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德车间对线

一个通俗叙事的开篇,常常伴有对时光飞逝的感叹,因此: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 庄周《知北游》

闲日端坐,掐指一算,来到此欧洲中土之地也已十载有余,从最初的漠无感受,到如今的平淡无奇,这两个看似无差的心态之间,却是容纳了来德学习,工作,生活之间的五味百态。若论个中细节,怕是讲个几日几夜也没完了,故今日得闲,也只够拿几件我与身边德国同事聊及中国的趣事在诸位屏前夸夸而谈一番,一边佯装尽兴,一边响应合川老农民norlandseed的兴师号召,岂不两全?

几年之前,在了结了研究生学业这件恼人之事过后,循着从基层干起,锤炼自己(混工作经验)的入世准则,我接着开始了在南德的工作生活。此时想来,当初去往公司面试的途中,就在刚下公车踏上小镇地境的那一刻,我还被一阵突来的寂寥所袭,令得心中惶惶不安: "十年前一同来德求学的那百巴号各省奇士们,九成以上都陆续回到祖国的怀抱,一路走来,我也不比他们顺遂,如今还决定继续在这南德小镇上搬砖,啧,我这尴尬的追求啊!"于是,那份微凉的心思,直到我开始在车间和同事闲聊对线才渐渐隐去。噢抱歉,留德人群普遍患有的倾诉症又来了,且打住,说正事:

人在南德

无论你是否知晓南德之地,但只要走上国内各处街道,当那些个车头装着蓝白两色盘,三芒星,四连圈,又或者是比较复杂的盾牌衬马配PORSCHE字样标志的汽车随意引入你眼帘的时候,你应该知道,生产这些个车子的公司总部都座落于南德地区(奔驰,保时捷总部在斯图加特片区,宝马,奥迪总部在慕尼黑片区)。因为这几家汽车大厂核心部门的带动,南德片区相关的产业链相当完整,一个的二三十人规模的小企业,也可能是这几家驰名商标的生意伙伴。有着如此绵密的分工,便使得此地经济领走于联邦德国,服务业相对发达,居民生活也简单富足,性格普遍纯真。而我所在的公司,就位于巴登符腾堡州府,斯图加特十公里开外的小镇上,公司里除一广东大高个和一苏联人外,其余尽是周边土著,有着如此氛围,我便自然而然的开启了与纯真同事间纯纯的交流。纯纯的,内容无外乎家长里短,政经八卦。因为生活琐事大同小异,也不足为奇,所以真正的趣味(槽点)还是在于我们这些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间关于各国政治军事的高谈阔论,自圆其说。

插句题外所感: 承载于文字的故事,就如同用感性包裹起来的良知,那份感性,就像是黄昏的潮汐,而那份良知,就如同伴着潮汐而来的海鱼。明明你已经准备好了判断力这把鱼叉,期待着能够捕获潮汐中的海鱼,可是,潮汐总会在不知不觉间突然没过你的双脚,有时海鱼甚至都游到了双腿之间,你都难以触及,此时,不妨在你捕鱼的装备中增添一顶理性的照明帽,在点亮它的瞬间,迅速的,清晰的,让良知,裆下呈现。

500

                                   南德地界,图源: Google (通俗发音:谷歌; 农民发音:谷狗)

德国同事们的中国话题

1. 聊监听(政府监控)

去年的某一天,当我一大早专注在机器上一好阵之后,才回过神来,原来9点的Veschber时间(早上啃面包的休息时间)到了,只见三十出头的机械师S和调试老师傅R在我两米开外的桌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聊着美利坚监听的陈年往事,这可让我来了兴致,走上前去,一同扯起来:

我: "完全正确,die USA(德语美利坚,"die"与"di"同音,德语中表示该名词为"阴性"或接所有名词的复数形式)的监控无处不在啊,默总理的手机当年不都被听惨吗?德国还是美国的盟友呢,可怕!"

短暂的沉默之后,我感受到了一老一少投来的两注无奈的目光。

年轻S: "那能怎么办,当你注册新账号的时候,总会要求你填邮箱地址的,还有一些个人信息,现在就是这样。"

中年R:"die USA搜集全世界的个人信息也正常,大家不都是互相监听吗?的确不爽,我打电话都可能被人监听了!" 话音刚落,他又接着问我道:"die USA不是把中国开发5G的公司制裁了吗,在中国是不是大家都被政府监控着?"

