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噤声特朗普,让“言论自由”情何以堪

推特封禁特朗普的账号以及美国网络巨头联合对其噤声,这对美国造成的冲击很可能将超过特朗普支持者对国会的入侵。美国对噤声特朗普的意见分歧远大于国会被占领事件,这种分歧将会让美国社会的撕裂更加深刻,导致更多仇恨和困惑。

对特朗普消音,这违反了言论自由原则吗?无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原文是什么,特朗普在社交平台上说不了话了,失去了普通美国公民的这一权利,这当然违反了美国政治精英们通常主张的言论自由原则。“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就是“美国灯塔”通常照给世界其他地方的“言论自由之光”。

事实上,言论自由的政治含义一直被美国和西方的语境掩盖了,那就是言论自由的确存在政治和道德边界,对特朗普的噤声让这一含义在美国浮上水面。

有人说,社会舆论平台对总统噤声,这恰恰展现了美国的民主,是那个社会真正有自由的写照。这种辩白很无力。特朗普是虎落平阳的美国总统,已在美国的体制中众叛亲离。他在权力巅峰时说的出格话多得很,但没有事,他现在失势了,美国几个网络平台同时对其“镇压”,这才是对其消音的真实政治情境。

言论自由除了是权利,它还在政治斗争中被剪裁成为旗帜,说到底,言论自由的边界和言论自由本身都是由强大和胜利的一方定义的,特朗普输了,却想顽抗,他因此被亲民主党的几大网络平台驱逐到言论自由的边界之外。

如果特朗普仍不服输,并拥有足够多的支持者,他们就会进一步发起对美国舆论秩序的挑战,事情发酵下去,就将成为美国意识形态领域的“南北战争”。

美国以民主和法治社会展示于世界,但近来的事态充分显示,它是一个赤裸裸由政治主导的社会。美国意识形态真正呼应的是政治斗争,言论自由的规则也必须在政治斗争中经受洗礼。

美国选举结束了,不仅共和党要按照美国的规则认输,特朗普和他的铁杆支持者也要认输。特朗普的社交媒体账号积蓄了巨大政治能量,他拒绝承认失败的态度已经构成美国制度的后患,封他的号就是一种整肃。言论自由作为美国的政治资源,不会被允许用来反对美国的体制和体制中的胜利者,所以特朗普个人的言论自由被无情剥夺。

美国近日陷入严重混乱,不同势力厮打之中露出了国家体系的很多马脚和真相。它围绕民主、自由、人权的几乎所有高大上原则都在国内政治的紧迫事项中打了折扣,美国体制的脸面被放到了一边。

按说这一切很不利于华盛顿今后继续以“民主灯塔”自居,对外装腔作势,但不要以为他们真会从此改弦更张。他们一定会继续旧的把戏。

美国搞霸权主义那一套靠的是力量优势,只要它的力量仍是最强的,它就会在国际上继续把自己利益作为正义坐标的原点,组织一轮又一轮的对外意识形态攻击。华盛顿将用这些攻击覆盖美国的各种理亏,仿佛它们不存在一样。

比如,可以预见,华盛顿还会为香港发生的暴力活动贴“民主运动”标签,他们不会因为指责冲击国会者为“暴徒”并与此构成双重标准而羞愧。同样他们会继续给中国等扣“压制言论自由”的帽子,不会因为特朗普被噤声而感到这样做有任何不适。

然而最近两年世界发生了很多事情,美国遭受了来自自然界和内部的诸多冲击,人类目睹了这一切,触动是巨大的,影响是深远的。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寄希望于不公平、不合理的东西可以永远存在下去,那是自欺欺人。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