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

《战斗吧歌姬!》按下暂停键

500

题图 / 战斗吧歌姬!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虚拟偶像的发展模式,依然是个必须不断探索问题

没想到牛年第一个“房子塌了”的,竟然是广大的“战姬众”。

春节期间还在正常更新拜年节目的《战斗吧歌姬!》,却在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即2月18日)发出了令粉丝心碎的公告:由于整个企划进行了战略调整,6位歌姬的“中之人”在沟通后决定本月毕业,而且整个企划也将会暂停运营一段时间。

紧接着,“战斗吧歌姬官方账号”在B站发布了6位歌姬的告别视频。从这6段满是哭腔的告别来看,《战斗吧歌姬!》这次进行的企划调整着实比较突然,无论是对于6位“中之人”,还是对于广大的“战姬众”来说,在情感上都有些难以接受。

500

一时间,在各大与二次元、虚拟偶像相关的论坛上,出现了各种许多所谓的“内幕消息”。

其中看起来比较靠谱的,则是在NGA论坛上有自称与官方有所联系的网友表示,这起事件的发生确实很突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高层下的战略收缩决定”,在调整完毕后该企划应该会再度重启。

500

虽然坊间对这起事件的发生原因众说纷纭,但我们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战斗吧歌姬!》确实在发展的过程中遇到了非常大的问题。

《战斗吧歌姬!》是乐元素于2018年9月27日开始推出的虚拟偶像企划,以“实时互动式养成”作为企划的最大卖点——即“采用高频互动模式将虚拟偶像与粉丝之间距离拉近,同时在不断的互动接触中,粉丝与偶像将共同成长”。

尽管这样的概念看起来略微有些复杂,但它也能够说明,《战斗吧歌姬!》在立项之初确实有着不小的野心。

在轻科幻背景世界观之下,依靠业内比较先进的实时动捕和动画制作技术,李清歌、神宫司玉藻、罗兹·巴蕾特、卡缇娅·乌拉诺娃、伊莎贝拉·霍利、墨汐这6位虚拟偶像练习生,以纪录片(即网络动画)、直播、小程序、原创歌曲、线上线下活动等方式与粉丝们展开互动,让粉丝们深度了解虚拟偶像的生活与故事。而粉丝们的应援、建议等反馈,也会反过来影响虚拟偶像的发展状态和上升空间。

特别强调“互动”的虚拟偶像养成方式,即是达成“时刻回应爱!”这句企划logan的核心所在。

500

相比起其他虚拟歌手、虚拟主播,《战斗吧歌姬!》的运营方式确实呈现出了一定的差异。

然而事实上,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当广大二次元爱好者提及《战斗吧歌姬!》时,除了“技术一流”、“正统偶像”等正面反馈之外,“运营拉垮”、“用爱发电”同样是最频繁出现的词汇之一,背后是粉丝们内心深处的重重忧虑:运营2年,在B站仅获得了34万粉丝,这个企划真的能够赚到钱吗?

500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6位歌姬“中之人”即将集体毕业,整个企划将会暂停一段时间的结果,已经说明了一切。

目前在网络上有关此次6位歌姬集体毕业的事件讨论中,很多二次元爱好者都对《战斗吧歌姬!》这个虚拟偶像企划提出了各自的看法。

比如该虚拟偶像企划的定位实在是“过于偶像”,在运营策略方面没有彻底放开。企划中6位有着各自独特个性且多才多艺的歌姬,无法单独通过直播与粉丝展开互动,反而只能参加每周一次的集体直播。这样的做法不仅大大降低了直播频次,错失许多吸引路人粉丝入坑的机会,同时也使得该企划无法像其他“企业势”(即由公司负责运营)虚拟偶像那样,通过直播互动实现粉丝的导流,进而导致粉丝积累速度过慢。

又比如该虚拟偶像企划的主要收入,包括直播打赏、衍生周边的销售、各类跨界合作等方式,都是以老粉丝为中流砥柱。然而问题在于,如何在更多年轻受众面前曝光,并吸纳更多的新粉丝,该虚拟偶像企划做的却并不好,很多将直播内容作为素材发布到各大网络社交平台的视频切片,往往都没有找到特别吸引人的亮点,更别提带来持续的高曝光了。

再比如当前绝大多数的“企业势”虚拟偶像企划,在运营推广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处理好公司与各类粉丝团之间的关系。为了企划的发展稳定,公司可能会出于公关方面的需求,刻意让虚拟偶像与粉丝团保持一定的距离,而粉丝团虽然有可能会搞出很多奇奇怪怪的事件,但其超高的活跃度对于虚拟偶像企划来说却是一个宝贵的推广渠道资源,需要进一步研究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

500

在中国,虚拟偶像绝对算得上是“朝阳中的朝阳”。我们随便在网络上进行相关关键词的搜索,都能找到大量有关“虚拟偶像的优势”、“虚拟偶像有着怎样发展前景”等为主题的深度分析。

然而此次《战斗吧歌姬!》事件的发生却又再一次让我们认识到,虚拟偶像仍旧是一个需要“摸着石头过河”的市场——大家对其展开的种种讨论,可能都是对的,也可能都有不成熟的部分,唯有实践才能得到真理。对于站在该企划背后的乐元素来说,在按下暂停键后进行必要的总结和思考,制定出可能更符合中国虚拟偶像市场环境的运营策略,才是当下最应该做的事。我们也期待这6位歌姬能够很快以崭新的面貌,重新出现在广大“战姬众”面前。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