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为理想而战(7)妖魔化的中国

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张维为曾指出中国现在已经解决了落后挨打的问题,但依然面对挨骂的困境。

                                

500

            

上面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美籍华裔律师章家敦先生[1]。他于2001年出版《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书,宣称中国目前的经济繁荣是“虚假的”,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会动摇国家的基础。他断言,“中国现行的政治和经济制度,最多只能维持5年……中国的经济正在衰退,并开始崩溃,时间会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而不是之后!”

书中危言耸听的论调甚合西方反华势力的口味,此书不久即登上《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排行榜,名不见经传的章家敦先生一下子变成了当红炸子鸡,成为各地争相邀请演讲的社会名流,连美国国会都专门邀请他参加听证会。从此章家敦先生一发而不可收拾,彻底成为中国崩溃论的代表人物!

2002年,他声称“WTO救不了中国”。

2003年,他借非典事件渲染危机,唱衰中国。

2006年,他认为“中国已经崩溃到半路啦”。

2008年,他频频向中国开炮,制造“北京破产”、“奥运疲劳”、“脆弱的中国”等诸多话题并大放厥词。

2009年,他继续忽悠,声称“中国奇迹已经开始终结啦”、“中国的统治明天结束”。

2010年,他宣告中国将是全球下一个经济大崩溃的所在地。

2011年,他宣称“中国共产党将在2012年、而不是2011年垮台。我敢打赌。”

2012年,他炮制文章宣称“中国经济,严冬将至”。

2013年,他将矛头指向了中国大妈:“乱世将至?中国人为何疯抢黄金?”

2014年,他兴奋的宣称:“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开始崩溃”,“中国经济火了40年,终于要崩溃了”。他还认为中国负担不起持续增长的军事开支,会导致中国政府铤而走险、发动侵略,暗喻中国是二战前的德国或日本。

2015年,他继续老调重弹,在美国期刊《国家利益》上发表名为《中国经济会在2016年崩溃吗?》的文章。

可以说章家敦先生专注唱衰中国,十几年如一日,一言以蔽之,他的中国崩溃论自己崩溃了。连其他的中国崩溃论“专家”都不屑与之为伍[2]。但是面对别人的质疑:“为什么中国经济没有像你说的一样崩溃,反而增长更快,规模更大呢?”,他依然自信满满:“我没错,只是预言的时间选择上不太准确,需要调整。”

章家敦先生真是“深谋远虑”啊,这是找到了长期饭票啊!

2001-2015年中国GDP增长图

(单位:亿美元)

500

数据来源: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其实中国崩溃论只是妖魔化中国[3]的一种手段而已,最出名的还是中国威胁论。而它的源头正是由沙俄无政府主义者巴枯宁(Bakunin)提出的“黄祸论”。他在1873年出版的《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中首开“黄祸论”的先河:他认为中国庞大的人口是“巨大的危险”,中国人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中国为解决其庞大人口的生存问题,势必要对外扩张和侵略。可以说其颠倒黑白的无耻论调为后世的中国威胁论提供了标准的模板!

其后美国国会于1882年通过了“排华法案”[4]。在1895年德皇威廉二世又公开提出了“黄祸”的概念,“黄祸论”自此广为传播。

500

1898年法国《Le Petit Journal》刊登的图片展示了各国列强围坐在餐桌前,分割“中国”大饼,而清朝官员只能干着急。漫画从左到右为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代表法国的玛莉安女士及日本武士。CHINE是法语中国的意思。

而现在国际上最流行的就是中国军事威胁论,西方反华势力认为中国随着经济发展必然会走上对外扩张、争夺霸权的道路。西方媒体尤其喜欢猛夸中国军费的增长速度和规模。事实上呢,2016年美国的国防预算高达6070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一,总额是中国的4.3倍!更不用说人均水平了。何况美国还是对外出口武器最多的国家,长期占世界武器出口总量的30%。其实西方到处宣扬中国军事威胁论的部分原因是心里有鬼,毕竟当年他们仗着坚船利炮以上帝的名义[5]丧尽天良、无恶不作,到处烧杀掠夺、奸淫掳掠,人类文明史上最卑鄙最丑恶的罪行--种族灭绝[6]、奴隶贸易、殖民侵略都是他们的杰出手笔!正所谓相由心生,自己心里阴暗变态看别人能正常[7]吗?更何况直到今日向来吹捧人权至上[8]的西方国家依然振振有词,一点不为当年的滔天罪行而感到丝毫羞愧[9],依旧以自由民主之名行霸权之实,毫无人性的狂轰滥炸、血腥屠杀[10]!

