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芳说,必有蹊跷!Moderna幕后功臣确认离职,此前抛售股票获5千万刀

在没有被巨头收购的情况下,实现从创新概念到生产出爆炸性的产品,这样的创始人或者公司实属稀有物种,除了马斯克的特斯拉和 SpaceX,可能就是 Moderna 了。

上周,Moderna 发表声明称将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具备 “全球化和商业化经验” 的人替代现在的首席医学官(CMO)Tal Zaks,而 Zaks 本人将于今年 9 月正式离职。

Zaks 是 Moderna 如今能 “大红大紫” 的关键人物之一,在 Moderna 新冠疫苗宣布的诸多进展中,除了 CEO Stephane Bancel 露脸最多,其次便是 Zaks。

500

图 | Moderna CEO Stephane Bancel(左)、Moderna CMO Tal Zaks (来源:Facebook)

Zaks 从 2015 年就加入 Moderna 并担任首席医学官。当时 Moderna 还是一家初创公司,管线也不多,所有资产都还处于临床前阶段,公司账上一度亏损 9 亿美元。

他加入后领衔了 mRNA 疫苗 mRNA-1273 的开发、临床试验、和 FDA 等机构的对话,可以称得上是 mRNA-1273 成功背后的幕后功臣之一。此外,他还帮助丰富了 Moderna 的在研管线并推动进入临床阶段。

如今,Moderna 已经成为全球 “mRNA 疫苗三巨头之一”,发展势头直逼制药大厂。疫情之下,Moderna 研发的 mRNA 疫苗在短短 8 个月就相继获得 FDA 和 EUA 的批准有条件上市,有效性高达 95%。仅在 2020 年一年内公司股票就由最初的 20 美元最高涨到 185 美元,涨幅超 800%,总市值已超 587 亿美元。据外媒报道,仅有新冠疫苗在售的Moderna公司已获得184亿美元收入。

随之而来的,Zaks 的个人身价也暴涨。在 2020 年 10 月,Tal Zaks 通过预定交易,他每周二都会精准地出售现有股票并获得 100 万美元的收入。自疫情爆发以来,他的收入已超过 5000 万美元。尽管这一行为也招来了观察家们的批评。

正如 CEO 所说,Moderna 将在未来几年扩大制造规模,并推送其他产品进入市场,另外随着其与其他国家政府的供应协议的不断谈判,其新冠疫苗的销售也将得到更进一步的增长。

Zacks 究竟是何背景?他此时离开 Moderna,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吗?

加入 Moderna 令妻子担心

Zaks 出身在以色列北部港口城市海法,他一开始并未决定进入产业界工作,相反他对基础科研工作更感兴趣。而这一切的变化还要从一段在美国 NIH 旗下的国家癌症中心从事研究工作的经历说起。

他在以色列最主要的研究型大学贝尔谢巴市本古里安大学(Ben-Gurion University)完成学业之后,立志做一名儿童肿瘤科医生。

他一边从事医生工作,一边在准备博士论文,恰巧当时有机会可以去美国国家癌症中心(NCI)从事研究,而这里是肿瘤学研究的 “殿堂”。在这里工作 3 年后,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科研成果应用上, 最终意识到从科学研究到药物的转化发生在产业界 。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Tal Zaks 决定进入产业界。他在 GSK 遗传学研究小组开始了他的产业界生涯,担任 GSK 临床开发和转化医学总监。在职四年期间,他组建了 GSK 的肿瘤转化医学团队,并领导了抗癌新药 lapatinib 的转化研究以及 foretinib 的许可和临床开发。

随后他加入了法国制药大厂赛诺菲,担任赛诺菲高级副总裁兼全球肿瘤学负责人,负责肿瘤药物的发现,开发和商业化的各个方面。

500

(来源:Tal Zaks 访谈内容)

 在赛诺菲肿瘤部门工作 5 年后,Zaks 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咂舌的决定 —— 加入临床前 mRNA 疗法研发初创公司 Moderna,甚至他的妻子也为 Zaks 的选择而担心

对于为何选择 Moderna,Zaks 曾这样描述:“在赛诺菲期间,我一直在研究可能对医学界产生真正影响的新技术。当我遇到 Moderna 的 mRNA 技术平台时,我认为 mRNA 技术潜在的应用充满了无限可能,mRNA 技术可以用来制造药物和多种疫苗。我无法拒绝加入 Moderna 的提议”。

