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情感就是历史的逻辑——评向四行仓库致敬的人们

如前所述,我对《夺冠》评价不高,可是当那些女排姑娘和教练员们出现的时候,我还是很喜欢的。我会想起雅典那场我不敢看下去的逆转,里约那些用刺刀一路拼杀下来的战斗。这些都是历史,《夺冠》就是再心劳日拙,支离破碎,只要那些画面能让人们想起那历史,人们就不能抑制住内心的感动与敬意。所以你可以说《夺冠》赢了,因为还是会有那么多人为之荡气回肠,虽然事实上是历史赢了,是女排而不是影片征服了观众。

国庆期间因为看了《八佰》,很多人到四行仓库旧址参观,并在楼前插上五星红旗向抗日将士致敬。郭松民老师对此进行了批评,认为共和国恰好是打倒了“民国”才建立的,所以国庆不应去向“民国”致敬。

500

郭老师的看法是完全正确的。但有一点要注意:

在批判这些现象的时候,要把别有用心的少数人和怀着朴素爱国情感去参予这些活动的大多数人严格区别开来。

大多数人去四行仓库献花敬礼,只基于一个简单而无可辩驳的事实:

那是中国人为中国而战的地方。

我在《有立场才能有叙事逻辑——国庆观影有感》中说过:

衡阳保卫战纪念馆我去过多次。

500

去某气象局指导辩论赛时,那儿的同志们指着山坡上一处旧碉堡告诉我这是当年抗战时修筑的工事。

我是很反感把国民党抗战捧上天的那些人,也很明白他们的居心何在的。但到了这些战场遗址面前,我还是肃然起敬。因为这是中华儿女用热血洗过的山河,它总会让我想起影片《血战台儿庄》里,一位“国军”兄弟在战壕里哼唱的那首歌:

“同胞们,向前进,别退后!

生死已到最后关头!

生死已到最后关头!

亡国的条件,

我们决不能接受!

中国的领土,

一寸也不能失守!”

此外,人们尤其是当代善良到了极致的中国人,还会有一种微妙的心理:

大家都明白“果民党”是个怎样反动无能腐朽的政府,所以读抗战史时原本对它的期望值极低,结果看到它的军队居然和日本人也拼了几仗,有几仗如台儿庄还打赢了,会油然发生“喜出望外”之感,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看到“学渣”也没有次次交白卷,偶尔还考及格了(我本想说,好像中国男足偶尔赢了场球,但觉得这有亵渎抗日将士之嫌),那当然得大大鼓励了。何况真正说来,某党成了“学渣”也不怪那些爱国将士,大家想到中国那时如何的积贫积弱,又想到当年的将士们摊上这么个烂政府,打个有血性且像样的仗该是如何地不容易……种种复杂的情愫叠加在一起,就有了郭老师不愿看到的那一幕。

但仔细想想,这一切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今天这些普普通通的善良纯朴的中国人对曾经多灾多难的祖国的那份炽热执着的爱吗?

毛主席当年也向英勇抗日的国民党爱国将士表示敬意,在《论持久战》中他批评了国民党那种烂得不能再烂的呆板愚蠢的消耗战,但同时毛主席还是说:“当然消耗战也不能说鲜血就白流了,因为我们无论如何总算是消耗了敌人”。

500

毛主席表扬过八百壮士,并说:“抗战以来全国军队的英勇牺牲我们是十分敬佩的,但须从血战中得出一定的教训。”

这就是在对蒋校长他们说;

能和鬼子刚的都是好样的,可仗真不是这么个打法——让将士们“英勇牺牲”,可不是叫国军兄弟们白搭命呀!