著名学者萨缪尔·亨廷顿[11]在他的代表作《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直接戳破这层面纱:“西方成为这世界的赢家,所依凭的并不是其理念、价值或宗教的优越……而在于其更有能力运用有组织的暴力[12]。西方人经常忘记这一事实;但非西方的民众永远也不会忘记。”而清华大学李希光教授直接指出西方世界妖魔化中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认为“要取得文明的胜利,只有妖魔化对方。妖魔化就是为了文明的冲突和文明的胜利。妖魔化是一种媒体策略。战略是消灭另外一个文明,策略就是通过妖魔化,在意识形态上、媒体上、文化上、使对方变成妖魔。”

西方反华势力通过妖魔化中国,肆意抹黑中国的国际形象[13]引发世界其他各国对中国崛起的猜忌,从而诱使这些国家全面参与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布局。这样做不但恶化了中国的投资环境,阻挠中国吸引大量人才加盟,而且极大的限制了中国的海外发展。

唾面自干不是我们的风格,中国政府打造的国家形象宣传片就是对妖魔化中国的强烈反击[14]!随着新媒体时代的来临,我们应该以经济实力为后盾,以文化为先锋,构建中国的话语体系,重新定义所谓的“普世价值”的丰富内涵[15],夺取国际主流话语权,并积极塑造中国正面的国际形象!对此,我们尤其应该加强对世界历史的研究和推广,因为西方国家的话语权正是起源于虚构美化的西方历史[16]和对其他文明的贬低污蔑[17]!我们必须彻底清算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罪恶历史!

两千年前太史公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写到:“且负下未易居,下流多谤议。”意思是戴罪被侮辱的人是很不容易安生的,地位卑贱的人往往被人诽谤和议论。

所以在当前西方世界主导下的弱肉强食的险恶环境中,我们应牢记:尊严来自于实力!

    1815年,当拿破仑重登宝座之时,巴黎的报纸曾经这样报道:

  “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腊斯逼近。”

  “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尔勒诺布尔。”

  “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

  “拿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

  “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

  “我们伟大的皇帝拿破仑今早在圣母院举行了壮丽的加冕仪式,伟大的法兰西有福了~皇帝万岁!”[18]

注释:[1]  章家敦先生在网上被网友们封为中国“战忽局”(战略忽悠局,Strategic Fooyou Agency,简称SFA)的“超级特工”。认为“章家敦巧献崩溃书”成功的忽悠了美国,为中国争取了宝贵的发展时间,章家敦同志其实是一名工作在特殊战线的优秀战士,为新时期中国的发展做出了特殊贡献。

类似的,人大教授金灿荣(被网友称为“战忽局”政委)曾表示:中国知识界以自己的浅薄和刻薄掩护中国的战略崛起。他还爆料:你知道美国现在有一帮战略家恨谁吗?恨中国的带路党!说你们这帮傻帽天天说共产党不行,中国要垮了,把老子给忽悠了。

有的网友提议,当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要给“公知”们每人都发个一吨重的奖章。

[2]  2015年,因提出新版“中国崩溃论”而处于舆论风口的美国研究中国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恳请外界不要将他与章家敦视为一伙,并认为自己说的与章家敦是两码事。

[3]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李希光教授于1996年提出了“妖魔化中国”这个概念。

