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文在寅访朝,在朝核问题上还能否“坐驾驶位”?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作者 武剑】

韩国总统文在寅于9月18日-20日访问朝鲜,这将是继2000年金大中总统、2007年卢武铉总统之后时隔11年朝韩领导人再次在平壤举行峰会。

尽管今年4月《板门店宣言》已宣布文在寅将于今年秋天访问朝鲜,8月朝韩高级别会谈也商定9月在平壤再次举行南北首脑会晤,但文在寅仍以“正在密切关注朝鲜半岛局势,半岛和平机制的建立应与半岛完全无核化并进”来表明此访的时机选择。

自6月12日美朝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历史性会晤后,美朝之间的无核化谈判就一直缺乏进展,甚至陷入僵局。

先是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三次访问平壤空手而归,而且没有像前两次访朝以及美方预期的那样见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

随后,朝鲜以“强盗式的无核化要求”形容美国的谈判立场,并且表示丝毫没有提及朝鲜要求的“终战宣言”。

接着8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取消蓬佩奥的第四次访朝计划。据美国媒体披露原因是来自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金英哲的信函指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认为,这一进程无法推进,因为“美国还没有准备好满足(朝鲜)进一步签署和平条约的期望”。

500

2018年5月9日,朝鲜平壤,金正恩会晤来访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图/东方IC)

从中可以看出,导致美朝无核化谈判进程停滞不前的最重要因素是双方各自侧重的核心诉求未能形成同步。对美国而言,如何让朝鲜彻底实现弃核是其关注的焦点;而对朝鲜来说,如何建立新型朝美关系和朝鲜半岛和平机制是其追求的目标。

碍于严重缺乏互信,双方目前谁都不肯轻易迈出第一步。在美国看来,朝鲜不提供全部核武设施清单和不制定无核化时间表根本就无法启动无核化进程,弃核意愿存疑;朝鲜则认为,美国连一份没有法律约束力的终战宣言都不愿发表,可见对保障朝鲜体制安全缺乏诚意。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美朝无核化谈判将面临破裂危险。而文在寅一直主张半岛无核化问题一定要通过韩朝、朝美首脑会谈予以解决。

除了美朝无核化谈判形势危急,韩国国内政治需要也是推动文在寅此时访朝的重要动力。

9月7日,韩国民意调查机构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总统文在寅的施政支持率首次跌至50%以下,创其就任以来的最低值。据韩国《韩民族日报》介绍,受访韩国国民持否定评价的理由主要为经济、民生问题解决不足。受国际贸易摩擦加剧、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影响,高度依赖出口的韩国经济面临诸多挑战。

相较经济和民生议题,外交事务尤其事关韩国民众切身安全利益的朝鲜半岛问题对文在寅支持率的提升明显更具有“短平快”效应。

500

文在寅曾凭借促成朝韩“冬奥外交”、以及朝韩、朝美领导人会谈使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缓和而赢得高达79%的支持率,其政党也在有“迷你大选”之称的韩国地方选举中大获全胜。在此背景下,文在寅有意通过推进美朝无核化谈判再次塑造自己坐在朝鲜半岛问题驾驶席的形象来挽回民意支持。


文在寅访朝想要继续推进美朝无核化谈判,就必须同时说服双方在建立半岛和平机制与落实半岛无核化两个方面有所作为,但这个任务对美朝“三明治夹心”的韩国几乎不可能完成。

对于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基础——终战宣言,首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此前已表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应先于终战宣言发表。美国的逻辑是虽然终战宣言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它毕竟是代表一国政府的官方政治文件。在朝鲜尚未实现无核化的情况下签署终战宣言将会制约其对朝的军事选项,从而使其失去武力威慑这一关键的谈判筹码。

其次,即使美国退一步同意签署终战宣言,但究竟是以美韩朝三方还是以中美韩朝四方形式发表也是一个棘手难题。从美韩角度,无疑不愿中国过多介入朝鲜半岛和平进程,而是希望将该进程纳入符合自身地缘政治利益的轨道。尤其在中美爆发贸易摩擦之际,特朗普政府更是多次主观臆测中国会打出“朝鲜牌”,以至于影响到中美在半岛问题上的互信和合作。不过,《板门店宣言》中对该问题的两种表述清楚表明了朝鲜的不同态度。