2015 年 3 月,Moderna 正式发布了任命书,Zaks 加入 Moderna 并担任首席医学官,全面负责临床开发和监管事务。

帮助公司开疆拓土

Zaks 加入 Moderna 时,昔日的 Moderna 还是一家临床前生物制药公司,当时 Moderna 的所有资产都处于临床前开发阶段。

2015 年,Moderna 正式从临床前阶段公司迈入了临床试验阶段,这一年是 Moderna 公司历程中最重要的一年,也是公司发展的一个里程碑节点。在 2015 JPM 大会上,Moderna 宣布 mRNA 1440 进入临床 I 期研究阶段,并提交了 mRNA1851 的 IND 申请。

500

(来源:Moderna 官网)

Moderna 的首席执行官 Stephane Bancel 曾指出:“接下来几个季度,我们计划启动几项临床试验,我们需要一名出色的首席医学官推动资产开发工作”。

2015 年 1 月,Moderna 与默沙东达成了合作协议,共同开发 mRNA 抗病毒疫苗和肿瘤免疫疗法。Zaks 加入后,Moderna 更是如虎添翼,为 Moderna 的肿瘤管线开发提供了技术和战略支持,同时也进一步强化了 Moderna 基于 mRNA 技术在肿瘤领域的布局。

此后,Moderna 宣布成立专注于开发个性化癌症疫苗的公司 Caperna LLC;与默沙东再次合作,共同开发基于肿瘤新生抗原的个性化癌症疫苗,并进推进该疫苗和默沙东重磅炸弹 PD-1 抑制剂 “K 药” 联合用药疗法。

自 2015 年以来,他帮助指导了 Moderna 基于 mRNA 构建的产品管线的快速推进工作。对于 Moderna 释放 mRNA 技术在肿瘤、纤维化疾病、罕见疾病等领域应用潜力过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过去的 13 个月里,面对新冠疫情的挑战,Zaks 更是全面负责并领导了 mRNA-1273 的研发和临床试验工作。

2019 年 10 月,他作为 Moderna 在华盛顿的代表,与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了讨论利用 mRNA 技术应对传染病威胁的潜力和优点 ——mRNA 技术具有快速制造疫苗的潜力。

新冠疫情爆发以后,Moderna 获得 COVID-19 病毒 DNA 序列以后,即开始利用 mRNA 技术研发新冠疫苗。从早期 45 名健康成年人入组的临床 I 期试验,再到入组 30000 志愿者的临床 III 期临床试验、到 2020 年 11 月宣布其疫苗有效率达到 95%、再到最后递交紧急使用授权、与 FDA 等机构沟通等。

2020 年 4 月,世卫组织宣布在其协调下,将会成立一个具有不同背景的专家组以领导新冠疫苗的开发,Zaks 也在专家组成员名单之中。

Zaks 打算去哪儿?

在第四季度电话会议上,Tal Zaks 介绍了 Moderna 疫情之后的产品线,包括巨细胞病毒(CMV)、呼吸道合胞病毒(RSV)和艾滋病毒(HIV)等一系列疫苗,以及针对癌症疫苗和罕见疾病的试验。

Stéphane Bancel 明确表示,与过去 10 年不同,我们的想法将更加广阔,Moderna 正在开始一个新阶段。

Moderna 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而高管 Tal Zaks 却选择这一时期离开,开启新的职业生涯。

下一站,Tal Zaks 会去哪儿?

在周四的电话会议上,Moderna 和本人都没有给出任何暗示。 

Moderna 的首席执行官 Stéphane Bancel 在一份声明中说:“当 Moderna 还是一家临床前公司时,Tal Zaks 加入了我们,他的指导和贡献对于 Moderna 达到如今的地位十分重要。在过去的一年中,Tal Zaks 带领 Moderna 研发出 mRNA 疫苗应对新冠疫情,他不止于为 Moderna 做出了贡献,更为应对全球新冠疫情做出了社会贡献。我很高兴他成为我们的伙伴,并祝他事业的下一阶段一切顺利。”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随着 Moderna 股票的大涨,Tal Zaks 所持有的股票可能让他赚了 5000 万美元左右。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 Moderna 的上涨,实现了财务自由的 Tal Zaks 可能想去做一些更具有挑战性的事情。

生辉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