[4]  它是美国国会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案。从法律上开启了西方社会针对亚洲黄种人的体制化的种族歧视。而当时美国的种族主义学者也积极鼓吹并论证华人属于劣等种族。在1911年,青年杜鲁门(后任美国第33任总统)曾写道:“我相信一个人只要不是黑鬼或中国佬(Chinaman,对中国人的蔑称),那么他就能够与其他人一样好,一样诚实与正派。”如今在旧金山等地的唐人街就是因为当时华人备受歧视,无法在其它地方立足而不得不聚集在一起。直至1943年,该法案才被废除。而冷战开始后,美国逐渐掀起了麦卡锡主义风潮(美国参议员麦卡锡是美国国内反共、极右的典型代表)。在1952年底,中国著名作家张爱玲申请了美国情报总署驻港办事机构的工作。她在为美国情报总署工作的这三年里(1952-1955),写作上出现了明显的转变。之后她移民美国,开始以美国小说家的身份写作,全身心投入为美国读者创作反共的通俗小说。张爱玲为美国情报总署所写的反共(攻击中国土改)小说《秧歌》1955年在美国出版并大受好评,拥有广泛的读者群,成为了当年的畅销书。

[5]  洋奴们则非常推崇西方的宗教信仰,《没有信仰的中国人很可怕》这篇文章就宣称:“由于缺乏信仰,我们没有罪恶感,没有亏欠和内疚感,只要犯罪不被知道,就是无罪,这导致中国人在内部矛盾分歧时,在人性中的残忍和冷漠,纵观中国整个历史,最残忍的争斗和屠杀都来自于他们内部自己。”

著名学者易中天也认为现代西方文明在当前占据优势的主要原因是具有普世的宗教信仰,而信仰的作用在于确定并延续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体系。与之相比,中华文明缺乏信仰,中国人的信仰普遍是实用主义的。在进入市场经济之后,中国的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而价值体系仍是陈旧的,因此,才出现了一系列道德败坏和价值虚无的问题。所以中国的转型从根本上是文化或文明层面的转型。

以“精神分裂症”著称(在荧屏上爱党爱国;在现实中反共反华)的基督徒演员孙海英则说:“信主以后才知道;唐朝基督教正式传入中国,才有了盛唐!知道顺治皇帝接纳了基督教及宣教士汤若望等人的意见,才有了后来的康乾盛世!今天的崛起;是完全照搬基督教国家的经验。”

洋奴们真的应该好好欣赏一下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聚焦》,这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经典之作,描述《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如何揭露近250名牧师性侵儿童的丑闻。2014年,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就娈童案发表调查报告,指出全球数以万计儿童曾多年来遭受天主教神职人员的系统性侵害。委员会痛批梵蒂冈不承认娈童案造成的严重后果和影响,也未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儿童免受性侵犯。委员会要求天主教廷公开有娈童癖以及掩饰罪行的神职人员档案。梵蒂冈则发表声明,做出了回驳。声明对联合国的上述报告表示“遗憾”,并指责此举“意图干涉”天主教事务。2018年,罗马天主教会内著名红衣主教、前美国华盛顿总教区总主教西奥多·麦卡里克(Theodore McCarrick)被控多年来对多名男童实施性侵。而现在麦卡里克已经引咎辞职。紧接着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陪审团于8月14日公布调查报告称,宾州境内有超过300名天主教牧师涉嫌对儿童进行性侵,受害者超过1000人。报告称,由于时间久远,一些记录资料遗失,加上部分受害者不敢站出来,大陪审团相信受害者的实际数量可能远超当前公布的数字,或达数千人之多。宾州总检察长乔什·夏皮罗透露,长达两年的调查显示,这些性侵恶行遭到“系统性的掩盖”。宾州和梵蒂冈的一些高级天主教神职人员参与其中。唉,无所不能的上帝在《圣经》中创造了整个世界,可在现实中连神职人员的下半身都管不住啊。当然准确的说是从来都没管住过,中世纪时的教会就以乌烟瘴气而著称,贪婪、腐败、虐杀、荒淫,各种罪恶充斥其中。如果真的有上帝的话,无所不能的上帝干吗不自己清理门户呢?不是说“上帝爱世人”吗?更何况“天使”一般可爱的孩子呢?

