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眉山论剑| 改革开放对全世界有什么启示?

现在新古典经济学吹嘘说,《国富论》的核心是要第一追求财富,第二追求看不见的手。这两个都是错误的。

为什么呢?真正提高分工效率的,实际上取决于市场规模;而追求市场规模,实际上受限于自然资源、人口、技术……你可以开发煤矿或者石油,那你资源不就大了吗?所以又跟金融、军事力量有关系。也取决于环境掌握的程度,所以跟生态系统是有密切关系的。

这样一来以后你立刻就明白,看不见的手是不能达到贸易自动平衡的,一定会引起争夺资源和市场规模的殖民帝国主义战争。

斯密他原来很善良,是一个教伦理学的教授,希望有看不见的手能够造成自律的社会,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中国最重要的成功经验,我认为是把wealth of nations,就追求国富,变成coordination of nations,追求“国协”——协,协调或和谐的意思。协调不是完全靠市场,也不是完全靠政府,所以怎么协调是经济学的一个核心问题。

接下来谈第二个中国发展最重要的经验。

我认为世界发展是不平衡的,因为不平衡,所以就出现了中国人的智慧——一定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还要因时制宜,而这个观念是超越马克思的。

为什么超越马克思呢?因为马克思有一个最重要的贡献——他实际上受达尔文的影响——就是说这个社会发展是演化的,他假设社会发展有不同的阶段,生产力革命进步就引起了生产关系的变革,原始公社到福利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

他没有去过中国和印度,但读文献后以为中国和印度相对欧洲来说,是一个静态落后的地区,叫亚细亚生产方式。

毛泽东有一个贡献,农村包围城市这个想法——后来也被乡镇企业家实现了,像马云他们都是中心城市都被跨国公司占领了,就农村包围城市——先占中小城市农村,然后再进大城市。

500

后来我就发现,即使是美国的技术革命,它在核心区域要想取代老的技术很难,就要到外缘去发展。大量美国研发出来在美国没有投产的新技术,逃到中国先投产、做大,回来挑战美国。

所以我认为农村包围城市,边缘挑战核心区,这是世界发展的普遍规律,而这个规律是马克思没有想到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先进、落后是相对的,就好像生物里你不可能说最后只剩下一种最优秀的物种。所以西方经济学认为经济发展优化,优化到最后只有一种普世价值,我认为实际上是不成立的。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历史条件,都有可能有适应当地的生产方式产生。

所以中国改革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是,打破了原来认为工人阶级比农民先进,无产阶级要淘汰工人阶级这个说法。那么它背后的一个制度上的教训,就是人才、领导要比制度重要。

而新古典经济学和马克思经济学都有一个弱点,就夸大了制度的决定性作用,好像我只要建立一个制度,要么是公有制,要么是私有制,然后搭好平台,全世界所有国家自动就进入共产主义了,或者自动进入富裕社会,现在发现不见得。

同样我前面讲的私有制,菲律宾那就比土耳其差,土耳其又比不上混合的中国,对不对?同样社会主义的转型,苏联东欧比中国差多了。所以这点来说,毛泽东讲的政治路线决定以后干部是决定的因素。


当然我觉得还有一个冲击的话,是经济学理论没有想过的,但是现实里面存在,就是说落后国家和先进国家开放竞争情况底下,有没有可能后来居上?尤其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竞争的时候,能不能共存甚至能够赢。

我认为斯大林是没有信心的,所以在当年美国推出马歇尔援助计划的时候,斯大林就拒绝马歇尔计划,不让东欧国家接受,后来修柏林墙,实际上是怕俄国的人才外流。

中国说实在的邓小平开放的勇气,我认为真是他有这勇气,别的领导人可能就没这种心态。放开了留学生出去,会回来的,敢说这话的人,我认为西方国家都没有。

500

所以开放竞争的情况下,弱者能不能够和强者竞争,我当年做的一个理论模型就是代谢增长论。

我数学上算出来,在一定条件底下,就是集体主义追赶的文化可以打败个人主义的创新文化。什么原因呢?如果你学习的速度快,或者是创新的速度慢,你集中力量干大事,就可以后来居上。当时我的老师普利高津都不相信,说怎么可能呢?但是等到苏联垮了以后,他就想起来说,你当年的工作非常重要,而我当时只是做一个数学模型。

后来我发现中国的实践可以证明这个模型,因为中国人喜欢讲中国特色。在北京和在英国开会的时候,西方经济学家都认为说,即使承认中国成就了经济学家,也说中国太特殊了,别人没法跟中国学。我说不对,别的国家可以跟中国学。

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之前,正好是小布什同时开G20峰会,美国在纽约就开了一个会,专门给奥巴马政府谏言美国应该怎么发展,请的中国经济学家就我一个人。

我就讲中国的改革经验美国是可以学的,它为什么难学呢?就是美国虽然地大物博,但没有中国政府这个协调能力,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我给美国介绍经验,我说你看中国的国企本来就说不能竞争、没有效率、现在能竞争了。我说什么经验?很简单,拆分国有企业,让他们竞争。一竞争以后,你根本搞不清它是什么所有制,它马上管理什么都改进了。

我说现在美国把金融搞垮了,因为金融寡头太大了,太大的金融寡头跟国有的官僚机构没有差别,所以把它拆分的话,马上就上来了。美国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政治家敢拆分美国的金融寡头,反而是让美国的大企业继续兼并中小企业,那美国的金融危机就会更严重。

我给美国人提的建议是这两条。当然我还提了更多的建议,譬如说双轨制、混合经济,他们都很难接受。

500

发展中国家可以从中国学到的经验就非常多:

第一,经济要发展,不是看不见的手,一定要组织一个有远见的、改革的精英集团,他们要有长远的眼光来建设、发展这个国家,而不是短期的议会政策。

第二条,把国家掌握的土地成片开发,然后引进建设性的外国资本。

第三条,我认为中国做的也是很重要的,就是政府一定要在教育、医疗、基础设施方面起先导的作用。把基础的框架打好了,后面再做市场经济才有可能,否则话一上来就要搞市场经济,没有人才,技术也消化不了,那都是不可行的。

所以我觉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有它的普世价值的。这个普世价值不是私有、民主、法制,而是实事求是,因时制宜、因地制宜,然后还要有leadership。

好,谢谢!

本文为观察者网风闻社区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