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曹名长,就是以后的张坤

500

文 / 阿富

出品 / 节点财富

“我们尊重老同志、敬重老同志、感恩老同志。”

“现在的曹名长,就是以后的张坤。”

在牛年开始,中欧价值发现混合在基金抱团股暴跌中“逆风红盘”前,不少投资者对基金经理曹名长,发出了这样算不上善意的评价。

此前,当更多的目光聚焦于年轻的“坤坤子”和“菜狗”,曹名长这位颜值极高发量也不少的老牌明星基金经理,仿佛已被市场遗忘。

而这一切,在牛年初改变了。

农历牛年假期后的两个交易日,沪深300指数2月18号下跌0.68%,2月19号涨幅0.18%,而曹名长管理的中欧价值发现A,2月18号净值涨3.22%,2月19号净值涨2.27%。春节后两周,该基金周净值分别上涨5.56%、跌去1.42%,而同期沪指周涨跌分别是1.12%,-5.06%。

一片抱团基金的惨绿中,这点红色尤其引人注目。

这让人想起,在并不太遥远的2015年,“廉颇老矣”这样的评价用在曹名长身上,简直不可想象。

/ 01 /

新华优选的曹名长

中欧价值的曹名长

曾被称为“价值一哥”的曹名长,是公募史上,少有的能穿越牛熊、持续实现靠前收益率的基金经理。

曹名长历任君安证券公司研究所研究员、闽发证券上海研发中心研究员、红塔证券资产管理总部投资经理、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信托经理、新华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助理、基金经理。

500

注:曹名长曾经及当下任职的基金

被称为“曹氏蓝筹风格”代表作的新华优选分红,在曹名长2006年7月至2015年6月任职期间,获得了501.94%的收益率。

新华钻石品质企业也是曹名长管理过的基金,时间是2010年2月至2015年6月,其任职回报率为157.10%。

2015年曹名长的出走,被认为是新华基金走上下坡路的标志之一,也被认为是中欧基金事业部制的成功。

到了中欧之后的几年,曹名长依然优秀。

自2015年11月20日曹名长担任中欧价值发现基金经理以来,截至2018年6月6日,该基金回报率为43.60%,同期上证指数跌去13.88%。截至2018年当年大盘低点,沪指跌去了31.05%,而中欧价值发现在这个区间仍保有10.05%的收益。

穿越牛熊,曹名长总能较好地控制回撤,但近年的“基金抱团牛”市场中,曹名长的收益率明显不太美丽。

曹名长的三年期定开基金中欧恒利,在2020年11月2日第一个开放日,就遭到了大额赎回。

中欧恒利成立于2017年11月1日。当时基金募集市场罕见现下的日募几百亿,而中欧恒利一日售罄,大卖74亿元,成为当时的爆款基金。

2020年11月2日,中欧恒利的第一个开放日,经历了3年封闭期,曹名长和他管理的中欧恒利交出了11.72%的收益成绩单,年化收益率仅为3.77%,而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14.17%,于是开放日,基民赎回71.01亿元,致使中欧恒利规模缩减超九成。

/ 02 /

不抱团的曹名长

坚守价值的曹名长

近两年曹名长的不如意,大概率与他的投资风格相关。

曹名长的风格,整体上属于低估值价值,买质地好的,还要买便宜,买了就长期持有,调仓换股不太频繁。此前钟情大蓝筹,近年来稍有调整,也买一些小票。

曹名长坚持真正的价值投资是以控制风险为前提,同时取得长期绝对收益的投资,这让他较少涉足大热的白酒、半导体、新能源。

看多了基金抱团股,再看曹名长近期的持股,会有种“这都是些什么怎么都不面熟”的感觉。

500

四季报中,曹名长总结2020年度,是中国股市历史上风格分化非常大的一年。对于传统的价值投资者来讲,是挑战非常大的一年。

曹名长认为,绝大部分投资者2020年不断地买入食品饮料、休闲服务、医药、新能源、军工等行业上市公司,而对于目前宏观经济的主要结构地产、基建以及与之高度相关的银行、保险、建筑等资产非常悲观,进而不断地抛售。