对于落实半岛无核化,朝鲜方面一直主张采取“分阶段、同步走”的弃核方案,也就是说朝鲜希望通过不断推进无核化进程能够逐步换取放松制裁和安全保障。

面对美朝谈判僵局,朝鲜外相李勇浩前不久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上明确表示,“只要美国不以行动表明有意消除我们之担忧的坚定意愿,我们绝不会首先采取单方面行动”。然而,不论是放松制裁还是安全保障,在朝鲜最为在意的这两大弃核激励条件上,韩国恰恰都没有决定权而完全受制于美国,但美国至今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政策松动的迹象。

更让文在寅始料未及的是,“特金会”之后朝鲜半岛的局势发生了微妙变化,美朝双方似乎都不约而同地放慢了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的脚步。

500

特金会(图/东方IC)

朝鲜利用“特金会”可以说达到了一切想要达到的政治目的。

第一,实现与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平起平坐,既向国际社会展示了朝鲜强大的国家实力,又在国内将金正恩的个人威望提升至空前高度。

第二,朝鲜的地缘战略价值被进一步抬高,不仅加强了与中俄两个重量级邻国的关系,而且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也逐渐活跃。随之,朝鲜遭受国际政治孤立和经济封锁的处境大为改善。

第三,美国接受同朝鲜就无核化进行直接谈判,等于默认了朝鲜长期以来追求的“拥核国”身份。

“特金会”为朝鲜争取到了相对有利的内外政经资源和美国对“拥核国”身份的背书,使其现在处于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灵活位置。对朝鲜来说,假如通过无核化谈判能够建立新型朝美关系和朝鲜半岛和平机制固然最好,即便不成也能够充分利用争取到的内外政经资源与美国的“极限施压”抗衡并与之展开博弈。

朝鲜已经在七届三中全会上宣布将集中全部力量发展经济,最近又提出希望在特朗普首个任期内实现无核化,这些被外界视为善意信号的背后,实际上也反映了朝鲜对无核化谈判正在做好与美国打持久战的准备。可以预见,只要朝鲜不再进行新一轮核导挑衅行为,外部支持朝鲜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政经资源就会越来越多。


特朗普刚上任时曾被奥巴马告知,朝鲜核威胁将是其面临的最紧迫的国家安全挑战,很快第六次核试验和“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试射也让特朗普切实感受到了这种威胁的紧迫性。但随着朝鲜宣布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发射,美国本土面临的安全威胁将被暂时冻结,随之特朗普面临的国内政治压力也将得到缓解。因为按照美方的评估朝鲜导弹距离对美国本土真正构成安全威胁在技术上仍需时日。

与此同时,与此前多次强调要求朝鲜立即落实无核化不同,特朗普在“特金会”后曾表示美国不再面临来自朝鲜的“核威胁”,朝鲜无核化进程也没有时间和速度限制。

有鉴于此,不排除特朗普对朝鲜政策做出了一些务实调整,即在任期内将防止朝鲜核导威胁进一步提升作为首要任务,其次才是推进朝鲜无核化。

特朗普对朝政策调整背后一方面是在经历了“八月危机”、“极限施压”、“特金会”之后,重新认识了朝核问题本身和外溢的复杂敏感严重性。另一方面则是中期选举压力迫近、“通俄门”调查持续发酵、中美贸易战扩大、美俄在叙利亚和乌克兰对抗加剧、美伊进入“对决时刻”等一系列重大国内外政治议题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对于朝核问题解决的专注度和坚定力。

尽管文在寅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一直主张“必须坐在驾驶席上,掌握方向盘,不能只是被动地坐在副驾位置”,但如今朝鲜半岛局势的发展恐怕要让他对自己的角色感到失望和遇挫了。

本文为观察者网风闻社区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