这话传来,我便心想: "这!怎么又是这种经典中国之问,都哪跟哪啊,德国被监控也能扯到中国来!绝了!"念在平日工作中互帮互助的份上,好吧,给南德土著充实下关于中国的见闻,无妨。

我: "那也正常,我要是die USA我也封华为啊,不然以后我没法用通信节点的后门监听盟友了咋办!至于说中国监控这事,你们只要一看到政府行为,就总爱把当中坏的一面放到中国来说事,在所有西方国家,包括德国,任何以反恐为由的对国民的监控,不正是在维护你们社会的安全吗?这不也正是中国政府在做的吗?你们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中年R: "可是我的个人隐私怎么办,这不是很奇怪的感觉吗?"

年轻S作瘪嘴耸肩状。

我: "我前几天才看到新闻(源自观网),说中国将在2022年全国覆盖5G网络。因为5G的通信效率大幅提高,以及对海量数据的即联即用,到时候个人隐私就什么都不是了,其实今天就已经这样了。其实普通人不干坏事,怕什么查?如果隐私被盗用,法律摆在那,犯法就走法律程序撒。而且到时候,什么网络防火墙都没什么意义了,真希望不久之后就能听到你们对于中国政府不严格管理网民的抱怨,到时你们用的各大门户网站评论区全被中文洗版,估计你们的外交部都要出来抗议,嘿嘿嘿“

我的这几句高谈阔论,已经听得机械师S小哥出了神,对5G时代的向往和对中国速度的震惊从他放光的眼神中暴露无遗,什么监听之疑也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而调试老师傅R,却沉默了下去,咖啡举杯而尽。没办法,谁叫战忽的时代已经过去,而如舆论对线互刚正是方兴未艾之时呢?!

2. 聊提意见(言论自由)

每年年末长假之前,正是公司每年赶订单最为忙碌的时候,烟也比平时多点个两根。一天午休时,饭后我便来到室外,刚点上一根快活烟,就见物流主管U叔向我走了过来,这个地方是他平时抽烟的地盘,我也就只有午饭之后来这里待会儿。U叔是个十分客气的人,六十岁的人了,个子也瘦瘦小小的,可能因为年轻时在部队训炼过,瘦小的身板被他一挺,也总会显出一种短小精干的气质。上衣永远是扎在那条藏青色的牛仔裤里,总是找准时机向同公司的烟民介绍他那辆说不上型号的橙色SUZUKI自动挡城市假越野。

U叔: "Mahl Zeit! (中午饭点问候语) 可以问您一个我一直以来都不明白的问题吗?"

我: "Mahl Zeit! 当然可以,请讲。"

U叔: "我不知道每年在中国有多少人因为提出反对政府的意见而被消失掉?”

此言一出,我当时的心理活动是这样: "。。。。。。"

我: "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每年在中国消失的人应该不少,至于原因嘛,和其他国家一样咯,经济利益,黑社会,国安问题,谁知道呢。"见小老头好像并不买账,我接着道: "我自己也在德国我也待了十几年了,我的观点是,在关于中国的政治方面,大部分西方人都被央撒媒体洗脑几十年了,年轻人还好些,中老年人几乎完全误解。您可以回家查查德国台面上的那几家杂志,电台,有多少有美国资本在里面的。Der Spiegel(明镜周刊)就是,Deutsche Welle(德国之声)电视台也是,等等。中国现在每年几十万留学生,工作人员在全球各个国家,我们掌握各国不同的语言,了解的信息可是比你们每天只是看看德语新闻,或者是直接BBC, CNN翻译过来的新闻多多了,据我自己每天听听车载广播,看看Tagesschau(德国电视一台的一档每日新闻节目,全天不同时段播出)的经验,德国媒体对于中国政治的报道,歪曲瞎说超过一半。"

U叔: "因崔斯汀! "

话毕,我两都灭了烟,对川建国有利于中国和德国这件事表达一致的观点之后,便回去搬砖了。

3. 聊吃(物质与精神的反差)

当人类文明的进程仍在被山巅匪帮势力玩弄得周而不前之时,所谓蝙蝠时代的出现真是上天送给大家的一个莫大的启示,关于发展方向。后疫情时代6月的一天上午,当我们电气,机械部门的核心人物: 电气大师J,电混子我,机械设计师L,机械师S都集聚在那台三米见方的定制机前讨论关于机器的解决办法时,颇有点语言天赋的机械设计师L不知是否饿了的原因,突然开始聊起了吃。好吧,我听着便是,反正德国人聊吃,无外乎就是奶酪,香肠,中餐自助那几样。听着听着,果不其然,这圆头小哥L又拿起那个耳熟能详的问题找我搭话。

小哥L: "你那只猫在哪?是不是被你吃了? "

他带着点谄笑(纯同事间互相搞事的坏笑)问道。我一听,嘿,又来了!毕竟玩笑,说我吃啥也不重要了,但你说我把猫神吃了,这还了得!旋即回击!(关于猫神更能多信息,见合川老农民norlandseed文章,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373359&v=1599771337670)

我: "嘿!最近都流行吃蝙蝠了,你还想着吃猫?"

