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土豪伊朗竟无油可用?

作为中东重要产油国之一,伊朗虽然总石油储量逊于与其隔波斯湾相望的死对头沙特阿拉伯,但是其储量仍可在世界范围内排到世界第四,是名副其实的石油土豪。

波斯湾周边一圈国家

只要不是战乱或者被美国封锁

基本都能靠石油大赚特赚

500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坐拥一百多块油田,每年向海外源源不断输出原油的能源大国,几十年来却常年燃油不足,导致政府经常通过配给制的方式限制国内汽油使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石油≠燃油

自1908年发现首块油田后,伊朗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与产油量在100多年内节节攀升,全球10%的已探明石油储量都在伊朗手中。至于产油量,1974年,伊朗的日产量达到了历史的极值——600万桶。

油运和国运一起大起大落

500

不过,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上台执政的新政府一改巴列维王朝大力挖油的政策,为了长远考虑暂时削减了产油量。1980年,随着两伊战争的爆发,伊朗的石油设施遭到伊拉克军队的狂轰滥炸,产油量因此进一步衰减。

两伊战争中,伊朗西南部是重要战场

而这里也是伊朗能源工业分布的重点

其产油和炼油能力均遭到巨大打击

(图片:wikipedia@Maximilian Dörrbecker)

500

好在80年代后期,随着萨达姆的伊拉克军队被伊朗军民拖入消耗战,战争的天平逐渐向伊朗倾斜。伊朗趁此时机逐步修复石油设施,同时波斯湾越来越多的新油田得到开发,故伊朗的产油量开始缓慢回升,至2015年,伊朗的日产量达330万桶。

其实相比战争受创以及被美国封锁的伊朗

萨达姆这边的下场还更惨一些

(图片:wikipedia@US Army photo)

500

虽然伊朗原油产能有所恢复,但330万桶的日产量不仅低于伊斯兰革命之前的极值,且无法满足伊朗国内日益膨胀的需求。

自1980年以来,伊朗人口从4000万猛增至2007年的6800万,2019年更是达8300万,足足翻了一番。人口上涨自然带动能源需求走高,在2002年至2007年间,伊朗国内的汽油消耗量以每年13%的速度激增。

伊朗作为一个产油大国

人均小汽车的要求按说是相当合理的

(图片:Rasa Bajoriunaite / shutterstock)

500

与此同时,受制裁与战争影响,伊朗的炼油设施却无法跟上汽油消耗量增长的步伐。

具体来看,2007年伊朗的汽油平均日产量约为4万立方米,汽油平均日消耗量却高达7万立方米,缺口之大令人难以想象。为了填补空缺,伊朗不得不大量进口汽油。


补贴双刃剑

既然是进口的汽油,价格自然比国内自产自炼的高不少。

为了控制油价,伊朗政府对汽油价格实施了大额度的补贴,使其以实际价格的五分之一出售——每升0.11美元(约合人民币每升0.76元,2007年11月汇率),伊朗因此成为世界上汽油价格最便宜的国家之一。

和国内相比,伊朗汽油可以说是白菜价

老司机还是相当有福的

(伊朗人均GDP差不多是中国的一半)

(图片:Efired/ shutterstock)

500

然而,此般低到“不正常”的油价给了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

据伊朗反走私部门的资料,2009年,伊朗每天约有4000万升的燃油被走私出国,而这占到了伊朗燃油日产量的17%。民间走私者甚至开挖“燃料湖”,铺设通往邻国的地下越境输油管线,私设储油罐,将石油运过两伊界河——阿拉伯河,出口至伊拉克贩售。

政府巨额补贴下的超低价燃油

却可能从国家的各个方向偷运出去卖高价

国家补贴资金变相就可以进入私人腰包

(伊朗-霍尔木兹岛上的小小加油站)

(图片:Grigvovan / shutterstock)

500

此外,冲突连连但能源缺口巨大的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也是伊朗燃油走私的热门目的地。

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背景的走私者更是胆大包天,直接利用霍尔木兹甘省的港口设施明目张胆地将国家补贴的汽油装上油轮,走私至国外。