史料表明,我党曾就正面战场如何作战,国共两军如何配合等问题,一再向国民政府提出建议。

如《抗日战争正面战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收录了1937年8月淞沪会战打响前,在国民政府召开的一次军事会议的会议记录。

与会的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通报了正在改编的八路军的集结情况,并认为国民政府为八路军指定的集结地点(陕北榆林)距山西前线太远,请求国民政府另行指定,使八路军能尽快入晋抗战。

另一方面,关于整个抗战方略,中共提了如下建议:

1.中日之间大打已经不可避免,不能再对抗战有丝毫动摇,可以用对日谈判来争取时间备战,但决不可因此动摇抗战决心;

2.战争重点不要放在上海,要放在华北;

3.华北不能光是死守正面,不要处处分兵设防,正面择要而守,主力要用于迂回突击;

4.千万不要幻想西方列强会制裁日本,相反,英国很可能与日本有幕后勾结,可靠的外援只有苏联。

后来的战争进程证明共产党的这些看法和建议都是正确的,问题是国民党没有采纳,结果正面战场损失出乎意料地惨重。

上海靠海,日本的飞机军舰大炮都可以充分发挥威力,本来是不利于中国军队的防守的。但蒋介石因为上海有英美利益,他以为在上海大打,英美必定干预,制裁日本,结果集结70多个师在上海和日军决战,把最精锐的德械部队几乎打光。四行仓库也是打给西方看的。结果英美根本无动于衷。

500

到了最后打不下去的时候,本来已经决定撤离上海保存军力,但蒋介石听说西方正在开会讨论中日冲突,他又产生幻想,以为西方会帮中国制裁日本,于是下令继续死守,结果造成灾难性的溃败,而西方也没有制裁日本。

主力部队在上海打光了,一路溃败,上海至南京间原来有坚固工事可守,国军的溃兵竟然找不到钥匙进门,只好放弃。结果日军在没有受到有力迟滞与消耗的情况下直取南京。

500

然后就是南京大屠杀。

事实证明:真正尊重国民党爱国将士们的鲜血与生命,希望他们的牺牲能更有价值的,正是当年的中国共产党人,因为他们不但希望中国军队能多打胜仗多消灭日寇,也希望国民党能为了战胜强敌而有所振作,在军事政治经济上有所革新,回到北伐时的初心,改善民生,改良政治,改写国运。

但国民党那种拙劣打法,很多时候正像当时不少有识之士指出的,简直像是帮着敌人来消灭自己。这种指挥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该上军事法庭。

政治和经济上的改良,更是无从谈起:不说别的,上干万壮丁的悲惨遭遇就是明证。

所以最对不起国军广大抗日将士的,不正是国民党自己吗?

连蒋介石自己都曾怒斥:

“现在是什么时候?前方官兵过的是什么日子?重庆还天天宴会,怎么对得起抗战的军民,已死的先烈?”

“接到兵役情况的报告,感到我们真是对不起部下,对不起民众,感到真无面目做人!”

“现在各盟国已经不把我们军队当作军队,不把我们军人当作军人!这样的军队还存在于今日的中国,是我统帅的耻辱,也是大家的耻辱!”

但他不能也并不愿真正解决这些问题,因为这就是他以及那个集团的本性。他的狂怒只是因为他知道这样下去他的反动统治决难长久,但他不明白或不愿明白:

你想长久统治,就不要反动。

当年出演台湾版《八百壮士》的林青霞说自己到上海,看到四行仓库上空飘扬的五星红旗,感到内心刺痛。

500

而今天中国百姓用来致敬八百壮士的,都是五星红旗。

我经常感到老百姓最朴素的感情中蕴含着最深刻的智慧与哲理:

那个反动集团无论是在过去的大陆还是今天的台湾,都是配不上这些中华好儿女的。

如今只有五星红旗能让这些当年保卫过青天白日旗的将士们感到欣慰与骄傲。

这是历史的逻辑;

这是人民的结论。

只要你是真的爱国,真的敬重和心疼那些抗日将士,迟早会得出这个结论。

台湾的黄智贤女士和邱毅教授等人,不就是如此吗?不管经历过怎样的反复曲折,他们终将走到五星红旗之下。

 500

郭老师批评的那些人们也许来不及细想,但他们生活在这个历史的逻辑中,并且以自己的行为表达了这个颠扑不破的结论——正因为来不及细想,才说明这个历史的逻辑是多么强大有力。

难道不是吗?

当然,大家如果细想,如果仔细研究历史,这个结论会在大家心中变得更加明确和透彻,但我们建议大家去细想和参详的时候,一定要认同、理解、尊重每个普通中国人心中那种朴素的感情。

因为这是最宝贵的东西。

这也是一切更加科学的结论的逻辑起点。

500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