[6]  2013年美国广播公司(ABC)《吉米鸡毛秀》中一名儿童为了解决政府欠中国的1.3万亿美元债务,居然建议“杀死每个中国人”!表面看似童言无忌的话,其背后折射的却是成人的世界观与行为准则。而号称战地玫瑰的“公知”闾丘露薇则撰文《畅所欲言》为此洗地, 称“杀光中国人”一说见仁见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感。对此感到愤怒的人只是因为对美国的反感,于是后果就变得严重了而已。

[7]  在西方眼里一个不依靠对外战争、殖民侵略、国际剥削和金融掠夺还能崛起的中国是极不“正常”的!与西方不同的是,我们中华民族是没有原罪的,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靠的自己的辛勤劳动来发家致富的,我们天生就占据了道德和文明的制高点!因此,西方反华势力难以容忍鹤立鸡群的中国。

[8]  2018年,“公知”圈内大佬章文(曾历任《南风窗》记者、《瞭望东方周刊》主笔、新华社《环球》编辑部主任、《中国新闻周刊》编委、《新世纪周刊》副主编,著有《民主不是说着玩的》。虽然其本身名声不显,但显赫的体制内经历使其成为公知圈内大佬)被爆涉嫌性侵。眼见章文为了洗脱嫌疑阵脚大乱(章文辩驳道:“在媒体圈、公知圈,一聚会基本上都会喝酒,男女都喝,喝酒之后就是合影,会做搂、亲、抱等亲密状。蒋方舟、易小荷所说的情况,肯定也是在我们双方酒后,才会有的情况。”“蒋方舟,一直单身,交了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危机愈演愈烈,大旗将倒,担心引火烧身的“公知”圈“民主女神”刘瑜不得不亲自下场,撰文《关于 metoo》将矛头对准昔日极为欣赏的“战友”蒋方舟等,指责其应该先去“找单位找亲友闹”,怎能搞“大鸣大放”、“狂欢公审”、“荡妇羞辱”呢,全然不是那个曾经高喊自由民主的“女神”了。她还为“公知”圈洗地,说为什么圈内性骚扰曝光多呢,那是因为权力结构相对水平!今年的“公知”圈,真可谓“一文”激起千层愤(粪)啊!还是股神巴菲特说得好:“只有退潮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9]  英国教育大臣尼基·摩根曾说过:“年轻人需要学习英国核心价值,如民主、法律、个人自由、包容与尊重—因为这些英国价值本质上就是优良品质。英国核心价值使我们国家在本世纪和上世纪成为最伟大的国家之一。”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可惜众所周知,奠定日不落帝国“辉煌”历史的是殖民地人民的累累白骨和斑斑血泪。

[10]  实际上西方国家对于他们给别国带来的灾难毫不关心,他们更关心的是动物保护。这与当年的纳粹德国何其相似,希特勒就是一位著名的动物保护支持者。在纳粹眼里,犹太人还不如他们的一条狗。

[11]  当代极富盛名却又颇有争议的保守派政治学家,因主张“文明冲突论”而闻名于世。

[12]  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2011年曾在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首届论坛上发言:“一个国家的民主程度和法治程度,衡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是观察律师和军人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军队在政治生活中,地位越高的国家越野蛮,越低的国家越文明。与之相反,律师在一个国家的政治地位,越高的越文明,越低的越野蛮。”但美国知名民调机构盖洛普公司(Gallup)每年发布的调查显示,美国民众最信任的社会机构或团体是军队(支持率76%左右),最不相信的是美国国会,美国国会的支持率只有10%左右。而律师正是美国国会议员的最大来源,比如美国第113 届国会535 名议员中有211位律师。

[13]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在2018年2月表示,FBI将对与孔子学院有关的事务进行调查。因为孔子学院“充当了中国的海外情报前哨站”,中国“学术间谍”正渗透美国各地获取科学技术,成为美国全社会的威胁。在2018年7月他又表示,“从反情报角度来看,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来说,是我们面临的最广泛、最具挑战性、最严重的威胁。”他说,“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对美国倾举国之力,不仅派出传统间谍,还派出商业间谍,通过人力和网络等等方式,收集我们的各种传统和非传统情报。”“所以我认为不能低估中国间谍案的数量、普遍性及其意义。”唉,难道离民族复兴大业还有漫漫征途的中国已经使世界霸主疑心疑鬼、神志不清了吗?还是因为美国中情局的在华间谍网遭到重创而兔死狐悲、胡言乱语呢(2017年5月《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在华谍网被毁)?