如果是当地渔民

或许也可以提上几桶油到对面蚂蚁搬家

虽然不多,但对于个人也已一笔外快

500

霍尔木兹海峡-格什姆岛

正在忙着“干活儿”

(图片:umut rosa / shutterstock)

500

伊朗政府指出,仅仅2008年一年,该国的海警就没收了10艘油轮走私的4600吨燃油。统计数据显示,伊朗的纳税人每年因燃油走私而蒙受的损失高达33亿美元。换句话讲,伊朗的燃油补贴恩泽遍布中东他国,西边的土耳其与伊拉克乃至东边的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民众也享受到了伊朗的低油价福利。

这33亿美元其实相当可观

相当于2017年全国GDP的0.7%

(图片:google.com)

500

那伊朗本国民众呢?虽然他们也享受到了低油价的福利,但是他们也为本国老态龙钟的炼油设施付出了代价——空气污染。

伊朗空气质量最为糟糕的地方非首都德黑兰莫属。2015年12月底,由于空气污染严重,德黑兰市区及其附近地区的学校被迫停课三天,两场职业足球联赛也被迫取消,首都870万人“呼嘘毒疠”。数据显示,德黑兰80%的空气污染物来自汽车尾气,而这座城市有多达500万辆汽车,与上海的汽车保有量相当。

德黑兰是一座背靠大山的内陆城市

一方面是壮丽的景色

一方面也不利于污染物的扩散,雾霾起来很可怕

(图片:designbydx/ shutterstock)

500

500

对此,107名伊朗伊斯兰议会议员上述总统鲁哈尼,呼吁其采取措施解决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2019年,情况仍未有改观,德黑兰省议会议长哈希米对此直言,伊朗因空气污染导致的疾病所造成的死亡人数甚至高于交通事故造成的死者人数。

问题出在哪里呢?自然是低劣的汽油质量。而这又与伊朗国内低下的炼油水平有关系。


燃油配额

伊朗政府当然不是傻子,这一切它自然都看在眼里,也深知靠补贴压油价治标不治本,绝非长久之计。民众整天吸毒气也终将影响政府的执政合法性。长痛不如短痛,伊朗政府在2007年与2019年接连发起了两波改革。

改革包含的内容除了提升本国炼油能力等“开源”的措施,也包括发展公共交通、淘汰120万辆老爷车、上线可以使用天然气作为燃料的汽车之外、增设加气站、削减汽油补贴、实施汽油配额制度等“节流”的措施。

这老爷车真该换换了

(图片:Sun_Shine/ shutterstock)

500

自2007年6月27日午夜起,伊朗每辆私家车可购买120升汽油,每升价格约为0.1美元,一年后配额削减至每月100升,价格也随之上涨至每升0.4美元。

按说伊朗五环内人民追求小汽车是对的

政府搞环保搞配额也是对的

最大问题在油品,但油品又不是短期就能提升的

(图片:sladkozaponi/ shutterstock)

500

虽说伊朗政府此举也是为了长远考虑,但油价起伏关乎每个伊朗平头百姓的生活,补贴一遭削减,不仅从事走私生意的人火冒三丈,而且连普通民众也气不打一处来。一方面,伊朗民众发起抗议示威,拿加油站出气,一方面暗地里搞起了汽油黑市,规避配额限制。

成千上万辆装有廉价伊朗石油的小摩托

靠搞蚂蚁搬家来赚外快

他们是不关心空气污染的,但这一小块奶酪绝不能动

(图片来自:twitter@Zaid Hamid)

500

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伊朗政府硬着头皮推行改革,但改革的落实程度却不尽如人意:伊朗的炼油能力提升缓慢,发展公共交通的计划也推进迟缓,致使民众不得不继续主要依靠私家车出行。

至2013年,该国的汽油日产量也仅在8万至10万立方米之间,与此同时,伊朗的汽油每日消耗量却已飙升至18万至21万立方米,缺口反而比改革前更大。至于意在替代汽油的天然气,由于政府投资不到位,致使加气站建设工作缓慢,逼迫车主们用脚投票,依然坚持使用汽油车。

