《工作细胞》的原因,在该作品价值取向与内容题材的基础上,看重的是番剧的教育作用,“希望所有人在追番后能更懂得珍惜和保护自己的身体”。疫情之下,官方播出该动画,符合社会背景。

500

而从国内动画行业发展情况来看,想要“卫视追番”并不容易。一方面,视频网站引进海外新番,进行内容付费播出已经成为了行业变现的一环。以国内ACGN内容为主要基因的B站而言,自2016年起,B站新番购进数量连续5年稳居第一,其购进新番中的独播版权数也大幅高于其他平台。而截止2020年12月,B站每月付费用户达到1790万,日本新番则是吸引会员付费的主要内容之一。

同时,国内年轻群体也已经养成了在PC端、手机移动端等进行追番的观看习惯,从优爱腾等主流视频平台,到B站、芒果TV等后起之秀,年轻人通过电视端观看的内容已经大幅减少,而这个过程几乎是不可逆的。

另一方面,国内国漫产业已经在日本动画让位的14年里迅速崛起,从TV动画到动画电影,从《全职高手》《狐妖小红娘》《斗罗大陆》等动画剧集,到《十万个冷笑话》《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动画电影,青年向国漫内容已经在市场有了自己的拥趸。

500

而这部分市场,日本动画回归荧幕也已经无补于事。即便日本动漫内容引进端口放松,此时国内动画市场也已经不再是过去无人防守的淘金地。

公众对于《工作细胞》出现在电视上感到高兴,这份愉快有一丝对往日时光的追怀,而现实里所有人都知道,旧时光已经回不去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