小哥L: "对,蝙蝠,完全正确!"

我: "不过,一般没有人吃蝙蝠吧。倒是有吃狗的,以前德国比利时交界的地方不也吃狗吗?说实话,我都还没吃过狗,可你们都已经吃过那么多火鸡了,太不公平了!"

小哥L听得略显尴尬的脸上泛红,一下还乐了。

小哥L: "病毒都是从蝙蝠那来的,中国是不是上不到外国的网站?" 疫

情原因,我6月初刚从国内返德继续上班,于是,这个天天没事就吊在机器上拉引体向上的机械混子就又开始扯到了中国的话题。

我: "现在谁还不会用VPN,上帝保佑,幸好当年谷歌不想遵守中国法律,自己退去香港。要不今天所有中国人的各种数据就会和你们欧洲人一样,全部被FB,谷歌,亚马逊这些美国公司拿去。大数据这东西,可是有战略意义的哦!"

一旁的大师J和年轻S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像是错错望美杜莎的眼一样,定着姿势若有所思,真是个熟悉的场景。

小哥L: "这真是个灾难!对了,你们觉得机器左下方那个脚要升起来一些吗?"

以上就是几件我与同事聊到中国话题的趣事,大同小异,无外乎一些德国人关于中国社会的误会。对非洲有着莫名好感和向往的德国人,对中国社会的误会,就和他们对中餐的误会一样可爱。"你喜欢中餐吗?","非常喜欢! ", "可以给观众们说几个吗?", "很乐意,额,北京汤,寿司,炸香蕉,炸菠萝,幸运饼干等等,哇,说得我现在就好想吃! ", "也许你今晚可以给自己做一份可口的炒面! "。

对线感想

500

蓝星巨族,图源: 种花家

和德国同事聊天对线之后,我才有了更真实的感触。身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有着与生俱来,融入基因的家天下情怀,善良,勤劳,智慧已经通过千年的文化传承和建基立业的具体实践变成了中华民族共有的种族天赋,而当下仍在经历新中国改革开放这个人类前后百年的伟大历史进程的我们,又在尝试点亮一个新的种族天赋,那就是,自信务实。至95年中国互联网开启之日起,潜伏于两代网民人群中的山巅水军伙同新时代的网络伪军一起,借助互联网顺理成章的无孔不入,已经在各个行业领域,配合着产学研各界的精英利己主义者们将以西方中心主义为内核的理念,方法,标准,等不同范畴的概念灌输给了数以亿计的新进人群。他们一面在无时不刻的侵蚀的中华文化的根,一面又妄想着在西化的文化的主体上结出他们想要的果实,毕竟不是纯良之实,将来只等他们大树一摇,这动摇了的果实便统统落地,被收割,剩下一株被掏空的形骸,徒具其表。若会有如此惨状,为何我们中华儿女不去竭力避免呢? 这正是一个逐鹿中原的时代,也更是一个需要思想创新的时代,围绕中华文化复兴的舆论持久战,遭遇战每日都在进行,被山巅匪帮之魔力迷惑的微信公众号,平台自媒体,文化界大V数量可观,这些都是我们的升级小怪,闲暇之时随手一击,你我也会有一分对中华文化更深的体认,全民族的文化自信便也多树立起一分。

无论你正偏安于镜花缘般的诗和远方,抑或是已经在目的明确的奋进而前,但也请不要选择性的忘记我们星辰大海的砥砺征途,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蓝星巨族的历史宿命。因此,被挑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必要之时放弃抵抗,选择苟且。未战而心先败,山巅匪帮必亡汝也,若如此,便只能送上一句,祝好运!

对线!对线!对线!刚枪!刚枪!刚枪!没有落地成盒,哪来今晚吃鸡!合川农民俱往矣,键盘戏山雕!

站务

全部专栏