曹名长的判断是,“我们认为投资者在短期对于消费品的确定性和科技行业的成长进行了过度的定价,而低估了所谓夕阳行业的稳定性。”

“展望股票市场,目前整体估值并不是非常高,但分化极为严重。考虑到未来1-2年经济上行,企业盈利将上行,我们认为市场系统性风险不大,但波动会加剧。资产结构来看,我们认为过去两年消费、科技行业的股票估值已经较高,预期投资回报不佳,未来1-2年估值极低的金融周期类的资产更具有吸引力。我们重点看好汽车、家电家居等可选消费,银行、保险等金融行业,以及化工、有色、造纸等制造业。此外,餐饮旅游等消费服务业中估值合理的公司也值得重点关注。”

比起顺风时一起抱在白酒新能源上的各位,曹名长坚持自己的投资风格并一以贯之,在茫茫多形形色色的基金经理中,或许这才是真正稀有而可贵的。

以下整理了曹名长近年来接受采访中的部分金句,供投资者参考:

坚持价值投资,好公司也要好价格

1、“我基本上只做价值投资。市场的风格时常会转换,但是我相信只要始终坚持价值投资,一定会有好回报。”

2、“我一直做的是相对收益产品,听起来似乎可能会不赚钱,但长期还是能取得绝对收益的,甚至收益率还比较高,但承担的风险也比较大。”

3、“所谓的价值投资,是强调要投资于好公司的,但是当我们在谈好公司的时候,到底是指特别好的公司,还是一些比较好的公司也能包含在内呢?我一直强调两个方面,一个是要买好的产品、买好的公司,第二个是要用低的价格买到好产品、好公司。”

4、“我不会只选择特别好的公司,更不会选择那些估值已明显过高的好公司。相反,我会选择那些可能存在一些瑕疵但是价格更为便宜的公司。”

5、“我并不硬性要求公司盈利的增长率达到20%,在我看来,如果一个公司的市盈率是10倍,每年盈利也能增长10%,可能就是一个不错的标的。”

6、“如果个股的估值上涨远高于业绩增长,对投资来说是危险的。”

分析一家上市公司,眼光至少放在三年以上

7、“分析一家上市公司的未来,眼光至少要放在三年以上,如果公司在三年后的竞争力会下降,那即便当前表现不错,也不值得投资。”

8、“首先我不做指数择时来进行大的仓位调整,因为这样可能增加犯错的概率,而且本身我做的就是相对收益产品,即便短期会有回撤,但长期来看还是大概率超过基准的,所以我把精力主要放在寻找性价比好的股票上面。”

9、“市场的涨跌被群体情绪所左右,行情的起落浮沉、人性的贪婪恐惧难以预料,而在变化莫测的市场间只有一样东西有着确定性的价值,那就是上市公司本身的业绩增长。”

相对收益,牛市里暗淡的人,熊市里最亮的星

10、“作为“保守型”投资者,我偏爱估值低而业绩增长稳定的公司,在这种投资风格下,在极端牛市中,有可能跑不赢牛市选手,但从过往投资经验来看,可以带给投资者相对稳健的回报,在熊市的时候,这种稳健就显得更为突出。“

11、“影响市场向上的两个重要因素,一个是资金的宽松,另一个就是上市公司的业绩。如果资金面大幅宽松,即使业绩增幅不大,估值也有可能会上行。或者是如果资金面不宽松,而公司业绩大幅增长,那么估值同样会上行。”

12、“可惜的是,绝大多数投资者难以参透其中的奥妙、难以忍住自己躁动的内心、难以抗拒旁人喧嚣的呼喊,结果总是难免追涨杀跌,永远在浪潮中身不由己、起起伏伏。”

本文来源节点财富,版权归节点财富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节点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节点财经不对因使用本文章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