[14]  但由于西方民众对政府的天然的不信任感,这种由中国政府直接打造推广的宣传片自带抵制光环。我们现在应该从小处着手,发挥比较优势,寻找西方民众的共鸣点(如民生建设、电子商务、男女平等、社会治安、中华美食、军民鱼水情—抗震救灾等等),并积极利用新媒体来宣传中国正面的国际形象。比如2018年福建龙岩市南龙站的施工改造场面就震撼了西方社交媒体,纷纷赞誉不可思议的“中国速度”。关键就在于这些画面戳中了西方大众的内心,那就是对糟糕的基础设施的不满和对高效便捷的大众交通的渴望。

[15]  曾几何时,殖民主义、种族主义都是西方世界公认的天经地义的“普世价值”。而直到现在美国仍拒绝加入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儿童权利公约》,拒不承认经济和社会及文化权利等也属于人权。而从古至今,生存和发展才是最大的人权!四处发动战争的美国才是当今世界上侵犯人权最严重的国家!而作为世界霸主的美国在35个发达工业国家当中,竟然是婴儿出生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最高的国家!

[16]  在西方思想的熏陶下,“公知”们开口希腊文明,闭口普世价值,对虚构神话的西方历史深信不疑。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就宣称希腊文明“逐渐领先世界2500年”。孙教授是由于跨界所以连这点基本历史常识都没有吗?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看,西方文明彻底超越中国是在工业革命之后啊。欧洲人自己也承认长达千年的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另外西方文明是在得到阿拉伯文明和中华文明的给养后才逐渐发展起来。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亲口承认:“当欧洲还处于中世纪的蒙昧状态时,伊斯兰文明正经历着它的黄金时代……几乎所有领域里的关键性进展都是穆斯林在这个时期里取得的……当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伟人们把知识的边界往前开拓的时候,他们的眼光看得很远,是因为他们站在穆斯林世界巨人们的肩膀上。”而当时欧洲思想界对来自中国的以儒家文明为代表的思想文化赞叹不已,整个欧洲深受以四大发明为代表的科学技术的深刻影响(李约瑟领衔编撰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对此有详细论述,中国古代的科技成就绝不仅仅限于四大发明)。而福山自己也坦承:“我们现在理解的现代国家元素,在公元前3世纪的中国业已到位。其在欧洲的浮现,则晚了整整一千八百年。”可以说,从茶叶、丝绸和瓷器的生产到科举、法律与金融制度的建立,古代中国一直在引领世界。

[17]  在国外大名鼎鼎的歌剧《图兰朵》就是西方攻击污蔑中国的典型之作,但悲哀的是仅仅因为此剧的中国元素就让某些国人对这种污蔑行为甘之若饴。

[18]  有网友模仿巴黎的报纸恶搞了一下台湾媒体,预演大陆解放台湾:

“来自大陆沦陷匪区的怪物在苗栗登陆。”

“共产共妻的吃人魔王正向新竹逼近。”  

“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正进入中坜。”  

“共军已经占领了桃园。” 

“解放军已经接近板桥。” 

“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已于今日解放自己钟爱的台北,台北回到了人民的手中!万岁!”

特别提醒:

本文只是全书(《为理想而战》)中的一篇,书中对很多话题或人物的讨论散在于全书各个地方,本文的描述或探讨不一定完整。

全书(22万字,181幅图片)下载地址 https://pan.baidu.com/s/1tgfLgyeoG2sUqt2r7drA6w

本书没有任何艰深的理论和超前的思想,只是一个普通人希望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去分析和预测这个表面看起来纷乱复杂的世界。这其实是一本写给大众尤其是青少年看的历史政治“科普书”。

受限于作者的水平,本书的种种缺点和错漏,实在是无法避免,希望大家能够指出具体问题所在,我将竭尽所能的予以改正。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