继续过着熟悉的乌泱泱的生活

(图片:shutterstock)

500

一波不行,那就再来一波。

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制裁后,伊朗经济陷入困境,油气出口量逐日萎缩,国家财政收入骤减,2018年,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报告显示,伊朗当时为了燃油补贴花掉了至少690亿美元的巨款,这对伊朗经济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为应对困局,2019年11月15日,伊朗政府再次加紧了汽油配额制度。此轮限制更为严格,每辆私家车的燃油配额被进一步砍到了每月60升,且每升汽油的价格上涨到了0.13美元,假使购油量超过60升,那么超出部分每升油的价格将翻倍——0.26美元。

伊朗政府此举彻底点燃了民众的怒火,一直以来,伊朗人早已习惯了廉价到几乎免费的汽油,这甚至被视为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因此,油价暴涨对普通人造成的心理影响不可估量。除去直接受到影响的私家车主,由于伊朗国内的客运和货运交通极大依赖公路,一旦汽油价格长期保持高位,那么更多普通民众必需的日常消费品的价格也将受到影响。

由此导致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虽然0.13美元的油价比较来看仍然是非常低的

(图片:wikipedia@Fars News)

500

11月15日至11月19日间,伊朗全国就发生了多起暴力抗议事件。示威者们点燃了卡车、银行、加油站甚至警察局,并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造成逾百人死亡,数百人被捕。

(图片:wikipedia@Fars News)

500

万万没想到削减小小补贴会搞出这么大动静的伊朗政府措手不及,回过神来后搞起了熟悉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一边“断网”,试图以网络管制给抗议示威釜底抽薪,一边则把节省下来的燃油补贴换个名头,以现金形式发放给70%以上的伊朗公民,称此举是将“帮助最需要搭把手的人。”

短期来看,伊朗政府的应对措施确实起到了作用,针对削减燃油补贴的抗议示威浪潮在持续数天后趋于平息。然而,这种做法与过去并无区别,政府仍然背负着沉重的负担,无疑是不具有持续性的。

在美国的制裁大棒下,被扼住了七寸的伊朗政府囊中羞涩,无力开展可根除积弊的改革,只得做点微小的工作,努力使本国经济趋于多样化,不再倚仗油气出口过日子。

政府也希望人民将怒火更多向真正的敌人发泄

(图片:Inspired By Maps/ shutterstock)

500

但积重难返,中央政府的调控收效甚微。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伊朗GDP萎缩6.8%,净出口下降26.9%,通货膨胀率高达41.2%。

眼下距离伊朗实施燃油配额制度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现在伊朗的日均汽油消耗量约为9.5万立方米,与之前相比确有下降,然而降幅并不明显,且这一数据还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的影响。

假使没有新冠疫情,那么也许在配额制度推出后的这一年里,伊朗的日均汽油消耗量可能会与之前相差无几,甚至更多,毕竟人口总在增长,汽车保有量也不会止步不前。

不过,经济境况差、工业体系又薄弱的伊朗还能做些什么呢?

参考资料:

1.https://www.tehrantimes.com/news/454663/Iran-s-gasoline-rationing-scheme-from-policy-to-practice

2.https://www.tehrantimes.com/news/454296/Gasoline-consumption-falling-significantly-a-year-after-rationing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7_Gasoline_Rationing_Plan_in_Iran

4.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iran-gasoline-rationing/iran-starts-gasoline-rationing-hikes-prices-state-tv-idUSKBN1XO2ZE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y_of_Iran

6. https://en.wikipedia.org/wiki/Oil_reserves_in_Iran

7.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9CaKrnJSKb4

8.https://www.trt.net.tr/chinese/guo-ji/2019/03/07/yi-lang-kong-qi-wu-ran-zhi-si-wang-ren-shu-gao-yu-che-huo-si-zhe-1158494

站务

  • “答案”来了!

    2020年,因为疫情,人类命运休戚与共,而新冷战、新形势,挑战重重。如何描述过去一年,对未来,又该如何展望?很快啊,很快,“答案”来了!2020年11月28日-29日,观传......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